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她有人追了
    偌大的客厅里瞬间变得异常寂静,亚撒罕见地露出凝重深沉的表情,那蹙起的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很难让卢洁莹理解,可是他不得不那么做。根据先前桑尼努带来的消息,皇室对于他有这样一个女朋友的事,是不能容忍的,加上外媒的关注,他必须要将卢洁莹送走,避避风头,以免她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可是他的苦衷暂时不适合告诉卢洁莹,很多事情他只有暗中进行。

    亚撒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怎么安慰一下卢洁莹才能让她不至于胡思乱想,乖乖地区邻市别墅住段时间。

    但卢洁莹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表现得很冷静理智,没有追根究底,只是更加温柔地依偎在亚撒身边,不舍之情溢于言表,眼眶红红的,声音略带哽咽:“好……我听你的,可是你要答应我,我不在的时候,你要想我,每天都要通电话,还有,你要注意身体,别只顾着工作……”

    这一番体贴的话,颇有点心酸的味道,流露出强烈的不舍和关切之情,这不禁使得亚撒心里暖了几分,疼惜地揽着卢洁莹,低声说:“委屈你了……”

    “我不怕委屈……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一点委屈不算什么,我可以承受的。可是……亲爱的,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不能被别的女人勾了去。”卢洁莹显得有点焦急,这泫然欲泣的眼神里充满了紧张和担忧,眼角的余光还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兰芷芯的方向。

    亚撒虽然会对女人*爱有加,但他不会轻易许下承诺的,闻言,不置可否,淡淡地说:“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这三个字几乎都成了男人们经常会说的词儿了。让人猜不透到底他的意思是什么,如雾里看花般的朦胧,可若是女人再继续说下去,显然对方就会不高兴了。

    卢洁莹知道自己不能说得太过,否则亚撒会反感的。她也不是真的甘愿一个人去邻市的别墅里住,她只是感觉到亚撒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处理,既然他是这样安排的,她如果闹着不去,结果不但不会扭转什么,甚至可能招来亚撒的不悦。

    顺从,听话,懂事,善解人意……这些,卢洁莹知道是男人们最爱的,所以,她聪明地选择了接受亚撒的安排,不追问,只表现出对他的不舍和情意。

    亚撒确实是挺欣慰的,卢洁莹很乖巧,他说什么,她就会做什么。在她身上,他无须操心,她也不会惹他生气,她温顺得像只可爱的小猫。

    身为男人,在这种非常时期,理所当然是应该保护女人的,无论这个女人他是否有结婚的倾向,至少这是他的原则和责任感。

    表面是花花公子,可亚撒有时却比很多男人都更有担当和良心。

    兰芷芯离开这里的时候,走到楼下,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卧室的窗帘印出两个相拥的人影,可以想象那是多甜蜜的一幕。

    不想承认的心酸,在胸口无声地蔓延,兰芷芯很痛恨自己有这种感觉。甩甩头,挺起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小区大门。

    这一晚,兰芷芯辗转难眠,嫣嫣不在身边,她不习惯,总觉得像是缺少了什么,心底空荡荡的。看着枕头边的绒毛玩具,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嫣嫣纷嫩的小脸蛋,还有那双纯净无暇的蓝眼睛……

    女儿是她的心头肉,是她无法割舍的。现在迫于无奈分开,她的难过无人能倾诉,只有闷在心里堆积成殇。

    如果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如果嫣嫣能有个爸爸,许多事情或许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了。假设运气好,遇到人品不错的男人,或许真的应该考虑考虑了……兰芷芯一晚上翻来覆去想了很多。虽然在感情上她还是对亚撒难以释怀,可理智告诉她,应该要斩断情丝。她认为亚撒是不会为了某个女人而放弃整个森林的,加上他的身份背景,她若痴心妄想的话,只会徒增烦恼,还不如换一种心态面对感情的事,留意一下身边的人……比如,nike?

    冥冥中自有注定,nike这人实际上是有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第一次邀请兰芷芯共进晚餐,结果她因有公事要做,不能赴约,nike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是更加有斗志了。

    第二天,兰芷芯到了公司,像往常一样先打扫亚撒的办公室,然后在九点半开始磨咖啡豆,之后就是一杯香浓的咖啡端到了亚撒的面前。

    一切看起来都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其实卢洁莹现在已经由陈志刚护送往了邻市的别墅去,与亚撒暂时分开两地。而亚撒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无所谓伤心失落,他依旧是在投入地工作。

    兰芷芯没事的时候就坐在她的位子上,手机上着微信,跟嫣嫣聊天,安抚孩子,缓解彼此心里的难过,听到孩子稚嫩的声音和可爱的童言,兰芷芯的脸上才会浮现出笑容。

    陈志刚给兰芷芯安排这个位子十分特殊,在工作间的最角落里,距离亚撒的办公室比较近。最巧的是,亚撒办公室的百叶窗若不关上的话,就能透过缝隙看到外边的情况,看得最清楚的就是兰芷芯那个位子。

    亚撒时不时抬眸瞄一瞄外边,几次都发现兰芷芯埋着头,有时还在笑,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上班不认真,老是玩手机,看来是工作太清闲了?”亚撒心里腹诽,脑子里就在想,瞧兰芷芯笑成那样,是在跟nike聊手机吧。

    这时,外边工作间里似乎发生了一点特别的事情,有的员工甚至暂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只见一个穿着某花店工作服的男人手捧着一束冷艳的紫罗兰,惹来员工们好奇的目光,其中有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嘴快,不假思索地地打趣说,这花一定又是哪个追求者送给“梁姐”的。

    梁姐是谁?本名梁蕊——公司高级主管,以28岁的年纪迈入公司高层,美女硕士,职场女强人,标准的白富美……各种头衔堆在身上的一颗职场之星。虽然才28岁,但是公司里很多职员都会尊称一声“梁姐”。追求者众多,平均一星期收花的次数不下三次,多的时候甚至创下过一天收七束花的记录。

    所以,难怪一见到这么大一束漂亮的紫罗兰,就有人直觉地认为是送给梁蕊。

    梁蕊是收花收到麻木的了,但出于女人的虚荣心,她在同事们艳羡的目光中很是享受,懒洋洋地对送花的人说:“拿来吧,我签收。”

    女同事们暗地羡慕,男同事们暗地叹气,公司这朵鲜花看来迟早是要被外人给摘去的。

    但是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梁蕊伸手打算签收时,送花的人却一本正经地说:“请问您是兰芷芯女士吗?”

    “嗯?”梁蕊下意识地蹙眉,脸色微微一变。

    旁边的同事反应神速,露出惊讶之色。

    “什么?花是送给兰芷芯的?不是梁姐?”

    “有没有搞错,一个成天只负责端茶递水的人还能收到这么漂亮的花?”有人说话酸溜溜的,明显地看不起兰芷芯。

    这就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当初兰芷芯刚当上亚撒的私人助理时,公司里的人一个个都嫉妒得很,巴不得自己能顶上那个位置,可现在又说人家只是个端茶递水的。

    梁蕊在愣了几秒之后立刻恢复常态,佯装没事儿的人一样笑笑说:“原来是兰芷芯……呵呵,你等等。”

    说完,梁蕊果真就冲着角落里的兰芷芯喊了一声名字。

    兰芷芯正在听嫣嫣刚发来的语音,忽听到有人叫自己,蓦地抬头,呆住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同事们全都在盯着她?并且一个个的眼神还都怪怪的?

    兰芷芯疑惑地走过去,梁蕊状似好心地说:“有人送花给你。”

    淡淡的一句话,可兰芷芯却无意中从梁蕊的目光里读出一丝丝隐晦的冷意。怪事了,自己哪得罪梁蕊了?

    兰芷芯默默地签收了花,捧着去自己位子上了。

    女人的嫉妒心有时可以来得莫名其妙,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为何。就像梁蕊,平时与兰芷芯没有多少交集,大家相安无事的,就因为刚才送花的事,梁蕊就感觉心里不舒服,觉得是兰芷芯抢了她的风头。

    这跟工作间的环境也有关系。如果不是同事们事先都以为那花是送给梁蕊的,梁蕊就不会在事后感到没面子了。她在这里一向都是最耀眼最受关注的女人,现在才发觉还有一个兰芷芯也不简单嘛,似乎论长相也不差,难怪有人送花,难怪能当上亚撒的私人助理了……梁蕊这脑袋里也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而兰芷芯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又多出了一个隐形的敌人。

    花是nike送的,只字未提昨晚兰芷芯没能赴约去晚餐的事,这让兰芷芯心里又觉得有点愧疚了。对方颇有绅士风度,而她也不能太小气,至少,从礼节上说,应该在收到花之后给人一个电话。

    兰芷芯低头在手机上翻着nike的号码,浑然未觉身侧投来一道阴影,随之一个沉沉的男声说……

    “上班时间就只顾着谈情说爱,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老板放在眼里?”亚撒阴沉着脸,活像是谁得罪了他似的,站在兰芷芯面前,一双眼睛盯着那束花,分明是很看不顺眼。【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