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质问真相
    破碎的茶杯清脆的声音一如亚撒在此刻的心惊肉跳,他在这之前做好了思想准备,可怎么都想不到会从这个自称是兰大庆的男人口中听到如此令人震惊的话。

    兰芷芯……兰芷芯?亚撒浑身都僵住了,手中空空的,杯子掉地上,碎了,他却还保持着握杯的姿势,只是那修长好看的指尖在轻轻颤抖着。

    蓝色的瞳眸满是震惊,翻卷着惊涛骇浪,总是内心强大如他,也不禁为这骇人的消息而感巨震。他该高兴还是悲哀?

    但如果亚撒就此完全相信了眼前的男人,他就显得太愚蠢了,因为他此刻根本还无从核实对方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兰芷芯的哥哥?更别说这惊人的消息,一点都没有依据的东西,他怎么可以只听一面之词就深信不疑?

    一霎间的极度震骇之后,亚撒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阴沉而又带着冰冷的怒意,眼中却像是燃烧着蓝色的火焰:“兰大庆,兰芷芯的哥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也应该知道,假如你在骗我,将会是什么后果?”

    兰大庆讪讪地笑着,以此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和惊慌……说实话,亚撒的气场太吓人了,尤其是他那双蓝眼睛饱含愤怒盯着人的时候,有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威势。

    “老板……您大可以放心,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欺骗您啊!我说的是事实,不过我那个妹妹,有时候特矫情,自命清高,她不会把这种事说出来的……我是觉得您有权利知道,所以才会……嘿嘿……”兰大庆这副嘴脸恶心至极,看似是冠冕堂皇,实际上就是冲着钱来的,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好心么。

    但即使知道他的目的,亚撒却根本不在乎钱,他在乎的是这件事的真伪!如果兰大庆说的是真的,那么,五百万,亚撒都觉得值。因为对他来说,六年前的那一晚很重要……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品尝到异xing的美好,怎么或忘?

    心底燃烧着的不止是怒火,还有无边无际的心痛!兰芷芯,假如这件事是真的,我该怎么面对你?这将会是你对我的更深的欺骗!

    亚撒冷若冰霜的俊脸蒙上了一层灰蒙,拿起手机,给陈志刚打了一个电话,说的是英文,兰大庆也听不懂,只是依稀能听到似乎是有说到他的名字?

    兰大庆不知道亚撒要做什么,更猜不透这男人接下来会怎么对他,他只是心里毛发,有点担心事情会出岔子。

    “兰大庆,你是怎么知道六年前的事?是兰芷芯告诉你的吗?”亚撒岑冷的口吻,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要凝结一般。

    “当然是了,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妹妹当时跟我说的时候哭得可伤心了,不过她却说自己不后悔。我那个时候本来是有去找你的,但是你已经离开了酒店……”兰大庆说得煞有介事,看不出在撒谎。但这也不排除他可能因为经常撒谎而善于伪装。

    而他所说的话,听在亚撒耳朵里,不管是真是假,都已经对兰芷芯造成了*的影响。她曾说不后悔?亚撒对这一点深表怀疑。一个总是一次次欺骗他的女人,居然还会表现得对他很深情的样子?还有卢洁莹,也有在这件事上欺骗他的嫌疑。一旦被证实兰大庆所说是真,那就是卢洁莹冒充了兰芷芯,她对这件事应该一清二楚!

    原本,卢洁莹和兰芷芯早就相识,这事,她们对他的欺骗,他可以不追究,但是关于六年前那一晚的事,他绝不会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他要搞清楚,究竟这两个女人都做了什么?

    “兰大庆,我认为,这五百万不需要分两次给了,如果我证实你说的话是事实,今天我就可以将五百万全都给你。”亚撒俊脸上的冷意不带一丝温度,看上去冷静得太过异常了。

    兰大庆一听这话,顿时欣喜若狂,得意地大笑,就好像已经看见堆积如小山似的钞票摆在眼前一样。

    兴奋过后,兰大庆也反应过来一件事,不由得纳闷儿:“老板,您要怎么证实?难道我们就这么坐着等?”

    亚撒淡淡地嗯一声,之后便再也不说话,拿起另外一个精致的小杯子倒茶,也不叫服务员进来收拾地上的茶杯碎片。

    兰大庆这才有点急了,不知道亚撒用什么方法去调查他了,也就是说,他现在只能在这里等结果?不能离开?

    兰大庆不信邪,忙不迭地打开包厢门,立刻就有两个皮肤黝黑身型魁梧的壮汉在门口拦住他……

    兰大庆脸都白了,此刻他才明白,亚撒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答应见陌生人,因为亚撒根本不用担心有人会对他不利,并且,如果没有亚撒的吩咐,他兰大庆是走不出这个包厢的。

    想要钱,岂是那么好拿的?

    这个男人的精神顿时就萎靡了一半:“老板……我们……我们要等多久才有结果?”

    亚撒眼皮都没抬,低头饮茶,不发一言。

    兰大庆见亚撒这阴沉得可怕的脸色,他也不敢再问了,只能默默坐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亚撒让陈志刚去查兰大庆是否真的是兰芷芯的哥哥,当然也就将她一家人的欣信息都查到了。只除了嫣嫣的存在……兰芷芯直到现在都还没给嫣嫣上户口的,所以亚撒不会查到嫣嫣。

    很快,陈志刚那里就传来了消息,证实这个男人确实是兰芷芯的哥哥,兰大庆。不但如此,还查到了关于兰大庆的一些情况……

    兰大庆,三十四岁,未婚,无业。他好赌成性,曾经因赌博而欠债,是兰芷芯卖了店铺筹钱给他还债,而还债之后他就离家出走,几年来毫无音讯。现在突然出现,原因不明。

    亚撒在接到陈志刚汇报时,对兰大庆这个人,越发的厌恶了……原来是个赌鬼,害了兰芷芯,也拖累了一家人。

    “兰大庆,你消失了几年都不出现,也没跟家里人联系,为什么现在却出现了?就为了向我卖消息?你是怎么知道兰芷芯在我公司上班?”亚撒的每句话都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压,句句都问到了关键上。

    兰大庆禁不住心头发颤,支支吾吾地说:“我走了几年,也想家啊……回来看看也很正常嘛。我打听到我妹妹在这里上班,我在你公司对面偷偷观察过她,看到你们一起,所以我就……”

    亚撒冷笑:“你说是刚回到本市,还没见过兰芷芯,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搞错了六年前的人?兰大庆,你根本就在撒谎!实际上是,你半个多月之前已经回到本市了,只不过没露面而已,我说得没错吧?”

    “我……”兰大庆一惊,眼神中掩饰不住的慌乱。他想不到,只是一个小时而已,亚撒居然能查到这么多?

    其实很简单,兰大庆有入境记录,而亚撒的消息来源就是最直接的,所以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查到。

    “兰大庆,我不想知道你回来做什么,那与我无关。我只想证实你所说的事情真伪。既然是牵涉到卢洁莹,你不会介意跟她当面对质吧?”亚撒森冷的笑意,带着骇人的狠意,就在兰大庆惊呆的目光中,正好,包厢门被保镖打开了,进来两个人……

    是陈志刚。他带来了一个女人……

    “卢……”兰大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但后边两个字还没喊出来,就收到了卢洁莹嫌恶的目光。

    卢洁莹略显苍白的面容上露出惊讶,同时也有喜色……

    “亚撒,你叫我来,是有话要跟我说吗?”卢洁莹满怀期待的目光痴痴地看着亚撒,压抑着心底的振奋。

    亚撒显得格外沉静,指了指兰大庆,然后盯着卢洁莹的脸,阴沉沉地说:“认识这个男人吗?兰芷芯的哥哥,兰大庆。六年前你跟兰芷芯在酒吧里当酒水推销员,你们早就认识,想必也认识她的哥哥吧。”

    卢洁莹心路咯噔一下,微微一颤,惊慌之色难以抑制,快速瞄了兰大庆一眼,再看看亚撒这犹如冰山积雪的表情,她的脸更加苍白了。

    卢洁莹楚楚可怜的双眼泛红,咬咬唇,艰难地说:“我……是……我认识兰芷芯,也认识她哥哥。”

    “很好……”亚撒又笑了,只不过这笑,如果看在熟悉的人眼里,就是他情绪爆发的前奏。

    亚撒澄蓝色的瞳眸渐渐转成深蓝,如冰刀似的冷光戳在卢洁莹身上,此时此刻,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太过冰寒,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好像下降了几度。

    “卢洁莹,我给你一个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坦白……六年前那一晚,跟我在酒店房间过了*的女人,究竟是你还是兰芷芯?”亚撒这没有起伏的语调,有着让卢洁莹胆寒的怒意和透心透骨的冷。

    卢洁莹惊悚了,花容失色,下意识地看向了兰大庆,一脸惊恐。

    与此同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兰芷芯还在公司里焦急地等着亚撒回去,她甚至为了请假而特别卖力工作,办公室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得格外干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