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跟卢洁莹分手
    可怕的沉默,兰芷芯不由得摒住了呼吸,晶亮的瞳眸微微缩着,两道冷冷的光线落在照片上,翻腾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

    最令人震惊的不是照片本身,而是这张照片在赫淑娴手里。这意味着什么?这个女人究竟意欲何为?

    眼前的赫淑娴,倨傲地抬着下巴,精美的面容上并没有被岁月留下过多的痕迹,看起来比她的真实年龄起码小十来岁。她的眼神格外沉静,仿佛一切都尽在她掌握之中。全世界最富有的皇室之一,文莱,赫淑娴是其中的一份子,这种优越感,是普通富豪和贵族无法比拟的。所谓的千金名媛,在赫淑娴这样身份的女人面前,那简直就是弱爆了。

    面对赫淑娴,鲜少有人能感觉轻松的,她只会对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温柔,其他时候,外人所看到的都是她凌厉无匹的一面。

    但是,兰芷芯与赫淑娴,两人身上竟有着一股类似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气场,同样的柔韧,同样的不甘示弱。即使面对的是皇室成员,可兰芷芯也没被吓到,短暂的震惊之后,反而变得冷静了几分。

    “请直说你的来意,就如你所讲,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兰芷芯直视着赫淑娴,丝毫不畏惧对方的所散发出来的威压。

    就算你是皇室又如何,那是文莱的皇室,不是中国的皇室。兰芷芯就是这样反复对自己说,就会觉得有了不少底气。

    赫淑娴眼中快速掠过一丝讶然,脸色微微一冷,但心里却不得不赞一下兰芷芯的大气和镇定。果然成熟的女人很沉得住气,没有因她的突然到访而乱了阵脚,即使有照片,依然没能让兰芷芯惊慌到手忙脚乱。

    “好,快人快语,大家都干脆点。兰芷芯,我儿子亚撒还不知道你和卢洁莹认识吧?你们六年前就曾在一起上过班,当过酒水推销员,从照片上来看,当时你们的关系应该还不错。所以,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六年后的今天,你和卢洁莹会同时出现在我儿子身边,一个是他女朋友,一个却是他的私人助理,你们的目的是什么?”赫淑娴精冷的视线落在兰芷芯脸上,凌厉至极,像是要看穿她心头所想。

    兰芷芯闻言,倏然嘴角一动,嗤笑着,一股子无名之火在心头乱窜……敢情赫淑娴是以为她和卢洁莹联合起来企图在亚撒那里得到什么?说白了就是合谋。

    兰芷芯自己知道,她和卢洁莹不是同伙,可赫淑娴只会相信自己查到的东西,而站在赫淑娴的角度,亚撒是她的儿子,是皇室的重要成员,她身为母亲,不能眼看着儿子被人算计。如有必要,她会亲自处理这些“图谋不轨”的女人。

    “你也是中国人吧,听过一句古话叫‘无巧不成书’吗?我承认六年前是跟卢洁莹在同一个地方上班,可是六年的时间能将一个人改变多少?我和她六年前是怎样,难道就说明现在也是吗?我们是同时出现在亚撒身边,但这只是巧合,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亚撒,我不是先接触的他,我是因为跟水菡是要好的朋友,才会间接地认识他。你神通广大,连六年前的照片都能搞到手,想必也不难查到我和亚撒认识的过程。”

    兰芷芯这是在冒险,赌一把赫淑娴对于六年前的事知道多少。对方在试探她,她又何尝不能试探对方?她现在最想知道的不是关于卢洁莹,而是想知道赫淑娴有没有查到六年前她与亚撒的交集。

    果然,赫淑娴露出将信将疑并且十分凝重的神色……确实,兰芷芯所说的话,她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向邵擎的女儿求证兰芷芯与亚撒是怎么见面的。但这又能代表兰芷芯对亚撒没企图吗?

    赫淑娴是个谨慎的人,不会轻易下结论,她只相信事实。

    “不管怎么说,你隐瞒了你跟卢洁莹是旧识的事实,这对我儿子就是一种欺骗。我今天来就是要当面告诉你,任何对我儿子有企图的女人,都不会得逞的。他是天之骄子,日月之辉,某些像萤火虫一样的光亮,就不该再奢望什么。兰芷芯,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赫淑娴强硬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愠怒。

    兰芷芯此刻真想破口大骂!被人冤枉是有企图的,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况且兰芷芯本就是骨子里有傲气的女人,从未凭借自己的外表去谋取什么,靠自己双手吃饭,到头来就被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忍无可忍的时候,无须再忍。

    “你爱你的儿子,这本身没错,你可能是一个好母亲,但你对待别人就总是这样随意评判吗?我有没有企图,不是你说了算,你不是判官,你主宰不了我的意志。还有,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那么你可以走了。虽然你是长辈,我理当尊重,可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想,我们是没办法沟通了。”清冷的眼神带着怒意,站起身来,表示送客的意思。

    没等赫淑娴说完就要送客了,兰芷芯可以说是胆子不小。赫淑娴这次回国,受到的礼遇是超贵宾级的,就只有兰芷芯会这么对她说话,会这样不客气地急着送客。

    兰芷芯不是不想礼貌些,但对方显然是一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态度,将她看成是不起眼的蚂蚁吗?她是人,她有尊严,忍耐到了一定程度便会反弹。

    赫淑娴一记眼刀横过来,气氛陡然间陷入僵局。

    没人说话,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挤压着涌过来。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里的几条街之外,某公寓里,卢洁莹正痛哭流涕,抱着亚撒的手不放,哭得特别悲惨。

    “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啊……我那么爱你……你却突然要跟我分手?不……我不要……不要……我哪里不好?你要跟我分手,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讨厌?你说啊……”卢洁莹痛苦地哭诉着,眼睛肿得像桃子,脸上尽是一片恐慌。

    她是被接回来了,刚进屋才不到半小时,可等待她的,不是小别之后的热情如火,而是当头一盆冷水浇下——他要分手。

    亚撒被卢洁莹的哭声和惨状勾起了恻隐之心,有那么一秒的时间里,他是想收回决定的。但脑子里像是有个警钟在敲响,提醒着他不能纠缠不清。他对卢洁莹的感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他怀念的是六年前的那一晚,找不回的美好,存在记忆里。而他理智地认为,应该放卢洁莹自由,才是对她最好的祝福。

    亚撒轻轻拍着卢洁莹的后背,柔声说:“我没有讨厌你,只是我不得不对坦白,其实我留你在身边,是想要找回一些远去的记忆,可是……对不起,我没有重拾那种感觉,所以我对你始终都只有*,没有爱。再继续下去,对你是不公平的,你还年轻,才二十四岁,你应该有一个爱你,愿意跟你结婚的男人在身边。而我,无法给你婚姻。”

    “不……不是的,不是的!”卢洁莹更加激动了,眼泪越发汹涌:“你怎么会不爱我?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怎么可能不爱我呢?我不信……我不信!”

    “洁莹,别这样,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给不了你爱和婚姻。”亚撒心疼地看着她泪流满面,他也不好受。就算没有爱,却还是有一份独特的感情存在……六年前的他,与她的一晚,可是他的第一次呢。

    亚撒越是坦白,卢洁莹越是痛苦。真实,往往是人不可承受之轻。卢洁莹宁愿活在幻想里,也不愿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在她心里,一直以为可以凭借着冒充六年前的女人,从而占据亚撒的心,步步为营,直到拥有他的全部,但事实却犹如晴天霹雳,打碎了她的梦!

    卢洁莹哭着哭着忽然抬眸看着亚撒,痛苦的表情中隐隐透着一丝狠意,颤抖着问:“是不是因为她?”

    “什么?”亚撒一时没明白卢洁莹的意思。

    “你不会无缘无故跟我分手的,一定是因为兰芷芯,是不是?”卢洁莹的声音不由得拔高,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亚撒倏然皱眉,脸色微微一凛:“我跟你分手,与任何人无关。我已经说过,是我看清楚自己的心,对你是*而不是爱,我不想耽误你。你要我说多少次才肯信?”

    没错,亚撒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卢洁莹心里早就将兰芷芯当成敌人,加上她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她在邻市,而兰芷芯却在医院照顾了亚撒,偏偏现在亚撒又提出分手,她怎会相信与兰芷芯无关?

    “是她……一定是她!我就知道她会抢走你的……她卑鄙无耻,她不要脸!她比从前更可恶!”卢洁莹嘶哑地低吼,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浑然未觉,这话,已经泄露了某些秘密。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你跟兰芷芯难道早就认识?”亚撒骤然抓紧了卢洁莹的手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