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皇室来人
    忍一时之气,免去一些不必要的争执。兰芷芯默默地转身去厨房又盛了一碗饭。她知道卢洁莹会很得意,甚至可能在心里已经笑翻了乐歪了,可是现实就这样,她是亚撒的私人助理,而卢洁莹却是亚撒的女人。可以百分百肯定,在卢洁莹看来,私人助理就等同于佣人。

    在这种时候跟卢洁莹闹翻是毫无意义的,兰芷芯隐忍着,将饭碗放到卢洁莹跟前,然后对这餐桌上的两人说:“你们吃完了我再来收拾。”

    说完,也不管身后的目光多么犀利,径直去前边沙发上坐着,再也不瞧这边一眼。

    这是一种揪心的煎熬。耳边尽是卢洁莹和亚撒打情骂俏的声音,加上卢洁莹有时故意说话大声,娇滴滴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兰芷芯,在她面前显示一下自己是多么得亚撒的*爱。

    兰芷芯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心里却是在冷笑……卢洁莹在六年前还是她的朋友呢,六年后再看这个人,竟是这样惺惺作态令人作呕。有必要秀恩爱那么大声么?有必要故意给她听到么?在她面前显摆,无非就是显示自己有多了不得,攀上了亚撒这高枝儿。再者就是隐形地警告,亚撒是谁的男人。

    卢洁莹的这些心思,兰芷芯都能洞悉个七八分,对于这个心胸狭隘又虚伪的女人,她是多看一眼都懒得。

    只是,就这样坐着,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却是很难的。若做的饭菜是亚撒一个人吃,也就算了,可卢洁莹也在吃。这种滋味,兰芷芯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好像心尖上被一只猫爪子轻轻挠着,有点疼有点酸……

    卢洁莹说得闹热,可对着这些饭菜,她也只能浅浅地尝几口,那一盘熏笋烧鸭,她更是一口都没动。碗里的饭,只扒了两口,吃了几片番茄……不是她不想吃,而是不能吃。她是模特儿,保持身材最重要,必须长期注意节食和控制。她的晚餐通常都只能吃点蔬菜水果,顶多再加两口饭,至于肉,那是一定不能吃的。

    亚撒就正好跟卢洁莹相反,吃得津津有味,转眼就已经吃完一碗,没叫兰芷芯盛饭,自己又去厨房盛了一碗出来。还有汤,他已经喝了两碗了。

    亚撒吃得很香,可这货就是一个字没夸过,甚至不会点头的。只是埋头吃,筷子几乎没停过。好吃是好吃,但他不会再嘴上说出来的。

    卢洁莹看着亚撒吃饭的样子,既羡慕又嫉妒……羡慕的是亚撒不用节食,可以随意吃吃喝喝。嫉妒的是,兰芷芯做的饭菜居然这么合亚撒的胃口?

    “你怎么都不吃啊?还在想着节食呢?”亚撒见卢洁莹吃的少得可怜,不由得也有点疼惜起来。

    卢洁莹委屈地扁扁嘴,摇摇头,叹气道:“我真的不能吃……如果我不节食,身材走样,那还怎么在这一行混啊。”

    亚撒微微蹙了蹙眉头,夹菜的动作有所怠慢,深眸中掠过一道思索的光芒。

    “那就别当模特儿了,为了保持身材还这么遭罪,真是的……来,吃,长胖就长胖,没什么大不了的。”亚撒说着就夹了一块鸭肉在卢洁莹碗里,那眼底的*溺,让卢洁莹差点感动得落泪。

    终于等到亚撒这句话了!卢洁莹心里在欢呼,她从搭上亚撒的第一天起就在等。等亚撒开口叫她别再干这一行。今天,总算是被她等到了,怎能不激动惊喜呢。

    兰芷芯也听到这番话了,她很想说服自己当什么都没听到,可是,心里那种酸楚的滋味却在无声蔓延……亚撒真的很*爱卢洁莹,心疼她因工作而节食,甚至还鼓励她吃,不嫌弃会长胖。

    不得不说,亚撒真是一个很贴心的男友,每个女人或许都会渴望自己的男友能对她说:吃就吃,长胖就长胖,没什么大不了的。

    亚撒的好,只会针对他在乎的女人,反之,他又该是怎样的无情?

    眼前的甜蜜,真的可以永远么?兰芷芯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一幕很虚幻,就好像随时都可能破灭似的,而卢洁莹还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不能自拔。

    门铃声响得有些突兀,亚撒刚好将第二碗饭吃完,嘴里还含着一口汤。听到门铃声,下意识地,他眼里迸出两道凌厉的光线,眸光一沉,站起来走向门口。

    兰芷芯还以为亚撒会叫她去开门的,但是他却自己去了。她不知道的是,亚撒这人虽然表面给人的感觉是个花花公子,实际上做事十分谨慎,即使在家也是高度警惕的。有人按门铃,他会亲自起来看看是谁,再决定要不要开。

    当看到墙壁上的应答机屏幕中出现的面孔时,亚撒的脸色又再深沉了几分,亲自开了门,进来的是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中年男人。

    “少爷好!”中年男人恭敬地冲着亚撒行礼,从他虔诚的目光中可以看出,这不是装出来的恭敬,而是打从心底里对亚撒的尊崇。

    “跟我上楼吧。”亚撒淡淡地吩咐了一声,转身走上楼梯了。

    卢洁莹和兰芷芯只能呆呆看着,完全不知道这男人的来历。陌生的面孔,没见过,但却似乎是个很重要的人,亚撒表现得好凝重。

    能不凝重么,这中年男人的出现就意味着文莱国王有重要指使给亚撒,这是文莱国王的亲信,从小看着亚撒长大的,对皇室有着绝对的忠诚。国王有时会让他向亚撒传达一些重要的讯息和指使。

    楼上书房。

    一进门,中年男人桑尼努便露出焦虑的神色……

    “外间传闻,您有女朋友了,皇室已经知道这件事。国王今早在晨会上被几位大臣当众质疑,另外还有些外媒在关注皇室的反应。您的祖母和您父母原本计划今日动身前来C市,但都被尊敬的国王陛下劝阻了。特派小的先来了解核实一下传闻是否属实,之后再向皇室报告。”桑尼努已经说得很委婉了,语气也尽量温和,但聪明的人就能透过这表面的平和去窥探到背后的紧张与沉重。

    可想而知亚撒的国王哥哥在面对大臣的质疑时,心情该多复杂,想要袒护亚撒,却又不得不以皇室为先,所以只能先安抚大臣们以及祖母和亚撒的父母,派出亲信来给亚撒通个气,主要目的也是让亚撒有个心理准备。

    这书房里的气氛陡然间沉到了谷底,亚撒英俊无匹的面容布满了阴霾。虽然事先他已经料到会有这种时候,但真正到了面对时,还是会觉得一股子的愠怒。

    他知道哥哥当然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只是他也明白,整个皇室,除哥哥之外,只怕是很难有人支持他找一个平民女友。皇室的人婚配都是极为慎重的,至今都没有谁打破先例娶或嫁一个平民。这在文莱皇室是公认的制度,规则,就算是国王也没能例外。娶的四个女人均是有着显赫的背景,不能说想娶谁就娶谁,一切都要以皇室为先。

    人的骨子里都有种逆反心理,越是被打压得凶,越是会激起反抗的心。亚撒一直到现在都迟迟未婚,主要原因是他没有遇到自己爱的女人,他一直都在坚持着不让皇室为他安排婚事,推掉了很多次祖母的相亲计划。有哥哥撑着,亚撒的压力还不算很大,但凡事总有被打破的时候,他之前的好日子只怕是到头了,现在皇室必定要给他施加压力,甚至有可能逼着他立刻娶个指定的女人回家。

    “您有什么打算吗?”桑尼努忍不住担心地问。

    亚撒心头一凛……打算?这件事,太棘手了,哥哥那边还还说,会理解他的,可是皇室的其他成员以及各位大臣们,只怕是不会轻易罢休。尤其是某几个一直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亚撒却又无法得偿所愿的大臣,这回逮到把柄了,怎会那么容易松口?

    亚撒沉凝的目光落在墙上的一幅字画上,看着那淡淡古朴气息的水墨字画,亚撒想起中国一句古话……“以不变应万变”

    “桑尼努,你只需要回去告诉那些人,就说我过段时间会回文莱一趟,亲自给大家一个交代。其他的,不必多说。”

    桑尼努一愣……亚撒这是在使用拖延战术?只说过段时间会回去,可没个确切的时间,谁知道那是什么时候?所谓的交代又是指的什么呢?

    听似很含糊的话,却又能让那帮人产生错觉,兴许还以为亚撒真的会回到皇室去认错,甚至当中宣布与女友分手?

    什么是交代,就让那些人自己去想想吧。

    桑尼努走后,亚撒的情绪明显不高,思来想去,为了免得节外生枝,最好还是先将卢洁莹送到邻市去住段时间,避避风头,且看皇室那边有什么动静再说。

    卢洁莹当然不知道亚撒的苦衷,在听亚撒说让她去邻市的别墅住段时间,她还以为亚撒会跟她一起去呢,就当是渡假。

    卢洁莹兴奋地挽着亚撒的手,甜甜笑着,亲昵地说:“我们是要去多久呢?”

    亚撒这深邃而富有立体感的俊颜上浸透出几分冷意,沉静的目光看着卢洁莹:“不是我们,只是你。去住一段时间,等有些事情处理好了,我会接你回来。”

    “什么?”卢洁莹惊了,不可置信地看着亚撒,一时脑子发懵。

    兰芷芯在收拾碗筷,可她也听到了,不禁心头一颤……冰雪聪明的她,立刻联想到了先前来的男人,加上她是知道亚撒身份的,此刻,她似乎能猜出点什么了。看向卢洁莹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多了一分同情。卢洁莹啊,可知道,爱上亚撒,本是一件注定会痛苦和遗憾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