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便宜了这家伙!
    能够说出这种话的男人,可想而知脸皮厚到什么程度。兰芷芯不信亚撒会这么粗心,忘记订房间?就算他忘记,陈志刚也不该忘记的。还有,这地方的宾馆有那么紧张吗?居然说只剩下唯一一个房间,这就意味着今晚两人要睡在一起。

    “你……”兰芷芯银牙紧咬,半眯的眸子愤愤地瞪着亚撒,怎么看他一副很无辜的表情,人畜无害似的,可兰芷芯就是总觉得他的眼神含着一丝得逞的笑。

    “你不信可以去问,看看还有没有房间。”亚撒轻描淡写地丢下这句话,率先走出了休息室。

    兰芷芯肯定会问的,不问怎么甘心。快速跟上亚撒的步伐,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宾馆。

    服务员很热情地招呼着,房卡交到了亚撒手里。而兰芷芯也终于得到了证实……真的没房了,只有亚撒手上的房卡能打开一个标间,其他的房间都住满了人。

    兰芷芯无奈,闷闷不乐的跟着亚撒进了房间,默默地将带来的物品都收拾好,还为亚撒拿出来了干净的衣服裤子鞋子……

    兰芷芯不是在矫情,而是对于跟亚撒共处一室,她会紧张。不管怎么说,孤男寡女的,谁能真的做到若无其事呢,更何况,这个男人,她本来就已经费了很大的力气来抗拒他的魅力,刻意忽略他的某些优点,刻意在心里将他的缺点放大。这么做的目的就只为了能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

    可这货偏偏就不让她安生,今晚还要睡在一间房,这不是成心扰乱她么?她能睡得着才怪。一个心底挥之不去的男人睡在旁边的g上,她得花多大的毅力去克制住躁动的心啊。

    忍,继续忍……兰芷芯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默默地碎碎念,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就算是睡在一个房间,可不还有两张g吗,她会坚守阵地,绝不会逾越。

    看兰芷芯规规矩矩小心翼翼的样子,亚撒没什么反应,冷冷的注视着她,当在看一出戏。

    两人像是暗中展开了拉锯战,她冷静自持,他却在用不怎么光彩的手段来企图打破她的镇定,他到底想怎样?要做什么?

    吃过晚饭,亚撒没有立刻返回宾馆,而是有兴致去附近的小区走走。身为他的私人助理,兰芷芯当然要随行了,还好这是挺轻松的活儿,饭后散散步,利于消化,还不容易长肚子。

    只见亚撒在走近小区时,掏出了一副黑框眼镜,很自然地戴在自己脸上,瞬间,气质陡变,从尊贵不凡变成了斯文儒雅,阳光的笑容绽放,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学生。

    一副黑框眼镜所带来的效果真是惊人,很好地掩饰了亚撒那耀眼的外表。

    兰芷芯嘴角抽了抽,不得不感叹,这人比人就是气死人,有的人拼命要展现自己,巴不得越引人注意越好,而亚撒有时却要刻意保持低调。就像现在,他戴上黑框眼镜之后,果然回头率没那么高了,但却增添了几分亲和力,兰芷芯甚至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那踩在云端的王子终于走下了人间……

    小区里的绿化做得很好,几条蜿蜒曲折的辅路贯通了四个小区之间,当中有碧绿的池塘,雅致的凉亭,处处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环境优美,空气更是比城里好很多。

    饭后出来散步的人不少,有的带着孩子,有的是一对夫妻,情侣,还有一些是头发都已花白的老人。

    这种富有家庭气息的氛围,对两个没有结婚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思想上的冲击。

    亚撒慢吞吞地走着,四处观望,走到一处凉亭面前,这家伙就径直过去了。

    凉亭外边就是池塘,虽然小,却也是另一种美,里边几株荷花还未盛开,正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含苞待放,鲜嫩清新。

    亚撒觉得这地方不错,所以才会坐下来歇一会儿。当看到有些老人经过时,亚撒的目光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跟过去,流露出艳羡的神色,心里颇多感慨,眼底的复杂,是兰芷芯看不懂的光芒。

    时间仿佛慢下来,空间也变得敞亮,人的心也随着这环境而变得轻松些,可以想些平时不会去思考的问题。

    亚撒很安静,坐下来之后一直没说话,直到一对手牵手散步的老人经过,亚撒望着那背影,呆呆地出神,蓝色的瞳眸越发深邃了。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这是中国人常说的古话吧?可真正能与自己心爱的人携手到老的幸运儿又有几个呢?三十年之后,谁会陪在自己身边,还会是现在那个人吗……有没有什么情感是永恒不变的呢……三十年,四十年后,谁会是那个被我牵着手的满脸皱纹的女人呢……”亚撒目光悠远,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兰芷芯听。

    兰芷芯一时间被亚撒说的这些话勾起了某些情绪,同时也感染了他的低落和怅然。

    是啊……几十年以后的事,谁能知道?这个话题本就是充满感伤的,所以很容易引起共鸣。

    想起刚才那一对牵着手经过的老人,兰芷芯的心底涌起丝丝感动。如今这年代,还能指望有那样的爱情吗?即使双方都已生白发,皱纹一道道的,牙齿也掉光,老年斑也长了不少,身材走样,腰身佝偻,可仍然还能拥有一份甜蜜与温暖,这种爱,是不是早已死了?是不是现代人再也无法追求到了?

    再想想自己,几十年之后,谁才是那个不嫌弃自己老去的男人呢?

    兰芷芯忽地感到心里泛酸,涩涩的有点难受,下意识地望向亚撒,正好,亚撒也在看她,两人这么四目相接,都是微微一颤,然后略显慌乱地别开了视线,就像是生怕泄露了某些秘密。

    “咳咳……我们走吧。”兰芷芯也不等亚撒回话了,自顾自地站起来往前走去,只是一颗心还没平复下来。

    两人在小区里转悠,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对情侣,或夫妻。虽然两人没有肢体的接触,没有亲昵的表现,可是给人的感觉很般配,似乎有种隐约的微妙的气息在两人之间作为纽带。

    回到宾馆后,亚撒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兰芷芯坐在椅子上,耳边传来浴室哗哗的水声,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越发有点紧张。

    突然,浴室门打开了,亚撒探出头喊了一声:“浴袍给我拿进来。”

    “……”兰芷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男人,刚才进去都没拿浴袍吗?故意的吧?

    浴袍当然是从家里拿来的,亚撒是不会用外边的浴袍,就连g单都是新换的。

    浴室的门打开时,亚撒从里边出来了。兰芷芯不经意一抬眸,顿时有种被亮瞎眼的感觉……这货的浴袍故意不系腰带,敞开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健硕的胸肌,还有那黑色的裤裤,三角的,劲爆得足以令人喷血。啧啧……这身材,比电视里的*还要诱.惑几分。

    兰芷芯也不是圣人,见状,一不小心就吞了吞口水,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心里腹诽:“可恶,不系睡袍腰带……”

    心里这么念叨,嘴上却一句话没说,低着头,抓起自己的衣服往浴室跑。

    亚撒望着她仓惶的身影,嘴角的笑意更深沉了。

    兰芷芯洗完澡,见亚撒已经躺在靠墙的那张g了,而靠窗的位置就留给她。

    兰芷芯才不会像亚撒那样穿得暴.露,她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就算是睡觉穿得衣服都还是比较保守的,长袖,圆领,该露的都不会露。

    正想躺下,却见亚撒忽地掀开被子下地,自言自语地说:“外边月色不错……”

    说着,推开了阳台门,一股凉风吹了进来。

    这种类似农家院的宾馆是私人自建的,其中有两间房都是有阳台的,这一间正好就是。

    光有月色怎么行,亚撒觉得,得来点酒助兴。

    一个电话,立刻有人送来红酒,是从亚撒车里拿来的。显然,他早有准备了。

    在一个普通的小宾馆里,小小的阳台上,亚撒居然喝起了红酒,还一副很享受很陶醉的样子,手拿着他心爱的高脚杯,赞叹道:“果然晏少没骗我,这酒真的太好喝了,不愧是他从波尔多酒庄里买来的真品,一般市面上还买不到。嗯……兰芷芯,你要不要也喝点你好姐妹的老公送给我的极品红酒啊?”

    兰芷芯闻言,只愣了两秒就说:“不,我不喝。”

    傻子才喝呢,一会儿喝醉了岂不是更糟糕?万一发生点什么,难道又赖是酒后乱xing?那不是她的风格,她现在只需要清醒。

    亚撒见她不动,他也不生气,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嗤笑说:“真是不懂享受,我是想着你今天也辛苦了,才会让你喝点酒助眠……不识抬举的下属啊,你有我这样的上司,是你几辈子的服气。”

    说完,咕咚咕咚连续将一杯都灌下去了。

    兰芷芯还没回过神来,却见眼前一花,亚撒竟站了起来,冲着她邪肆地一笑,然后,下一秒,她就被他猛地抱在怀里……

    “啊……你……”兰芷芯惊呼,却正好便宜了这家伙,在她张嘴之际,他趁虚而入,将一股香甜的红酒灌进她胃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