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嫣嫣的身世曝光
    所谓王室体统,这四个字的份量可不轻。尤其是像文莱王室这种跻身于全世界最富有的王室之一,它是许多人明里暗里关注的焦点,虽然出现在各大新闻头条的时候不多,但是,只要一登上去,就会是全世界瞩目的重要消息。

    亚撒实在有些纳闷儿,母亲在做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正在微微愣神之际,赫淑娴已推开门出来了,见亚撒在门口,她眼底的惊异之色稍纵即逝,若无其事地问:“怎么又回来了?是忘什么东西了吗?”

    母亲温柔亲切的话语,令人如沐春风,但不知怎的,亚撒此刻竟觉得有点看不透母亲了。好像母亲的面容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质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及时改口道:“是我忘拿手机了。”

    赫淑娴慈爱地轻笑,视线落在亚撒的袖口上,娟秀的双眉微微一皱:“儿子,你不只是忘记拿手机,你看你的袖子,有一颗没扣好呢。”

    亚撒低头一看,果真……自己先前竟然没发觉。

    母子俩的对话听上去十分正常,可似乎又有着一股子隐约的不对劲。亚撒没问母亲关于神秘的DNA报告是怎么回事,因为直觉告诉他,母亲没打算让他知道,既然如此,他何必说出来让母亲尴尬?

    而赫淑娴温暖的笑容背后,也有着几分担忧……刚刚不知道儿子有没有听见她打电话?

    两人都不问,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可都在心头产生了不同的疑虑。

    “儿子,不如今天就晚点去公司,再陪妈一会儿。”

    亚撒抱歉地笑笑:“妈,9点钟公司有个会议要开……这样吧,明天后天我都陪您,您想去哪里玩?”

    儿子如此孝顺,赫淑娴深感欣慰,没再说什么,送亚撒出门了。

    刚一上车,亚撒俊脸上的笑容便收敛了起来,变得严肃和沉重。望着陈志刚的后脑勺,亚撒沉声吩咐:“志刚,查查我妈最近在做什么。”

    陈志刚本来是刚启动引擎,一听这话,差点来个急刹车……

    “什么?您要查……”陈志刚惊愕,想不到亲王居然如此吩咐,这未免有些太过惊人。

    但亚撒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再查查桑尼努,他是跟随我母亲一起来的,可是我却很少看到他出现。”

    “是!”陈志刚干脆地应着,心里却是在苦笑……亲王,您给的任务太艰巨了,这如果是被您母亲知道,我那小日子还会好过吗?

    陈志刚还没嘀咕完呢,又听亚撒说:“我要在今天中午之前得到确切消息。”

    “……”陈志刚顿时傻眼儿了,这任务不仅艰巨,简直就是超级难度嘛!

    确实,要查赫淑娴,没那么容易,但是要查桑尼努,却并不是件难事。

    桑尼努是国王的亲信,上次是专程来给亚撒传话,这次是陪同赫淑娴回来中国,可亚撒也就是在前几天见到桑尼努一面,之后这人就没再出现了。直觉告诉他,兴许桑尼努是被母亲派出去执行某个特殊的任务?

    第一次,亚撒感到了跟母亲之间也有不可直言的事情,想起DNA三个字,亚撒只觉得背上弥漫着一股凉气……事关王室体统的DNA报告?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知道究竟是什么!

    最郁闷的要数陈志刚了,昨天亚撒才吩咐下去要彻底查兰芷芯的一切,包括她几年前的事情都得查个一清二楚,现在可好,又加上了赫淑娴和桑尼努,陈志刚瞬间感觉压力山大。

    距离9点的会议还有半小时,亚撒已经坐在办公室了。脸色不太好看,阴沉沉的,望着办公桌上的某个位置,总觉得是少了点什么……少了兰芷芯泡的咖啡。

    独处的时候,亚撒可以尽情地不用掩饰自己的情绪,任由痛楚在心头肆虐,折磨着他的意志。

    从未这么矛盾过,亚撒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被分成了两半,在展开残酷的拉锯战……一方面,兰芷芯与卢洁莹在六年前合伙欺骗了他,偷梁换柱的*,是他精神上一个巨大的打击,是不可原谅的事实。可兰芷芯又是那个让他恋恋不忘的女人,就是那*,他变成了真正的男人,而她在他身下变成真正的女人,两个都是第一次,美妙的交汇,是他无法割舍的记忆。

    昨天,在办公室,在兰芷芯转身离去那一刻,亚撒曾渴望着她能回头,那么,他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了,只要留她在身边就好。

    然而,她毅然离去,深深地伤害了他的感情和自尊心,他如何还能厚着脸皮说挽留?他有尊严,有底线,他可以原谅一件本身无可饶恕的事情,他能走出这一步,但兰芷芯却连半步都不肯踏出来吗?

    亚撒不知道兰芷芯是不得不走,因为有嫣嫣的存在,因为赫淑娴和他都知道了六年前的事,她很清楚,嫣嫣被查到,是无可避免的是,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她不可以留下,必须离开!

    “她在做什么?是不是已经跟兰大庆分钱了?是不是准备要远离这个城市?是不是将来都不打算再见了?”亚撒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兰芷芯的身影,她的每个表情都在此刻无限放大……

    距离开会还有几分钟了,陈志刚却慌慌张张地进来,脸色白得跟纸一样的。

    “嗯?”亚撒轻扬的尾音就是在表示疑问,他很少见陈志刚这样失常的样子。

    “少爷……亲王……查到了,刚得到的消息,兰芷芯她……”陈志刚一边说一边在擦汗,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亚撒心头一震,没来由地抽搐了一下,发自本能的紧张:“她怎么了?快说!”

    “她……她六年前曾生过一个孩子,算算时间,跟您和她第一次在酒店那个……的时间是吻合的。”陈志刚感觉说完这几句话已经是十分艰难,他也预感到出大事了……假如那孩子是亚撒的,真不敢想象王室会有怎样的剧烈震动!

    亚撒呆了呆,整个人都石化了,一下子在脑海里涌进了诸多零散的片段,第一个出现的人居然是那个他每次见到都想抱抱的小肉墩儿!

    嫣嫣?混血儿?蓝眼睛?五岁多?

    轰——!亚撒脑中轰鸣巨响,下一秒,陈志刚已经被揪住了衣领……

    “还有呢?就这些吗?还查到什么!”亚撒低吼,情绪激动的样子好像头发都快竖起来,蓝眸子都变成一片火海了。

    “我……亲王……我……”陈志刚被亚撒拽住,喉咙发紧,呼吸都困难了。

    就在这时,亚撒的手机响了,特别的铃声提醒他,是晏季匀打来的。

    这电话来得太及时了,亚撒接起来就冲晏季匀喊:“嫣嫣有没有在你家?”

    听这异常的口气,晏季匀先是一愣,随之轻声叹息:“亚撒,你也查到什么了吗?我正想告诉你,我查过嫣嫣的父母,原来根本就是兰芷芯和我老婆一起捏造的,没有那对夫妻的存在,嫣嫣只是个没户口的孩子……还有,我昨天出门的时候趁我老婆不注意,弄到了一根嫣嫣的头发,加上昨天下午我们喝茶的时候,你喝过的杯子……我都拿去找人做DNA鉴定了,刚才拿到报告,结果是,你和嫣嫣,是亲生父女关系。”

    这番话,从晏季匀口中说出来都是带着点颤音的,只因这件事太过震撼了,身为亚撒的好兄弟,晏季匀比其他人更清楚嫣嫣的存在对亚撒,对王室意味着什么。

    亚撒高大的身躯明显一震,握着手机的那只手抖了抖,一霎间想到了今早听到母亲在跟谁讲电话,提到的关于那个神秘的DNA报告,跟晏少刚才所说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嫣嫣,那个可爱的小天使,居然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有个现成的女儿,而他到现在才知道?

    陈志刚看着亚撒这副呆若木鸡的表情,感到似乎有严重的事情发生,不由得上前一步……

    “亲王……您”陈志刚话都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

    亚撒已经用快到不可思议得到速度冲出了办公室,全然不顾陈志刚在身后大喊“您不开会了?”

    开会?当然不开了。现在对亚撒来说,还有什么比兰芷芯母女更重要?

    几分钟后,地下车库飙出一辆黑色豪车,一路闯红灯疾驰向兰芷芯家的方向!

    而最最令人担忧的是,就在前几天,晏季匀曾无意中听到邵擎和文莱国王哈吉的视频通话,似乎哈吉的身体出了些状况,正在秘密就医。假如哈吉不幸倒下,王储的位置,不排除会有被亚撒继承的可能……因为哈吉膝下,只有三个女儿还有一个才两岁的儿子!

    一旦亚撒成为王储,他将会被推上一条不可逆转的路!

    “该死的兰芷芯,你简直就是个大骗子!六年前的事你骗了我,原来还不是最重要的,你居然连嫣嫣的事也骗我?别让我抓到你,否则……就算是绑是捆,我也要把你留在我身边,你永远别想跑!”亚撒咬牙切齿地紧握着方向盘,恨不得车子能长出翅膀!

    与此同时,另外一条路上,一辆白色商务车也在飞奔,司机竟然是桑尼努,而他是奉命前往兰芷芯家带走嫣嫣!

    兰芷芯和嫣嫣还不知道,危机,已经变成了可怕的事实!逃?还来得及吗?【真相曝光啦,月票在哪里呀在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