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惊人的真相
    这鲁莽的男人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兰芷芯陷入慌乱,本能地挣扎,可一不留神这手就抵在了亚撒胸前,正好按住那关键的部位,顿时惹来男人一阵隐忍的“嘶……”

    “好痛……胃还在疼啊,你别乱动……”亚撒皱着眉头苦着脸,看上去不像是在装。

    这强烈的男子气息包围着兰芷芯,无疑是种蛊惑。看到亚撒呼痛,她的心也跟着软下来,果真不在挣扎,小心翼翼地问:“又疼了?那我帮你叫医生?”

    她语气中掩饰不住的焦虑,让亚撒感到心头一暖,箍在她腰上的手又紧了紧:“医生说了,等我输完这一瓶,差不多就能止痛。所以你现在别跟我犟行吗?我是病人,你是负责来照顾我的……”

    可是,这照顾就等于要被他抱?

    兰芷芯被这危险的气息给撩拨着,被迫贴在他的胸膛,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她的脑子有些混沌了,一时间竟真的停止了挣扎,静静贴在他胸口,听着他心跳,仿佛有种奇妙的东西在彼此之间蔓延。

    这怀抱是很舒服,温暖宽厚,结实健硕,有着令人心颤的舒适感,灼烫的肌肤好似带电,一丝一丝冲击着她的心。

    罢了罢了,何苦跟一个病人计较?兰芷芯只能不断地这么说服自己了。

    亚撒缓缓闭上眼,苍白的俊脸上浮现出欣慰的浅笑,好像是经过千山万水才换来她这么乖巧地缩在他怀里,此时此刻他才发觉,原来这个拥抱,他想念已久。

    难得她能这样温顺,在他印象里,只有她受伤时才会这么乖乖被他抱着,现在换他躺在病chuang了,重温那昙花一现的温柔,他的心竟是如此激荡,隐隐一丝满足感。

    “嗯……别乱动啊,就这样挺好,不然我的胃还会更疼……”亚撒喃喃低语,也不知是真是假。或许他只是以胃疼为借口,目的是让兰芷芯能乖乖地,听话点。

    不管怎样,他现在心情还不错,虽然还在输液,虽然接下来的几天都得在医院渡过,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一点都不会烦躁,抱着怀里的小女人,他会莫名地心安。

    兰芷芯的呼吸不稳,尽量在克制着颤抖,敛下长长的睫毛,小声嘀咕:“难道我这样压着你的胃,你不会觉得更疼?”

    亚撒闻言,像是没听到一样,脸皮厚地回答:“不会啊,你帮我压着点胃部,我才会觉得舒服……”

    这……这回答确实让兰芷芯无语了。

    亚撒性感的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将她软若无骨的身子霸道地搂在怀里,垂头,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精巧的下巴,眸底藏着点点复杂的光芒:“我们暂时休战好不好?你看我都病得躺医院了,你就暂时对我温柔一点行吧?其实你也会关心我,对吗?不然你也不会跟男朋友回家去了还跑出来……在听到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敢说你不紧张?”

    “我……我……”兰芷芯一下子结巴了,在这双蓝色瞳眸的注视下,她竟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好像心底的秘密都要被看穿。

    但兰姐毕竟是兰姐,镇定的功夫非比寻常,短暂的慌乱很快被压下去,呵呵一笑,澄澈的黑瞳看着他:“你忘记我说过了,我对你的关心确实是有那么回事,可这是因为你是我的老板啊,如果你有什么事,谁给我发工资呢?”

    看她说得这么诚恳,是大实话吧?但亚撒现在想要听到的似乎不是这样坦白的实话,她的一声“老板”,硬生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其实亚撒也不明白自己想听到怎样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兰芷芯的“坦白”,他心底是有些失望的。果真因为他是老板么?她的关心都是最正常的那种吗?

    亚撒自嘲地笑笑,有点苦涩,可抱着兰芷芯的手还没松开。

    就这样沉默了好半晌,兰芷芯觉得腰有点麻了,忍不住问:“我今晚真的要留在医院吗?可是……可是我觉得你还有更合适的人选能照顾你,比如今天在餐厅看到的美女,难道她都不来探望你吗?”

    “嗯?”亚撒倏然蹙眉,轻扬的尾音显示出男人的不悦,盯着兰芷芯看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以为今天那个女人是我的什么人?”

    兰芷芯被亚撒这种带着一点压迫感的眼神给整得心头发毛,他干嘛一下就黑脸了,阴沉沉的。

    但兰芷芯还是很直白,不怕死地说:“我觉得那是你的新欢啊,卢洁莹刚被送走,你耐不住寂寞,想另外找女人陪,呵呵,没什么,男人嘛……”

    “啊……”兰芷芯呼痛,腰上那只手突然用力捏,她想要挣脱,却被他抓得更紧。

    亚撒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眉宇间流泻出一抹薄怒:“你这个女人,最强的本事就是能把我气得半死!在你心里我难道就是无肉不欢的人?只要看到有女人跟我在一起是不是都会联想到那种事?”

    兰芷芯愕然,怔怔地望着他,虽然没说话,可眼神分明在说:“难道不是吗?我猜错了?”

    亚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那女人是巨树公司的总经理,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公司筹建的养老院将会采用新型的环保竹炭地板?而巨树公司就是同行业中的佼佼者。”

    说到这里,亚撒的语气稍微沉了沉:“不过那个女人以前确实跟过我几天,但那是过去式了。”

    兰芷芯听到这些话,不知怎的心头会涌起淡淡的喜悦……原来如此,那不是亚撒的新欢,看来他也不是风.流到没救的。

    还有,他这明显是在对她做出解释,而他根本就没必要这么做的,她只是下属,他才是老板,用得着跟她解释吗?

    兰芷芯咬着唇,才使得自己没笑开来,只是眼中闪烁的一缕亮彩,怎么都骗不了人。不管她承不承认,事实上她因为亚撒的解释而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可亚撒的心情就没那么美丽了,无暇去追究为什么要解释某些事情,他唇边溢出一声叹息,随之一丝无奈爬上眉梢。

    “兰芷芯,你跟外边那些人一样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的,认为我风.流好.色,认为跟我上过chuang的女人不计其数?认为我没了女人就不行?甚至你还会在心里看不起我,把我归为种ma的一类,对吗?”亚撒的神情含着明显的刺痛,情绪很低落。

    兰芷芯感觉到了他的转变,他身体里好像无声地浸透出几分悲凉。兰芷芯越发不解了,亚撒这话说得没错,她心里确实有那些想法,但为何此刻她忽然有种错觉,好像自己错怪了他?

    亚撒兴许真是很有感触,深邃的眸子投向窗外,幽幽地说:“身为皇室的人,我为什么可以直到现在都还不结婚,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知不知道,在几年前,皇室的人以及我们国家的大臣,为了将女人嫁给我,用尽各种手段向我哥哥施压。还有我的祖母,这些年屡次想要为我安排婚事,最终都没能成功,这又是为什么?”

    经亚撒这么一说,兰芷芯心头一凛……确实,这些疑问都是挺实在的,可究竟是什么原因?

    亚撒的目光越发幽远,沉浸在一种淡淡的无奈与惆怅中,嘴唇轻轻地动,像在自言自语:“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我欺骗了全世界……从六年前我第一次跟女人发生关系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跟第二个女人做过那种事。而六年前的女人就是卢洁莹。所以,可以这么说,卢洁莹是我唯一的,真正可以算是我的女人,其他的,你们听说的,看到的,各种花花草草,各种被以为是跟我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实际上全都没有那回事。但我的名声已经被冠上风.流成.性这几个字,所以,皇室的人,还有大臣们近几年才消停些了,而我祖母也以为我跟外界传闻一样,她对我很失望……只有我哥哥和晏少才知道这个秘密,你是第三个知道的。”

    轰隆隆……兰芷芯只觉得头顶上一道闷雷劈过,将她这脆弱的小心肝炸个里焦外嫩!

    亚撒说的话太震撼了,完全颠覆了她从前的认知,这简直可以说是头号大新闻,皇室秘闻,若传出去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原来顶着花花公子的亚撒竟是个洁身自好的痴情种?为了六年前的女人一直守身如玉?

    这太惊悚太劲爆了,兰芷芯难以置信,完全无法从这梦幻般的事实中拔出来,无法想象亚撒为何要对外制造假象?他又怎么可能六年不跟其他女人发生关系?

    这个问题,亚撒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继续说道:“我们国家是全民信教,我们的宗教中,婚前xing行为是很严重的。所以从小我们就会在这方面严于律己,不了解宗教的人或许不会理解我们为什么可以做到,但有些东西是我们从小就开始的信仰,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在信仰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六年前我跟卢洁莹的事,算一个例外,也是唯一的例外。别问我几年不跟女人发生关系是怎么解决需要的,你所能想到的方法都可能被我用上,但你只需要相信,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脏男人,这就够了,请你以后也别再用有色眼光看我,并且,继续替我保守秘密。”

    兰芷芯从未见亚撒用这样虔诚而富有感**彩的语言说话,就好像他信仰的真神就在眼前似的,绝对的真实,神圣不可亵渎的信仰,就是如此神奇的力量吗?可以让她透过他的眼睛,感受到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兰芷芯凌乱了,实在难以消化这个事实,但无可否认,有一股欢欣喜悦在身体里冲撞着,巨大的惊喜,激动的心情快要爆棚……【一万字哦!关于亚撒为什么会这样,明天继续接着为大家交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