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女人的手段
    宽敞的客厅里,因为有了两个对视沉默的女人而显得空气有些稀薄,窒闷,一股沉重的气息充斥着,令人打从心底里感到沉闷,压抑。

    保镖没有过来,站在客厅门口的位置虎视眈眈的,如果卢洁莹稍有不敬,保镖都会冲上去。

    这阵仗,让卢洁莹慌乱不已,暗暗心惊,大气都不敢出……这女人自称是亚撒的母亲,是真的吗?看起来好年轻,像是才30几岁,怎么会有亚撒那么大的儿子?还是说这女人保养得太好吗?

    最重要的是,亚撒的母亲怎么会找到这里来?意欲为何?

    卢洁莹第一次见到这么具有气场和霸气的女人,感觉很像是以前看电视剧里边的豪门家族贵妇,往那一坐,哪怕一句话不说,都能散发出强烈的威仪,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

    赫淑娴也在打量着卢洁莹,表情冷淡,没有明显的情绪,心里却是琢磨,眼前的年轻女子,长相还算不错,气质也还算过得去,有种东方美女的韵致,也难怪儿子会对她另眼相看了。

    卢洁莹实在被这僵硬的气氛给逼得受不住,强作镇定地说:“我去给您倒茶。”

    “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卢洁莹尴尬地笑笑,坐着没动了。

    赫淑娴沉静的目光锁住卢洁莹,直截了当地说:“你和亚撒现在的关系,我不想过多的干涉,毕竟儿子大了,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空间。但是你要清楚知道一点,他现在*你,怎么样都行,只不过,你记住,我们家族是不会允许他娶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就算我不反对,你也进不了我们家的门。亚撒的父亲,祖母,哥哥,还有家族中的长辈,全都会集体反对的。你如果执意要跟我儿子继续在一起,你就要有一个思想觉悟……这一辈子,你只会是他的*,不会是他的老婆。假如你现在想离开他,我可以给你一张空白支票,数目随你填。如果你不离开,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全都由你自己承担,到时候别埋怨谁,更别记恨我儿子。他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不会与平凡人的家庭结合的。”

    一番话,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在不透露皇室背景的情况下,向卢洁莹摊牌,敲警钟,而决定权还交给卢洁莹。赫淑娴很懂得谈判的技巧,既不高声命令,也不威胁恐吓,她就是简单地陈述了一半事实。

    卢洁莹脸上的血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退,捏着抱枕的手攥得很紧,此刻的感觉就像是被人当众抽了耳光,抽得她晕头转向,火辣辣地痛。她猜想过亚撒或许不只是个公司总裁而已,现在从赫淑娴的话中更能证实她的猜测,却也让她更难堪。

    一张空白支票,填上一个满意的数字就足够她潇洒过几十年了,但这样也就断了与亚撒的情份,断了她踏入豪门的梦。

    光有钱就行了么?她要的是彻底的脱胎换骨,她要从山鸡变凤凰,她要进入上流社会,她要成为尊贵的豪门贵太太!这些,岂是一张支票能实现的?

    卢洁莹想到这些,反而变得异常平静,先前的慌乱不见了,她居然还能笑得很灿烂。

    “谢谢您的好意,支票我是不会要的。我对亚撒的心,是任何物质都无法替代的。不管以后我跟他有没有缘分做夫妻,总之,我会留在他身边,除非是他先不要了,否则,我不会离开他的。”卢洁莹眼都不眨一下,眸底蕴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色。越是证实亚撒身份非凡,她越是会被激起雄心壮志,一定要守住这个男人,管他的母亲和家族是什么意见呢,只要亚撒还对她有情,她就还有希望。

    如果卢洁莹认为自己这些话就能让赫淑娴对她加以赞赏,那她就错了。

    赫淑娴是谁啊,皇室里打滚的女人岂是等闲?像卢洁莹这样的角色,赫淑娴精明的头脑很容易就猜中她的心思。

    “呵呵……卢洁莹,你很聪明。既然你不要支票,那我也不多说废话了。你要选择继续跟我儿子在一起,我只能……祝你好运。”赫淑娴精致的容颜依旧冷淡,最后那四个字听似祝福的话也不过是一种嘲笑。

    前后不到十分钟,赫淑娴已经离开了,来得突然,走得潇洒。她其实并没有真的以为自己来就能让卢洁莹乖乖地离开亚撒,她的主要目的只是亲眼看看卢洁莹这个人……之前只是从资料上看到过。

    车上,赫淑娴也没闲着,发了一组照片出去,对方接收人是亚撒的哥哥,文莱国王哈吉。而照片的内容就是不同的年轻女人跟亚撒在一起露面的情景,大约有十来个,其中也包括卢洁莹。

    这些照片是近期拍的,不是赫淑娴拍的,而是亚撒给她的,并且特意传给哈吉,让哈吉给那些皇室成员以及大臣们看。

    亚撒之所以这么做,是要转移别人的注意力,他不希望卢洁莹一直都只能躲在邻市,干脆就故意叫一些女人出来吃饭玩乐,顺便再让陈志刚拍几张照片,这样,全部一起传去文莱,让那帮成天喋喋不休的皇室成员和大臣们,以及外媒,不再将注意力只放在卢洁莹身上。

    赫淑娴不仅很疼爱亚撒,她也是个精明通达的女人,懂得审时度势,权衡轻重。外边的女人都是浮云,远比不上亚撒在皇室的地位重要。赫淑娴很支持儿子这么做,亲自把照片传给了哈吉。她这不是在帮卢洁莹,她只是太紧张儿子,任何对儿子有利的事情,她都会去做。

    虽然赫淑娴给人的感觉是不太亲善,但实际上那只是她的某一面而已,真正的她,对儿子的重视甚至是超过对丈夫,对皇室。她平时一般不出手,安静地待在文莱家中享福,可只要她出面经手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得妥妥帖帖。

    赫淑娴是走了,但她的到来,对卢洁莹来说简直就是当头棒喝!

    此时此刻,卢洁莹坐在卧室的贵妃椅上,面前放着一大堆tt。

    “看来我不能坐以待毙,再这么下去,就算有亚撒的*爱,我依然是无法得到稳定的地位,不知道他出身在什么样的家族,总之,不用非常手段,别想进去。哼……那些靠着ps修出来的女人都能嫁个有钱人了,凭什么我卢洁莹天生丽质却没那种福气?亚撒是比金龟婿还要矜贵的男人,我要是就这么放走了,那我就是全天下第一号大白痴!”卢洁莹两眼一缩,冷光闪过,愤懑地抓了一把t在手中……

    “迫不得已只能走这一招棋了,不冒险怎么能嫁给亚撒?”说着,眼中的决绝更甚,举起了右手往手中的东西上一戳!

    噗嗤噗嗤……噗嗤……细微的声音响起,只见她手中捏着一根针,每刺一下,t上就会多一个微小的孔。

    这女人真像是狗急跳墙了,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就如她所想,这是在冒险,赌上了自己,也赌上了亚撒。假如这件事被亚撒知道,后果会很严重,但她觉得,再怎么严重都好,只要她能怀上亚撒的孩子,到时候还怕他的家族会反对吗?万一真反对,亚撒也不是无情的人,必定会对她更疼爱,这么一来,她就有了绝杀的武器,可以将其他女人远远地抛在身后。别的女人就算得到亚撒家族的认可又怎样?她要是怀了亚撒的孩子,这一生都会是跟他难以割舍的纠缠!

    恒悦公司总部大楼。

    亚撒住院几天再回到公司,一大堆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还有不少邮件未读,看来又要忙上一整天了。他还计划明天后天要带母亲出去游玩一下,所以今天亚撒要做的事情很多,就算哪儿都不去,不停工作,估计也是要忙到晚饭时间。

    现在距离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还有十来分钟,员工们也都陆续到了。亚撒看看时间,再从窗户往外边望望,那熟悉的位子上空荡荡的,没有熟悉的身影。

    亚撒想起昨天nike说过兰芷芯今天不来上班,看来果真是有什么回事。

    呵……兰芷芯的这位男朋友还真体贴,因她昨天发烧,所以今天就让她请假了?似乎很重视她嘛。

    亚撒心里酸溜溜的,抬手按下座机上的分号键,嘱咐陈志刚冲杯咖啡来。

    在咖啡冲好之前,亚撒还在拿着手机纠结着,要不要问问兰芷芯的情况呢?这么做,会不会显得过于关心了?

    亚撒这人总是会自我质疑然后自我催眠,不愿意承认自己对于兰芷芯这个“老女人”已经动心,但又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最终他还是闷闷地将手机放在一边,不打电话了,埋首件。

    办公室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亚撒头都没抬,淡淡地说着:“进来。”

    门开了,一股浓郁的现磨咖啡香味钻入鼻息,让亚撒顿时来了精神。

    “志刚,你现在做事的效率越来越高了。咖啡放着吧。”亚撒嘴里在说,却还没抬头,直到看见端来咖啡的那只手,他才惊觉……这不是陈志刚!

    亚撒倏然抬眸,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浅浅的微笑中带着一丝令人心悸的柔美,让亚撒惊喜地差点笔都掉了。

    “兰芷芯,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会来上班的?”亚撒轻快的语气里隐藏着欣喜,闪闪动人的蓝眸分外明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