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重视的是她还是孩子?
    六月的夏季,还不是很炎热,20多度的气温,有时还会来一场雨,被洗过的街道弥漫着淡淡的水气,两旁的树木也显得格外葱绿,仿佛那枝条都会滴出水来。走在这样的人行道上,似乎心情也没那么烦躁了,呼吸的空气也清新了不少。只是,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是海水的味道吗?

    C市是海滨城市,而兰芷芯在带着孩子上动车离开后,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在沿海的城市生活习惯了,突然换个环境,就会觉得的除了陌生感之外,仿佛浑身的细胞都不对劲。再抬头看看天空,入眼的是一片灰蒙,不像C市那么空气好,大多数时候都能见到天空是蓝色的。

    兰芷芯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心里暗暗叹息……蓝天白云,这些看似是很平常的,可现在来到了一个环境不好的城市,蓝天白云也成了难得一见的奢侈吗?

    确实是的,这个城市虽然繁华,可是整个生态环境都已经大不如前了。兰芷芯才刚一来就觉得鼻子不舒服,当然是跟这里的空气有着直接的联系了。

    嫣嫣很乖巧地牵着妈妈的手,她也感觉到不舒服,可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好奇地问:“妈妈……我鼻子有点痒。”

    兰芷芯心里一疼,赶紧地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手帕,将嫣嫣的半个脸都遮住,让她透过手帕那一层布呼吸。

    “嫣嫣,我们在这里暂住一晚上,明天就走。”

    “呃?妈妈我们不是来旅游的吗?”嫣嫣怔怔地看着兰芷芯,茫然无辜的大眼里露出不解。

    兰芷芯很耐心地解释道:“这里不好玩……你不是觉得鼻子不舒服吗,妈妈也是的。这是因为这里的空气没有咱家那边好,我们不能在这里呆久了,还是找个环境干净些的地方。”

    嫣嫣似懂非懂地点头,其实只要是跟妈妈在一块儿,她都会开心的。

    兰芷芯这次出来所准备的还不止那么一点,她可是连许多小细节都想到了。首先,她有一个备用的手机,还有一张无须身份证就能购买的手机卡。现在,她平常用的手机已经关闭,不会再打开了。她是担心赫淑娴太神通广大,怕开着手机会被卫星定位找到,干脆就换手机换卡。而号码,就连水菡都还暂时不知道,除非是兰芷芯给水菡打电话。

    这么谨慎,看起来似乎是有点过于紧张,但却是绝对有必要的,赫淑娴也肯定干得出来那种事……靠手机定位来追踪兰芷芯。只不过,赫淑娴也遇到了对手,兰芷芯在下动车前就已经关闭手机了。不仅如此,兰芷芯还在上车后的第一个站就下车。

    她的目的地本来是终点站,可经过在火车站发生的那一幕,她彻底明白了亚撒的母亲想要干什么。她后怕,她不能再低估赫淑娴了,她必须全面戒备,杜绝一切可能被找到的途径。

    当然就不能傻乎乎的在终点站下车了,那说不定一下车就会被抓住。

    因此,兰芷芯很果断地在出市之后的车站就下了,计划出现了很大的变动。

    当赫淑娴收到消息,无法追踪兰芷芯的手机,她有点窝火,却也不是太意外。她见过兰芷芯,虽然只是两次,可她犀利的眼光就能看出,兰芷芯是个聪慧果断的女人,在这方面,跟她还有几分像。

    桑尼努十分沮丧地站在赫淑娴身后,他任务失败了,对他来说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赫淑娴一身薄纱黑衣,胸前别着一枚精美耀眼的胸针,在阳光下闪烁着冷贵的光线,一如赫淑娴此刻的脸色……精冷异常。

    阳台上空气不错,采光更是良好,清晰可见赫淑娴以五十岁的年纪还能保持着紧致细腻的肌肤,连颈纹都没有。精巧的下巴微微抬着,紧绷的双唇倏然动了……

    “桑尼努,这次的事,你说,你有尽全力吗?”赫淑娴平淡的语调,缓慢中带着一丝威严。

    桑尼努惶恐地低下头,暗暗咬牙:“是属下办事不利,请您责罚。”

    赫淑娴没有回头,只是无声地叹息,凌厉的眼神变得柔和了很多,像是又想起了自己那个太有个性的儿子。

    “算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亚撒不愧是我儿子,破坏我的计划,他还真有一套……在公共场合不顾身份,如果被媒体拍到,那可就麻烦了。桑尼努,你密切注意一下,千万不能让今天在火车站发生的事情见报,尤其是兰芷芯和小公主的报道,一个字都不可以有。”赫淑娴秀美的双眉之间含着淡淡的轻愁和担忧,抬手按了按太阳xue,似是有些头疼。

    “是,遵命。”桑尼努恭敬地行礼,然后退下了。

    赫淑娴在这件事上,跟亚撒吩咐陈志刚时是一样的,但出发点却有些不同。

    亚撒是不想嫣嫣和兰芷芯的存在被曝光之后被媒体记者惦记。而赫淑娴则是考虑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她这次回中国之前,曾被现任国王哈吉秘密会见,她知道了哈吉的身体出了问题,健康状况堪忧。虽然哈吉没有直接说他将会做怎样的准备,但赫淑娴那么聪明,当然能想到一点……那就是,假如哈吉病危,谁会被封为王储?

    哈吉膝下有两个女儿和一个才两岁的儿子。女儿不能继承王位,而他的儿子才两岁……那么,他只能在其他皇室成员中选择了。

    亚撒是哈吉的堂弟,在亚撒之下还有两个男丁是跟他一样的亲王,也是哈吉的堂弟,只不过却不如亚撒那么收到器重。

    万一亚撒成为王储,将来就是国王苏丹了(苏丹是文莱国王的另一种称谓),他的女儿将会是什么价值的存在?那是必须接回皇室养着的。

    赫淑娴还没到觊觎王位的地步,她只觉得很无奈,儿子的脾气,她清楚,他是喜欢自由喜欢无拘无束,可是,身为皇室的人,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亚撒会愿意成为王储吗?兰芷芯和那个小女孩儿,又该怎么处置?

    原来哈吉不是对亚撒疏于关心了,而是他最近自顾不暇。除了要忙国事,他还要配合医生治疗。为了保密,每次治疗都还要费一番折腾,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所以赫淑娴才会亲自回到中国,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可是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居然亚撒有个私生女?她的孙女啊,从照片上看真是跟亚撒小时候好像……

    赫淑娴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涌起一种占有欲。孙女那么可爱,像个小天使一样,她应该在皇宫里享受公主的待遇,应该被所有人*着爱着呵护着……赫淑娴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她只看照片就已经为嫣嫣着迷了,恨不得能立刻将孩子带在身边。

    ======呆萌分割线======

    某个扬言要蹭饭的男人,果真是厚着脸皮来了,两手空空的,只带一张嘴来吃就行。

    别墅的花园里,水菡正在摇椅上躺着,悠闲地晒太阳,她旁边是小柠檬,正守在妈妈身边,好奇地问着关于嫣嫣的去向。

    小柠檬七岁了,长得越发像他老爸,帅气的轮廓已经很明显,偏偏两片纷嫩的唇还跟水菡的极为相似,可以预见这小家伙将来长大了也是个足以迷倒一大片女性的美男子啊。

    小柠檬纯净无暇的大眼眨动,调皮地说:“菡菡,嫣嫣去旅行了什么时候回来?我新买的皮球都没人陪我玩……”

    这孩子,喜欢运动,尤其是篮球足球之类的。

    机灵的小家伙,为了打探嫣嫣的去向,不仅撒娇,还知道更进一步讨好水菡。这不,他已经从盘子里拿起一颗葡萄,笑嘻嘻地喂进水菡嘴里。

    有儿子这么乖,水菡当然欣慰了。柔美的小脸笑得很灿烂,温柔地揉着小柠檬毛茸茸的头发:“儿子,嫣嫣出去玩,什么时候回来也说不准,那个玩皮球嘛,一会儿你老爸回来了就可以跟你一起玩了。”

    可小柠檬听了却还是扁着小嘴嘟哝:“我想跟嫣嫣玩嘛……”

    “……”水菡无语,儿子对嫣嫣太情有独钟了,他跟别的小孩也都没玩得这么好,唯独嫣嫣,跟她玩什么都很起劲。

    “这个……宝贝儿,你再忍耐忍耐,嫣嫣没那么快回来。”

    “……”小柠檬撅起嘴巴,像是有点不开心了,他在想念自己的小伙伴。

    水菡暗暗感叹,小柠檬和嫣嫣这算是两小无猜吗?现在两人感情真是好得跟亲生的一样,这种纯纯的不含任何杂质的儿时友情,不知道十年后又会是怎样呢?长大后的小柠檬和嫣嫣也会像现在那么相亲相爱吗?

    水菡走神了,连身后出现了一道阴影都没察觉。

    一双男人的大手圈住了她丰盈的腰肢,惹得她一阵惊呼,一回头就看见了他含情脉脉的眼,还有她熟悉的*溺。

    “嘻嘻……老公你回来了。”水菡亲昵地靠在晏季匀怀里,水汪汪的大眼闪烁着动人的神采。

    “爸爸。”小柠檬脆生生地叫着,加入了这温馨的亲昵。

    “怎么还没吃午饭?不饿吗?难道是又不舒服了?”晏季匀温柔地搂着水菡,轻声询问。

    “不是的,是等你回来一起吃啊。”

    “嗯,一起吃饭是更香。”

    “咕噜咕噜……”小柠檬的肚子在叫了。

    一家三口旁若无人地秀着令人艳羡的亲密,其乐融融的,充满了温暖的气息。

    某个垮着脸的男人感觉自己很受打击,不满地说:“喂……你们故意刺激我吧?我的女人喝孩子才刚走,你们能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吗?哎……”

    这说话的人肯定是亚撒了,很不客气地坐下来,一把抓了几颗葡萄在嘴里,忿忿地瞅着晏季匀。

    “嗨,亚撒……”水菡亲切地打招呼,但随即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你的女人?兰姐还没承认是你的女人呢。”

    水菡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了,也知道亚撒得知了嫣嫣的身世,现在说话都不用那么小心翼翼藏着了。

    “你……”亚撒眼一瞪:“她连孩子都为我生了,怎么还不算是我的女人?”

    晏季匀闻言,哑然失笑,报以同情的目光说:“亚撒,兰芷芯可不是那么好征服的女人。”

    亚撒撇撇嘴,得瑟地说:“你们是没看见,今天在火车站,我奋不顾身帮助她带孩子跑掉,她当时感动得哭了,临走还对我笑……笑得可温柔了,含情脉脉的,这说明她的心早就是我的了。哦对了,她昨天还对我说过,原来她六年前就已经暗恋我……”

    “是吗?”水菡惊讶地看着亚撒,表示有点怀疑。美目里闪过一丝狡黠:“这么说,兰姐对你一往情深啊?那……你知道兰姐现在在哪里吗?她有给你电话吗?”

    “我……”亚撒一时语塞,尴尬了。因为确实他还没接到兰芷芯的电话。

    “呵呵……嫂子……”亚撒顿时换上一副笑颜,扒开晏季匀的手,凑到水菡跟前,满是期待地说:“我猜她一定不会在车票上的目的地下车了,我打她手机是关机的。嫂子……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嫂子,你一定不忍心看着我失去女人孩子的下落,你们一家人乐呵呵的,可我就形单影只,你怎么看得下去啊?嫂子……我……”亚撒说着说着就成了凄惨的表情,只差没抱着水菡的手痛哭流涕了。

    水菡一呆,下意识望向晏季匀……她有点不适应亚撒这样,却也忍不住暗笑,看来亚撒是真的紧张兰姐和嫣嫣,不然也不会这么低声下气了。

    “亚撒,别的先不说,我代兰姐问你一句话。”水菡脸上浮现出几分严肃的神色。

    “你问吧。”亚撒很干脆地回答。

    “你……是因为嫣嫣的存在而重视兰姐吗?如果兰姐没为你生下孩子,你现在对兰姐会怎样?”水菡一眨不眨地盯着亚撒,晶晶的眸子清澈澄亮。【求月票!这章4千字,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