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突然出现的女人!
    这个贼眉鼠眼尖嘴猴腮的男人在向卢洁莹汇报之后便露出一脸兴奋的神色,因为账户上立刻就多了一个令他感到满意的数字,这还只是一部分酬劳,他的任务是继续在医院监视,卢洁莹将会给他更多的钱。

    电话那端的卢洁莹捏着手机在出神,眼中露出点点狠光,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只手紧紧攥着指甲都快要嵌进肉里去了。

    亚撒本来是答应了卢洁莹今天去看她的,但是由于住院,他便打电话告诉卢洁莹最近几天都不能去看她。

    卢洁莹想要去看亚撒,却被亚撒严令禁止,说她现在不适合出现在医院,要让老实待在这别墅里。

    女人的心思有时能像山路十八弯,敏感地去捕捉各种她觉得不安心的事情。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亚撒生病住院,谁在他身边照顾?难道是兰芷芯吗?

    先前的男人所回报的情况,证实了卢洁莹的猜测,也让她内心一直的隐忧被激发出来。兰芷芯一直都是她的心腹大患,她成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兰芷芯在亚撒身边会透露六年前的事。

    虽然卢洁莹也看见兰芷芯和nike了,以为两人是在交往,可这并不能让卢洁莹彻底安心。现在又得知在关键时刻守在亚撒身边照顾的女人是兰芷芯,卢洁莹怎能容忍?怎能淡定?

    卢洁莹望着镜中的自己,自言自语地说:“真是讨厌……六年前一起工作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亏你当时那么蠢,还把我当朋友,现在你又挡在我面前,比我跟亚撒在一起的时间还多,我不恨你恨谁?兰芷芯啊兰芷芯,既有我卢洁莹,你就不该出现,哼!”

    这女人还真够虚伪的,六年前的兰芷芯真把她当朋友,但其实她却从未用同样的真诚对待过兰芷芯。

    嫉妒是一把利刃,到头来割伤的会是他人还是自己?

    ****** ******

    医院里,亚撒病房门口的保镖又多了两个,这不禁让兰芷芯有些感慨……亚撒这货怎么会就来中国了呢,还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皇室之一文莱皇室的重要人物,在这里住院,人家医院该多大压力啊。

    还好是亲王,如果亚撒是王储,那又该是什么样的阵仗?这念头刚起,兰芷芯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打住打住,别胡思乱想。兰芷芯赶紧地告诫自己。亚撒是亲王已经够高级别了,如果哪天成了王储,只怕到时候要见面都不容易了。

    兰芷芯定了定神,冲着门口的陈志刚打个招呼,然后保镖就很麻利地将她手里的保温盒接过去……就算她是亚撒的私人助理,现在负责照顾他,但她每次进出这里都要接受检查的,尤其是带来的食物,更要进行严格检测才能带进去给亚撒吃。

    “可以了,你进去吧。”陈志刚淡淡地吩咐着,在兰芷芯刚推开门的时候又忍不住小声说了句:“亲王身体还没康复,你什么事都依着他一点,别气他,别让他动怒,不然病也总好不了。”

    “我……”兰芷芯一时语塞,心想,自己是谁啊,凭什么能影响到亚撒的情绪,难道他的病如果康复缓慢的话,还要怪她总是惹他生气?她有这么重要吗?

    心里这么想着,可嘴上没必要说出来,她微微点头嗯了一声就进去了。

    安静的病房里飘散着淡淡的香味,源自于花瓶里放着一捧茉莉,小巧而又清新雅致的花朵将这病房里的消毒水味道给驱散了,只留下一股怡人的花香,同时也为这洁白的病房增添了几分生机和暖意。

    病chuang上睡着一个男人,面朝窗户的方向侧卧,他好像睡着了。

    这背影,让人感到一种难言的孤清,就好像一个刚参加盛宴的人褪下一身光鲜只剩下满满的寂寥和落寞。

    兰芷芯只觉得心底有个柔软的地方被轻轻地拨弄着,有点疼……亚撒平时看起来精神抖擞的,潇洒得令人艳羡,可这么一病,他不也还是跟普通人一样的会脆弱会痛苦么,除了她,连个贴身照顾的人都没有,这是他故意的还是真的找不到其他合适照顾的人?

    他身份特殊,不是应该有很多人抢着来照顾么,怎么现在却还要她特意做好了饭菜送来。这使得兰芷芯心生感慨,不由自主地会更为这男人心疼了。

    悄悄走过去,将保温桶放在桌子上,没有吵醒他。现在还不到12点,让他再休息休息才吃饭吧。

    兰芷芯默默坐在旁边,出神地看着亚撒的后脑勺,她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嫣嫣的小脑袋……嫣嫣就是遗传到亚撒的眼睛和头发了。亚撒的头发微卷,但嫣嫣就卷得比较明显了……

    一阵思绪乱飞,不知飘向了哪里,浑然不知那个“熟睡”的男人已睁开了眼睛。

    背对着她,他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睁开眼皮,那双犹如宝石般的眸子流光溢彩,闪动着灿烂的星芒,隐含着一丝怪异的神情。

    “咳咳……咳咳……”亚撒的咳嗽声响起,将兰芷芯的意识拉了回来。

    “亚撒你怎么一醒来就咳嗽啊,是哪里感觉不舒服吗?”兰芷芯略显紧张地问,不经意就泄露了眼中的关切。

    亚撒却很满意地看着她急切的样子,可嘴上却一言不发,岑冷的眼神盯着她。

    这眼神实在太犀利了,仿佛饱含了千言万语的怨气,仿佛一个被抛弃的人那么幽怨而又含着一抹薄怒。

    兰芷芯被亚撒盯得心头发毛,想起昨天自己突然跑掉的事……哎,又要被亚撒骂个半死了。不过这次确实是她心虚,他要骂就骂吧,她不打算顶嘴。

    两人就这么对望好一会儿,亚撒才懒洋洋地说:“水。”

    “喝水?好……马上来。”兰芷芯立刻倒了半杯水,还提醒亚撒说小心烫。

    可亚撒却连手都懒得动一下,面无表情地说:“把我扶起来靠在枕头上。”

    “……”

    兰芷芯也没多说,照做了。心里在嘀咕……还以为要被骂,看来似乎是她多心了,他没提昨天的事哦。

    但接下来亚撒还没消停,蹙着眉头说:“我全身都没力,你喂我喝水。”

    这……兰芷芯愣了愣,很想说“你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喝水都没力?”

    可看着这张苍白无血色的俊脸,兰芷芯喉咙里的话就没说出来了。

    将杯子凑近亚撒唇边,慢慢喂他喝了几口,这货才长长地舒了口气,靠在枕头上,扭头望着桌上的保温桶。

    “你带来的饭菜?正好,我饿了,拿出来吃吧。”亚撒淡淡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看不出他的喜怒,好像真的将昨天的事忘记了还是他变得大度了?

    兰芷芯依言将保温桶里的饭菜拿出来,放在亚撒面前的小餐板上。

    亚撒微微挑眉,暗暗吞了吞口水,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愣着做什么?我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难道你还指望我能自己吃饭?”

    “……”

    兰芷芯彻底无语了,狭长的美目瞪着亚撒,想要看穿这货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呢?吃饭都要她喂,这是故意在折腾她吗?聪明如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亚撒没有提昨天的事,不骂她,那是因为他今天故意要折腾她,惩罚她昨天突然丢下他跑掉的行为。

    亚撒像是看不懂兰芷芯这眼神的含义,一脸欠揍的笑说:“瞪什么瞪,你自己理亏还好意思瞪我?昨天的事我不扣你工资就不错了,现在不就是喂个饭,你至于这么别扭吗?不知道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给我喂饭我都没肯呢,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见过无赖,可还没见过连耍无赖还这么理直气壮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好吧,谁让自己真的理亏呢……或许还有对他的心疼和歉意在作祟,喂饭就喂饭,大不了当他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呵呵……行,我喂你吃,你可要乖一点啊。”兰芷芯最后那几个字咬得有点重,眼底划过一道狡黠之色。

    拿起勺子,将一口粥喂进亚撒嘴里,还没等他准备一下呢,她已经又将一口菜也塞了进去。

    亚撒只得张嘴……可下一秒,兰芷芯又喂来了。

    “唔……你慢点啊……”亚撒含糊地说着,兰芷芯佯装没听到。

    “唔……”亚撒愤愤地别过头去,躲开兰芷芯的勺子……吃饭也要咀嚼一下啊,她都不给留点咀嚼的时间啊?

    “怎么?不好吃吗?”兰芷芯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察觉,露出无辜的眼神。

    亚撒咬牙,一记眼刀横过来:“女人,你给我老实点,好好喂,别使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哎呀,说话一下子中气这么足,精神也变好了,说明你不是没力气啊?自己吃吧?”

    “谁说我有力气了,我没力气……”亚撒秒变虚弱,还不忘露出病弱的样子。

    “……”

    两人这看似争锋相对的互动实际上却有种隐约的微妙的情愫在流淌,谁都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好像习惯了这么跟对方抬杠。

    说归说,兰芷芯还是温柔了许多,喂饭的速度也正常了,亚撒吃得津津有味,眼底不知不觉流泻出异样的光芒,一抹不易察觉的柔情浮现。

    呆呆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喂饭的动作好有爱,让他想起小时候在家人身边时那种温暖的呵护。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不想去深究,他只想沉浸在这一刻的温馨。

    此时此刻两人都没有去想其他,很有默契地在享受这难得的恬静温宁,若是看在旁人眼里,俨然像是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

    就在这罕见的平静中,忽听门口传来一个充满愠怒的女声在低呵:“你们在做什么!”

    咯噔!亚撒猛地回头,一霎间就惊到了,脸色大变!【猜猜这是谁呀,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