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给你个机会做我的女人
    水菡在晏季匀透视般的目光中显得有点局促,大眼闪烁,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就怕自己会忍不住泄露秘密。

    可晏季匀对水菡的了解有时候甚至超过她自己,见她这样温柔无害地笑着,一脸无辜的表情,分明是有点心虚嘛。

    “嘻嘻……老公,干嘛突然这么问,你问得真奇怪,嫣嫣她当然是兰姐的朋友的女儿了,这还用我再重复吗。”水菡梗着脖子,直着腰板,就是没像平时一样缩在老公怀里,并且浑身还有些僵硬。

    晏季匀不动声色,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看水菡这表现,一定是有事情瞒着他。只是,她为什么守口如瓶?她保守秘密,越发让晏季匀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有根据的。

    “老婆……”晏季匀的声音更温柔了,像蜜糖一样甜,*溺的眼神凝视着水菡,修长的手指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轻轻摩挲着,说不出的亲昵甜蜜,让她的脑子开始变成浆糊,晕乎乎的沉浸在老公的温柔里。

    “唔……”水菡一声嘤咛,被他吻住了双唇,不由自主地两手就搂着他的脖子,乖乖地像只温顺的猫咪。

    感觉到她僵硬的身子在融化,晏季匀吻得更深了,火热的唇带着让她难以抗拒的热情将她淹没。呼吸里全都是他的味道,充斥着她的五脏六腑,柔情蜜意在滋长,尽情地投入到这缠.绵的一吻……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角落,兰芷芯和亚撒可就没这么温情了。

    亚撒板着脸,深邃无边的蓝眸犹如冰魄般,紧紧锁住兰芷芯的眼睛,强健的臂膀撑在她脸颊两侧,抵在墙上,将她禁锢在双臂之间,霸道而又无赖的架势。

    “我问你,为什么要假装跟nike在交往?你们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为什么要一次次让人误会?你居心何在?”亚撒一眨不眨的双眸,有种令人无所遁形的犀利。

    兰芷芯心头一颤,但目光却没有丝毫躲闪,理直气壮地说:“你先前不是说了,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现在又特意问,你又是什么居心?”

    亚撒闻言,瞳眸中精光一闪,转瞬就绽放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轻.佻地撩着她耳际的发丝,故意将呼出的热气喷薄在她耳畔,低声说:“你真想知道我是什么居心吗?确定想知道?”

    这货,总是爱营造出这么暧.昧的气氛,让她浑身都禁不住起鸡皮疙瘩,心底升起一股危险的预感……他什么意思?他在暗示什么?

    兰芷芯不敢去追究答案,勉强笑笑,强迫自己要镇定,别慌了神。

    “不好意思,我不想知道。”兰芷芯沉静的表情让亚撒为之一愣。

    “呵……你不想知道,我就偏要让你知道。”亚撒狠狠地咬牙,一只手顺势绕到了兰芷芯脖子后边,捧住她雪白的颈脖。

    “你……”兰芷芯半边身子仿佛都麻了,亚撒怎么总爱对她动手动脚的,时不时就吃她豆腐,现在在水菡家,他竟然也这么肆无忌惮!

    兰芷芯刚想推开他,却见这家伙邪肆地一笑:“因为我发觉,你很有趣,我好像有点好奇了,想知道究竟为什么你会影响到我。所谓不入虎xue焉得虎子,我决定要跟你好好深入探讨一下,搞清楚一些我不明白的问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才怪。连他自己都不晓得在说什么,还指望别人能明白?但他这么迂回地说,遮遮掩掩的,婆婆妈妈的,说到底都是不想将某句话说出口,因为爱面子,所以就这么拐弯抹角的。其实总结为一句话就行——我看上你了,我们试试?

    兰芷芯惊愕地望着亚撒,只听到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她并非全部都没听懂,至少听明白了一个点……那就是,他说她很有趣,他好奇了。

    一个男人对女人好奇,意味着什么?兰芷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亚撒这是在向她表达那种意思吗?他该不会是真的对她动心了?

    不……这不太可能,他有卢洁莹,怎么又会看上她?

    兰芷芯的呼吸变得不顺畅了,仿佛周围的空气变稀薄,空间变狭小,不可置信亚撒所说的,她只能归于他在开玩笑!

    “亚撒,你也是29岁的人了,还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吗?信不信我会一拳头挥在你这张脸上,让你明天上班的时候成熊猫眼!”兰芷芯说着还举起了粉拳,在他眼前狠狠地捏。

    亚撒浓眉一挑,丝毫不放在眼里,顺手握住了她的拳头,戏谑道:“我一只手就能捏住它了,你还怎么揍我?不过话又说回来,女人往往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所谓打是亲骂是爱,你这么想揍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你心里很喜欢我?”

    如此大言不惭,也只有亚撒能将脸皮的功夫练得这么炉火纯青了。

    可偏偏,他说这话还真戳中了兰芷芯的心事,他是半开玩笑,但兰芷芯就怒,羞愤地瞪着他,愤懑地说:“自恋狂,你少臭美了,我兰芷芯不会喜欢有女朋友的男人!”

    越是心虚就越说得大声,兰芷芯无意中也犯了这个错误,而她更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面红耳赤。

    “嗯?”亚撒玩味地皱眉,眼底含着一丝惊喜:“原来你一直在意的是这个?”

    “呸!谁在意了?你少自作多情!”兰芷芯越发愤怒,正为被某人说中心事而恼火。

    亚撒俊脸上浮现出惯有的嬉笑:“实话告诉你吧,我打算将卢洁莹接回来了,不过不是接回来跟我一起,而是还她自由。”

    “什么?什么意思?”兰芷芯下意识地抬眸,当看到亚撒眼中的笑容时,她一下子就后悔了。自己问得这么快,可不就是泄露了对他的在意吗?

    亚撒显然很满意看到兰芷芯的反应,至少让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得到不少满足……看来他的直觉也没错,她是真的对他有点意思。

    “我是想说,卢洁莹会被接回来,但她不再是我的女人,我会跟她和平分手。”亚撒淡淡地说着,语不惊人死不休。

    果然,兰芷芯被亚撒的话惊到了,美目圆睁,好半晌没回过神来,只听到脑子里嗡嗡作响的声音。

    说到这里,亚撒不由得稍稍正色了几分,但还是习惯以漫不经心的口吻说:“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觉得自己对卢洁莹的感情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我以为很深,但实际上不是的。就拿这次她去邻市的事情来说,我应该很想念她才对,可是,我发现自己的注意力被另外一个女人占据了大半,对卢洁莹,我反而没那么时时刻刻想着。我想,我不应该再拖着卢洁莹,还她自由,让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找个好男人嫁了,或许才是最合适她的路。”

    兰芷芯一时间语塞,呆呆地说不出话来……亚撒要和卢洁莹分手?他所说的另外一个女人是谁?是她吗?

    “砰——砰——砰砰砰砰——”兰芷芯的心跳如捣鼓般剧烈,想不到亚撒会带来这么震撼的消息。

    “你……为什么?卢洁莹好像很爱你……”兰芷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亚撒复杂的目光里流泻出丝丝歉意:“是,她对我很好,温柔体贴又听话,我也可以给她最多的*爱,可是……*爱不等于爱,我以为我是可以喜欢上她的,我也以为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对她的感情会越来越深,但我显然错了,我现在根本无法集中精力想她,每次我强迫自己去想她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冒出来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卢洁莹被送去邻市,我没觉得舍不得,但另外一个女人,哪怕一天不见,我都觉得不习惯,好像少了点什么……你说,既然都这样了,我还能继续跟卢洁莹在一起吗?那对她不公平,所以我觉得,放手,是对她最好的祝福。”

    他的目光从未这样灼热过,眼中那满满的期待,深深地震撼着兰芷芯,仿佛在对她诉说“另外一个女人”是谁。那呼之欲出的答案,让人既震惊又不敢相信。

    亚撒见兰芷芯这惊呆了的表情,知道她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其实他自己才知道,与卢洁莹分手的决定,就在他刚进门时听到兰芷芯她们的谈话,知道她跟nike不是真的在交往,那一刹,他心里冒出来第一个念头就是——“太好了,她还单身!”

    也就是在那一秒,他无比清晰地正视自己对卢洁莹的感情……只是停留在对六年前那一晚的美好回忆,现在想要追寻,想要重温那样的感觉,却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过去就再也无法重现,即使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他还是找不回六年前的悸动和热情。既然如此,何必勉强自己?分手,是最佳选择。

    “我……那个……亚撒……”兰芷芯结结巴巴的,喉咙发干,思维混沌。

    亚撒是个既然想通了就不会退缩的人,趁热打铁,趁机拿下,这才是他的风格。

    “喂,兰芷芯,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成为我的女人,你可别不识抬举,好好想清楚才回答我,听明白了么?”亚撒的大手在她脖子上稍加用力,像是在警告她别随意说出拒绝的话,让她给留点面子。

    要是有其他人听到的话,一定会爆笑……亚撒这货连追求女人都用这么强硬的口吻,霸道得一塌糊涂,也不怕对方听了会一脚踢过来么。【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