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亚撒的求婚
    仿佛是一声穿越千年的叹息,幽幽然传进亚撒的耳朵,这一霎,不用对方回答,他已经能肯定,就是她,兰芷芯。

    紧紧攥着手机,亚撒就像是爆米花儿似的炸开来……

    “兰芷芯你够狠啊,居然到现在才联系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我这几天都睡不好吃不好,就想着你和嫣嫣怎么样了,你就一点都不为我考虑考虑吗?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你简直太没良心了你……你是想急死我才甘心啊!”亚撒太激动了,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吼,但这些愤怒的责备都只是他情绪的一种宣泄,这几天他确实过得太郁闷了。

    兰芷芯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听他说话。关心则乱,这道理,兰芷芯还是懂的。亚撒这几天一定过得很辛苦吧,从他接起电话这一阵急吼,就能听出他有多抓狂了。

    如果换做以前,兰芷芯或许不能体会到亚撒看似狠厉的语言下所隐藏的关心和温情,但现在她却能默契地体会,并且,深深为之感动。

    亚撒吼完了之后也觉得情绪似乎好了一点,可对方没声音,他不由得有点急了。

    “喂,兰芷芯,你怎么不说话?我刚说的不对吗?你该不会是生气了?该生气的是我,你……你要是敢不声不响就挂电话,我跟你没完!”亚撒急切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紧张,终于还是忍不住软了下来,语气渐渐温和:“好了好了,我们好好说话,不吵架……你告诉我,你和嫣嫣现在在哪里?”

    兰芷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如果你知道我们在哪里,你会怎么做?你妈妈那边是什么态度?她有明确告诉你吗?”

    她总算是开口说话了,亚撒心里舒了口气,但她明显的戒备,她的太过谨慎,又让他有点窝火。

    “兰芷芯,我妈要怎么做那是她的事,那不代表我的立场,明白吗?我为什么要放走你和嫣嫣,就是不想嫣嫣被抓到之后送回皇宫去,我不忍看着你们骨肉分离,所以才会成全你走,可你竟然连我也防着,你对我也太不信任了!现在这种时候,你除了相信我,除了我能真正帮到你,还能有谁?我才是孩子的父亲,难道我没点话语权吗?我不同意母亲的做法,她执意要带走嫣嫣,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还有我在中间阻止,可你知道吗,眼下的难关,需要我和你共同面对,而不是你一味地躲着我!你一个人在外边,带着孩子,就算我母亲没抓到你们,可如果有其他的危险又怎么办?”亚撒痛心疾首,说话中屡带颤抖,他是恨不得能立刻出现在兰芷芯和嫣嫣面前,否则他的心痛不会停止。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会把嫣嫣从我身边抢走,是吗?”兰芷芯颤抖着,她要得到亚撒的再一次明确的肯定。

    亚撒很无奈,沉声道:“我从没想过要将你和嫣嫣分开,我知道那孩子很依赖你,如果没有你这几年的照顾和教育,孩子也不会像现在这么聪明可爱。我希望她不是生长在皇宫而是生长在民间。由你带着她,你们俩都会很开心,但如果将你们分开,嫣嫣一定会难过,而你……你还能活下去吗?”说到这最后那句话,亚撒的心情也不由得更加痛惜。

    “你还能活下去吗?”兰芷芯喃喃地嚼着这句话,心里的痛苦难以抑制。是的,正如亚撒所说,如果跟嫣嫣骨肉分离,她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能正常地活着,或许就算不死,也不过是如行尸走肉一般吧。

    而亚撒竟然能体谅到她这一点,让她如何能不感动?

    兰芷芯愣愣地站在杨梅树下,夜风微凉,她在月色中轻轻颤抖着,不是因为冷,而是被亚撒的话感动着,只觉得一缕缕暖意从耳机传遍全身,有种知心的感觉。

    兰芷芯这几天都是犹豫不决的,直到现在听到亚撒的一番真挚的感言,她才真正能确定,亚撒不是想分开她和嫣嫣。这是她最担心的问题,现在得到亚撒的回答,她的心也踏实了几分。

    心里万般挣扎都放下了,兰芷芯觉得这次应该相信亚撒,毕竟他是嫣嫣的父亲,他也说了不会将孩子抢走,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有些话,压抑在心底,今晚却是感觉有种不吐不快的意味了。总是藏着掖着也不是办法,想到什么就要勇敢的问,哪怕希望只剩一丝丝的渺茫……

    “我们……亚撒,有没有可能会在一起呢?如果我们是夫妻,孩子就能名正言顺地被我们抚养,照顾,我也不会跟嫣嫣面临骨肉分离的危险,是不是?”兰芷芯这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问出来的,这也是她经过最深的伤痛,最不愿触及的话题,然而,如今是不得不说。

    亚撒那边果然沉默了,深深地蹙着眉头,俊脸一片沉重。他不是故意逃避这个问题,而是他在想要怎样回答才不会让兰芷芯误会和受伤。

    该来的躲不了,关于他的身份,他和兰芷芯将来是结婚还是分开,这些都是现实的东西,必须要面对,要解决。

    “我……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承诺,说实话,你的出身和背景,一定不会被我身后的皇室所接受,我的父母也不会接受。他们迟早会为我安排一个或者几个妻子,并且还都是一个个家庭显赫的,不会是平民。这是身为皇室人员所不可避免的……”

    她的心渐渐往下沉,越坠越深,掉入深远里,泥沼中……以前她是知道自己跟亚撒之间太遥远了,不会结合在一起,但不管怎样,她心里总还是有一丝幻想的。而刚才,听亚撒亲口说了,那幻想就宣告破灭……

    可就在兰芷芯绝望之际,亚撒却又说:“不过这些都是他们的意愿,我可不这么想。我现在只想要娶一个女人,一个中国女人,很普通的女人……我想让我的女人孩子都能在我身边,被我照顾,被我保护,那些皇室的亲戚们,大臣们,让他们说三道四去吧,让他们抓狂去吧,我是谁呀,我是亚撒,我可不是谁的*或傀儡。”

    这家伙又恢复了那种自恋和得瑟的样子,但此刻,听在兰芷芯耳朵里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是能给她定心骨的声音!

    伸手一抹眼角的湿润,兰芷芯颤颤巍巍地说:“你……你什么意思啊?不是说皇室和你父母都不会接受我吗,那……”

    “不接受又怎样,我接受就行了。我是亲王,不是国王,我的婚事只要自己够坚持,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吧。我自己心里有数,大不了以后在皇室的人面前我就低调点,随他们胡说八道去了……总之我认定了谁是我孩子的妈,那就谁都无法改变了,难道你愿意看着嫣嫣喊别的女人做妈?”亚撒还真敢说,一针见血戳到了兰芷芯最痛的地方。

    果然兰芷芯激动了,捏着手机的那只手都在颤抖:“不……我不愿意看到嫣嫣喊别的女人做妈妈……亚撒,你说愿意接受我,是真的吗?不是因为想要见到嫣嫣而忽悠我?”

    也难怪兰芷芯不信了,亚撒的身份摆在那里,依照文莱的法律,他是可以娶几个女人为妻的,而现在他却说只想娶她一人,这听起来似乎太不可思议了。世上有几个男人愿意放弃这种享齐人之福的机会?放弃一片森林,只为她这一棵不起眼的小树?

    这怎么听都像是童话而不像是现实会发生的。然而,就这样真实地降临在兰芷芯身上了,不是做梦,是真的。

    亚撒咬咬牙,要是兰芷芯现在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抱着她亲个遍,让她知道他是不是说着玩的!可现在只能通电话啊……

    “兰芷芯,对我来说,嫣嫣固然是很重要,但有一点你要搞清楚,如果嫣嫣不是我跟你的孩子,而是其他不知道哪个女人生的孩子,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张和重视。你和嫣嫣在我心里是同样重要的,不可分割的整体,你要是答应嫁给我,当然嫣嫣也要一起跟着我了,不过你如果不愿意嫁给我,我真会把嫣嫣抢走,到时候你就乖乖跟着来了……总之,无论如何,你除了跟着我,没其他选择了。”亚撒说得可得意了,连威胁都是带着甜蜜和霸道的,透过电话都能传递出浓浓的情意。

    听到这种像无赖似的话,兰芷芯无法生气,只觉得全身都被一股暖洋洋的东西包围着……她不是个爱哭的人,可现在她真想大哭一场,不是伤心,而是欢呼她遇到了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

    此时此刻,所有的冷静和理智都化为乌有,只剩下感动,情爱,甜蜜……纵然隔着电话,可是心却紧紧连在一起。

    兰芷芯哽咽着说:“亚撒,你这算是跟我求婚吗?隔着电话求婚?”

    亚撒一听,顿时瞪了瞪眼睛:“有什么问题?这婚还需要求吗,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孩子都几岁了,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这家伙实也不知哪来的自信,大言不惭的,殊不知女人的心都是水做的,他只要温柔一点,说点好听的话,这事儿不就成了吗,可偏偏他要说大实话,听得兰芷芯眉头一皱……

    “你就是觉得我很容易到手是吗?这可是结婚,不是交往,我……我还没想好,没答应你呢!哼……”

    “什么?你没答应?你……”亚撒一时语塞,敢情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她都不感动?

    这家伙也真是的,感动那不等于一下子就答应你求婚啊!再说了,谁求婚像这么在电话里聊几句就敲定了?这货想得也太简单了点,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对于某些细节和感觉,是很在意的。

    “兰芷芯,你要怎么样才答应我的求婚,你说。”

    “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诉你。”

    “你现在想吧,给你三分钟考虑。”

    “你太霸道了……”

    “这算霸道吗?其实我认为根本没什么可考虑的。”某男还是忍不住得瑟,脑子里始终认为兰芷芯必须就是他的女人了。

    兰芷芯其实心里也是挺惊喜的,只是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一时间她也不知怎么消化这种情绪。真的要做他的妻子吗?她真的可以吗?

    虽然兰芷芯对亚撒有情,而嫣嫣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毕竟结婚是大事,不是一时脑子热就能冲动决定的。她没想到亚撒会在电话里就说求婚的事了,有些无措,需要一点点时间考虑,这也是人之常情。

    亚撒最终还是拗不过,只能无奈地说:“行,你考虑吧,过几天再回答我。不过你现在总该告诉我,你和嫣嫣在哪里?”

    兰芷芯确定了亚撒的心意,她也放心许多,在亚撒的追问下,她终于是说出了一个地方的名字。

    “什么?你居然在那里?”亚撒惊讶,他的反应就跟水菡刚听到消息时是一样的,都觉得兰芷芯胆子挺大。

    “你选的地方不错,很有战略头脑啊……既然这样,你们先在那里待几天,一个星期之后,我去接你们。”亚撒胸有成竹,对兰芷芯选的藏身地点也比较满意。

    “接我们?接去哪里?你母亲不是还没离开吗?”

    “放心,这一个星期里,我有把握,母亲她会回去文莱的。”亚撒说得很有信心,他之所以会决定一个星期之后去接兰芷芯和嫣嫣,也是因为他需要几天时间处理一些事情。

    兰芷芯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相信亚撒。一个星期而已,就当是在这里渡假了。只要亚撒的母亲回去文莱了,她和嫣嫣就安全了一大半。

    “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星期,我和孩子在这里等你。”兰芷芯轻柔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坚决。

    亚撒顿时感到心里一暖,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只要将人接回来,他就有把握安排之后的事宜……暂时还是不便与母亲正面冲突,毕竟母亲代表的不是个人,是整个皇室,私人感情在皇室的尊严面前都会自动被排在第二,只有皇室的名誉才是第一的。

    所以亚撒为了不跟母亲发生正面冲突,只能先将母亲安抚着,等母亲走之后立刻将兰芷芯和嫣嫣接回来。那时,母亲远在文莱,鞭长莫及,加上亚撒又决心娶兰芷芯,这一切想起来似乎就是挺顺理成章的了。

    挂了电话,亚撒还不能平静下来,他在想着,一个星期后,自己要怎么样让兰芷芯乖乖地答应嫁给他……想想就感觉兴奋不已,买一送一这种事,还以为电视里才有呢,没想到自己也遇上了。幸运的是,他和兰芷芯互相有感情,而嫣嫣又是个聪明可爱的娃娃,一家人在一起,该多幸福呢,他再也不用羡慕晏季匀和杜橙了!

    而兰芷芯也是睡不着,站在院子里,四周寂静得只听见几声蛙鸣和蛐蛐的声音,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人……回想刚才跟亚撒的通话,兰芷芯只希望自己没有信错人,希望亚撒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她要的只不过是一份真挚的爱和安全感,如果亚撒都能给,她就愿意接受。哪怕明知前路风险,诸多磨难,她愿意跟他一起走下去……

    一个星期之后,就是她和嫣嫣跟亚撒回去的时候了,也是父女相认的时候,也是她亲口答应嫁给他的时候……其实兰芷芯等的就是亚撒来接的这一天。

    窗户里透出微亮的灯光,那里边睡着一个可爱的小公主,正在做着甜甜的美梦。爸爸妈妈都已经将风风雨雨为她挡开,照耀她的就是一片暖阳……

    ======呆萌分割线======

    不是只有亚撒才盼着兰芷芯的消息,还有一个痴情又专情的男人,nike,也在焦急地等待着。他这几天打兰芷芯的电话都不通,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跑去问水菡,所能得到的消息也很有限。只能确定兰芷芯现在是安全的,可就是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

    Nike在兰芷芯走之前曾经与她商量过,等她离开之后,安顿下来,会通知他,到时候他会去跟她汇合。可计划跟不上变化,兰芷芯也不知道赫淑娴会派人拦截她,以至于临时改变了目的地。而亚撒在火车站时的表现又让她大受感动,终于明白自己的心其实是向着亚撒的,根本无法强迫自己去接受别人的感情。

    Nike不是不好,只因为有的人,说不上来哪里好,却在你心中无法被取代。

    这一个星期的日子,对于亚撒来说是相当难熬的。他每天除了忙公司的事,还要跟母亲不断地对抗着。母子俩为了嫣嫣的事谈了不下十数次了,却还是没能达成共识。

    赫淑娴的理由就是,嫣嫣乃皇室血脉,必须接回皇室抚养,而她的母亲兰芷芯,当然是不被皇室认可的。

    而亚撒的理由则是——“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权利决定孩子的将来!”

    两种不同的意见相互撕扯,互不相让,都显得很强硬的态度,谁也不肯让步,以至于这几天下来,赫淑娴也是睡眠不好胃口不佳,人有些憔悴了。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皇室来了一纸命令,要赫淑娴和亚撒立刻回文莱!

    除了哈吉,没人能这么命令。

    既然是哈吉的召唤,那就没什么可争议的,赫淑娴和亚撒都赶回去了。

    文莱皇宫。

    文莱苏丹是文莱的国家元首,一旦继任,统称为“文莱苏丹”。现任文莱苏丹是哈吉·哈桑呐耳·博尔基亚。

    文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努络伊蔓皇宫是世界最大的皇宫,是文莱苏丹的住所。并非是每个皇室成员都住在这里,更不是每个皇室成员都能自由出入。

    皇宫金碧辉煌,极尽奢华,一共有1700个房间,从空中俯瞰,那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堡镶嵌在澄蓝色的湖水中,倒影比明镜还要透亮。

    亚撒和赫淑娴是皇室中的特列,都可以自由进出皇宫。从机场赶到皇宫已经是深夜了,但必须要去见哈吉一面,才能回自己的住所去。

    亚撒已经有段日子没回来了,见到熟悉的景物不由得有几分感慨……或许除了这些树木和建筑,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吧。以前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哥哥,如今却是显得憔悴了,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

    哈吉在自己的宫殿里最深处的那一间卧室,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可就是隐隐闻到一股子药味儿。

    哈吉见到亚撒和赫淑娴到来,吩咐妻子和侍女们都退下,他要跟亚撒好好聊聊。

    这两兄弟本来感情就好,今天一见,竟是有点心酸。亚撒看着哥哥这身体状况,心里是十分担忧,坐在chuang边,关切地问:“哥……不是说有在治疗吗,怎么难道没起色?”

    哈吉微微一笑,嘴上的一撇小胡子动了动,一如平时般慈祥:“治疗还是有点效果的,只不过我这身体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全治好。”

    “哥,我们不缺钱,请全世界最好的医生给你医治,一个月不好,三五几个月甚至半年,总会好的。”亚撒两眼泛红,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是难免担忧。

    见到弟弟这么真诚的关心,哈吉很欣慰,转头对赫淑娴说:“这次回去中国,你们去玩得还开心吗?”

    赫淑娴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开心。”

    她脸上依旧是带着浅浅的微笑,哈吉虽然是现任国王,但论辈分还是赫淑娴的晚辈,她不想这么快就对一个病人暴露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会说开心,实际上却是刚好相反的。

    哈吉闻言,暗淡的瞳眸里泛起了点点亮光:“亚撒,上次你在电话里说卢洁莹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了,想必皇室这边也不会再对那件事追问。”

    “谢谢哥。”亚撒由衷地说。

    赫淑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们谈话,越听越是觉得,原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那为什么哈吉要下令让她和亚撒都回来?

    赫淑娴纳闷之际,忽然就想到了,这或许是儿子向哈吉请求的,目的是为了让她离开C市。

    赫淑娴脸色微变,但就算想明白了这一层又怎样,命令是哈吉下的,只能说明哈吉跟亚撒在某些问题上居然是一致的?真不知该说哈吉太*爱亚撒还是说哈吉病糊涂了?

    欲言又止的赫淑娴,终究还是忍着没有发作。毕竟哈吉是国王,她理当尊重。至于兰芷芯和嫣嫣,她再另外想办法。

    这*,亚撒和哈吉聊得很晚,后来赫淑娴走了之后两人还在谈,只不过就没人知道他们聊些什么了。

    由于亚撒和赫淑娴今次回来得晚,所以直到第二天,亚撒才去给祖母和父亲问安了。而许多大臣们以及其他皇室的成员,听到亚撒回来,也都纷纷前往皇宫,其中有一个竟然还是带着自家女儿来了……

    亚撒的祖母名字也比较长——“本基兰·达扬·欣特”。只有她的老公以及父母才能叫她“欣特”,这个称呼,她已经许久都不曾听到有人喊过了。年过七十的老人,花白的头发拢在了蓝色头饰中,身子也比从前矮小了些,脸上的老年斑很明显,岁月的痕迹让她看起来难掩沧桑。但她的那双小眼睛却是格外明亮,辉映着她头饰上镶嵌着的满天星钻石,仿佛她整个人都被一种冷贵的光芒包围着,贵气逼人。即使她老了,她也还是闪耀着普通女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光芒。

    欣特沉静如水地坐在那里,自然散发出一股沉稳的气势,一般人不敢随意接近,只有亚撒不怕。

    “祖母!”亚撒一声欢呼,手捧着一个小盒子就进来了,直奔欣特面前。

    欣特布满皱纹的脸上立刻绽放出慈爱的笑容,激动地握着亚撒的手。

    “你这个顽皮的小子,还知道回来?”嘴上责备,可这透出来的都是家人满满的爱。

    亚撒很了解祖母,知道不是真的生气,赶紧地将准备得礼物献上来。

    “祖母,我可是每天都想着您……瞧,我给您带来的中国茶叶,您最喜欢喝的铁观音,这可是原产地出产的顶级铁观音,包您喜欢!”

    果然,祖母欣慰地点头,笑意更深了:“总算你还有点良心,还记得祖母喜欢这茶……”

    “妈……我这儿还有给您带的礼物。”赫淑娴也来了,旁边那男人是她老公,也就是亚撒的父亲。

    夫妻俩对老人很孝顺,出门都不忘带点礼物回来,亚撒也是的。这一家子团聚的时刻是挺温馨的,气氛良好,其乐融融。

    但今天来凑热闹的人还真不少,不仅亚撒一家人来了,亚撒的另两位堂弟以及有几位大臣也都不甘落后,先后而入,使得这宽敞的客厅也显得略拥挤了。

    最后一个来的人是哈吉,他和妻子一起。看得出来哈吉的精神比昨天好些,这也让亚撒放心一点。

    一大上午就这么热闹了,哈吉吩咐厨房做一顿丰盛的午餐,今天中午大家就在一块儿吃。

    不是谈国事的时候,私下的闲暇时间,哈吉也是很随和的,跟家人,跟大臣们,彼此之间都显得很融洽。

    但有一位大臣是怀着“崇高”的目的而来,见这气氛不错,心里自然欢喜,趁着大家追问亚撒的感情问题,这位大臣很聪明地将话题转移到了自己女儿身上。

    “亲王殿下,您常年在外,公事繁忙,这次回来,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考虑婚事了?呵呵……”这笑面虎一般的中年男子,说着还将视线落在了自己女儿身上,那是什么意思显而易见了。【7千字,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