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梵狄的婚礼(四)人不见了!
    恐惧中燃起的希望,兰芷芯来不及去细想为什么会泄露踪迹,她现在只祈祷梵狄的人能追到这辆车!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兰芷芯每一次回头望,都会感觉心脏在剧烈跳动,恨不得那车快点冲上前头去!

    可既然是被派来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谁又会是好应付的?

    寸头男的车技超高,梵狄的手下也很厉害,两辆车简直就是在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电影特技镜头!

    “*的,想追上我?哈哈哈……”寸头男笑得很猖狂。

    兰芷芯越来越紧张,心里在咒骂着寸头男,好几次看到后边的车已经拉近了距离,可又被寸头男甩开了。

    “妈妈……”嫣嫣红着眼眶,软软地靠在兰芷芯怀里,纯真无邪的眸子染上了恐惧。

    兰芷芯只觉得胸口一股火在烧着,痛得她呼吸都困难,但她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害怕,她必须勇敢,才能给予孩子安全感。

    温柔地亲了亲嫣嫣的额头,兰芷芯附在嫣嫣耳边轻声安抚:“宝贝别怕,坏人不会得逞的,会有人来救我们……”

    话是这么说,可兰芷芯也没底,梵狄的人能否成功将她和嫣嫣从这两个凶徒中救走?没人有百分百把握,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前方出现了一个交叉口转外处,红灯亮,但越野车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梵狄的手下紧随其后,幸好这路上的车少,不然还真容易酿成祸事。

    可就在两个车一前一后刚冲过去,几乎在同一时间,急刹车的声音响起,这亮辆车与迎面而来的两辆车差点就撞到一起!

    宽敞的马路上,四辆车险险停下,彼此之间的距离太近了,横竖停在了一堆。

    静……异常安静。

    四辆车里的人居然都没有动。

    但这僵局在几秒之后就瓦解了,最先下车的居然是迎面而来的一辆银色宝马。

    “芷芯!兰芷芯!是你吗!”nike从宝马上下来,焦急地唤着兰芷芯的名字。他看到了越野车上车窗里那张熟悉的脸!

    与此同时,寸头男和戴帽子的女人都举起了枪……同时行动的还有梵狄的手下,以及那第四辆车。

    “别动!”

    “下车!”

    “谁动就是找死!”

    “谁敢上来?兰芷芯和孩子在我手上!”

    “……”

    一连串的呵斥声怒吼声,居然出现了四拨人?

    越野车,追车的梵狄的手下,nike,最后那辆车的人又是谁?

    不管是谁,总之,现在的局势逆转,一群人将越野车包围在了中间,插翅难飞。

    是僵局?是赢面?是生机还是绝处逢生?一时间,这里仿佛时光停顿,陷入异常诡异的危险中,火药一触即发……兰芷芯和嫣嫣的命运如何?Nike又会怎么做?梵狄的人会成功吗?

    世间太多峰回路转,以为是这样了,偏偏又会在猝不及防时来个惊天大逆转,究竟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呆萌分割线======

    骄阳依旧灿烂,照耀着大地上的善男信女,洒在那一艘宝山似的游轮上,它马上就要驶出这美丽的海港,承载着满满的喜庆,去完成它今天圣神的使命。

    就在启航前那一刻,不知哪里冒出来一拨人,嚷着要上金虹一号去……找人。

    确切地说,是找一对母女,据他们所说,怀疑那对母女被带上船了。

    为首的是一个叼着雪茄的中年男子,黝黑的皮肤,胳膊上纹了一只豹子,看上去十分凶猛,气势逼人。

    他身后的几个手下中,有一个寸头男和一个戴帽子的女人,赫然正是先前将兰芷芯母女抓走的那对男女,只是为何人会丢了?还说是上了梵狄的金虹一号?到底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才会造成如此惊人的逆转?究竟兰芷芯母女是不是在金虹一号上?

    叼雪茄的男子叫钟奎,是近两年新冒起来的一股势力。因为梵狄这两年比较低调,家族的事务也很稳定,所以也就没有再严格遏制一些新势力的成长,只要不太过份,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当过去了。

    眼前这钟奎就是其中一个,仗着不断扩张一些小地盘,慢慢地有些小名气,开始飘飘然了,居然敢带人前来梵狄的金虹一号嚷着要上去抓人。

    寸头男和戴帽子的女人并不属于钟奎手下,这两人比较特殊,钟奎还得对他们十分恭敬,前来要人,也是受这两人的命令。

    梵狄是不会亲自接待这群人的,山鹰站在闸口前,冷眼睥睨着这帮小喽罗,嗤笑连连:“钟奎,你是皮痒了吗?梵氏公馆今天在金虹一号办喜事,你敢来捣乱,是不是不想混下去了?还有五分钟就要开船,奉劝你快点滚蛋,否则……哼哼……”

    后边的话不用说,自然能表达是什么意思。

    钟奎闻言,只得一脸讪笑,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说:“山鹰,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何必呢?有个大人物要抓那对母女……女人白白净净的,叫兰芷芯,约么30岁,小孩子是个蓝眼睛的混血儿……这不是你们梵氏公馆的人吧?她们很可能是混在婚礼的宾客中,逃到金虹一号了,不也成了你们的麻烦吗?不如让我们去抓人,你们继续婚礼……”

    “逃?我呸!”山鹰两眼一瞪,怒视着钟奎:“别说得这么婉转,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们窝藏了人吗?什么混血儿母女,老.子见都没见过!说了人不在船上,还要我重复吗?钟奎,今天是梵老大的大喜日子,你不是梵氏公馆的人,但是你如果要捣乱,先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资格!大人物?今天,这里,我老大最大!”

    山鹰虽然瘦,可气势不小,横眉竖眼的时候还是很骇人的。

    钟奎暗暗叫苦,却还是硬着头皮说:“不不不……我绝没有说你们窝藏的意思。山鹰,实话告诉你吧,是……是文莱皇室的人要找那对母女,我们犯不着跟那种富到冒油的人物斗吧?只要交出人,咱们都有数不完的好处……”

    文莱皇室?

    山鹰脸色一变,更黑了:“管你什么皇室,梵氏家族不是你们能随意摆布和藐视的!今天来这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你说的混血母女,想上去找?你是没把我们老大放在眼里吧?有本事你就试试看能不能上得了金虹一号!”

    话音一落,周围一群梵氏公馆的手下全都集体将手伸向了衣服内袋……这动作是要准备干什么,钟奎当然知道了。

    钟奎冷汗直冒,在强大的压迫下,愣是不敢直闯,否则,可能真的不用继续混了……他之所以会觉得有希望能得到同意被允许上金虹一号,是因为感觉“文莱皇室”这个理由能威慑到梵狄,但没想到,梵氏公馆这么强硬,不准他登船。而从山鹰这么毫无破绽的态度和言词上,钟奎也无法判断究竟兰芷芯母女是不是被梵狄的人救了?

    其实他们也无法确定这件事,只是因为寸头男说兰芷芯母女被救走之后,他一直追到了这附近,却不见了踪影,怀疑是上了金虹一号……但毕竟没有亲眼看见,底气不足啊。

    可就算真的亲眼看见了,只要梵氏家族不惧文莱皇室,他们又怎么能登船?

    哎……真是时运不济!钟奎一声叹息,冲着山鹰苦笑,大手一挥,对身后的人说:“我们走!”

    说是走了,可还在海港边上眼巴巴望着金虹一号呢……不甘心啊!

    寸头男和戴帽子的女人也沉默了,束手无策……先前在半路,兰芷芯和孩子被人救走,导致他们任务失败,现在无法向文莱皇室的人交代了,如何是好?

    原以为会万无一失的任务,居然失败,这种滋味真是难受啊……望着金虹一号上那些人一张张笑脸,寸头男只感到人生无比黑暗——“哼,金虹一号?开出了C市,如果在其他地方停泊,兰芷芯母女想要上岸,必定会暴露行踪,没有证件的话,你能上岸?呵呵……抓到你们,只是迟早的问题。”

    在无法百分百肯定兰芷芯母女是逃到金虹一号了,寸头男和戴帽子的女人还要继续寻找目标,而金虹一号已经在一片欢天喜地中驶出了海港,向着辽阔的大海前进。

    时间已经指向了11点半,仪式就要开始了。第一层的甲板上格外热闹,一片欢腾。

    宾客们聚集在这里,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出现,可是奇怪,新娘到是在万众期待中出来了,却不见新郎?

    阳光下,新娘婚纱上的钻石和珍珠散发着迷人而又柔和的光泽,将这张俏丽动人充满青春气息的面容映照得娇美无暇,圣洁的光辉环绕着她,亭亭玉立的身影,美得令人屏息。毫无疑问,今天是小颖一生中最美丽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她如仙女下凡站在中央,吸引着全部的视线,只是,那灵动的大眼里,却隐含着一丝焦灼……阿凡呢?他去哪里了?

    阿凡说了,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出现,可究竟是怎样的方式?为何到现在都不见人影?【今天9千字,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