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承认私生女
    端坐在议事大厅正中央的亚撒,此刻紧紧攥着椅子的扶手,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深不可测的蓝眸却燃烧着熊熊怒火。有人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他不能再继续保持沉默,否则对方还真以为他是软柿子随便捏。

    在众人的注视下,亚撒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修长的双腿一步一步迈向埃文。他每踏出一步都好像是扣在人心坎上的节奏,令人不由自主地会产生一种压迫感。

    埃文是第一次见到亚撒这样威严的气势,心里微微一颤,略有点失神了,转瞬之间,亚撒已经走到了埃文面前。

    冷若冰霜的视线紧紧锁住埃文,如刀刃出鞘,凛冽凌厉:“你还真费心,能查到这些事,下了不少功夫吧?没错,我是有女人和孩子,但那又怎样?别拿皇室丑闻来说事,就算你们再找出一百条理由都好,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我现在是王储,不久之后将会即位苏丹,你们不怕我到时候跟你们清算,那现在就可以继续折腾,看看等我即位之后,你们的日子好不好过。”

    一番话,让在场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凉气……这……亚撒说得太直接了,毫不掩饰,一针见血。

    领导者在即位之后通常都会大刀阔斧地整顿,首当其冲要倒霉的当然就是曾经想要阻止他推到他的人。而这样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在即位之前,一般都是不会明目张胆说出来的。可亚撒却反其道而行之,干脆就摆在明处来说,让某些暗中搞鬼的人知道他的想法,从而产生威胁和震慑。

    这也是一种魄力,说明亚撒对于即位的决心,明明白白告诉这些人,做事别太过分,否则将来会招来他的报复和打压。

    最让大家震惊的还是亚撒对私生女的事竟然没有辩解就直接承认了,难道他不知道这会对他的声誉造成多大的影响吗?批判他的声音会有多少?他都不考虑这些吗?

    可亚撒说得也对,无论有人怎么反对,他已经是王储了,除非他们能让哈吉改变主意将亚撒废除,否则,亚撒成为下一任苏丹,那就是铁板上钉钉的事。

    亚撒之所以变得这么强势,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无路可退了,一方面是哈吉已经将责任和希望都交予亚撒身上,另一方面,兰芷芯和嫣嫣的存在已经暴露,亚撒唯有坐在至高的位置上才能有更强更大的力量去保护她们。如果这个时候退缩,让对手继承王储甚至是苏丹,亚撒都不敢想象对方会下什么样的命令来打击报复他,到时候兰芷芯和嫣嫣必定受到伤害。

    如果必须要成为苏丹才能保护她们,亚撒就算是一万个不情愿,他也会坐上那个位置……

    埃文绿豆似的小眼睛迸发出狠色,提高了声音在吼:“亚撒,你……你简直太无耻了!皇室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有什么资格当王储?皇室绝不会对你的丑闻坐视不理,我们一定会弹劾你!”

    一个人带头,其他反对亚撒的人也开始嚷嚷起来……

    “对,你的丑闻那么多,凭什么让你这样的人继承苏丹?”

    “就算轮到你叔叔也轮不到你即位!”

    “……”不知谁那么嚷了一句,这才是争斗的核心……亚撒的某位叔叔想要篡位,想要成为下一任苏丹,当然会不遗余力地闹事了,不惜揭亚撒的底,明知道私生女的事会触及亚撒的底线,却还是当众爆出来,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越多人反对亚撒越好。

    但支持亚撒的人还是很坚定的,并没有为这件事而影响到。

    新一轮争吵又开始了……

    这样的场面,亚撒真的看得厌烦了,反正他要说的话已经说完,再也不想在这议事大厅停留,在一片争吵声中,他离开了,现在他只想去找晏季匀,吐槽吐槽这颗烦躁无比的心。

    晏季匀正在给家里打电话,已经两天没和家里联系了,他也是很想念老婆孩子,他知道关于亚撒成为王储的新闻已经出了,无须再隐瞒消息,他现在可以向水菡说明一些事情。

    水菡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可是,兰芷芯和嫣嫣已经在香港了。

    其实就算兰芷芯和嫣嫣还在金虹一号,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亚撒现在是不可能离开文莱皇室,暂时必须留在那里主持大局,那么兰芷芯和嫣嫣依旧是需要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

    知不知道真相,结果并没有多大差别。

    亚撒想向水菡打听兰芷芯的消息,但水菡目前也不知道兰芷芯的联系方式,顶多只能联系到nike,由nike去传话。

    水菡也向亚撒告知了兰芷芯和嫣嫣差点被抓的事,质问是不是亚撒干的。

    亚撒对此一无所知,听了之后,除了震惊就是深深地愤怒。水菡见亚撒否认,她也不知是否该相信,但是老公所说的跟亚撒是吻合的,所以,水菡最终相信了亚撒,可她也觉得,即使兰姐知道了事情真相,只怕也不会再跟亚撒有感情上的瓜葛了……一介平民和王储,那之间的鸿沟,想想就让人有种无力感。

    亚撒怒气冲冲地去找母亲了,他认定是母亲派人去抓兰芷芯和嫣嫣的。想到兰芷芯可能已经恨透了他,他的心就会痛得要命!

    赫淑娴的住所就跟其他皇室成员的住所一样,金碧辉煌,极尽奢华,只是母子俩吵架的声音破坏了这和谐的环境,充斥着一股火药味。

    赫淑娴这几天也是烦躁无比,刚才在议事大厅又被埃文那个老狐狸爆出亚撒私生女的事,赫淑娴这心情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现在,儿子又怒不可遏地来质问她,她就算涵养再好也不免有些情绪激动了。

    “亚撒,你怎么连自己的母亲都不信任?我说那不是我派去的人,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在你心目中,母亲的信任度就这么低吗?如果真是我做的,我根本不会否则!”赫淑娴气得脸都红了,声音都在发抖。

    赫淑娴的态度和反应,让亚撒犯迷糊了,难道真不是母亲做的吗?可除了母亲,还会是谁?

    亚撒将信将疑的眼神看着母亲,语气格外冷:“莫怪我会怀疑到您身上,在C市的时候,是您最先要抓嫣嫣的,我们刚回到皇宫没几天,兰芷芯和嫣嫣就出事了,这真的只是巧合吗?难道不是您留在C市的人干得?”

    赫淑娴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猛地拍着桌子说:“我再说一次,跟我无关!不是我派去的人!”

    这是亚撒第一次跟母亲吵得这么激烈,好比两颗硬碰硬的石头,这样的争吵,双方都会痛,没人会好过。

    最后,亚撒黑着脸从母亲的住所离开了,也没回自己的宫殿,直接去了邵擎的住所。

    邵擎虽然人不在皇宫,可他曾经居住的地方现在是晏季匀在住。

    亚撒这几天被烦得够呛,只有跟自己的好兄弟在一块儿的时候能感觉到难得的轻松,才可以说几句真话。厌烦去看皇宫里那些人丑陋的嘴脸,他甚至不想回自己的宫殿,因为一回去就会有皇室成员或大臣要求见他……

    以前都是哥哥在执政,亚撒不管国事,可现在不同了,他是王储,哈吉将重任交给他,他需要面对的不是生意场上的对手,而是一个个不知安什么心的重臣。

    哈吉退位,亚撒成为王储,这件事已经在文莱本国以及国际上掀起轩然大波,无数双狼眼盯着皇室,风起云涌,暗流不息,在这种情况下,亚撒哪里还有时间和机会去见兰芷芯和孩子呢。

    两个大男人在花园里对饮,看上去心情都不太美丽。亚撒多喝了几杯之后就开始吐槽了,觉得自己最近这是什么都不顺,尤其是在感情上,怎么就那么艰难呢?

    “该死的,不知道是谁去抓兰芷芯和嫣嫣,不是我,也不是我母亲,还会是谁?我……我真的想不通……晏少……你想得通吗?”

    晏季匀无奈地摇头,举起酒杯跟亚撒碰了碰:“是谁干的,这个还真难琢磨,你们皇室里,想推到你的人不少,依我看,个个都有可能……不过,我想到一个问题,你在回皇宫之前,在C市用的那张手机卡和兰芷芯通话,会不会是被别人查到了你的通话记录,从而追踪到了兰芷芯的下落?”

    亚撒嘴里那口酒差点把他呛到,眼睛亮了亮,露出思索的神情:“对啊……这确实是个漏洞,假如有人查到通话记录,就可以逐一筛选出可疑的号码,而只要兰芷芯的手机一开机,对方就能追踪到她的信号……”

    “没错,这是最大的可能,但怎么找出这个藏在暗处的敌手?”

    “有办法!梵狄的手下见过那两个去抓兰芷芯的人,我们只要找到这两个人,应该就能找出幕后黑手了!必须要将这个隐患揪出来,这样兰芷芯和嫣嫣才会安全……我母亲说不会再派人去抓她们,现在只剩下那只幕后黑手了,我要尽快将这只手铲除,这是我现在能为她们母女做的……”亚撒低喃的声音含着几多无奈和痛楚,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被束缚住了,但他不会停止对兰芷芯和嫣嫣的爱护。哪怕是远隔天涯,他也要尽全力为她们做点什么……【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