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则新闻带来的震撼,让兰芷芯那颗破碎不堪的心瞬间成了粉末,愤怒和心痛交织在一起,撕扯着她的理智。

    事情发展成这样,水菡也没法再替亚撒说半句好话了,这则新闻的内容就是最好的证据……亚撒成了王储,他与兰芷芯的婚事更加不可能,他想带走嫣嫣,这确实是在情理之中。

    大家越发觉得那去抓兰芷芯和嫣嫣的男女,真可能是亚撒派来的。

    亚撒这回是很难解释清楚了,女人的心一旦破碎,想要缝合,绝不容易。即使亚撒现在立刻出现在兰芷芯面前将所有的真相都告知,也改变不了他成为王储的事实,他与兰芷芯的距离始终是会越来越远……

    兰芷芯僵硬的嘴角噙着一抹凄美的惨笑,充满绝望的声音说:“我想带着嫣嫣去香港……不想再跟亚撒有任何交集了,他有他的世界,我有我的生活,只要嫣嫣在我身边,我也没什么别的追求了……”

    这是一个对爱情彻底死心的女人才会说出来的话,背负的伤痛让她难以负荷,所以,她这也算是对那段感情做出的一个总结。

    “兰姐……”水菡见兰芷芯这么悲伤,她想要劝慰一下,可话到嘴边就卡住。同是女人,兰姐的心情,水菡能体会,她知道,这种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现实就是那么残酷,人的力量有时太渺小了。

    童菲忿忿地咬牙,心疼地看着兰姐:“我和菡菡永远都会支持你的决定,去香港吗?好,我们一定会去看你和嫣嫣的。”

    “嗯嗯,童菲说得对,兰姐,香港可以去,我们绝不会泄露你的行踪,我……我连我老公都不告诉!”水菡坚决的眼神格外清亮,决心不小啊。

    这件事也确实挺难为水菡的,她和兰芷芯是好朋友,可晏季匀跟亚撒关系也很铁,她要隐瞒的话,真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意志力。但兰芷芯对水菡有信心,就像相信自己一样。

    兰芷芯一手牵着童菲,一手牵着水菡,泛红的眼眶含着热泪,感激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又一次离别在即,万分不舍,可还是只能说再见。

    悲欢离合,有时是自己无法掌控的,唯有希望在下一次相见时,彼此都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面前。

    兰芷芯的决定,梵狄也没表示意见,只是这么一来,他就需要在私人码头停一下,让兰芷芯和嫣嫣下去。

    这母女俩都没有证件,不能入境,只能在私人码头偷偷下船,然后nike带着她们,安排在一个隐秘的藏身之处。

    金虹一号太打眼了,梵狄只能先停在维多利亚港,然后等到晚上夜深人静,再用一艘小皮艇载着兰芷芯和嫣嫣去另外的私人码头。

    梵狄是送佛送到西,亲力亲为,将人送到码头之后才离开的。

    Nike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做事就显得很得心应手了。他有自己的房产,并且还不止一处,将兰芷芯母女暂时安置在了其中一间。

    从这一天起,她们又将开始另一种生活,但是会多了一个照顾她们的人——nike。

    Nike说了不会住在这里,可是会来看望。他就像是兰芷芯在陷入困境时主动出现在她身旁的一根稻草,不但心甘情愿收留她,还会付出自己的关心。 Nike是个很有胸襟的男人,直到现在都没有对兰芷芯产生嫌恶,哪怕她和亚撒有那么一段过去,哪怕嫣嫣是亚撒的孩子……

    兰芷芯和嫣嫣就这样住下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去适应环境。这也是兰芷芯疗伤的地方,她太需要安静了,她多希望自己不要再听到看到关于亚撒的任何事情,她只想心里的影子能慢慢淡去。

    远在文莱的亚撒,对这一切都不知情,他现在是身不由己,在极不情愿之中,不得不接受王储的位子。

    这件事,还得从哈吉的手术说起……哈吉的手术,没有成功,但也没有彻底失败。他现在人还活着,可那该死的脑肿瘤并没能完全摘除,需要送到国外去继续医治,才能有希望继续活下去,否则……

    哈吉没死,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可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不能没有人领导,必须有人接替哈吉,而哈吉也在手术之后拿出了事先就准备好的“退位书”。

    哈吉知道自己随时可能病发,一旦进了手术室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所以他早就着手安排好了这一切。只要他病故或者病重到无法继续担任苏丹,亚撒将会是王储。

    这件事,在这之前,哈吉竟没有告诉亚撒,所以亚撒在自己成为王储那一刻,比任何人都要震惊。

    哈吉很了解亚撒,知道如果事先告知亚撒他的安排,亚撒是不会愿意接受当王储的。

    对于哥哥的决定,亚撒只能无奈地苦笑,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王储,国王苏丹……这都不是他想要的,可为何却偏偏要落在他头上?

    这消息是文莱皇室最新发布,消息千真万确,目的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让外界知道王储已经定了,明白告诉某些有企图的人别再蠢蠢欲动。

    可既然是有企图,并且所图甚大,又怎会轻易接受这事实?

    此时此刻,皇宫里已经沸腾了,皇室的人以及各位大臣在此已经争吵了半天,两边倒的局势十分明显。

    以默罕默德为首的几位大臣是极力反对亚撒成为王储的,理由繁多,说话很刺耳难听。

    默罕默德前几天还带着女儿前来皇宫想要塞给亚撒,现在态度却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带头质疑亚撒,质疑哈吉的决定。

    “亚撒亲王长期在中国经商,生意做得不错,可要说到这管理国家,似乎有点不合适吧?”

    “就是嘛,做生意就好好做生意,没事参合什么国家大事,这可不是一间公司,这是一个国家!”亚撒的一位叔叔很不客气地说。

    “苏丹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当的,亚撒你这些年在外边经常胡闹,皇室的声誉也因你受到不少影响……这么不成熟的人,怎么会适合继任苏丹?哈吉真是病糊涂了!”

    “……”

    哈吉一倒下,这些人的嘴脸立刻就露出来,口沫横飞,七嘴八舌,殊不知一个个全都是丑陋无比。

    另一边,支持亚撒的人也毫不示弱,大声呵斥,反驳对方的说法。

    “做生意又怎么了?你们这群人,眼睛都瞎了吗?亚撒亲王所管理的中国公司,我们皇室才是最大的投资人,他是在为皇室效力,他的功绩,你们怎么不说,却只知道抓着别人的一点不是,大做文章,你们好意思么?”

    “说得好!亚撒亲王能管理那么大一间财团,难道就不能让他学习管理一个国家吗?谁天生就是可以当苏丹的?历任苏丹谁不是后天培养出来的杰出人才?我相信亚撒亲王一定能胜任苏丹,只要我们给他时间和机会,他一定会让我们惊喜,一定会是一个爱国爱民的苏丹!”这说话的中年人,赫然正是亚撒的父亲,博西。他当然支持儿子,跟默罕默德一群人吵得面红耳赤的,半点不会示弱。

    两拨人吵得不可开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互不相让,针锋相对,有的还搬出亚撒以前的风.流史,有的说亚撒只是仗着跟哈吉关系好,所以才趁虚而入。

    要当王储,首先一点就是作风问题要过关,这,亚撒已经被别人误解了很长时间了,现在才来解释的话,也没人会相信他的风.流只是假象。

    所有的争吵,都被一个叫埃文的男人给打断了。

    埃文是亚撒的叔叔,是图仑的父亲,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是关于亚撒的**,是赫淑娴和博西都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

    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埃文身上,他提到,亚撒的私生活有问题,有损皇室体统,没有资格当王储。

    博西大怒,一把揪着埃文的脖子:“你说什么?你敢诋毁我儿子?”

    埃文不慌不忙地说:“博西,你儿子在外边有女人,还偷偷生了个孩子,是个女儿,这件事,还不算是丑闻吗?”

    轰……犹如巨雷炸响,埃文的话,让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众人全都被惊悚到了……

    亚撒有私生女?两拨在争吵的大臣同时呆住,面面相觑,被这消息惊呆了,纷纷看向坐在正中的亚撒,却见他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凛冽的目光带着狠意落在埃文身上,一股愤怒之火从他眼中冒出来。

    亚撒已经忍受这群人在争吵个不停,别人怎么误解他攻击他,他都可以忍,但是,他的忍耐是有底线的,现在埃文居然提到了兰芷芯和嫣嫣,这是亚撒最想要保护的两个人,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她们的存在被暴露……

    埃文得意地看着亚撒,那眼神似乎在说:“这下看你怎么解释。”

    博西拽着埃文的衣领,此刻也不知不觉松开了手,看向身后的妻子,内心震惊……埃文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赫淑娴也没辙,眼下的情况,只能靠亚撒自己去摆平。

    亚撒会怎么说怎么做?就连他父母都拿捏不稳了,儿子已经长大,又刚刚成为王储,他需要面对的事情还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