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为她撑伞的男人
    遇到这么脸皮厚的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跟他一样脸皮厚,如果脸皮太薄,只怕是早就沉不住气了,还会显得很弱势。

    兰芷芯硬生生将嘴里的水吞下去,坐在窗前的木椅上,清冷的眼眸闪过一道亮彩,迷人的嘴角露出几分回味的浅笑,似是还在回想昨晚的种种……

    “老板,干嘛这么激动,男欢女爱,一时意乱情迷,那不是很正常的事么?说不上谁占谁便宜,大家都沉醉其中,都挺高兴的,既然如此,醒了又何必说这种煞风景的话呢,不过嘛,既然是昨晚的事,希望我们就当那是个美好的回忆,只怀念,别留恋……”她慢条斯理的样子,美丽的明眸故意在他身上瞄来瞄去,淡然的口吻,真的像是个极为洒脱的人。

    亚撒果然呆住了,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和兰芷芯的角色怎么忽然间对调了吗?她刚才说的话,通常是男女之间在发生*q 之后,男方对女方的说辞,可没想到却从兰芷芯嘴里说出来,瞬间,亚撒的脸黑了。

    “兰芷芯,你对待男女关系就是这样的态度?既然我们昨晚已经发生过,怎么可能当没事?我不是随便的人,你想就这么吃完不认账吗?”亚撒愤愤地瞪着兰芷芯,不自觉地还用两只手抓着被单。

    兰芷芯只觉得额头布满了黑线,看来亚撒还真当自己是吃亏的那一方?这说的什么话,吃完不认,怎么听都是花花公子才做得出来的事,她只是个女人而已。

    “咳咳……那个……昨晚的事,我也很意外,但是我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不会那么放不开吧,事过之后就不该再提起,这才是游戏规则,你不会不知道吧?”兰芷芯斜着眼角,露出几分“你真好笑”的神情。

    亚撒总算是明白了,兰芷芯是有意要跟他划清界限!这跟他的初衷相差太远了!

    原本这宾馆就是被亚撒包下来,哪里是什么客满,分明就是人为的。不这么做,他哪有机会跟佳人更进一步发展?

    但其实这当中有个错误的环节……亚撒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兰芷芯更亲密,却不是想彻底占有她的身体。他不是那种满脑子只想着上chuang 的人,他的本意是要尊重兰芷芯,不做到最后一步,只是除了那一步,什么都可以有。

    所以他会肆无忌惮地吻她,逗她,用嘴灌她喝酒,会把她按在chuang 上,会跟她十分亲密,却还是有着一点控制力的,可谁知兰芷芯误以为他的目的就是要**,最开始她也想推开,但听到他酒后吐露的心声,她才知道原来他是真的对她动了心。她才会不管不顾地将他按住,反客为主,就当是给彼此留一个美好的回忆……

    现在梦醒了,她该回到现实里,所以她也在最快的时间恢复清醒,大方承认昨晚的事,却不会因此跟亚撒的关系有所改变,依旧是上下级,仿佛昨夜的一切都云淡风轻。

    亚撒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向能言善道的他,此刻竟气得语塞。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能洒脱至此?吃完嘴一抹就想走人,把他当什么了?

    亚撒忽地掀开了被子,也不管自己的身体有多么亮瞎眼,气呼呼地下地,径直冲向了洗手间。

    “砰——”亚撒重重地关门,这声音就是他此刻心情的宣泄。

    还以为她经过昨晚的事之后会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以为她会表现出女人应有的温柔和对他的依赖,谁知她的大方,竟让他异常恼火,有种别人无视的感觉,酸涩,疼痛,还有莫名的愤怒……愤怒自己会在乎她,会被她的态度伤到。

    没错,就是伤到。“伤”这个词,以前亚撒从不会用到自己身上。他只见过晏季匀伤,见过梵狄伤,见过杜橙伤,却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要尝尝被某个女人伤了的滋味。

    这是什么奇怪的感受,像被人用鞭子狠狠抽,火辣辣地疼……

    兰芷芯望着浴室的门,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长长地吁了口气,一抹苦笑弥漫开来。她又何尝愿意这样?可知她早上醒来时,多留恋那温暖的怀抱,多希望可以永远沉溺不要醒。

    她承认,昨晚是开心的,她和亚撒都很尽兴,尽情地释放自己,仿佛不会去顾忌明天。短暂的欢乐,烙印在她心中,是她人生经历中不可替代的部分,是值得她一生回味的甜。

    适可而止,是一个成*人的表现。

    人生本无完美,有些人,注定只适合想念,不适合拥有。

    世俗的鸿沟,抹杀了多少善男信女?兰芷芯只得微微一叹,起身,出了房门,去看看早餐准备得怎么样了。

    在她关上房门的那一秒,犹如是走出了亚撒的世界,又回到这个冷冰冰的现实中去。

    亚撒洗个澡出来便已经恢复如初了,不再像昨夜那么缠着兰芷芯,也不再嬉皮笑脸地说着欠揍的话,更不会再吃她豆腐。

    他又开启了冷漠模式,这一次甚至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严重,一整天都没跟兰芷芯说上几句话,明显的疏离,处处表现出陌生感,好像昨晚那个热情如火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他的狂野可以将人的心烧化,他的冷漠也能将你冻伤。

    本来亚撒就是故意让兰芷芯一起来视察工地的,还特意安排了住处,这一切的手段都是为了能成功掳获佳人芳心,但结果却是令人惋惜的,他还能怎样?骄傲和自尊都几乎丢尽,那么挖空心思的,就连红酒都是特意带在车上……

    这种希冀和积极的态度,亚撒从未有过。他以前在女人堆里打转,通常是送给女人们首饰和鲜花,而这些东西,他从来没有亲自过问,全都是交给陈志刚去处理,他只负责花钱,不会去挑选东西。

    而昨晚,他是真的用心了……事先放了一瓶红酒在车上,并且还是那种很合适女人喝的红酒。他在包下宾馆之后还特别吩咐了那里的所有员工,凡是有人问起,一律不能说有人包下宾馆,只能说是住满了。

    除此之外,他还选了一间有阳台的房间,想着跟兰芷芯在月下对饮,赏月,然后再顺理成章地抱在一起睡,那该多惬意多浪漫啊。

    他想的睡,还不是真的**,仅仅只是抱着睡觉而已,但事实却是跟兰芷芯发生关系了,可知他在睁开眼的一霎,回想起昨夜种种,他的甜蜜是多于自责的。

    所有的情绪都被他隐藏起来,堆积在心里,不知会酝酿成什么。

    回到城里,已经是下午了,今天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

    一片一片乌云慢慢飘来,天色变得暗淡,风中带着雨前的凉意,呼呼地吹来,清醒了混乱的头脑。

    回到市区了,又是一片繁华景象,空气不再那么清新,满目的车和人,喇叭声音,烟尘飞扬,喧闹的大街,穿梭不息的人流,耀眼的霓虹……这就是城市的面貌,也是提醒着兰芷芯和亚撒,回来了,一切都该回到原点。

    车子是开向公司的,现在还不到下班时间,亚撒要先回公司去一趟。

    兰芷芯坐在亚撒身边,两人全程零交流,偶尔兰芷芯问问亚撒需不需要喝水,饿不饿,但得到的都是他用沉默在回答,埋头只看电脑,正眼都没有给她。

    距离公司还有大约十多分钟的路程,天空飘起了雨点,密密麻麻地洒在大地上,带来凉爽的空气,却也让这个黄昏染上了阴霾。

    车子在公司总部大楼门口停下,兰芷芯率先下车了,拿着一把伞,赶紧撑开来,为亚撒挡雨。这是她身为助理所必须的工作。

    伞不大,遮住了亚撒高大的身影,可兰芷芯却又一半边身子是会被雨淋到的。

    冰冷的雨水浸透了她的衬衣,她连吭都没有吭一声,一只手稳稳地举着伞,确保亚撒不会被淋到。

    亚撒的脸色阴沉,刚走了几步就停下,冷冷的眼神睥睨着兰芷芯:“你这么尽职,真不愧是我请来的好助手,工作干得很好。”

    兰芷芯脸一僵,随即答道:“谢谢总裁,这是我份内的事。”

    她公式化的口吻,对应着他机械式的语气,然而,他深不可测的蓝眸里,却是有着一抹深藏的疼惜……她的一边胳膊全湿了,裙子也湿了一半。这女人的脑袋是什么做的?雨下得大,她就不能靠近他一点从而避免被雨淋到吗?

    非要这么淋雨,非要让他心里不舒服么?

    亚撒犹豫了三秒,终于还是伸出手,企图将她纤细的身子揽过来……就在他的手碰到她的肩膀时,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

    “芷芯!”随着这一声呼唤,兰芷芯身侧出现了一把紫色的雨伞,而撑伞的人赫然正是nike……

    是他来接兰芷芯了,之前通了电话,知道她这个时候该回来,他早早就来等着,还好,没有错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