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原来母女俩在这里
    金虹一号上三五成群的人们都在尽情地享受着这轻松休闲的时光,这将是个缔造浪漫的夜晚……可洛琪珊和晏锥就有点跟这气氛格格不入,好像天生八字不合一样,每次碰面都要擦出点“火花”,否则就不消停。

    不远处,晏锥的母亲沈蓉和老爷子晏鸿章,都在往这边观望,看到晏锥和洛琪珊在聊天,两位长辈心里都是暗自欣喜的。但他们不知道晏锥和洛琪珊的“聊天”并不愉快,甚至还带着点火药味。

    洛琪珊被晏锥讽刺,心有不甘,想起刚才程雅说的关于晏锥搂着辣妹进房间的事,她不由得眼睛一亮……

    “晏锥,晏董……其实要说起这需要嘛,你才是最饥.渴的那一个吧,听说你带辣妹上房间……这可是梵狄的婚礼,你就那么迫不及待要找女人么?容我提醒你一句,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麻烦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动静小声点,不要骚扰到我休息。”洛琪珊讥讽地笑着,迈着优雅的步子昂首挺胸地经过晏锥身边。

    晏锥脸色一沉,眉头骤然蹙起,被洛琪珊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辣妹?他找女人进房?

    晏锥愣了愣,终于想起自己先前带着一个外国美女进了房间,这到是事实,但两人丝毫没有过分亲密的举动,那只不过是梵氏家族邀请来的客人,而晏锥刚好认识对方,人家说想看看他房间的装潢有何不同,所以才进他房里参观了一下,几分钟就走了的。

    金虹一号的客房不是统一风格的,兼顾中西方风格,集合古典与现代一体,有的房间装潢不一样。而晏锥认识的那位外国美女,两人一起进房时被程雅看到,她在洛琪珊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一番,其实根本没什么搂搂抱抱的事。

    晏锥望着洛琪珊的背影,兀自摇头……这女人还真是伶牙俐齿,不在嘴皮上吃亏啊。

    这甲板上只剩下晏锥一个人,他也乐得清静,站在栏杆处眺望,欣赏一下夜景。

    晏锥有时喜欢独处,喜欢安静,特别是在这样容易令单身人士感慨的日子。

    但这安静只持续了一会儿就被身后一个熟悉的男声打破了……

    “晏锥……”

    晏锥闻声回头,见到来人,礼貌地笑笑:“nike,你也在啊,也是一个人?”

    Nike轻轻嗯了一声,夜色中,看不清楚他脸上略显焦急的神情。

    “晏锥,你看见晏少了吗?今天怎么只有水菡和小柠檬来了?”nike看似平淡的问候,却是藏着只有他自己才知晓的意图。

    晏锥摇摇头:“我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临时说不来的。就连水菡都不知道……兴许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办。”

    Nike闻言,眼底一抹失望的神色稍纵即逝,很快恢复常态,与晏锥闲聊了几句之后就走了,也没说去干什么。

    Nike走了好一会儿,晏锥才开始感觉到纳闷儿……怎么nike会在船上?梵狄跟nike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吗?

    Nike的出现确实是有点异常,他跟梵狄只是认识而已,谈不上什么交情,可为什么他却会在金虹一号?白天他不是还去找兰姐了么?兰姐不见踪影了,nike当时在场,他该知道些情况才对……

    Nike乘坐电梯直接到了顶层,走进了一间特殊的房间……不是客房,而是梵狄的专属套房。

    这房间里,宽敞的大chuang上竟躺着一大一小身影,蜷缩在被子里,睡得很沉。

    Nike忧心忡忡地坐下来,看着眼前这熟睡的容颜,眼角还有泪痕。他的心就会忍不住犯抽……兰芷芯,你现在何去何从呢?

    没错,这房间里的人正是兰芷芯和嫣嫣!

    她们没有失踪,她们是被梵狄的手下救了带上来的。她们也不是睡着,是晕过去了。

    白天的时候,兰芷芯和嫣嫣被抓走,梵狄的手下在后边穷住不舍,后来在一个岔路口遇到了nike和另外一伙人……其实这也是梵狄的手下,是他在接到消息说兰芷芯被人抓了,才派出的另一队人前来拦截。

    为什么会那么快拦截到,很简单,因为兰芷芯藏身的地方就是C市的市郊,她根本没去其他城市,悄悄折回来了本市。

    在被人营救的过程中,兰芷芯和嫣嫣出现了一点状况,差点被伤到,但幸好有些运气,只是晕过去了,身体无恙。

    当时nike在场,也跟着梵狄的手下一起上了金虹一号,而梵狄就将自己的房门卡给了nike,让他带着兰芷芯和嫣嫣躲在里边。

    梵狄想得很周到,以防万一,将自己的房间作为兰芷芯母女的藏身之所,安全系数是很高的。

    兰芷芯在昏迷中无意识地叫着亚撒的名字,还说梦话,说亚撒失信了,没来接她。

    Nike听到这些话,不免难过,可他也更为兰芷芯感到心疼

    Nike刚才下去找晏锥,就是想问问晏少在哪里。他知道晏少是亚撒的好哥们儿,只要找到晏少,或许能追问出亚撒的情况。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就连晏少都不知所踪,他还怎么打听亚撒?

    Nike低声叹息,喃喃地自言自语:“亚撒……你真是个负心汉吗?兰芷芯等的人竟然是你,可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要让她伤心失望?”

    为什么?兰芷芯也想不通这个问题。就在刚才,她醒了,只是还闭着眼睛没睁开。

    真不想睁开眼看这世界,究竟什么才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她已经混乱了。今天的事,对兰芷芯有着致命的打击,将她那一颗摇摇欲坠的心彻底粉碎!

    冷静下来想想,兰芷芯就觉得自己真傻啊,怎么会相信了亚撒呢?知道她藏身地的人,只有水菡和nike,还有亚撒。水菡是她的好姐妹,不会出卖她、而nike不知道嫣嫣的存在,更不知道嫣嫣的身份,他也没理由找人去抓她和嫣嫣。

    最后只剩下亚撒了,不是他做的还会是谁?他说的话,全都是骗人的,只有她才会傻傻相信!

    他用甜言蜜语骗取了她的信任,让她说出了藏在哪里,然后他就派人来抓她和嫣嫣,要把嫣嫣带走,让她们母女分离!说到底,亚撒的目的不就跟她母亲的想法一样吗?

    事实摆在眼前,兰芷芯尽管不想承认自己看错了信错了,却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

    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形容兰芷芯的心痛和愤怒,她痛恨自己相信了亚撒,害得嫣嫣差点就要被带走。幸好有梵狄的人前来营救,否则现在会是个什么情况?她不敢想。

    嫣嫣是兰芷芯的命根子,谁要将她跟孩子分开,谁就会是她恨的人……现在,亚撒就是成了这个人。

    好记得亚撒说,想要娶她,原来那都是他为了骗得她信任而说的谎话。他说今天会来接她和孩子,会保护她们,结果却是来了两个人将她们抓走……

    希望,变成绝望,变成痛恨,这当中是经过了怎样的心境变化?极甜到极苦,两种极端的感受,让兰芷芯伤得体无完肤。

    想忍着不哭,可就是肩膀忍不住在抖动。

    Nike发现了兰芷芯的异常,心里一紧,小心翼翼地问:“芷芯,你醒了?”

    兰芷芯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nike充满了关怀与心疼的目光,让她冰冷的心有了一丝丝的温度……亚撒无情,但nike却对她如此真诚,她昏迷后醒来一个看见的人是nike,是这个明知道她会跟别的男人走,却还是不肯放弃的人。

    Nike指指嫣嫣,压低了声音说:“芷芯,有医生来看过你们了,没事的,不用担心,嫣嫣可能一会儿就会醒。”

    兰芷芯一听,心里的石头放下了,转头看着身边的小宝贝,眼眶一热,弯腰在孩子柔嫩的脸颊上亲了亲,这才慢慢地下chuang去了。

    兰芷芯径直走向了阳台外边,nike赶紧跟上去……她看起来情绪很差,他不知如何安慰,但他会陪在她身边。

    Nike经过一番考虑,还是将兰芷芯说梦话的事坦白了,还告诉她,他去打听晏少的消息,得到的结果竟是连水菡都不知道晏少去哪里了,因此也无法得知亚撒的现状。

    兰芷芯默默听着,嘴角噙着一点苦笑,幽幽地说:“nike,谢谢你了……不过,你不用再帮我去打听,我已经决定不跟亚撒走了,我自己带着孩子过。今后,我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不想跟这个人再有任何牵扯。”

    Nike一愣,惊讶地看着她,却只看到她眼中的决绝和冷意。

    她的决定,nike本该是高兴的,可他现在笑不出来,因为他能感受到兰芷芯一定是极度伤心悲痛,他也跟着心情沉重了。

    但不管怎么说,nike会尊重兰芷芯的选择,并且在他心里已经暗暗有个想法……他要保护的人不只是兰芷芯,还有她的女儿,嫣嫣,那个可爱的混血宝宝。

    如果亚撒知道兰芷芯现在的决定,他会有何感想?如果他知道今天兰芷芯和嫣嫣发生的事,他还会毫无消息吗?

    这回,亚撒确实有点冤枉了。此时此刻,他还身在文莱,但却不是因为他故意爽约,而是,就在昨天他临走前,哈吉的病情突然恶化,晕倒在寝宫里,即刻被送去抢救了……这样的情况下,亚撒已经无法离开,他必须要守在哈吉身边,必须在这里坐镇。

    事出突然,消息被全面封锁,只有哈吉的少数至亲才知道这件事。

    医院的手术室里,哈吉面临着一次紧急的手术,成功率只有一半。现在,这手术室里的人不是医生,而是亚撒和另外一个男人……晏季匀!

    是亚撒通知晏季匀来的,就在昨天哈吉晕倒的时候,亚撒第一个通知的就是晏季匀,让他乘坐最近一班到文莱的飞机,于今早凌晨到达了文莱。

    哈吉目前已清醒,但这只是暂时的,他马上要全麻,进行手术,而他的病情是国家最高机密,知道的人有限。

    可晏季匀却能跟亚撒一起站在哈吉面前,这其实是亚撒和哈吉早就商量过的……万一有意外发生,晏季匀将会被获准前来,成为协助亚撒的人员之一。

    这该是多大的信任啊,看似是很荒唐,可仔细一想,却又很合理。正是哈吉早就察觉出皇室内部某些人蠢蠢欲动,而他病重,没精力去做些事情了,只能做好预防工作。如果皇室里有些人已经信不过,那么,就只能选择借助外部的力量。晏季匀就是这一股不为人知的隐型“杀手锏”。

    哈吉有重要的事情摆脱晏季匀,当然也是跟亚撒有关的,可几分钟过去,这病房里竟差点吵起来。也不知哈吉说了什么,晏少沉默,而亚撒就激动得跳起来,坚决不同意。最后晏少一番劝说,并且还做出了某些至关重要的承诺,才使得哈吉安静下来,没影响到手术的进行。

    亚撒从未像现在这么心情沉重,和晏季匀一起去手术室外等着,坐立不安,满心焦灼。

    晏季匀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在手术室里,三人所商议的事情,需要绝对的保密,半个字不能泄露出去,晏季匀感觉自己最近都别想安枕无忧了,压力山大啊……

    赫淑娴也来了,她除了要守着等待手术结果,她还要负责这件事的保密工作。

    哈吉的三个妻子当中,只有一位被允许前来守候,另外两位都还不曾得到哈吉病危的消息,可见这保密系数有多高了。

    但世上真有不透风的墙吗?哈吉病危,这消息能撑到后天不见报,那就算是很成功了。怕只怕皇室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趁此机会做些“大事”。

    风雨欲来,这个富饶的国家,已不再平静了【因临时有事耽搁,这张传晚了。还有一章加更在写,大家可以明天来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