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女人和孩子都是我的!
    一道检票口,隔着的就是两个世界。兰芷芯抱着嫣嫣站在闸门内,望着几米之外的亚撒,她已是泪流满面。聪明如她,此时此刻能无比清晰地洞悉亚撒的心思以及他的行为,洞悉他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除了对她的感情和对嫣嫣的爱,别无其它。

    桑尼努或是赫淑娴的保镖就算再厉害都不可能闯过检票口去抓人,那么做,说不定会被当成恐怖份子给送去警局……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兰芷芯在闸门里边,看着她怀中那个萌化人心的小不点儿,望洋兴叹,任务宣告失败。

    亚撒虽然没有留住兰芷芯母女,可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失败,他的另一种成功就是阻止了母亲派来的人带走嫣嫣。

    亚撒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从不以好人自居,但他今天的行为却是结结实实震撼了兰芷芯,想不到他在知道真相之后还能这么为她和孩子着想,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来,成全了她逃跑的计划,帮助她幸免于被抓的危险。

    兰芷芯的眼泪模糊了双眼,嫣嫣被妈妈现在的样子吓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哭,她只是伸出小手急着忙妈妈擦眼泪,还抱着妈妈的脖子,小脸蛋在妈妈劲窝里蹭蹭,表示在心疼妈妈。

    亚撒已经走到检票口的位置,兰芷芯站在那里,两人只有半米的距离了。

    近在咫尺,可亚撒却只能伸手摸去眼角的晶莹,没有伸手去抱嫣嫣,甚至都没碰兰芷芯一下。

    他多想抱抱嫣嫣,亲亲嫣嫣,但他不能这么做。刚才那一幕,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呢,他不得不提防着被人拍照或被媒体发现。如果他现在抱嫣嫣,说不定明天他和嫣嫣的照片就会出现在新闻的某一版。

    兰芷芯凌乱了,无法止住眼泪,望着近在眼前的男人,她似乎看到了他那一颗热血的温暖的心。他今天所做的,她一辈子都会感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亚撒双眸里尽是一片水泽,一眨不眨地盯着兰芷芯怀中可爱的小人儿,他的手伸到半空,强忍着没去抱孩子……没人知道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在控制着,这是一种打从血液里发出来的父爱。为了不让孩子引起外人的注意,为了继续能隐藏她的身世,他必须有所牺牲,哪怕想抱孩子已经想疯了,都不可以付诸行动。

    一切的恩怨仿佛都在此刻烟消云散,昨日的种种误解,纠缠,愤怒,好像都不算什么了,都是可以抛开的。在知道嫣嫣身世的瞬间,亚撒对于兰芷芯的误解和愤怒,早就消失无踪。有什么比嫣嫣的存在更具说服力?这说明兰芷芯是真的对他有情,不然怎么会生下嫣嫣?

    而兰芷芯呢?见到亚撒不顾一切帮她逃跑,他的情意还用怀疑吗?这是比大海还要深沉的爱,无论是对她还是对嫣嫣,这份爱都是值得她动容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眼神的对视,彼此都看到了谅解和包容,还有依依不舍。

    亚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强压下眼中汹涌的酸楚,努力挤出一个亲切地笑容“嫣嫣……还记得叔叔吗?”

    这叔叔二字,刺痛着亚撒的心,现在不是跟孩子相认的时候,时间紧迫,动车马上要开了,还有周围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呢。

    嫣嫣怔怔地看着亚撒,嘟着小嘴,微微点头,奶声奶气地说:“姨姨说她弄脏了你的衣服,所以你要追我们……叔叔,我们要出去旅行,你的衣服可不可以等我们旅行回来再给你洗?”

    亚撒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声来。紧紧攥着拳头,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情绪过于激动而吓坏了孩子。嫣嫣说的姨姨就是兰芷芯,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知道在“外人”面前要说姨姨。

    兰芷芯冲着亚撒摇摇头,歉意的眼神含着几分难言的情意。他懂她的意思,报以微笑说:“嗯,等你回来给我洗衣服,这可是嫣嫣说的。”

    兰芷芯这回没有反驳,只是点头,哽咽着说了一个字“好”。

    时间不等人,亚撒只能强忍心痛:“快走吧,动车马上要开了。”

    兰芷芯心如刀绞,却又不得不离去。亚撒都这么拼命地阻止他母亲的人抓嫣嫣,足以说明她现在更是非走不可。

    “嫣嫣,跟叔叔说再见。”兰芷芯在嫣嫣耳边轻声地说着。

    小孩子的心思单纯,对于亚撒,嫣嫣其实并不讨厌,尤其是对他的蓝眼睛,她还是挺好奇的。

    嫣嫣冲亚撒挥挥白嫩的小爪子,糯糯地说:“叔叔再见。”

    “再见……”亚撒低声呢喃,心里却是痛得要命。女儿就在眼前都不能相认,还要看着她们离开,这挖心挖肺的痛,是在自虐么。

    兰芷芯痴痴地看着亚撒,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终究只是化为一句“谢谢你。”

    亚撒脸上的悲恸在一瞬间又变成了愤恨,咬牙切齿地说:“你欠我的,以后你必须补偿我……”

    这看似凶恶的话,而他眼中那犹如烈酒的情意却是浓得化不开。兰芷芯也算是摸透他的脾气,知道他这话等于是在暗示,保证下次还能再见。只是,那将是何时?

    不能不含蓄点,身后还有桑尼努和保镖在看着,亚撒当然要注意自己的言词。

    多想抱抱嫣嫣这肉墩儿的小身子,多想亲一亲孩子纷嫩的脸颊,多想顾不一切地抱在怀里永不放手!

    多想多想……想再多都只是想。只因亚撒在这一刻忽然明白,有时候,暂时的放手或许是另一种爱的表现。为了孩子还能过上宁静的生活,他现在需要的是克制而不是冲动。

    没时间再耽搁,兰芷芯带着嫣嫣进去了,消失在亚撒的视线。

    可他还站在原地没动,望着那道门,回味着刚才她转身前那一抹温柔如水的笑意……真美啊,记忆中,她好像是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他笑,恰如一朵绽放的幽兰,宁静而美好。

    亚撒还没从混乱中平息下来,他的心还在砰砰乱跳,失去正常的频率,同时也多了一个让他牵挂的小身影。

    好半晌,桑尼努才从亚撒身后出来,恭敬地冲着亚撒鞠躬,以表示歉意。

    亚撒淡淡地瞟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走向了外门。

    其实桑尼努没有错,他是奉命行事。也或许,母亲也是没有错的,只是母亲考虑的问题侧重点在王室的声誉和体统,这也是她身处的角度不同,做法当然也有所不同。不能说她是错的,当然她也不是对的。她与兰芷芯本无交集,没有任何交情可言,她怎么会为了维护兰芷芯做为母亲的权力而容许王室的血脉流落在外?对于整个王室来说,嫣嫣的存在一定是比兰芷芯这个人更加重要的。

    亚撒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吩咐陈志刚,要密切留意这几天的新闻报道以及网上和媒体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他今天跟兰芷芯和嫣嫣在车站的照片或者视频,包括文字,都要第一时间删除,阻止扩散。

    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亚撒现在只想保护兰芷芯和嫣嫣,其他的事他都不予计较了,这男人,真看不出还有这么宽阔的胸襟。昨天才知道六年前的女人是兰芷芯,愤怒地指责她,甚至叫她滚,说再也不想见到她,而今天,他却又在尽全力保护她……

    “哎……”亚撒无声地叹息,坐在车里望着蓝天白云出神,俊脸布满了悲伤,眉头拧成小山,心情是无比沉重。

    车里弥漫着一股悲凉的气息,有人打开车门就已经被这气息给感染了……

    “兄弟,事情怎么样了?”晏季匀略微喘气,他刚赶到。

    亚撒侧头望着晏季匀,用一种十分低沉而又哀伤的语调诉说着先前发生的种种。看他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还真是承受了巨大的打击啊,遭遇只有三个字能表达,那就是——惨惨惨。

    身为亚撒的好兄弟,似乎是该好好安慰一番的。

    可是晏季匀在听完之后,不但不安慰,反而扔来一个白眼,笑骂着在亚撒胸前捶了一拳。

    “你小子,少装可怜了,在我面前这套没用!只有兰芷芯才会被你忽悠……你这哪是无计可施的悲伤?你是有200%的把握能知道兰芷芯和嫣嫣的下落,别以为我不知道……”晏季匀很不客气地揭开了亚撒这一脸悲痛。

    亚撒两眼一瞪,发出澄蓝的光芒,随即却又赶紧地赔笑道:“晏少,这几天我胃口不太好,我打算去你家蹭饭,你没意见吧?哈哈哈,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看我吃不下饭的,走走走,现在就去你家!”

    “我说……你去我家不就是为了讨好我老婆吗?知道我老婆是兰芷芯的闺蜜,想要得到兰芷芯进一步下落,还说什么蹭饭,我鄙视你啊!”

    “咳咳……晏少,你听过什么叫人艰不拆吗?”亚撒脸上的阴霾果真是一扫而光,居然哼起了小曲儿,启动引擎,开向晏季匀家的方向。

    前路虽不平,但亚撒却不会望而却步的,他有信心和动力去追寻自己的幸福。

    “哈哈哈,女人孩子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亚撒两眼放光,瞬间又精神了,脑子里已经在幻想有一天当他抱着那一大一小身影时,该是怎样的满足呢……【求月票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