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亚撒当众宣布已有结婚对象
    这位说话面带微笑,好似慈祥长者一般的中年男子就是文莱现任财政大臣——默罕默德。系皇室旁支,也就是亚撒和哈吉的远亲,但也属于皇室成员。他这是第一次带女儿进皇宫,并且是刚满二十岁的小女儿。

    默罕默德是财政大臣,他所说的话当然份量不轻,立刻引来了众人的侧目。

    原本是欢欢喜喜的气氛,顿时显得有一点怪异了,每个人的表情各有不同,看起来十分有趣。

    欣特祖母望着默罕默德女儿笑而不语,哈吉伸手摸着自己嘴边的小胡子,赫淑娴的手轻轻戳了一下老公的腰……亚撒的父亲博西,悄悄用手抓住了妻子的手指,递个颜色示意她别说话。

    默罕默德左边的两个男子是亚撒的两位堂弟,同属亲王,都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似乎觉得这件事很有趣。

    而当事人亚撒俊脸上的笑意就有点凝固了,微微眯起了蓝色的瞳眸,迸射.出两道凌厉的光线锁在默罕默德身上,瞧着对方和蔼可亲的面容,亚撒心底在腹诽:“老狐狸,真是死心不死,前几年想着把大女儿塞给我,现在又要把最小的女儿塞给我,你不盯着我你会死么?”

    心里这么说,可亚撒却笑了,尴尬的气氛又活跃起来,欣特也不动声色地说:“默罕默德,你的提议确实很好,亚撒亲王是该结婚了,都29的人了还不结婚,这在皇室里边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的一个特例。不知道默罕默德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为我们推荐一下呢?”

    这话说得,亚撒的心咯噔一下……糟糕,祖母该不会是早就知道默罕默德今天会有这一出?不会是事先策划好的吧?

    默罕默德欣喜地点头,示意身边的女子站起来……

    “女儿,抬起头来,让大伙儿看看你。”默罕默德说话间露出明显的得意。

    这女子叫“莎约”,是默罕默德的小女儿。她穿着时尚,但是戴着头巾。一袭深红色连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腰上系着一根纯金镶钻的精美腰饰,凸出她诱.人的小蛮腰……浑身上下裹得比较严实,长袖长裙的,胳膊和大.腿都不会露出来。

    她的五官不属于秀气型,分开看,眼眉深邃,鼻子挺直,嘴唇略显丰厚,还是个方脸。但这些全都组合在一起却又形成一种特别的韵味,尤其是她那双闪动着光亮的眼睛,青春活力中隐隐透着几分难掩的野.性。总结一句话就是,这个女子有点辣。

    由于信教的关系,未婚女子不能穿着暴露,还要裹头巾。但即使是这样,也不会影响到莎约天生的气质。看到她,就会联想到她的性格是跟积极向上,勇往直前,热情如火等等词汇联系在一起的。

    欣特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惊艳,颇有深意地说:“不错不错……”

    这到是实话,但论外表和气质,莎约是配得上亚撒的。出于礼貌,哈吉和赫淑娴夫妇也都频频点头,只是却没有急着表态。

    “莎约,介绍一下你自己。”默罕默德再一次示意女儿。

    莎约大大方方地一笑,一点都不怯场,清脆的声音不急不慢:“我叫莎约,今年二十岁,毕业于M国波士顿大学MBA,刚回国,还没有正式工作。”

    就是这么简短的自我介绍,尤其是后边那句“还没有正式工作”都能被她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好像这不是丢脸的事而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没错,当众人听完莎约的自我介绍,全都惊讶了,就连亚撒也是不由得暗暗心惊,看向莎约的目光中少了几分不屑,多了一分欣赏之色。

    这是因为,M国波士顿大学MBA实在是个很牛*的专业,中文的意思就是——工商管理硕士。

    20岁拿到硕士,这不是天才是什么?20岁就能在波士顿大学拿到MBA,那更是天才中的学霸,学霸中的战斗机,可以甩开人家好几条街了。这就不奇怪为什么默罕默德在提到自己女儿时这么得意,不奇怪为什么莎约那么富有自信。她绝对有这种自信的资格,哪怕现在没工作,都只是因为她刚回国,而这种人才,走到哪里都是会受到欢迎的。

    哈吉是个惜才的人,身为现任国王苏丹,他的眼光不能局限在某一处,对于莎约,他第一印象不错。

    哈吉爽朗地笑着,赞赏地看着莎约:“真是皇室的福气啊,小小年纪就能拿到MBA,比亚撒可强多了……哈哈哈,没工作不要紧,默罕默德,你可不能放着人才不用,赶紧地给你女儿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

    “是,陛下。”默罕默德心里暗喜,觉得自己成功了一半了。

    欣特也是很高兴,越看莎约越是感觉喜欢,朝她招招手:“过来,让我好好看看,这孩子是怎么长的,20岁就能拿到MBA,太了不起了。”

    莎约没有普通文莱女子那么害羞,这或许跟她曾出国读书的经历有关系。见欣特召唤,她笑着就上去了,一身红衣很像是一团火在燃烧着。

    赫淑娴和老公博西,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些许担忧……只怕亚撒对于今天的家庭聚会很不满意了。

    本来是家庭聚会,却没想到默罕默德带了自家女儿来,变相的成了相亲。还是在亚撒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能舒坦才怪。

    亚撒不讨厌这个叫莎约的女子,有才华的人,国家当然需要,但是这欣赏和喜欢是两码事,他看着祖母拉着莎约问长问短的,越发感觉心里不舒服,越觉得祖母这是故意安排的。

    为了不至于大家太尴尬,亚撒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埋头吃着水果,懒得去理睬那对父女。

    可旁边还有人见不得亚撒这么清闲,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瘦瘦的身影走了过来,坐在亚撒身边,装作很关切的样子:“亚撒哥哥,你怎么还在这儿坐着,不上去跟莎约联络联络感情?”

    话是这么说,可这人眼里分明还有一丝取笑的意味……谁都知道亚撒最不喜的就是被皇室安排相亲,以前碰钉子的大臣和皇室远亲,那是不在少数,大家都知道亚撒很固执,但现在一回来就被安排相信,还这么突然,可想而知他心里多反感了。

    亚撒斜斜一挑眉,嘴角上翘,勾出一丝兴味:“达桑,怎么你觉得我应该去么?默罕默德又没说要把莎约嫁给我,有可能他的目标是你呢?虽然你已经有了三个妻子,但是还能再娶的。你要是看上莎约了,不如就娶回去吧。”

    “你……”达桑脸色一僵,被亚撒的话呛到了……整个皇室都知道他家的三个老婆个个都不是简单的货色,隔三岔五的吵架,打架有时都可能,要是再娶一个回去,估计他家更不会安宁了。

    另一位堂弟也跟了过来,调笑说:“亚撒哥哥,默罕默德摆明就是冲你来的,他先提到你应该谈婚论嫁,再推出自己的女儿,这意思还不明显吗?亚撒哥哥,那个莎约看起来不错,20岁就能拿到MBA,你们结婚生出来的小孩子,那更基因肯定是很优秀的……”

    “图仑,你也信这种基因论?反正我是不信的。你要是觉得莎约能生个聪明的孩子,你把她娶回去吧,哥一直觉得哥的基因已经足够强大了……”亚撒面露得意之色,想起了嫣嫣,那可是聪明宝宝,跟小柠檬不相上下的。他还用得着找莎约生吗?这两个堂弟当然不知道亚撒的孩子都五岁多了,机灵着呢!

    这叫图仑的家伙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可脾气到是不小,一听亚撒陶侃他,立刻黑了脸:“我都已经娶了四个老婆了,要不然,莎约还真可以考虑。”

    这三兄弟在旁边聊着,彼此也都知道各自说的话没几分是真的,连笑容都是不达眼底的,有种淡淡的疏离,但至少还能维持表面的平和。

    这两个人都是亚撒的堂弟,但平时少有来往,不如亚撒和哈吉那样关系铁。

    亚撒对于这变味的家庭聚会已经失去了兴趣,只想快点退场,但还有午饭没吃,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等。等午饭过后就闪人。

    幸好这午饭期间,默罕默德和欣特并没有将亚撒和莎约联系在一块的话题,只是对莎约赞赏有加,不停地夸着,其意思很明显了。

    欣特多少有点知道亚撒的脾气,今天他或许已经感觉到默罕默德的出现是她默许的,他能坐下来吃饭,没有掉头就走,也算是对她的尊重了,如果她再不管不顾地当众提出要亚撒和莎约交往,只怕他面子上挂不住,产生逆反心理。

    文莱皇室是出了名的极尽奢华,这一桌子的菜满满的,并且餐具都是纯金纯银的。坐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亚撒却有点心不在焉,他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兰芷芯和嫣嫣现在吃的什么?

    他在这儿大鱼大肉,满桌子吃不完的山珍海味,可他的女人和孩子却在偏远的地方受罪,他哪里还会有多好的胃口。

    好不容易熬到了这顿饭结束,亚撒整个过程都很少说话,就在大家觉得可以圆满结束这次聚会的时候,亚撒却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站了起来……

    “请容许我说几句话……咳咳……”亚撒清了清喉咙,神色柔和而又不失严肃。

    赫淑娴下意识地心头一紧,虽然不知道儿子要说什么话,可直觉告诉她,多半是会令人震惊的内容。

    但眼前,欣特在,哈吉在,赫淑娴也不能不顾着场合,只能暗暗着急。可亚撒的父亲博西却是一脸轻松,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亚撒,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亚撒此举有什么不妥。

    欣特和哈吉以及默罕默德,莎约,还有两个堂弟,也都注视着亚撒,等着他发言。

    亚撒深不见底的蓝眸里泛起点点光泽,最后一丝犹豫也被坚定所代替,他很慎重地说:“我是想说,其实我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但是暂时还不适宜公开,等合适的时机,我会带她回来。”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陷入一片寂静,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灰色……消息来得太突然,事先没有任何人知道亚撒会这么做,就连哈吉都是震惊地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太出乎意料了。

    几秒的静默,随即只见赫淑娴也站了起来,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愤怒。在场的,除了亚撒就是赫淑娴知道,亚撒口中所说的对象是谁?兰芷芯,一个普通人,怎能嫁入皇室?赫淑娴只觉得亚撒是在故意赌气,胡闹。

    “亚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赫淑娴咬紧了牙,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亚撒拖走。

    “淑娴!”欣特一抬手,示意赫淑娴不要太激动,可其实欣特脸上也是挂不住的,肤色有点涨红了。

    “亚撒,你这孩子真是顽皮,你的结婚对象该不会是上次那个绯闻女友吧?叫什么莹的?”

    “不是。”亚撒如实回答。

    在座的都知道这件事,可亚撒却说不是那个女人?这就有点奇怪了,难道还有别的女人是他们不知道的?

    莎约也是紧紧盯着亚撒的眼睛,心情难以平静……她在见到亚撒之前就已经听父亲说了亚撒是如何如何有才干有能力,将文莱皇室在中国投资的公司经营得怎样风生水起。在见到亚撒之后又被他英俊挺拔的外表所折服,一颗芳心就落了一半在他身上,可现在他却说已经有了结婚对象,这不等于是在打她的耳光吗?

    哈吉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弟弟,那是谁?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能让你会想要跟她结婚?”

    这些问题也正是其余人心中所想,唯有赫淑娴此刻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但亚撒却不会继续透露更多,他又不是傻子,刚才只是试试大家的反应,不会真的将兰芷芯和嫣嫣的存在说出来。只有等他安全接回了人,他才会向皇室交代更多。

    “请原谅我现在不能说太多,但是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带她来见。”亚撒再一次表达自己的意愿,清晰而坚定。

    最感到被打脸的就是欣特了,身为祖母,她为孙儿的婚事操心,本来就是应该的,可现在看来,孙儿好像已经表现出逆反的心理了。

    欣特慈祥的面容变得沉郁,凝重地说:“亚撒,你是亲王,不是平民,你要知道,你的婚事是全国人都会关注的焦点。甚至全世界的人都会盯着你的婚事,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一个人,所以你不能随心所欲,至皇室的声誉于不顾。结婚的事,还是由皇室安排吧,你如果觉得在中国待腻了,就放个长假回来,好好修身养性,像你哥哥多学学怎么当一个成熟的有责任感的男人。”

    欣特这番话,听起来很沉重,说完之后也觉得不便再继续下去,挥挥手算是打招呼了,说自己很累,先下去休息,众人自便。

    亚撒沉默不语,耳边传来两个堂弟讥笑的声音……

    “亚撒哥哥,你都29岁了,也是时候懂事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啊。”

    “就是,看我们的婚事都是皇室安排的,不还是这么过来吗,也没见我们少块肉啊,再说了,家里有几个女人伺候,有时候也是享福嘛。”

    “对对对,亚撒哥哥,你还是听祖母的话,接受皇室的安排,早点结婚生孩子吧,我和图仑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两个男人就跟麻雀似的叽叽喳喳,比先前还活跃。

    一旁的默罕默德虽然一直没吭声,可这张老脸都气得发白了。他也是皇室的人,更是重臣,他认为自己的女儿嫁入皇室那是必然的,可亚撒这么不给面子,当众宣布已经有结婚对象,他这脸往哪里搁?

    “亚撒,你真是……真是太过份了!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叔叔!”默罕默德气愤地撂下这句话,拉着女儿的手就走了,带着一身不甘的怒火。

    “叔叔……哎呀叔叔别生气嘛!”达桑赶紧跟上,打圆场去了。

    图仑也不甘落后,追着上去了。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因尊重默罕默德还是有其他图谋,就不得而知了。

    赫淑娴本来也想上去呵斥亚撒一顿的,却被亚撒的父亲博西拦住了,冲妻子摇摇头,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赫淑娴也很给老公面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强压住怒火,愤然离场。

    转眼,这华丽的宫殿里就只剩下亚撒和哈吉了。

    哈吉先前的精神状态还不错,现在人一走得差不多了,他也是长长地舒口气,轻叹着拍上亚撒的肩膀:“弟弟,既然你现在不想让我们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是我猜……她应该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女人吧。如果是一个家世身份都显赫的女人,你可能现在就已经带回来了。就因为她身份平凡,所以你知道现在带她回来也许会是一种伤害。我说得对吗?”

    亚撒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感动,哥哥真是很了解他。

    “哥,你是不是也认为我刚才不该那么做?”

    哈吉哑然失笑,眼底却含着一丝苦涩:“不,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当年我也面临过像你一样的情况,但是我还不够勇敢,最终被迫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

    “哥……”亚撒无言感激,哥哥的认可,对他来说很重要。至少这是第一个站在他这一边的亲人,并且还是现任国王,这对亚撒是很有意义的。

    “那哥哥您可以说说到底您喜欢的女人是谁吗?”亚撒晶亮的蓝眸闪耀着好奇,这个问题,从小到大,他都问了无数遍了,但哈吉却从未正面回答过。

    今天的哈吉却有些不同,比起往日,他似乎更感xing了一点,兴许是被亚撒的行为勾起了感慨。

    哈吉琥珀色的眸子望着窗外远处,那个方向是皇宫的大门,他幽然的眼神就像是在极目眺望远去的爱人……

    “那个女人,她家摆了一个烤鱼摊,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无意中路过,去吃了一回烤鱼,那时候她只是个年纪跟我一般大小的姑娘,但她做的烤鱼很好吃,我喜欢那个味道,是在皇宫里吃不到的。每次看着她烤鱼时候的样子,我就觉得那画面特别美,炭火映照着她红红的脸,她的腼腆,羞涩,她的每个笑容都是那么迷人。她不知道我这个熟客的身份,只见我经常去吃,于是就开始跟我聊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可我却只能捏造一个假名告诉她……”哈吉眼底的苦涩又深了几分,回忆起一些往事,依旧是会触动他的心。

    “她傻乎乎的,从未怀疑过我的身份,甚至有一次因为下雨,我又想吃烤鱼,只能派人去告诉她,叫她烤好了之后送到皇宫来。而我在皇宫门口去拿烤鱼的时候,她问我怎么会住在皇宫,我只能谎称自己的父亲是皇宫侍卫……她从不质疑我,她给我的永远都是微笑和温暖。我们一起去看海,一起在山林里采蘑菇,我们有过一段纯纯的快乐的日子……”哈吉脸上浮现出淡淡红晕,嘴角不自觉地扬着,可见他的这段回忆有多美好。

    但紧接着,哈吉就露出沉痛的表情:“在我十六岁那年,我被封为王储,十八岁就在皇室的压力下,被迫娶了第一个妻子。当时,我的那个她,知道我结婚了,并没有怨恨我,她说她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叫我不要担心。可是,我没想到,她会为了我守贞到现在,二十年了,她都没有结婚。我看到她领养了两个孩子,我也暗中资助那两个孩子去国外留学了……而我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只能偷偷去看她摆摊,看她卖烤鱼,有时也会派人去为我打包一份,但我没有再去打扰她的生活,我甚至都没问过她知不知道我就是现任苏丹……”

    偌大的宫殿里,富丽堂皇,极尽奢华的装潢和摆设,都在显示着这个皇室有多么的辉煌和尊贵不凡,但此刻却因哈吉的一席话,让人窥探到,辉煌之下隐藏着的心酸与遗憾。

    亚撒深深地被震撼了,第一次听哥哥说这些话,他太能体会哥哥的感受了,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一幅纯美的画面……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牵着一个同龄的少女,漫步在海边,夕阳下,晨曦中,在山林里,湖泊旁,都留下了美好而动人的身影。那份恬静与温馨,一定是镌刻在哥哥灵魂深处,永不遗忘的,属于自由的味道。

    而那位不知名的女子,能为哈吉守贞20年而不嫁人,亚撒对于这一点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在这个国家有宗教信仰,那些人真的可以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很多事情,源于这个信仰的本心。

    亚撒抬眼望望这富丽华美的宫殿,感慨地说:“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真正渴望的不是成为世界最富的皇室,我们最想要的是自由。不被皇室所束缚,不被所谓的责任而捆绑一生,向外外边自由的空气,渴望自由地呼吸……哥,这些年,真的苦了你。”

    哈吉默然,随即那复杂的眼神看着亚撒:“你潇洒自在很多年了,其实你比我幸福多了,如果有一天你坐到我的位置,你……”

    “哥,说什么呢,赶紧打住!你的病会好起来的,你还要继续当苏丹,别想偷懒啊!”亚撒不让哈吉继续说下去了,那个话题太沉重。

    哈吉也是被亚撒表情逗乐了,哈哈一笑:“没错,看来我还得操劳下去啊。”

    “哥你是最英明的苏丹,全国人民都需要你啊!”

    “你这小子又拍马屁了!”

    “NONONO,我说的是大实话!”

    “……”

    两兄弟一扫先前的阴霾,开始聊些有趣的话题,只是这未免感觉有点在强颜欢笑。

    亚撒是真心希望哈吉能早点康复,血浓于水的亲情,亚撒是很重视的。而哈吉也对亚撒相当纵容,哪怕他先前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已有结婚对象,哈吉都不曾责怪半句,而是显然站在他那一边。只因为哈吉曾有类似的经历,他知道那种遗憾是怎样痛苦,他不希望亚撒步他的后尘。

    不管怎样,皇室不是哈吉一个人的,他的支持固然重要,但他也不能再全体反对的情况下让亚撒跟兰芷芯结婚。

    亚撒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需要过的难关还不少。但这家伙有个优点,那就是脸皮够厚,胆够肥。只要他认准的事就会不遗余力,迎头而上。越是艰难,他越要逆行,誓必要打破皇室一贯的传统!

    =======呆萌分割线=======

    时值六月,天气变热,陆地上时常感觉像在蒸烤似的,随着全球天气逐年变暖的不可逆转的节奏,这天上的太阳也越发威猛了,火辣辣地悬挂在头顶,大地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流,都在盼着这天儿能下一场及时雨。

    港口,刚停泊下来的金虹一号像个美丽而傲娇的巨兽盘踞在海边,闪闪发光,华丽而耀眼。

    游客们纷纷下了游轮,走在最后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女的戴着遮阳帽,青春靓丽,朝气蓬勃,即使烈日当空也不皱一下眉头。而她旁边的男人穿着黑衣,板着脸,手揣在裤带里,酷帅到了极点。尤其是那双明明妖魅却又发着冷光的眼睛,令人不敢逼视。

    看这造型,这架势,不愧是老大,依旧那么拉风啊,瞧这张写着“生人勿近”的脸,长得跟妖孽似的,可就是太冷,除了他身边那个青春活泼的女子,别人还真不敢随意接近他。

    小颖无视梵狄的黑脸,挽着他的胳膊,脆生生地说:“嗳,还在生气吗?刚才那个男人是美食节目的制作人,我只是跟他聊了几句,话题全都是吃的东西……”

    梵狄一记眼刀飞过来,淡淡地说:“是只聊了几句,不过你觉得有必要留电话号码吗?现在我才是你的经纪人,我都说了那个节目不上,你们还有什么可联系的?”

    小颖晶亮的眸子闪了闪,噗嗤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哈哈……原来是为这个?你吃醋啦?”小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梵狄。要知道,看梵狄吃醋,那不是经常有的事。

    梵狄脖子一梗,眼一瞪:“你还得瑟!”

    “嘿嘿,告诉你吧,我留的不是自己的电话,是山鹰的电话,反正山鹰现在也是我的助理嘛。”小颖俏皮地瞅着梵狄,果然这货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山鹰……我的得力干将,现在到成了专门帮你打发桃花了,助理……嗯,也算是助理。”梵狄嘴里低喃着,还下意识地回头望望……

    只见一个瘦瘦的竹竿似的身影蹿了上来,苦着脸说:“老大,我觉得以我的能力,我可以做点其他事啊,总是处理一些那种事,我感觉自己都快发霉了。”

    原来是小颖自从恢复了容貌又当上美食交流大使之后,想追她的人不少,但其中很多又是行业里不便去得罪的人,所以一般情况都不由小颖亲自去处理,梵狄让山鹰来负责打发掉那些送花的送礼的还有邀请饭局的。总之,只要发现有*企图的一律推掉。

    “嗯?那种事?敢情你觉得替我们打发掉那些想要追你大嫂的男人,是很起眼的事?告诉你,这事很重要,关系到我和小影之间的感情和谐问题,如果不是我信任的人,还不会交给他做的。小子,好好干,年底多给你点分红!”梵狄鼓励的眼神看着山鹰。

    果然“分红”对山鹰是有吸引力的,马上来了精神:“老大,今年的分红能不能别给我钱了,您还是为我物色一个结婚对象吧!”

    “咳咳……咳咳……”梵狄顿时感觉喉咙发卡,很不给面子地说:“我可没那个本事让姑娘喜欢你,这得靠你自己去争取。”

    山鹰只好没精打采地说:“算了,老大还是把分红直接打到我卡上吧……”

    “……”

    三人说笑着已经走到岸边停靠的车辆旁,一头钻进去,向着梵氏公馆出发。

    这一趟出去了半个多月,梵狄还是有些想念公馆里的兄弟,这次回来,不仅是处理一些事物,最重要的是要办一件事——结婚证是领了,可还差一个圆满的婚礼。【求月票!亲们不要觉得插.进梵狄的婚礼很突然,这情节是会跟兰姐和嫣嫣有重大联系的。详情请继续关注每天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