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今夜你留在病房陪我
    兰芷芯就不明白了,亚撒先前在餐厅是看着她和nike一起走掉的,并且他还以为nike是她的男朋友,既然这样了,他胃疼怎么还要打电话给她,就不怕影响到她谈恋爱吗?

    幸好她现在跟nike还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不过以目前的发展趋势,这也是很快会成为现实的了,而亚撒似乎是无论何时何地都想着使唤她。他身边不是有陈志刚,有保镖吗?胃疼这种事直接让人送他去医院不就得了?

    纵然有疑虑,但兰芷芯还是无法做到不闻不问,她即刻回拨亚撒的电话,没人接,不由得心头发慌……该不会是真疼得接电话都不行了?

    双脚不听使换地往楼下跑,急匆匆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赶往先前吃饭的餐厅了。

    餐厅门口停了一片都是车,兰芷芯焦急地寻找着,终于看见最角落里那一辆熟悉的黑色豪车。

    从车窗外能看到亚撒是坐在驾驶室里,身子靠在椅背,闭着眼睛,俊脸上两道眉毛紧紧皱着……

    兰芷芯一边敲着车窗一边低声喊:“亚撒……亚撒开门……喂,亚撒……”

    咔嗒一声,车门响了一下,兰芷芯急忙打开,眼里尽是焦虑之色。

    “亚撒,你怎么样了?你说话啊……”

    亚撒幽幽地睁开眼,冲着兰芷芯笑笑:“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以为你跟nike回家亲热去了,呵呵,没想到你还挺关心我的嘛。”

    这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还说这种话?

    兰芷芯一时语塞,愠怒地瞪着他:“你就是为了想看看我是不是会来,所以才故意说自己胃疼的?混蛋,我才不会关心你,我是怕你死了没人给我发工资!哼!”

    兰芷芯这回是真的生气了,愤怒地关上车门,夜色中看不到她的脸因为激动而涨红。天知道她先前在电话里突然没听到亚撒的声音了,当时有多着急,多担心,可这家伙居然是故意整她的?谎称胃疼,结果一点事都没有,害她还紧张地死了好多脑细胞!

    可就在兰芷芯怒气冲冲地走出几步时,忽听身后传来亚撒痛苦的声音……

    “喂……等等……我……我没骗你,我真的……”沙哑的声音被夜风吹进兰芷芯的耳朵,蓄满了她从未见过的脆弱,一霎间便击中了她的心窝!

    陡然回头,兰芷芯想都没想,箭一般冲过去!

    亚撒吃力地抓住兰芷芯的手,她能感觉到他浑身都在颤抖,并且体温有着不正常的冷。

    “亚撒……亚撒你别吓我啊……喂……亚撒!”兰芷芯没发觉自己的声音都在抖,紧张又担心的情绪在滋长,心疼不已。

    亚撒已经痛得连说话都吃力,脸色苍白,额头冒冷汗,兰芷芯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了。他不是故意整她,而是真的胃痛。

    无奈他占据着驾驶室,她想开车都不行,焦灼之下,突然想到亚撒是有保镖的,保镖去哪儿了?

    兰芷芯立刻拨通了陈志刚的电话,对方在听到亚撒胃病犯了,也是又惊又急,可偏偏陈志刚在外办事,无法马上赶到这里。

    就在陈志刚挂了电话之后不到两分钟,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两个彪形大汉,兰芷芯认得,这是亚撒的保镖!救星来了!

    保镖说的都是文莱语,兰芷芯听不懂,但还是从保镖严肃的神色中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想想亚撒的身份,他胃疼居然不是第一时间叫保镖而是打电话给她,这人,该说他什么才好?若是第一时间通知保镖送他去医院,他也不至于这么痛苦啊。

    兰芷芯就这么怀着混乱担忧的思绪,坐在车子后座,亚撒躺在座椅上,头枕着她的腿,紧紧咬着牙,不喊痛,但他的大手却一直都在握着兰芷芯的手,一刻舍不得放开。

    人在病痛或受伤时是最脆弱最不设防的,往往会不经意流露出内心的真实,释放出那个被狠狠压抑着的自己。

    亚撒此刻就像个依赖母亲的小孩,抓着兰芷芯的手,贪婪地想要从她身上汲取一点温暖。

    胃部仿佛被一只大手无情地揪扯着,连呼吸都是痛的,整个身体绷得很紧,大部分的意志都用来对抗疼痛了。

    保镖开车飞快,几分钟就来到了距离餐厅最近的医院。

    兰芷芯本是跟着来的,理当跟着进去,但是,她却被保镖拦在了急救室外边。

    保镖用略显生硬的中文对兰芷芯说,她不可以进去,并且还让她必须对亚撒的病情保密。

    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保镖都是亚撒的哥哥亲自为他安排的,当然是会尽心尽职保护亚撒的安全。现在亚撒胃痛进了医院,这样的消息,必定是要进行封锁,保密。必须先向国王汇报,得到指使,然后才可能允许这件事被外界知道或者允许探望。

    皇室的人员也不是每个都能如此谨慎的待遇,可亚撒从小就是皇室的*儿,众所周知文莱国王最器重最疼爱的就是他这个弟弟了。亚撒生个病,那能是小事儿么?

    兰芷芯站在急诊室门口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满脑子都是亚撒刚才在车上那脆弱的模样,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然而就算她急破头都没用,保镖是不会让她这时候进去的。不但如此,兰芷芯的手机也被保镖收走,这是为了防止她将消息泄露出去。在没有得到国王的指使和允许之前,保镖是不会将手机换给她的。

    半小时后,陈志刚到了,还带了好几个随行人员,也是保镖队伍中的,负责在此保护亚撒的安全,将急救室都围了一圈。

    兰芷芯呆呆地望着那道门,心里拔凉拔凉的。亚撒的身份非比寻常,他所在的世界,是一般人根本无法企及和理解的。在他身边,只会感到跟他是两个世界,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凡尘。

    就好像现在,普通朋友之间也可以进去打听打听情况吧,但她却不能。这都是因为亚撒的身份所导致的,瞧陈志刚和保镖们那么紧张的样子,兰芷芯也会被感染到那种氛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就到深夜十二点了,终于,兰芷芯看到亚撒被送往特护病房,只是他身边保镖就有好几个,她都没能来得及凑上去看一眼。

    兰芷芯这颗心隐隐作疼,在这焦急等待的过程中,她竟一点都想不到亚撒可恶的地方,能想到的都是他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比如她上次受伤时……

    兰芷芯只能通过陈志刚那里来了解亚撒的情况,得知他没事了,她悬着的心才落地。

    好想进去病房看看他,但保镖不让进,说是还没得到国王的允许,任何人不可以探望亚撒,就算是他的私人助理也不行。

    对此,陈志刚都没有办法,保镖是保护亚撒的,直接听命于文莱国王。现在国王得知亚撒的病情,下令暂时不准外人探望。陈志刚可以随意进出,兰芷芯却不行。

    可若是今晚见不着亚撒的面,不能亲眼看看他的现状,她如何能睡得着?她也暗暗骂自己不争气,没出息,但感情这东西从来都是难以操控的。她越是压制,可在亚撒生病的时候,某些情绪就反弹得越厉害。

    仅仅是一墙之隔,门内就是他,门外却是她。但这道门此刻却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她只能通过陈志刚得知他的消息,无法亲眼看到。

    无可奈何,兰芷芯只能离去。

    兰芷芯心情低落,像堵着石头一样,埋头走向楼梯口,怅然的感觉在胸口挥之不去。忽地,身后传来陈志刚的声音,叫住了她。

    兰芷芯慌忙转身,还以为是亚撒的病情出了什么状况。

    陈志刚显得比平时严肃多了,眉头一直就没松开过。

    “兰芷芯,刚才亲王说,他想见你。”

    “亲王?”兰芷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陈志刚口中的亲王就是指的亚撒。平时都只是叫亚撒老板或少爷,现在之所以会当着兰芷芯的面称呼亲王,是因为陈志刚已经知道兰芷芯知晓亚撒的身份。

    亚撒是现任文莱国王的弟弟,在皇室中是亲王。

    兰芷芯想不到亚撒居然要见她,还以为他已经休息了。

    惊喜,在她眼角眉梢流露,欣然跟着陈志刚往病房走去。

    刚走到门口。兰芷芯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包包里掏出一张手帕。

    “陈志刚,这手帕是亚撒的,我先前在车上捡到,但是已经弄脏了,麻烦你拿去清洗一下再给他吧。”兰芷芯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这手帕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亚撒为了这手帕多紧张啊,还说是一位很重要的女人送的。

    陈志刚接过手帕,略显后怕地吁了口气,喃喃道:“还好你捡到了,如果弄丢可就麻烦了,亲王时常都会看着这张手帕思念故土的母亲……”

    “呃?母亲?”兰芷芯愕然,怎么这手帕不是亚撒的某个相好送的?

    陈志刚收起了手帕,露出怪异的表情:“这手帕是亲王的母亲亲手制作并刺绣的,亲王一向都视如珍宝,可不知道为什么上次你受伤他居然舍得将手帕拿出来给你擦伤口。兰芷芯,你要记得知恩图报,现在亲王病了,你要好好照顾。”

    兰芷芯说不出此刻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有点酸有点涩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甜……原来亚撒口中那个对他最重要的女人不是指的某个*,而是他的母亲。

    这么重要的手帕,他会用来给她擦伤口,确实太不可思议了。看来,这男人的心思真深啊,难以琢磨……只是在知道手帕的事情之后,兰芷芯对亚撒的看法稍有改观,心底滋生出新的感动。或许这个人并不是表面那么没心没肺吧……

    亚撒躺在病chuang上,显得很虚弱,俊脸露出少见的憔悴,可在看到兰芷芯进来时,他黯淡的眸子却亮了亮,冲着旁边的保镖吩咐,让他们出去,有兰芷芯照顾就行了。

    保镖恭敬地行礼,顺从地出了病房。由于是亚撒的命令,兰芷芯现在也成了有特权的人了,可以在亚撒身边贴身照顾。这是一个让保镖们都意外的决定,但没有敢反驳亚撒。

    除了得到国王的允许,兰芷芯只能由亚撒同意,才能进得来。

    保镖都出去了,陈志刚也没进来,这病房里就只剩下亚撒和兰芷芯,两人对视之中,就好像是隔世般久远。

    亚撒苍白的俊脸上再也没有那种痞痞的坏坏的欠揍的笑容,只有一缕疲倦,朝兰芷芯默默地招手,这感觉很像是一对久违的情侣重逢。

    兰芷芯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手背上插着的输液管子,心尖上又泛起一抹疼,软软的声音说:“感觉怎么样,还疼吗?你也真是的,先前在餐厅还看到你在吃辣,也不顾及顾及自己的胃,陈志刚说前几天你还在吃胃药呢,亏你还是个大男人,不懂照顾自己,明知道胃不舒服还逞能吃辣,现在毛病犯了吧……”

    兰芷芯美丽的大眼不自觉流露出温柔与关切,唠唠叨叨的不知不觉就说了一大堆,绵绵低语,裹着一丝丝暖意浸透进亚撒的心房。当兰芷芯发现亚撒脸上噙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她时,她不由得脸一热……

    “兰芷芯,你还不承认你关心我?刚才你啰嗦的样子好像个管家婆在责备自己的老公”亚撒略带嘶哑的声音有点像被沙粒磨过似的,奇妙的透着一种扣人心弦的魔力,拨弄着兰芷芯的神经。

    他此刻的眼神如水温柔,像漩涡一样令人容易沉迷,他说的话更是暧.昧之极,惹得兰芷芯心头微颤,条件反射的缩着身子想要站起来。

    男人的大手及时拉住了她,将她往这怀中一带……冷不防被抱个结实,他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在说:“我讨厌病房……今晚,你留下来陪我……”【求月票!已更7千字,还有一章加更在码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