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把她藏起来,绝不是件好事!
    看起来这顿饭一点都不好蹭啊,水菡这温温柔柔的小女人有时候问话是相当犀利的,一针见血,直戳亚撒的要害。

    确实,这是个很严肃而又严重的问题……究竟亚撒心里,是因为对兰芷芯有感情而产生的对嫣嫣的爱?还是因为嫣嫣而重视兰芷芯?说白了就是——大人小孩儿,你到底是爱哪一个?

    水菡依偎在晏季匀身边,嘴里吃着儿子喂来的葡萄,老公疼爱她,儿子依赖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她的幸福简简单单,却是足够让人羡慕得紧了。

    亚撒被问得一愣,抬眸对上晏季匀的眼神,微微摇头,像是在说:“你老婆真厉害。”

    晏季匀咧嘴一笑,安慰道:“兄弟,这年头,闺蜜不是那么好当的。我老婆那当然是最称职的闺蜜了。其实吧,她问的话,也是我很想知道的,所以你还是老实交代吧,究竟你心里怎么想的?”

    亚撒直接甩来一个白眼,阳光俊帅的面容皱成一团,先前嬉笑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几分:“我觉得吧,这不能完全独立地分开来看。女人孩子我都想留在身边,两个我都重视。这样的回答满意吗?”

    “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了……不过,希望你是真心话,两个都重视,而不是因为知道了嫣嫣是你和兰姐的女儿,你才会对兰姐有感情。”

    大人的对话,有点沉重,可听在小孩子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小柠檬惊呆了,连忙上来抱住亚撒的胳膊:“亚撒叔叔,嫣嫣是你的宝宝吗?你跟兰姨的宝宝?”

    亚撒得意地点头:“对啊,我可是嫣嫣的亲生爸爸,哈哈哈……”

    “太好了!”小柠檬高兴地拍手,兴奋地嚷着:“亚撒叔叔快把嫣嫣叫回来嘛!”

    “……”亚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脸警惕地瞪着小柠檬:“这孩子……咋就这么喜欢我家宝宝呢?该不会是才七岁就知道泡.妞了?”

    晏季匀没好气地捶了亚撒一拳:“你小子,干脆就承认自己不知道嫣嫣在哪里吧,否则我家宝宝会一直缠着你的。”

    说到这个,亚撒又没了精神,幽幽地叹息:“哎……我自己的女儿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里,我真失败……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虐心虐肺啊!”

    说得这么凄惨,无非就是为了博得水菡的同情,这货在自己人面前就是另外一副面孔,很真实,毫无亲王的架子,就跟平民一样的。

    水菡不慌不忙地说:“想要兰姐的消息,这就要看我的心情怎么样了。”

    亚撒立刻垮着脸:“不是吧,据说孕妇的情绪比较善变……”

    “那也没办法,谁让我是孕妇呢。”水菡很无辜的眼神瞅着亚撒,晏季匀也假装没看到亚撒求助的目光。

    “你们两口子真是……真是……”亚撒咬咬牙,鄙视地哼哼。

    瞧亚撒这憋屈的样子,水菡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啦,逗你的,放心吧,只要有兰姐的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亚撒一听,瞬间有种见到光明的感觉,一颗心总算是稍微安了那么一点点。

    亚撒觉得自己真是好明智,他虽然跟兰芷芯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无疑的,他很了解兰芷芯,与她之间有种默契。就像现在,他直觉兰芷芯兴许不会第一时间告诉他,她在哪里,她甚至可能会先告诉水菡……

    亚撒的猜测是没错,兰芷芯从上车那时候起就处在一种矛盾的心情中。她没给亚撒打电话,只因为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面对他了。

    所有的秘密都曝光,六年前的那一晚,还有嫣嫣的存在,都被亚撒知道。突然发生这么多事,她该如何自处?

    亚撒今天的表现,让兰芷芯心里的天枰又朝他倾斜了一些,深深地震撼,感动,压抑已久的感情不断在汹涌。然而,她是不是应该就此投向他的怀抱,乖乖地做他的女人?

    这个问题太过艰难,一时之间是无法决定的。幸福从来都不是垂手可得,有时候它就像一颗夹心糖果,不咬开,永远不知道里边是酸是甜。

    兰芷芯是为亚撒感动,可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带着嫣嫣躲起来。至少要等亚撒处理好她母亲那边的问题,等着看他会怎么做,怎么保护嫣嫣。无论如何,兰芷芯都受不了有一天嫣嫣被夺走,她觉得那会是世界末日。

    但兰芷芯有一点是料对了,亚撒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先解决好关于嫣嫣今后会在什么地方生活的问题。

    兰芷芯逃避也只是一时,迟早有一天需要面对的。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第一,嫣嫣和兰芷芯一起生活。第二,嫣嫣被接回文莱皇宫。

    ======呆萌分割线======

    精美的餐桌上摆着两份刚端上来的牛排,都是八分熟,红酒烹制,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等待着人去品尝。

    中年女人手拿着高脚杯,浅尝一口玫瑰色的红酒,微微点头,露出享受的表情……

    “嗯,果然不错。儿子,这种红酒,即使在你哥哥那里,也并不多,晏季匀还舍得送你一瓶,看来他这人也挺大方的。”赫淑娴垂着眼帘,切牛排的动作十分优雅。

    “妈,喜欢的话,下次我再送您一瓶。”亚撒淡淡地说着,顺手叉起一块牛排进嘴里,频频点头说好吃。

    听到儿子夸自己的厨艺,赫淑娴当然开心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温馨的时刻,她却总觉得跟儿子之间有点看不见的隔阂,似乎双方的笑容都不再那么真实了,到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母子俩都刻意不提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提兰芷芯,不提嫣嫣,可这不代表心里就没疙瘩。不提,只不过是暂时的,或许是为了这顿饭不至于吃得太充满火药味,才会隐忍着。

    赫淑娴和亚撒边吃边聊,果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聊些芝麻蒜皮的家常事,缓和一下气氛。

    但牛排总有吃完的时候,那也就意味着这顿饭结束,始终要面对的问题无可逃避了。

    亚撒拿起餐巾,轻轻擦拭着嘴角,看似轻松惬意,实际上笑得有点僵。好不容易忍着吃完了妈妈做的牛排,他知道,是时候了。

    赫淑娴仿佛有所预感,也缓缓放下了刀叉,沉静的双眼直视着儿子。

    亚撒深邃的眸底流泻出淡淡的痛惜:“妈,我希望您别插手嫣嫣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就这么一句话,赫淑娴放在桌子下边的手却是明显地抖了抖……虽然儿子说话已经很婉转了,可表达的意思都是固定的,无非就是直接摊开了说,让赫淑娴不要再想着抓嫣嫣。

    赫淑娴微微眯起了瞳眸,沉凝地说:“你是在说我做事太过分吗?你处理?你要怎么处理?你是我儿子,我还不了解你吗?今天你在火车站阻拦桑尼努和保镖,帮助兰芷芯带着孩子跑掉,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下了皇室的大忌!这些年,你在外边也够自在的,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皇室的人?所以才会这么感情用事,做出让我失望的行为,你一点都没有自责吗?”

    赫淑娴露出少见的严肃的表情,眸光凌厉,语气也很冷,可见这才是她真正的情绪,先前吃饭时的和睦,不过也是在隐忍罢了。

    “自责?”亚撒倏然皱眉,痛惜之色更加浓了,俊脸上浮现出几分自嘲:“我就算自责也是怪我自己没早点发现嫣嫣的身世,而不是自责的放走了她们。皇室皇室,开口闭口都是皇室,这两个字已经束缚了那么多人,还嫌不够吗?我为什么要放走她们,就因为我很清楚,如果被您抓到,她们或许就只有骨肉分离,嫣嫣会被送往文莱皇宫,像金丝雀一样被你们给养起来。可她是我的女儿,我不想她被人摆布,不想她生活在皇宫里,我要她自由自在地活着,这有什么不对吗?”

    亚撒的质问,让赫淑娴一下子哑口无言,惊讶万分……儿子,这是他的儿子,居然说不想让嫣嫣回到皇宫?而他眼里那种坚决,分明还饱含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让赫淑娴都不禁要动容。

    好半晌,赫淑娴才动了动嘴角,无奈地说:“亚撒,你长大了……你真的长大了……”

    这声叹息,几许复杂的意味,让人听出点心酸的味道。

    赫淑娴慢慢站起来,沉沉地说:“行了,你的心思我已经知道,可就算你有自己的主张,我也不得不秉行身为皇室人员以及身为你的母亲,我应该做什么事。既然我们谈不拢,那就各凭本事吧,看最后是我找到嫣嫣还是你能把她一直藏着。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将她藏起来,绝不是件好事!”

    最后那句话,赫淑娴说得格外重,仿佛一记闷捶打在人心上……亚撒这回没反驳,只是在寻思着母亲这话究竟是在暗示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嫣嫣还会有另外的危险?【7千字,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