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昨晚发生什么了吗?
    事实证明,在心潮澎湃的时候,连痛都感觉不到。亚撒的肩膀被兰芷芯的指甲掐得狠,可他像是一点都没事,他只沉浸在这久违的香甜中。红酒的芬芳混合着她的甜美,她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双唇勾起了他心底丝丝的情意……他的霸道狂野,硬生生打破了兰芷芯的冷静和理智,他像火,猛烈燃烧着,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不让她有思考的空间。

    她只觉得仿佛整个肺部都要被他掏空了,呼吸困难,脑子混乱到了极点,四肢发软,只能紧紧抓着他的肩膀才不会掉下去……他深深地索取,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迫使她的唇与他密不可分,另一只手却钳着她的腰,趁势在她细滑的肌肤上肆意油走,点起一簇一簇看不见的火焰,灼烧着两个人。

    人非圣贤,兰芷芯也是凡人一个,在亚撒这么强烈的攻势下,她纵然是块顽石也难免会被融化的。最初的挣扎渐渐弱了,彼此粗重的呼吸声预示着动人心魄的时刻来临,像是在冬天干燥的柴房里点了一把火,燃烧着彼此的意识,直到分不清楚谁是谁,是谁主动是谁被动。

    说是酒醉人,不如说是人自醉。她身上沐浴后的清香格外蛊惑,她姣好的身材比他想象中更加惹火,她的身子很柔软,很香,她的每寸肌肤都有着令男人欲罢不能的魔力……

    “唔……”兰芷芯情不自禁地一声嘤咛,听在亚撒耳里,无疑是一种催化剂,将他身体里的雷区引爆!

    近乎粗鲁的,他将她娇小的身子抱起来,一脚踏进了里边……咚——两人倒在chuang上,意乱情迷的气氛越发涨到。

    但亚撒这一摔,将兰芷芯混沌的头脑给摔醒了三分,慌乱中一把抓住了亚撒的大手……这只手正在解开她的衣服扣子。

    正如火如荼的时刻,忽地被她这么一拽,亚撒浑身僵住,喘着粗气,不解地看着她……

    “你……住手……”兰芷芯嘴里吐出这几个字,仿佛已是相当吃力了。她想要吼他,可说出口却是软绵绵的口气,只因她的力气早就被这个狂野的男人给抽干了。

    能在这样的时候抗拒亚撒比火还热的攻势,兰芷芯也太了不起了,让亚撒这货瞬间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

    但尴尬只有几秒钟,他也不知是酒后壮胆还是什么,不但不放开兰芷芯,反而按得更紧,强健的身躯控制着她,俯首在她雪白的颈脖,无赖似的说:“不……不放,我就不放。有本事你咬我啊……”

    刚才那绮丽的一幕一下子就被破坏掉,眼前这男人痞笑的样子真的很欠揍。

    兰芷芯强忍着内心翻涌的热浪,美目圆瞪,愤愤地说:“你就是故意安排一个房间的,是吗?你快点放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放开……”

    在这样暧.昧至极的一刻,她说话的力度明显大打折扣,多余的力气都用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还有狂乱的心跳,说出来的话充满了异常的娇柔,撩拨着亚撒蠢动的心……

    喝了酒的亚撒俊脸泛红,越发透着一股惑人的魅力,还有三分粘人的功夫,像个露出原形的大孩子,其实并不惹人讨厌,到是有点让人心疼。

    “喂,你起来……别弄我脖子……”兰芷芯羞愤,企图推开他,但亚撒这人高马大的身型,少说也有一百几十斤,加上喝酒了之后好像更重了,兰芷芯推不开。

    “嗯……你太扫兴了,真是的……你是我见过的最蠢的女人……我主动吻你,抱你,你还……还不给面子……你到底哪里好啊……你为什么总是在我脑子里晃来晃去……”亚撒的呢喃,懒洋洋的,手还不安分地摆弄着她的发丝,放到鼻子边上嗅。

    这要命的亲昵,让兰芷芯浑身都绷紧了,一颗心不受控制地乱跳,好像随时要蹦出来……人心都是肉做的,此刻亚撒再也没有平时的强势,他低声的呢喃,听在兰芷芯耳朵里,对她是极大的震撼。

    她总是出现在他脑子里吗?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了。而他若不是喝酒之后说出来,她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在亚撒心里,她已经有了一点位置?

    这是真的吗?难道那天亚撒说要她做他的女人,不是开玩笑?

    兰芷芯懵了……呆滞的表情,微张的红唇,看上去说不出的动人,惹得亚撒忍不住又想去尝尝她美妙的味道。

    深邃的蓝眸闪烁着她不曾见过的光泽,他笑得很浅,却也格外温柔:“兰芷芯……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是不是该负责让我搞清楚,究竟你哪里吸引我了?是这里呢……还是这里……这里……”

    这货的手从她的唇一直蜿蜒往下,穿过她的颈脖,锁骨,肩胛,再往下……

    “你告诉我啊,到底是哪里会吸引我……嗯?”

    兰芷芯的思维彻底陷入迷乱,久久不能消化一个事实……亚撒真的看上她了,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酒后吐真言,他说的话,就跟一个暗恋自己心目中女神的**.丝没两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她真的无法相信。

    亚撒这是在做什么?研究女人身体构造吗?两眼放光地欣赏着眼前这美到极致的身体,简直就是上帝精心的杰作,他就跟个贪婪的孩子一样霸占着不放手。

    “别……亚撒……起来……快放开我……”兰芷芯软弱无力的乞求,心里满是柔软得疼痛。

    亚撒对她动心了,是认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这个认知,让她混乱的脑袋更加乱七八糟,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是该惊喜还是该哭泣?

    “你别动……乖一点……嗯,兰芷芯……芷芯……芷芯,芯芯……乖一点……”亚撒近乎梦呓般的低喃,含着几分温柔*溺,深深地冲击着她的心。

    不曾有过的甜蜜,就这么不期而至了。亚撒不是别人,是兰芷芯放在心底六年都不会忘记的人……此时此刻,她终于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感慨,眼角湿润,一滴清泪随之滑落。

    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她一定会尽情释放自己的热情,可他不是。他的身份不容许她做梦……

    “亚撒……你醒醒……醒醒……”兰芷芯微微哽咽的声音在喊,但他没有回答,只是更肆无忌惮地亲她。

    他的每一次亲吻和接触,都会在她身体里埋下地雷,直到她已无从承担,这满满的地雷便爆炸,脑子里轰然一声巨响,她的理智就在这一秒宣告瓦解!

    不知是谁关了灯,只听得见房间里传来异样的闷哼,带着压抑和令人遐想的诱.惑,窗外的月儿羞涩地躲进云层,不忍惊了这一对鸳鸯……暗影中,依稀可见女人直起了身子,犹如一朵暗夜玫瑰盛开……

    =======呆萌分割线=======

    第二天。

    晨曦的薄暮透过窗户照进来,朦胧的光影中,可以看到地上有些凌乱。chuang上洁白的被单裹着两个人……男人的臂弯霸道地圈着她,连睡觉都没移开,显然是一晚上都保持着这样。他麦色的肌肤与她白希如瓷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最好的诠释了男人的力量感和女人的剔透晶莹之美。

    他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不知是做了好梦还是昨晚发生了什么可喜的事。

    而她已经缓缓睁开眼,卷长得睫毛闪了闪,娇美的脸蛋在他怀里小心翼翼地动了一下。耳边传来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声,这宽阔的怀抱是如此温暖而安全,仿佛能挡去所有的风雨,能为她撑住一片蓝天。

    早晨的空气里飘散着淡淡异样的味道,还有她略显红肿的唇……这些都让人不得不去猜想,昨晚是发生那种事了吗?

    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如果这一刻的温馨甜蜜能永远留住,那该多幸福呢?

    她是不是可以拼命去争取点什么?不顾一切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那样也值得吗?

    兰芷芯的这个念头只冒出来几秒就被她自己狠狠地打下去……别傻了,天真幼稚,不该是她这个年龄的女人还会犯的错误。这就是成*人最明显的优点,不再冲动得不顾后果,做任何重大抉择之前,会先考虑到造成的影响。

    二十分钟后,兰芷芯已经一身清爽地从浴室出来,并且还将房间收拾了一番。

    亚撒醒来时,正好看见兰芷芯在泡茶。

    她穿着一条米色的裙子,正弯着腰,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被窗外透进来的光晕笼罩着,有种迷人的仙气,让亚撒看得一呆……好美,美得像一副水彩画,而她就是画中走出来的人儿……

    亚撒呆滞了好半晌,终于回想起了某些昨夜的片段,但他看看房间,再看看chuang ,看看兰芷芯……怎么都没有异常呢?难道他脑子里的零碎片段是错觉?

    “兰芷芯,昨晚你是不是趁我喝酒了就占我便宜?”亚撒慵懒迷人的嗓音说出来的话竟是这样的……欠揍。

    兰芷芯刚刚拿起杯子喝水,一听他的声音,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