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帮她逃跑,看着她离开
    车里,兰芷芯难以平静,暗暗惊呼好险,幸好她走得快,要是晚一步,就被亚撒抓到了。

    可她不知道,亚撒不是最可怕的,而是那个桑尼努,一旦嫣嫣被带走,母女要想再过以前那种相依为命的生活,绝无可能了。

    兰芷芯对于危机的预感是很准,她走得也很及时。假如不是提前准备,现在她估计还在家里呢,不就成了被人瓮中捉鳖?

    “妈妈……那个叔叔为什么要追我们?”嫣嫣好奇地眨着眼睛,依偎在妈妈怀里,摇晃着小腿儿,丝毫没感觉到危机。

    兰芷芯心里一痛,勉强笑笑说:“是妈妈弄坏了那个叔叔的衣服,他很生气,所以要来找妈妈算账。不过宝贝儿,咱们不用理他。”

    兰芷芯当然不会向嫣嫣解释原因了,孩子这么小,对她十分依赖,如果知道面临着分开的危险,孩子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为了让嫣嫣一直都保持着像现在这么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状态,兰芷芯选择了适当的隐瞒,善意的谎言。

    确实,如果向一个五岁的孩子解释什么是私生女,什么是骨肉分离,什么是相见无期,这不是懂不懂的问题,而是太残忍了,会给孩子纯净的心灵蒙上阴影。

    后边公路上,亚撒和桑尼努都在追赶兰芷芯乘坐的这辆出租车,心里那是千万遍的咒骂啊……哪来的出租车司机这么厉害?

    如果路上没其他车,要追上去那简直太容易了,可这是公路,不是你想怎么跑都行的。只能在保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让车子开快点。这种时候,车技反而是其次了,看的是运气。

    这不,又到了一个路口,在绿灯结束前一秒,兰芷芯乘坐的出租车闪电般冲过去,立刻红灯就亮了,等着过马路的人群一下子都在朝对面走去,而亚撒和桑尼努的车就拦在了这里……

    在这样争分夺秒的时刻,比人家慢了几秒都将意味着失败。当人群过去,亚撒再冲刺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那辆出租车的踪影,同样,桑尼努也追丢了。

    亚撒此刻真的很想将桑尼努痛扁一顿,要不是刚刚在兰芷芯家门口桑尼努追上来的时候挡了他一下,他自信是能够将兰芷芯的车拦下的,可现在,视线里没了那车的影子,要怎么去追?

    亚撒在愤怒之余心里也在不断地叨念:“兰芷芯,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要带着嫣嫣去哪儿?你真是吃了雷的胆子,欠收拾!”

    骂归骂,亚撒的脑子转得很快,马上拨通了水菡的电话,问兰芷芯是会坐什么交通工具离开。然而,水菡对这个也无能为力,她不知道兰芷芯是买的火车票还是飞机票。

    最后还是晏季匀帮上了忙,说会尽快查到消息。至于是通过什么途径,亚撒管不了,他只要一个结果。

    心急如焚地坐在车里,亚撒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都长刺了,一秒都不得安宁。这种抓狂的情绪,他知道,除非是兰芷芯和嫣嫣立刻被他逮到,否则,怎么都无法缓解。

    这叫什么?虐心么?一个上午发生那么多事,他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得知了嫣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又要面临失去吗?

    兰芷芯带着孩子跑掉,这是亚撒无法容忍的事,他心里燃烧着一股火,不仅能焚烧别人,更是灼烧着自己。好比身在炼狱承受着邺火的煎熬,痛得他皮开肉裂……

    亚撒要查兰芷芯的踪迹,桑尼努当然也想得到。他已经向赫淑娴汇报了情况,而赫淑娴也是震惊加焦急。她毕竟是文莱王室的人,她要拿到航空公司或者动车的乘客名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被扣上一条严重的罪名。

    赫淑娴的智慧如果仅仅是这样,她就太普通了。这个女人心思缜密,坐在家里指挥,头脑绝不比自己的儿子差……她吩咐桑尼努,只需要跟紧亚撒就行了,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能通过某些特殊手段查到兰芷芯究竟是要坐什么交通工具离开?

    因此,当亚撒从晏少那里得到消息,重新开车出发时,桑尼努就跟在了他后边,用电话向赫淑娴报告自己正在行走的路线,赫淑娴知道以后,立刻判断出这是通往火车站的路而不是通往机场的。接下来她该做什么,她已胸有成竹了。

    看似是亚撒和桑尼努在追赶兰芷芯,实际上却是亚撒跟他母亲之间的较量。

    赫淑娴对儿子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她是一个好母亲,但同时她也有着比男人更精明的头脑和冷静的思维,目光之高瞻远瞩,恐怕连亚撒的父亲都还不够了解。她为什么要坚决带走嫣嫣,冒着与儿子产生矛盾甚至决裂的危险,她的理由一定是特别充分的,却不是现在会告诉亚撒的。

    兰芷芯乘坐的出租车到目的地了,正是C市的火车站。而她在网上购买的车票,动车发车时间只剩下半个多小时。

    检票还没开始,兰芷芯不能上车,她只能带着嫣嫣躲在距离检票口最近的一个卫生间里,小心翼翼地戒备着,看着时间,一旦检票开始,她就会出去。

    兰芷芯刚到没多久,亚撒和桑尼努就一前一后赶到,各自在候车室里分头寻找兰芷芯母女的身影。

    可他们注定是找不到的,因为不可能进去女用卫生间。他们当然料到兰芷芯会怎么做了,于是,他们只能碰运气,看谁先找到。

    亚撒从晏季匀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兰芷芯的车票是去往某市的,连车次都告诉他了,他可以就守在某个检票口等着,但他却故意站在另外一个检票口,借此来混淆桑尼努的视线。

    桑尼努很无奈,亚撒现在是无暇找他算账,瞧那脸色就知道多黑了,等这一波事情过去,他的日子只怕是不好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亚撒越来越焦灼,眼看着到那班车检票的时间了,终于,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兰芷芯!”亚撒心头狂喊,一个箭步冲上去。

    亚撒动了,桑尼努也动了,他也看到了兰芷芯!

    亚撒不惧桑尼努,只要他在,桑尼努是无法带走嫣嫣的。

    这想法是没错,可是,亚撒忽略了他还有一个头脑异常聪慧的母亲……赫淑娴其实已经放弃桑尼努这边了,她有另外的计划。

    兰芷芯在检票口面前排着,前边只有三个人,马上开始检票,她很快就可以入闸!

    可就在这时,兰芷芯也看到了亚撒正朝这边而来,大惊之下,兰芷芯抱紧了孩子,戒备地看着亚撒。心痛也及不上她对嫣嫣的紧张,哪怕此刻心在滴血,但她也没时间向亚撒解释什么,她必须尽快进入闸口……

    亚撒距离这边检票口还有大约几米,快接近这条排队的长龙了。然而,他面前却突然冒出一个彪形大汉,正是赫淑娴的保镖!他们是奉命来抓兰芷芯的,赫淑娴觉得这个人比桑尼努更有用。

    “不——!”亚撒低吼一声,速度瞬间快了一倍,冲上去拦住了保镖!

    这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保镖,亚撒一个人应付两个已经很吃力了,再加上桑尼努……亚撒似乎注定无法阻止嫣嫣被带走。

    亚撒的两只手都死死拽住保镖和桑尼努,愤恨的目光里充满了刀子般的凌厉!

    “你们休想得逞!”亚撒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话,有些艰难,他全部的力气都用在两只手了。

    兰芷芯惊悚地望着这一幕,呼吸都几乎停止了……天啊,怎么会有两拨人?不是只有亚撒一个人来追她吗?桑尼努,她见过,另外一个男人也很面熟,好像是赫淑娴的保镖之一?

    一念之间,兰芷芯明白了,桑尼努和保镖肯定就是来抓嫣嫣的,而亚撒是在做什么?在阻止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桑尼努,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带走嫣嫣的!”

    “亲王……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请您放手……”桑尼努在使劲挣扎,保镖也是的。

    可两人不敢太过份,怕伤到亚撒。

    这时,检票口开了,入闸时间到!

    赫淑娴的保镖彻底急了,眼看着兰芷芯就要带着孩子离开,他的任务就会失败……

    “亲王,放手!”保镖用文莱语说着,一张脸憋得通红,终于是挣脱开了亚撒的手,不顾一切地冲向闸口,企图拦住兰芷芯!

    “啊——!”亚撒怒吼一声,奋力将桑尼努推倒在地,转身如箭一般疾驰上去,一把就抱住了保镖的腰!

    此刻,兰芷芯站在闸口回头望,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她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这是亚撒为了保护嫣嫣而做出的令人震惊的行为!为了不让嫣嫣落到别人手里,亚撒竟然选择了帮她逃跑!而她现在却不能上前去跟他说上半句话!

    亚撒眼睛都红了,死命抱住保镖,冲着兰芷芯疾吼:“发什么呆,快走啊!走——!”

    男人的咆哮,饱含着满腔悲恸和强烈的不舍,深深地震撼了兰芷芯,仿佛整个灵魂都在颤抖,悲鸣!

    兰芷芯入闸了,她安全了,不会再被保镖和桑尼努抓到。可她站在闸口的位置,望着那个奋不顾身的男人,看着他此刻脸上带泪的笑容充满了欣慰和如释重负……

    她的心,再也无法遏制住悲痛,静静的,泪如雨下……【呼唤月票,给点动力加更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