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小肉墩儿,你想爸爸吗?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亚撒赢了,可他心里的喜悦却不是因为这个。他是因为最终揪出了幕后黑手,保障了兰芷芯和嫣嫣的安全,所以他此刻的笑容很灿烂,发自内心的笑。

    派人去农家院抓兰芷芯母女的人,幕后指使者,就是多迪。最近多迪的儿子桑达不在皇宫里,原来是去了中国大陆,C市,后来没抓到人,任务失败,桑达就坐飞机辗转到了香港,跟踪金虹一号,竟然被他摸到了兰芷芯的藏身之处。因此才会有了多迪派狙击手前去,以兰芷芯母女的性命威胁亚撒。

    亚撒在多迪等人被捕的时候,对那个狙击手所说的话,除了要对方放弃目标之外,还增加了新的目标——将桑达抓到,交给梵狄的手下,再由他派人前往香港,将桑达押回文莱……

    这样一来,皇室中的危机解除,兰芷芯母女安然无恙,可以继续过她们平淡安静的生活。

    就在多迪一群人被捕之后,财政大臣默罕默德收到了消息,这老狐狸一点都没耽搁,赶紧地来找亚撒,以表示自己对皇室的忠诚,一改之前的态度,变成了支持亚撒。

    默罕默德满以为自己这么快有所行动向亚撒效忠,就能掩人耳目,就能修复与亚撒的关系。可默罕默德这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当亚撒还未对外宣布多迪等人的罪行时,默罕默德先行动了,这不就正说明他事先就知道多迪败露了吗?

    实际上就是默罕默德暗中与多迪是同一阵营的,支持多迪,但因为多迪没有在预定的时间里宣布就位,显然是夺位的计划失败了,默罕默德这墙头草立即就倒向了亚撒。尽管他心里是很不情愿,可形势所迫,他不得不早早地来表忠心。

    亚撒没有直接将默罕默德撤职,只是消减了他一部分实权。多迪一伙已经伏法,党羽是需要清除,可多迪的党羽大都是皇室中人或者重臣,在这个君主制的国家,动辄就是可能牵涉到整个皇室的根基,所以亚撒不能见一个就抓一个,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衡量。没有直接参与今天那一幕的人,他会酌情发落,像多迪和埃文,艾米丁,那就必须去蹲牢房了。

    在默罕默德之后,陆续又有不少人前来见亚撒,都是之前反对他的,现在可是变得十分殷勤了,讨好巴结,谄媚哈腰,就好像之前的事情都是一个误会,好像他们从来就是站在亚撒一边的。

    对于这些人的墙头草精神,亚撒一一都记在心里,表面上尽量维持和睦,为的是不让皇室一下子变得太动荡不安。有的人不能逼急了,否则或许会适得其反。

    亚撒现在需要时间来慢慢治理一些诟病,不宜操之过急,只能循序渐进,一点一点去清理那些毒瘤。好在多迪这罪魁祸首已经落网,其余一些人也无法再兴风作浪,皇家护卫队的掌控权已经重新回到亚撒和阿布耶手中,还有晏季匀和邵擎辅佐,在今后一段时间里,没人再能对亚撒的安危起到威胁了。

    多迪不甘心,在牢里还不忘问亚撒一件事……为什么晏季匀和邵擎会跟阿布耶一起那么凑巧地出现?分明没有给亚撒机会通知外边的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对于这一点,亚撒也很坦白地说了,原来一切早有安排。他跟母亲打的那一通电话就是在通风报信。

    多迪和埃文的勾当,哈吉和亚撒早就有所防范,但没有铁一样的证据就不能抓人,所以他们一直都在等,耐心地等待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彻底揪出皇室中的叛徒。亚撒早跟母亲约定好了,如果他什么时候在电话里突然提到晏季匀带来的陈年花雕酒,就说明是他身处在危险中,需要晏季匀带着护卫队前来营救。

    实际上根本没有花雕酒那回事,晏季匀来皇宫时啥都没带,走得那么匆忙……

    这一切都是亚撒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备用计划。晏季匀在得到赫淑娴通知之后,立即和邵擎一起出动了。两人都有哈吉的任命书以及金属盒子里的全息影像,护卫队的另一部分士兵见到之后就要听命于这两人,刚好阿布耶也来了皇宫,穿着军装,准备要销假复职,三人一拍即合,组成了一个临时的营救小组。

    这些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来,不得不佩服哈吉的远见和魄力。敢用皇室之外的人担当重任,那份胆量,不是一般的领导者会有的。

    晏季匀和邵擎手里掌握的任命书和金属盒子,使得他们拥有了指挥皇家护卫队的权力,可假如他们有歪心,文莱皇室就完蛋了。所以哈吉的做法,站在他的角度,那是很冒险,也因此他才会在手术之前就跟晏季匀商议,要将晏季匀的儿子送进文莱皇宫以作为人质,防止晏季匀和邵擎万一临阵倒戈……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晏季匀和邵擎才算是真的松口气了,连续多日来都没睡安稳过,现在终于是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邵擎的住所,一座低调华丽而又充满古典风格的宫殿里,花园中,那清澈的水池边站着两个风姿挺拔的男人。

    一个是晏季匀,一个是邵擎。虽然一个年轻,一个已是中年,但彼此都各有风采,气势不相上下,往那一站,还真有些耀眼。

    晏季匀悠闲地往池子里丢食物,水里有两只乌龟。

    邵擎负手而立,眉心浅浅的刀疤皱起,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探究的笑意:“季匀啊,大权在握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和你联合起来,利用护卫队的指挥权,可以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甚至可以让我们被载入史册,成就一门惊世的辉煌。”

    晏季匀哑然失笑:“辉煌?那怕是因为篡夺了王位而被世人唾骂吧。确实,如果我们有那个心思,这皇宫里的局势就不是现在这样了,或许文莱已不叫文莱……说实话,这样的权力诱.惑,确实是让人很难把持住,如果换做今年前的我,还真说不定会是什么心思,可是现在,我可以很肯定自己不想那种事,不想站在最高点,因为……最高点也是最危险的一点。太过贪婪的下场往往是死无葬身之地。我有家有老婆儿子,老婆还怀着第二胎,我的生活都被这些填满了,没有空地容纳其他的东西……爸,您不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么?”

    “哈哈哈……不愧是我邵擎的女婿,真是了解我!”邵擎爽朗的笑声在飞扬,赞许的同时还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他想起了哈吉,不由得两眼微微湿润。

    “哈吉……我的好朋友,真希望你在国外能早点把身体治好……当年我救你的时候,你曾说过,我们到老了都还要一起去钓鱼,现在我才五十多岁,健朗着呢,估摸着还能活上个一二十年没问题,所以啊,哈吉老弟,你可不能食言,早点回来吧……”邵擎在喃喃自语,眼中含着几分祝福几分悲伤,他这一生经历得不少,对于权力和*早就看淡了,他只希望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再过十年二十年都还能健健康康地活着……

    晏季匀也是在心里默默地为哈吉祈祷……他是个英明的领导者,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再继续任苏丹,实在是可惜可叹,祝福哈吉能真如他的名字一样有吉利和幸运相伴,早日康复归来。

    花园里一时间变得很静默,不一会儿,一个奔跑的小身影过来了,是小柠檬。

    “爸爸……外公……”小柠檬皱着小脸跑过来,看上去很不开心,粉嘟嘟的嘴巴撅着,好像能挂个油壶了。

    “怎么啦?儿子?”晏季匀低头,好奇地看着小柠檬,这孩子很少这样的表情。

    邵擎到是敏感,往身后那道门望了望,似乎有所猜测。

    “那个……那个卡伊娜,她……她刚才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亲了我一下。”小柠檬委屈地抱着爸爸的腿,纷嫩的小脸蛋都成苦瓜了。

    这小家伙就是有个特点,对于除了嫣嫣以外的小女生,他都不喜欢被人家亲,而他对嫣嫣却会主动的去亲去抱。

    “就这事儿?”晏季匀哭笑不得,却又心疼儿子,只好蹲下来将小柠檬抱起,放到池子边上,手揽着肩,防止小柠檬掉下去。

    “儿子啊,卡伊娜亲你,那说明她喜欢跟你玩,你是男子汉嘛,大方点,别愁眉苦脸的。”

    邵擎也凑过来说道:“小柠檬,卡伊娜是亚撒叔叔的侄女,也是嫣嫣的妹妹……呃,堂妹。亲一下没关系的,我会告诉她下次不要再亲你了,这样行了吗?”

    小柠檬听了,黑宝石般的大眼眨巴眨巴,露出无奈的表情点点头:“那好吧,这次我就不生气了,但是下次她要是再亲我,我就……我就不跟她玩了。”

    “好好好……”晏季匀温柔地安抚着儿子,可心里却是有些担忧的。如果换做是嫣嫣亲了小柠檬,这孩子高兴还来不及呢,不会不开心的。

    想到小柠檬和嫣嫣的感情,那是好得就跟亲生兄妹似的,但嫣嫣毕竟是亚撒的孩子,也不会在外边流落太久,始终有一天是要回到文莱皇室认祖归宗的。到时候两个小孩子儿在面临分别时,只怕都会很伤心难过。

    就这才来皇宫几天,小柠檬除了每天都很想念妈妈之外,念叨得最多的就是嫣嫣……

    此时此刻,远在香港的兰芷芯和嫣嫣对于某些事情毫不知情,正嬉笑着准备晚餐呢。

    简单的饭菜也是妈妈的爱心表现,全都是嫣嫣喜欢吃的,还有一盒可口的酸奶。

    小肉墩儿的身子还是那样肉乎乎的,脸蛋圆圆,大眼亮晶晶,坐在桌子边上晃着小腿,望着酸奶流口水……

    “妈妈我可不可以先吃酸奶再吃饭?”嫣嫣笑嘻嘻地抱着兰芷芯的胳膊,轻轻蹭着,可爱极了。

    兰芷芯被孩子这稚嫩的声音融化了,温柔地揉揉孩子的卷发,诱哄说:“如果你吃了酸奶,还会想吃饭吗?所以啊,乖一点,先吃饭,然后再吃酸奶。”

    “唔……那好吧。”嫣嫣也不闹,乖乖地拿着勺子自己吃饭。

    这一幕,被门口的男人全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羡慕,兰芷芯有个这么乖巧的女儿,真是很招人爱。什么时候他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呢,到时候他也会好好教导孩子的,就像兰芷芯那样……

    “咦,nike?你什么时候来的,吃饭了吗?”兰芷芯望着门口的男人,眼底略显诧异。

    Nike大方地坐下来,充满暖意的目光看着兰芷芯:“还没吃呢,不知道你有煮我的饭吗?”

    “呃……饭还有,你等着,我去给你盛。”

    兰芷芯进去厨房了,餐桌上只剩下嫣嫣和nike。

    嫣嫣对于这个叔叔的印象还不错,因为知道是妈妈的朋友,所以她也会很容易接受nike的存在。

    Nike很喜欢嫣嫣,对这个宛如天使的小孩,nike早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从路人转粉了。

    五岁的小孩在想什么,嫣嫣在想什么,nike不太了解,而他最好奇的事情就是怎么从未听嫣嫣提起过关于父亲的话题,难道这孩子一点都不好奇自己的爸爸是谁吗?

    Nike的脸色越发柔和了,亲切地望着眼前的小肉墩儿,柔声说:“嫣嫣,你一直都跟妈妈生活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爸爸呀?”

    嘴里正韩了一口肉,嫣嫣一听,顿时停止了咀嚼的动作,睁大的澄蓝的眸子盯着nike,好奇地嘟哝:“nike叔叔,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你见过我爸爸?”

    Nike一时语塞,想不到明明是他在问嫣嫣,现在却成了嫣嫣把他问住了,真是好犀利的问题啊,让他如何回答呢?【今天一万字,希望千千明天接着加更的亲们就踊跃投点月票吧,加更也是需要动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