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心疼她生病了
    能进病房的人绝不是普通的,而能让亚撒惊得差点掉下巴的人更是罕见,他嘴里含着那一口粥差点喷了出来,兰芷芯惊愕地望着,手里拿着碗和勺子,只觉得背脊有点僵……

    “妈……您怎么来了?”亚撒一抹嘴,立刻恢复了惯有的笑容,惊喜地望着眼前的中年妇女。

    兰芷芯在听到亚撒这一声呼唤时,结结实实被震撼到了,一时间喉咙卡住,一眨不眨地盯着这女人……一身油绿色雪纺长裙,脚踏一双银白色闪亮高跟鞋,手上的lv包包是今年最新春夏款。最亮眼的是她脖子上的一串珍珠项链……淡水染色珠,圆润饱满而又均匀,中间还有几颗钻石做为装饰。光这条项链目测都应该是价值几百万了,而最令人震惊的都不是这些东西,是这女人的脸……

    亚撒的母亲,真的吗?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看年龄顶多在35到40岁之间,怎么会是亚撒的妈妈?他都29了,他妈妈的年龄正常来说也该在50岁以上吧?

    看过很多明星ps之后的图片,都说什么逆生长,但直到见着这个女人,兰芷芯才彻底对“逆生长”三个字有了深刻的认识。

    知道亚撒的母亲是中国人,但还不知道原来竟是一个大美女。长期在皇室里培养出来的气质,普通贵妇那是根本比不上的,她太有范儿了!

    女人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兰芷芯,然后径直走到亚撒身边坐下,精致的面容露出几分慈爱:“亚撒,你太任性了,住院这种事怎么能不请专人照顾呢?私人助理又不是你的贴身保姆,不宜交往甚密,以免惹人闲话。你是男人到不怕闲言闲语,可你这位助理是女人,你总要为她着想才对。”

    女人温柔婉约,气质落落大方而又有一种罕见的沉稳与高贵,她说的话十分巧妙,即是在提醒亚撒与兰芷芯要保持距离,但也不会说得太难听,表面上听起来是很为兰芷芯着想的,可实际上却是在暗示兰芷芯身为私人助理,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兰芷芯本来就有点不知所措,亚撒的妈妈突然空降,当然是件令人震惊的事情,没那么快平复心境,现在又从对方短短几句话里听出了一个苗头……那就是,这女人不想看到亚撒跟兰芷芯太亲密。

    一声“伯母”在兰芷芯嘴里堵着,发不出出来。这是皇室贵族,如果用中国人普通的称呼叫她“伯母”,妥当吗?加上对方那么明显的排斥态度,兰芷芯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在这里自讨没趣,是该暂时消失了。

    “老板,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先出去了。”兰芷芯低垂着眼眸,面色平淡,不卑不亢地说。

    亚撒心里一颤,泛起几分歉意……母亲的态度和说的那些话,确实是有点伤人的,兰芷芯暂时离去也是明智的,等他先安抚安抚母亲再说。

    “嗯,你下去吧。”亚撒淡淡地应着,视线却一直停在兰芷芯身上,直到她走出病房大门。

    “呼……”兰芷芯一走出来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酸的滋味在蔓延,自嘲地笑笑……想不到第一次和亚撒的母亲见面就成了这个样子,对方倨傲的态度竟是那样不加掩饰的。

    但话又说回来,毕竟是皇室,人家凭什么对你一个普通人陌生人有好感?

    兰芷芯也是有个性有思想的女人,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处事的原则就是你进我一尺我进你一丈,你要是不待见我,我也不会拿热脸去贴你的冷pp。管你是富豪还是皇室呢,兰芷芯不会去巴结讨好。

    亚撒的母亲来了,会待多久?会对亚撒的事情横加干预吗?会将亚撒带回文莱去吗?她的存在会对亚撒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兰芷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沉重的石头压在心上,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以后在亚撒住院期间,要见上一面只怕是不容易了。

    病房里,亚撒的母亲赫淑娴,亲切地握着亚撒的手,两眼泛红,望着儿子憔悴的脸,她心疼又难过。卸下了尊贵的面具,她在单独面对亚撒时才会流露出最温柔慈爱的一面,这才是亚撒最怀念的母亲的样子。

    “妈妈……我已经没事了,您别哭啊……我这过几天就可以出院,又能活蹦乱跳的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我带您去吃地道的家乡菜。”亚撒灿亮的笑容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般的单纯,

    赫淑娴听亚撒这么说,不但没止住眼泪,反而是更哭得凶了。

    “儿子,你都住院了还说没事?要不是哈吉告诉我,你是不会让我知道你住院的消息,对不对?前几天我和你爸爸,还有你祖母,本来就是打算一起来的,可是你哥哥劝住了,今天跟出现的就不只是我一个人了。你有女朋友的事,皇室那些人,还有几个大臣,抓住这一点不放,每天都在你哥那里唠唠叨叨,说你有损皇室声誉,真是……真是气死人了!”赫淑娴颇为愤懑,想必这几天所承受的压力也大。

    亚撒很爱母亲,从母亲隐晦的神情里他能想象到那些不愉快的画面,定是母亲被祖母训斥了,皇室的人也在冷嘲热讽的,总之就是那件事让父母都受到了影响。

    “妈妈,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您都十几年没回过这里,既然这次回来了,就准备好好享受享受,玩得高兴点,当是渡假,我一定会全程陪护的。”亚撒避重就轻,适时转移话题,机灵着呢。

    赫淑娴也实在是很心疼儿子,不忍多责备,闻言,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说点轻松的。

    “好,这次妈妈回来也是打算要多呆几天的。你住院的期间,就由妈妈照顾你吧,没人会比妈妈更爱你,更细心地照顾你。你小子等着享福吧!”

    “太好了,世上只有妈妈好!”亚撒笑得很幸福,蓝眼睛闪烁着迷人的神采,只是赫淑娴不会知道,亚撒心里没有表面这么轻松,而是在苦笑。

    亚撒不是不愿意被母亲照顾,而是他预感到,接下来的几天,母亲在此坐镇,兰芷芯只怕是不会来了,只有等他病好了出院回到公司才能见到她?

    最懊恼的是,为什么他一想到要好些天才能看见兰芷芯,他这心里就会不舒服,似乎几天的时间太长?刚才她走的时候,真的就那么潇洒吗?有没有也像他一样的因为不能每天见到而不舒服呢?

    这些心事,亚撒当然是不会表露出来的。而赫淑娴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对于那个女助理,早就上心了……

    一连四天,亚撒和兰芷芯果然都没有再见到。晏季匀和水菡以及杜橙,都有来探望亚撒,却唯独是兰芷芯没出现。

    亚撒的母亲在这里,等于就是一尊门神,可比那远在文莱的哈吉国王还管用,只除了少数几个人能来病房,一般的就算是公司高层,都不允许进去,更何况兰芷芯只是私人助理,如今又不要她送饭了,她当然就暂时见不到亚撒。

    人的感情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平时经常见到,不会感觉稀奇,这么一下子连续好几天不见,也没电话,周围缺少了某个人的存在,总觉得是少了点什么。即使母亲在身边,仍然无法弥补内心深处那种奇特的空洞感。

    亚撒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不是应该想念卢洁莹吗?可为什么最常出现在他脑子里的人竟是兰芷芯?想到跟她斗嘴,想到她清冷而又坚毅的眼神,想到她身上迷人的馨香,想到她的唇是怎样柔软……他像着魔一般挥之不去,越是想将这些驱离出脑海,却反而越发清晰了。

    最让亚撒感到愧疚的事情是……他居然觉得母亲做的粥没有兰芷芯熬的粥好吃?这……这正常么?他脑壳没坏掉吧?

    一切的异常都被亚撒压制着,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暗地里却在数着日子……兰芷芯这女人,几天都不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情况,简直太没良心了!

    身为她的老板,她都不关心一下吗?

    亚撒心痒痒,终于为自己找了一个很蹩脚的借口,在母亲出去买水果的时候,他拨通了兰芷芯的手机。

    这种感觉真怪,好像怀里揣了一只兔子在七上八下的,期待着她接电话,期待着听到她的声音,十几秒钟都变得漫长起来……

    在第35秒时,电话接通了,亚撒阴霾的心情陡然间敞亮,下意识地说:“兰芷芯,我明天出院,你早点来公司啊。”

    这语气带着明显的兴奋,连亚撒都没觉得怎么去公司会变成这样美好的一件事?

    可是,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男声:“先生,芷芯明天不能去公司,她生病了,发烧到40度,正在输液,明天……还是请假比较合适。”

    “什么?”亚撒惊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发酸,心疼。这男人,是nike?说兰芷芯发烧了,在输液?亚撒在这一刻分明是感到心底窜起一缕疼痛,还有几分不愿意承认的酸味儿……【还会有一章更新,但并不确定今晚能不能显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