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梵狄的婚礼(三)兰芷芯母女被抓
    蓝天如洗,白云悠悠,青山绿水,莺飞草长,好一幅清新宁静悠远的山水画,好一个修心养身的佳境,虽不比古人在山林间结庐而居的闲情雅致,但也算得上现代人的另一种生活品位了。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之余,来到这样远离喧嚣烟尘的地方,让自己的心灵暂时放空,脑袋里的忧愁暂时抛掉,感受大自然的温柔,感受自由的呼吸……

    虽然只是一个多星期,时间并不长,但对兰芷芯来说,却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在这里,是她人生的又一次重大经历,又一次沉淀自己,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进行不断地反思,考量,近瞻,远瞩……最终完成了她人生阶段中的又一次思想的进化,蜕变。

    想想她的曾经,她总是太冷静太理智,凡事都考虑得太多了,太过小心翼翼,尤其是在感情上,她不敢赌,不敢争,不敢主动跨出最关键的一步。无论是亚撒还是nike,都是对方先提出要跟她在一起的,不是她自己主动去争取的。

    冷静,理智,不冲动不天真,她以前以为这是一个成*人应该有的素质,但她太制约自己了,都快成顽石了,所以每当爱情来临时,她总是迟迟不前,不够勇敢。

    谁说30岁的女人就不能冲动一回?谁说30岁的女人青春不再?谁说30岁的女人就不可以大胆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谁说30岁的女人一定要将自己的幸福和人生统统打折?不……不能这样过,不能这样活!

    没有人能逃过生老病死,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值得敬畏的生命形式……年幼,年少,不惑,年老,每个阶段都不应该妄自菲薄,都不应该觉得自己“不行”“不可以”。任何时候,努力与坚持都是获得成功的奠基石。没有这块石头,万丈高楼都不存在。这一点,兰芷芯觉得自己真是要向nike学习。

    学习他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走在路上,不到路的尽头绝不会轻易转弯货调头。

    目标鲜明,勇往直前,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去争取,平凡人也有自己的光亮。

    许多许多觉悟和感慨,都在冲击着兰芷芯,是她思想上发生的明显变化。使得她对于跟亚撒之间的感情,更加坚定,确定。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孩子,她都应该去拼一次,不要瞻前顾后,勇敢地接受亚撒,一起共同度过难关。

    前路有迷雾,障碍,可她有亚撒,有嫣嫣,有水菡,有梵狄,有童菲,还有父母……这些人都在支持她,她还有什么理由在面临选择时退缩呢?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等一会儿见到亚撒时,她一定要大声告诉他——“我答应你的求婚!”

    这个声音,在兰芷芯心里不断回响着,她素净淡雅的容颜上露出犹如少女般纯美的微笑,牵着嫣嫣的手,站在大门口静静地等待着……

    小肉墩儿今天的打扮可爱极了,一头长卷发被扎成辫子盘在脑后,一些浅浅的毛柔柔的短发散在额头和耳际,让这张肉嘟嘟的小脸蛋看起来更萌了。穿着粉红色的凉鞋,那小脚趾时不时还一翘一翘的动一动,白嫩的小手指捏着衣服前边的蝴蝶结带子,稚嫩的声音说:“妈妈,我们走了以后还会回来这里玩吗?”

    兰芷芯一听孩子这软嫩的声音就感觉心都要融化了,柔柔地一笑说:“当然可以再来了,只要你想,妈妈就带你来玩。”

    “咯咯……咯咯……那下次我们来的时候带小柠檬还有干爹干妈一起来,好不好啊?”嫣嫣亮晶晶的蓝眸子纯净无瑕,满是期待。

    这孩子,被兰芷芯教导得很好,才这么小就懂得了什么是“分享”。无论是好吃的好玩的,她都愿意跟亲人朋友一起分享,当然,前提是她要将你划分为“自己人”。比如,假设是亚撒,嫣嫣会不会想要跟他分享什么,这个问题,现在说出来会让亚撒伤心的……

    兰芷芯很欣慰,爱怜地揉揉孩子的脑袋:“好好好,下次让你干爹开车,我们来这里再住上几天。”

    “嘻嘻……下次来的时候,池塘里的鱼鱼是不是会比现在长得更大呀?”

    “这……也许是的。”兰芷芯犹豫了一秒才说的。她不想这个时候告诉孩子,等下次来的时候,现在的那些鱼鱼或许大部分已经变成人们的盘中餐了。

    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眼睛,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的笑容,兰芷芯心底就会涌起强烈的母爱……多想就这样牵着孩子的手,将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还有那些丑陋与腐朽都隔绝在孩子的视线之外。多想这纯洁的小天使用不染上世俗的尘埃和忧伤。

    “孩子啊,只要妈妈还活着一天,一定会拼尽全力保护你。你就是妈妈的命啊……”兰芷芯默默在心里说。

    站了好半晌,还未见有人出现,兰芷芯心疼嫣嫣,蹲下身子问:“累不累?你去屋里玩吧,妈妈在这里等就行了。”

    嫣嫣听了,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我要跟妈妈一起等。”

    稚嫩的脸颊,却有着小小的坚定。她觉得妈妈一个人在这里好孤单,她要陪着妈妈。虽然还不知道是哪个叔叔要来接她和妈妈,但嫣嫣觉得,只要是妈妈的朋友,那都是好人。

    兰芷芯感觉暖暖的,这孩子很乖,怎不叫人更疼爱呢。

    兰芷芯端来了凳子,抱着嫣嫣坐在院子里的阴凉处,面朝着大门。只要有人有车进来,她都能一眼看到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晨曦退散,太阳高挂,转眼已经是九点多了。

    与此同时,在C市海港,停泊着一艘宛如小山一般的豪华游轮——金虹一号。

    它的外型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的耀眼,绚丽,却又如雪山般高雅洁白。今天,它跟往日有所不同。它像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终于披上了红妆,在它雪白的躯体上,到处都张灯结彩,缤纷绚烂如百花齐放。

    在游轮的第一层,船头上,赫然醒目地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辉,昭示着今天将会在这里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不是梵狄故意炫富,而是梵氏家族自身的地位足够高大,财力雄厚,势力超群,掌舵人的婚礼,那能是简单得了的吗?就算梵狄和小颖想从简,梵顶天和家族中的长辈们还不干呢。

    梵氏家族多年许久像这样隆重而又喜庆的大事发生了,加上梵顶天已经接受了小颖,当然要大力操办婚事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梵顶天虽然年事已高,前些日子身体也出状况,但最近情况良好,精神不错,时常都会监督着婚礼的筹备工作。

    上一次梵狄和洛琪珊的婚礼泡汤,梵顶天当时很失望伤心,现在这场婚礼不会再办不成了,因为是儿子自己挑的新娘,梵顶天不再反对……抱孙子有望了,他还瞎折腾什么,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催促梵狄和小颖快点生娃,这样比较实际点。

    这次婚礼上的多种食材都是由晏家的君骋酒店提供,晏少说这当是他的礼金。

    食材中又包含有一些人参灵芝之类的,由邵擎的美玉颜公司提供,说这当是他和老婆水玉柔给梵狄的礼金。

    另外还有烟酒糖果,是晏锥和亚撒提供的,原因很简单,公司旗下的子公司不少,经营项目多,这些东西他们都一箱一箱往游轮上拉……

    大家都很热情积极,也不管人家金宏一号上本身就不缺这些,只管送上来了。

    梵氏家族里的一部分人也都各自出钱出力,只除了还在澳门那几个顽固不化的哥哥姐姐,其他都会来参加的。

    宾客不是特别多,但都是梵狄和小颖的亲朋好友,气氛热闹而融洽,一团和睦。

    这其中有一个女人是不请自来的——洛琪珊。

    洛琪珊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性格火辣,作风果敢,她并不是来捣乱,她说她想看看梵狄结婚的场面,沾沾喜气,看看新娘子有多美。

    梵狄很大方,让她上船了。他相信洛琪珊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女人,如果他拒之门外,反而显得小气了。

    童菲和杜橙是带着宝宝来的,才几个月的时间,这白胖小子长得越发可爱了,萌化不少人啊。

    奇怪的是,水菡竟没有跟晏少一起来,而是和晏鸿章以及晏锥母子一起,带着小柠檬来了。

    知道这一家子的人不禁要问……晏少去哪里了?

    这个问题,水菡缄口不语,保密。而晏鸿章老爷子和晏锥,都不知道晏少的行踪。

    喜气洋洋的金虹一号上,第四层甲板,右边一张长椅,坐着童菲和水菡,小柠檬,以及一个小奶娃。

    小柠檬一直围着小奶娃转,好奇又兴奋地眨巴的大眼,时不时用手砰砰奶娃纷嫩的脸蛋:“童菲姨姨,他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啊?”

    “呃……这个,还要过三四年才能跟你一起玩。”

    “他的脸好嫩,他身上有奶香味……”小柠檬说着还凑近去闻一闻。

    “是啊,你小时候也有的……”

    童菲家的宝宝也不怕生,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小柠檬,有时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咯咯咯地笑,像是在跟小柠檬打招呼。

    小柠檬也不嫌闷,一边逗着小宝宝,一边还不忘小声嘟哝:“不知道我妹妹啥时候从妈妈肚子里出来呢……”

    “噗嗤……”童菲忍不住莞尔:“菡菡,你儿子总惦记着妹妹,你有没有去医院检查孩子的xing别?”

    水菡摇摇头:“没去……不会去的,我们家的人全都说不要去。虽然小柠檬很想要个妹妹,但这生男生女不是重点,只要是我和季匀的孩子,我们全家都会疼爱的。”

    “哈哈……”童菲一阵大笑,俏脸生辉:“只怕是晏少说,这一胎就算生儿子也不要紧,以后再接着生,是吧?”

    水菡柔美的脸颊微微一红,娇嗔地瞪了童菲一眼:“你们都知道他那德性了……”

    “你还年轻,家里也有条件再生……其实我挺羡慕你的……”童菲说着,笑意有点凝滞了,只因想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她不像水菡还可以再生。

    “童菲,你能生个健康的宝宝已经是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了,不用觉得遗憾。”

    “嗯,我知道的……”

    “……”

    两个女人带着孩子在聊天,这样温馨的时刻很宁静,只是,如果兰芷芯在这里,带着嫣嫣,那画面就简直太完美了……

    童菲刚刚已经听水菡说了关于兰芷芯和亚撒的事,她的反应跟梵狄一样,深感意外,却又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如今兰姐有困难,不能来参加婚礼,等以后兰姐回来,一定要好好“审问审问”她和亚撒所发生的趣事。

    她们都在等着听到兰姐的好消息,一样地在期待着亚撒能如约而至去接兰姐。

    愿望总是美好的,可现实有时却不尽然。

    此时此刻,农家院门口依然不见亚撒的踪影,却是等来了一辆挂着C市车牌的越野车。

    车上下来两个穿着普通的青年男女,男子黑发寸头,女人戴着一顶蓝色帽子,白衣绿裤,挎着一个黑色小包包。

    长相普通气质普通,属于那种丢进人堆里都不打眼的类型。两人一下车就东张西望,二兰芷芯和嫣嫣已经进屋去了。

    主人家在池塘边,这院子里现在没人。

    寸头男扯着嗓子喊:“老板在吗?我们来垂钓的,今天中午在这里吃饭。”

    是有客上门了。

    兰芷芯住这里一个多星期,很少会跟前来垂钓食宿的客人打照面,更不会有交集了。

    出于警惕,兰芷芯没有出声,她相信老板会听到客人的喊声,会出来招呼的。

    果然,一会儿就见老板矮胖的身影跑来了。

    兰芷芯从窗户那里望见外边,能看到客人已经被老板带走,兴许是去了池塘钓鱼。

    这是很平常的一幕,没什么可关注的。兰芷芯的心思只放在孩子和等待亚撒。

    都已经十点多了,亚撒怎么还不来?兰芷芯忍不住打开过手机打过亚撒的电话,却是处于“不在服务区”状态。水菡说过亚撒回文莱了,但也说亚撒让转告,他一定会如约而至的。她和亚撒约定的时间是在上午,如今,都快到中午了。

    等待,是一件很磨人的事,兰芷芯不由自主在这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心慌……

    “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他不可以不来,怎么可以不来呢?他或许是路上塞车,他一定已经下飞机了……”兰芷芯默默叨念,可她不知道自己的脸色已经慢慢苍白。

    满怀着希望,怀着一腔热切,她眼巴巴地盼着,她已经决定了要答应亚撒求婚的,她从未这么急切地想要见到他,告诉他这个决定……他一定会很开心吧?他会兴奋得像个大孩子,他会激动地抱着她转圈圈……

    不知不觉在这样的催眠中,兰芷芯的嘴角在上扬,苍白的面颊又爬上了一抹少女般的娇羞。

    还有,nike也该到了,怎么也没人影呢?

    Nike是真的在路上塞车了,正往这里赶呢。

    兰芷芯拉上了窗帘,继续等待着。嫣嫣坐在妈妈身边,一边玩着单机游戏一边嘟着小嘴低声哼着儿歌,无忧无虑的小萌娃。

    嫣嫣是面朝着窗户坐的,兰芷芯是侧面朝窗。嫣嫣无意中抬眸,瞥见窗外似乎有人影晃了晃,下意识地说:“妈妈,外边有人,是不是来接我们的叔叔到啦?”

    “嗯?”兰芷芯蓦地侧过头,警惕地望着窗外,却只见一片寂然。

    “嫣嫣,你确定有人影?”兰芷芯压低了声音问。

    嫣嫣点点头,放下平板电脑,走过去抱着妈妈的腿,怔怔地仰着小脑袋。

    兰芷芯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竖起耳朵听,却是依旧没听到外边有响动。

    如果是亚撒来了,他怎么可能不出声?依照他的性格,早就在院子里喊了。

    这个念头才刚起,兰芷芯脑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地抱起嫣嫣,还没等她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只听得“噗噗噗……”连续几声闷响,屋子的大门竟然被人猛然踢开!

    惊悚的瞬间,只见门口冲进来两个拿着枪的男女,正是先前来农家院的客人!

    “啊——!”

    “啊——!!!”

    两声尖叫分别出自兰芷芯和嫣嫣的口中,惊慌之下,那一对男女已经狞笑着冲上来叫嚷:“住嘴!不想死就别动别叫!”

    一霎间,兰芷芯和嫣嫣都没了声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嫣嫣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抱着妈妈的颈脖,咬着下唇,硬是忍住了哭声。而兰芷芯也是吓得魂飞魄散,紧紧抱着孩子,两只眼睛都在喷火!

    “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兰芷芯怒声呵斥,混乱到极致的思维濒临崩裂!

    寸头男嘿嘿一笑,那一脸横肉抖了抖:“问这么多做什么,反正你只需要跟着我们走就行。我警告你们,别再出声,不然别怪我子弹不长眼睛!”

    那个戴着帽子的女人凶狠地瞪着兰芷芯:“少废话,你自己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找你!走!”

    枪口下,一切都是徒劳的,如果逞能地嘴硬,只会给孩子和自己带来伤害。

    突然发生的异变,让人连恐惧都来不及释放,安宁祥和,已经被彻底打破!

    嫣嫣这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早已是吓得小脸惨白,她缩在妈妈的颈脖,小声说:“坏人……坏人来了……怎么办……”

    兰芷芯心疼地搂着孩子,安慰说别怕,可她自己知道,此刻,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她一个人是不怕死,但她怕嫣嫣受到伤害。从这女人说话的口气,兰芷芯猜测到一个不想承认的答案……还用说吗,这是赫淑娴派来的人吧。

    愤怒,恐慌,在兰芷芯身体里交织,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他们走。

    在兰芷芯和嫣嫣被枪指着带出农家院时,她看到了晕倒在角落的两个人……是老板和他的老婆,夫妻俩显然是被打晕了,不过没有血迹,可能没有受伤。

    兰芷芯一惊,愤恨地问:“你们只是抓我,用得着对付无辜的人吗?”

    戴帽子的女人不屑地哼哼:“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闲工夫管别人?他们没死,只是晕了,不过你要是再唧唧歪歪,我不介意现在上去补两枪!”

    兰芷芯很想破口大骂,但终究是忍住了……在枪口下,冲动是会更倒霉的。

    没有悬念,兰芷芯和嫣嫣被带上了那辆越野车,驶出了农家院的大门。

    这条小路开出去不远,有一户人家,那里边住着两个外来人,是昨天才来的,他们就是梵狄派来保护兰芷芯母女的。

    先前两人就已经看到有一辆越野车进去了农家院,他们跟进去了,悄悄尾随着,看到那对男女确实是在池塘边垂钓,他们才放心地回到原地坚守岗位,继续监视着动静。

    可是就在刚才,却又见到越野车从农家院开出来了,这似乎有点不寻常?不是来玩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走掉?

    梵狄的手下果然精明,立刻发觉异常,忙不迭地跑去农家院,看到了被打晕的老板夫妇俩。

    “糟糕,出事了,大军,快追!”一个矮个子男人边跑边喊着。

    越野车上,寸头男开车,女人在后边押着兰芷芯和嫣嫣。

    车里的气氛压抑而低沉,充斥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梵狄的手下在狂追,第一时间向梵狄汇报了这里的情况。

    越野车是向市区开去的,指使的人就在某处等着他们。从这乡间开往市区的路有两条,其中一条的某一段正在修补中,不畅通,所以,只剩下唯一的一条大路了,追踪起来也不算困难,只要沿着这条路追上去就一定能看到越野车的踪迹。

    可是,对方的速度快,起步又占了先机,梵狄的手下要想追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路狂飙,远远地看见了越野车的影子,那个叫大军的男人发狠了,油门儿踩到底,凭着娴熟而又彪悍的车技狂追不舍!

    越野车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发现有人追来,卯足了劲飙,嘴里还不停地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脏字。

    兰芷芯回头望去,看到了一辆白色车在逐渐拉近距离,心里顿时燃起了希望……是梵狄的人,一定是的!【这一章6千字,求月票!还有加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