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酸味儿十足
    角落里,兰芷芯和亚撒两人大眼瞪小眼儿,怪异的气氛在流淌……怎么感觉有点像是抓到老婆在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没错,若是不明白的人一定会有这样的错觉。亚撒也真是闲得慌么,堂堂一大总裁还有这么多闲工夫来监督小助理的工作状态,确实有点奇怪。

    但他自己可不这么认为,他甚至觉得监督兰芷芯工作,是很有必要的……这是私人助理,工资不低,他总不能白花这份薪水吧?总之这货潜意识里就是这么叨念的,自动屏蔽掉自己对兰芷芯过分在意的最真实原因是什么,那是他不愿去思考的问题。

    忍……还是忍。

    兰芷芯堆起一脸的假笑:“老板,请问有什么吩咐吗?你有事情吩咐的时候我一定是会尽快完成的,只不过我不像其他职员,我是你的私人助理,你没事吩咐的时候我也只能坐在这里静候指示了,你说是这个理吧?”

    这事实是太明显不过了,她是私人助理,不像其他职员那么有规范的工作程序和内容,她每天除了按时要做的事情之外,就是静候亚撒的吩咐。平时也没见亚撒多腻歪,今天不就是收了一束花,他至于这么小题大做么?

    “呵……伶牙俐齿,还挺能顶嘴的。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公司里随时随地都要保持洁净,你这束花如果乱放,别怪清洁工当垃圾扔了。”亚撒不屑的目光落在那一束紫罗兰上边,冷笑着,转身时还在碎碎念,不觉一股酸味儿。

    “有什么好看的,就跟送花的人一样普通,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一束花就高兴成这样……”亚撒小声嘀咕着进去办公室了,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言行有什么不妥。说来说去就是对于nike送花的事感到不舒服,在看到兰芷芯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刺眼,所以这货就把气撒在花上边了。

    兰芷芯对于亚撒这种近乎神经质的行为感到不解,同时也只认为亚撒是看她不顺眼,总爱对她挑三拣四的,鸡蛋里挑骨头。

    他什么时候温柔过?想来想起只有上次她被车撞伤之后,他送她去医院,抱着她的时候,才是他最温柔体贴的一面吧……只不过,那是昙花一现,过去便再也没有了。他身体里藏着几个灵魂呢?在帮助人的时候,他可以是全世界最善心最霸气的男人,但在他冷嘲热讽的时候,他也可以用语言化为刀子戳你胸口的痛处。

    兰芷芯见亚撒进去办公室了,这才能给nike打电话,一是道谢,二是对于昨晚她没能去一起晚餐而再一次地道歉。

    Nike的态度很温和,略带一点点兴奋,能听出他的心情不错。并且,他也趁这机会向兰芷芯提出了邀请。既然昨天有事,那今天总该有空吧?

    兰芷芯对于nike的诚意,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若她推脱,似乎就显得矫情,因此,她也干脆地应承下来。与nike约好了晚上在某餐厅见面。

    只是兰芷芯暗暗想,这顿应该是她请nike才对,由她买单,就当是对nike那天的帮忙而致谢。

    这是兰芷芯在试着向异性敞开心门,nike这人不错,初步印象很好,加上对方显然是对她有意思,若她再不把握机会,只怕是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幸与自己爱的人相守相伴一辈子,不少人是在结婚之后才培养出真正的感情,而有的人不幸的是直到孩子都成人了还没培养出感情……

    兰芷芯不知道自己会是属于哪一种,但至少理智告诉她,不能沉溺在过去,只有打开心门迎接新的未来,才可能拥有一个家。只祈祷将来那个与她结婚的男人是个人品能过得去,对嫣嫣好点,这样,她已足矣。

    与nike的第一次约会晚餐,是彼此之间一个开始,以后能不能有所发展,就看今天这顿饭吃得如何了。

    到了下班的时候,兰芷芯先去一趟亚撒的办公室,确定可以下班了,她才收拾好,拿起那束紫罗兰离开。

    公司对面马路停着一辆宝马,兰芷芯径直走过去,宝马的主人已经出来迎接了。

    Nike一身灰白条纹衬衣配深灰色休闲裤,干净清爽,简约大方,尤其是他清秀的面容浮现出笑意时,露出洁白的牙齿,给人一种健康而又温润的感觉,无形中就会拉近彼此的距离。

    “嗨……让我来吧。” nike说着就接过了兰芷芯手中的花,打开后座车门,放进去,然后再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彬彬有礼地将兰芷芯迎了进去。

    有个值得一提的细节是,nike的一只手是放在车门上方的,像是为防止兰芷芯不小心碰到头。这么细心体贴的男人,纵然是兰芷芯这样冷静的女人也有些触动了。

    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呵护的感觉呢,兰芷芯也是女人,并且是一个长期单身的女人,她怎能不渴望被人温柔地对待,而nike的出现,让她越来越有惊喜了。

    这间餐厅是nike选的,但里边的菜却是以川菜为主,辣味的菜式比较多。

    这当然是符合兰芷芯的口味,她喜欢吃辣,可没想到原来nike也喜欢吗?

    餐厅环境优雅,装潢都是高大上的。Nike和兰芷芯坐在靠窗的位置,旁边还有一座小假山装饰,使得这儿又平添了几分绿意和生机,格调又再提升了一个档次,颇有点诗情画意的感觉。

    所有的菜都是兰芷芯点的。这到不是她不懂礼节,而是nike说全都由她做主好了。

    可兰芷芯还是很尊重nike,每点一道菜都会问nike能不能吃,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Nike说都OK,兰芷芯点什么他就吃什么。最后他才点了一盅燕窝,当然是为兰芷芯点的。他说女人喝了这个养颜又滋补……

    这样的一个男人,与之相处,要保持不动心,确实不容易。看这架势,nike再接再励,还真有可能成功追到兰芷芯。

    两人的聊天从彼此的兴趣爱好开始,气氛很融洽,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单独约出来吃饭的,到像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

    两个人年纪相当,都不是年少轻狂的时期了,沉稳,成熟,内敛,懂得如何才能制造出愉快的氛围,尽量让对方感到轻松惬意,这顿饭就会吃起来很愉快。

    “兰小姐……”

    “叫我名字吧。”兰芷芯爽快地说。她不习惯听人总是这么称呼她,别扭得很,叫名字好些。

    Nike也干脆,眼底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光芒:“芷芯……我的中文不是很流畅,跟我聊天会不会觉得累?”

    这芷芯二字,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有种特别柔和的音调。

    兰芷芯虽不是小女生,但在听到nike这么叫她时,还是不禁心头微微一颤……平时就只有父母才会这么叫,水菡那些都叫兰姐,同事就叫全名。所以对于nike这样称呼,兰芷芯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却也只能由着他了。

    “没事,nike,你的中文还算不错了。”

    “是吗,呵呵……你没觉得累就好。”nike看起来还有一点小紧张,现在才松了口气。看到服务员上菜,nike的黑眸里微微闪了闪……一盘子都是红红的辣椒啊。

    兰芷芯喜欢吃辣,见到这菜,顿时感到胃口大开,一时间也没留意到nike的异常,只是招呼他动筷子,自己也伸手去夹菜。

    “嗯……好吃……真够味。”兰芷芯忍不住赞叹。

    Nike低头看着碗里的菜,眼底略过一道视死如归的神色,把心一横,眼一闭,往嘴里塞去。

    只见nike的脸很快就变红了,硬着头皮将菜吞下去,然后再也憋不住,拿起水杯猛灌。

    “哇……好辣……好辣……”nike实在受不了,一张脸憋得通红,鼻子和额头都冒汗了。

    兰芷芯一惊,诧异道:“怎么你……你原来不能吃辣?那我刚点菜的时候你怎么不早说啊,我可以不点这么辣的菜……”

    Nike连连摆手,略显尴尬地说:“我其实也是想尝试一下挑战自己的极限,平时没吃过这么辣的东西。想不到还是不行,看来我需要多锻炼锻炼。你喜欢吃辣,如果我不能吃的话,以后出来一起吃饭会很扫兴的。”

    这男人也实在太憨厚了点吧?就为了能陪兰芷芯吃辣,这么不要命地尝试,要知道他以前是在香港生活惯了的,一年到头都吃不了几颗辣椒……

    “你……”兰芷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立刻吩咐服务员换菜,剩下的几个菜都改成不辣的。

    Nike很过意不去,执意说他可以吃,不用换菜了。但兰芷芯主意已定,不容反驳。她可不想一顿饭之后就将人家晏少的首席造型师给吃出毛病来。不过,nike的心意,她还是挺感动的,为了迁就她,他竟然隐瞒自己不能吃辣的事,还好发现得早,不然万一吃了拉肚子就不妙了。

    两人殊不知这一幕都被邻桌的某人给看了去,此刻正在哈哈大笑……

    “一大男人居然不能吃辣……哎,真是太可惜了。”某个蓝眼睛的男人说着还故意将盘子里的辣椒夹进嘴里,嚼得可香了,像是在对别人展示他吃辣的本事有多强。

    而他旁边的一位褐发美女也正笑盈盈地望着他,目光是掩饰不住的痴迷。

    兰芷芯脸都僵了,死死攥着筷子,银牙紧咬……亚撒怎么会在这里?刚好坐在她旁边的桌子?而这与他共进晚餐的女人又是谁?是他的新欢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