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敢欺负我女人?
    成年男女,又都是单身,男方喜欢女方,女方也不讨厌对方,互相接个吻,在现代社会来说那才多大点事儿呢,可有的人思想本身并不太放得开,面对眼前的状况,兰芷芯只觉得浑身有点僵硬,就像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缩着脖子,脑袋下意识地往旁边一偏……

    就在这时,一个小身影冒出来,站在两张椅子面前,气呼呼地鼓着腮说:“你们玩亲亲都不叫我……哼!”

    这……nike囧了,从未这么丢脸过,不但没亲到佳人,反而被小孩儿给挤兑了。就这样,他的第一次索吻宣告失败。

    兰芷芯顾不上尴尬,赶紧地搂着嫣嫣的小身子,低声安慰:“宝贝,妈妈和nike叔叔没有亲亲……”

    听妈妈这么一说,嫣嫣紧紧皱着的小脸顿时喜笑颜开了。这小不点儿对妈妈的保护欲还挺强的。

    兰芷芯说的到是实话,虽然nike 刚才是想亲,但兰芷芯已经偏过头去,他没亲到。

    Nike当然知道兰芷芯先前的动作其实就是一种下意识的拒绝,这让他感到有些受伤,却也使得他头脑清醒了几分。

    “对不起,芷芯,我刚才差点冒犯你……你,不会生气吧?”nike略显不安地看着兰芷芯,在他心里,这女人就是一朵纯美的花儿。

    Nike这么干脆,主动道歉,这让兰芷芯反而觉得歉疚……男人普遍都很好面子,而她刚才那关键时刻的一避,确实有一点伤人的。

    “不……我没生气,nike你别放在心上。其实是我没准备好……应该是我说抱歉才对。”

    Nike心里微酸,兰芷芯连说抱歉都这么诚恳,难道说她就真的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Nike 感到挫败,苦笑着说:“算了,我们都别说对不起,有些事……顺其自然吧。时间不早了,我去睡觉,晚安。”

    说完,便不等兰芷芯的回答,他已经转身进屋去了。

    他不是生气,只是无奈,只是觉得此刻有点难以面对兰芷芯,或许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望着nike的背影,兰芷芯也只能满怀歉意……nike不是不好,他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刚才她避开了他的亲吻,他也没有恼羞成怒。这份涵养,足以说明他的人品不错。

    可为什么自己就是爱不起来呢?就好像一颗心已经荒芜,激.情不知去了哪里,面对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她居然还不快点下手,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可思议。是她脑子坏掉还是什么原因?

    亦或是,有一个男人在她心里住太久,虽然她决心要跟他了断,重新开始新生活,可她目前还未成功地将他赶出心房,那又怎么会有其他男人住得进来呢?

    兰芷芯也只能在心里叹息,看来她还需要继续“修炼”啊。

    “妈妈……我困了……”嫣嫣软绵绵地靠在兰芷芯怀里,小脑袋搭在妈妈的劲窝,闻着妈妈身上的清香味,眼皮就在开始耷拉着,看样子是瞌睡了。

    兰芷芯脸上挂着一抹*溺的笑,这是她的孩子,她当然了解孩子的小心思了。刚才嫣嫣准是在旁边悄悄地看了好一阵子才会在nike刚好要亲下去时冒出来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呢,时间刚好。就算她当时没有躲开nike,嫣嫣的出现也会让那个吻难以实现的。

    兰芷芯心里暖暖的,嫣嫣这么小就知道要保护她了,真不愧是她的贴心小棉袄。

    第二天。

    兰芷芯醒来的时候,nike已经离开,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说他有急事要处理,先走了。

    兰芷芯不知道这是nike在逃避尴尬呢还是他真有事要急着去处理,总之,她不会那么小气地因为昨天的事情就对nike产生不好的印象,实际上nike已经算很尊重她了,平时那么多独处的机会他都没有乱来过……

    兰芷芯拿着纸条正在院子里出神,忽听有人在敲门,一个女声似乎不太友善地在叫嚷……

    “开门……快点开门!”

    兰芷芯眉头一皱,心想这是谁啊?警惕之下,她并没有立刻开门,而是打算进屋去抱孩子……万一是有危险呢,首先得保护孩子啊。

    可就在兰芷芯转身时,门外的女人又嚷道:“我是倪嘉乐的妈……谁住在里边,快点开门!”

    倪嘉乐?

    兰芷芯心头一抽……倪嘉乐不是nike的文中名字吗?他的妈妈来了?

    但这样并不能让兰芷芯放心去开门,谁知道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呢。

    可这女人显然不是个好打发的,紧接着又嚷……

    “我儿子昨晚没回家住,是不是住在这里的?开门……再不开门我就报警了!”女人的声音拔高,颇有誓不罢休的架势。

    兰芷芯不会说粤语,但她能听得懂大部分。此刻听外边的女人连nike昨晚在这里住都知道,到是有几分可信了……

    看来,不开门是不行的,就怕这女人真的报警可不妙。

    兰芷芯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门打开……

    Nike的母亲猛地冲进来,在看到兰芷芯时,一下子愣住了,似是想不到儿子藏起来的女人会长得这么美。

    但下一秒,这中年妇女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趾高气昂地指着兰芷芯:“你……你是谁?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来者不善!兰芷芯脑子里清晰地浮现出这四个大字……可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毕竟这是住的nike的房子。

    “伯母……”

    “嗯?还是个大陆妹?”倪母眼里露出明显的不屑,略显干瘦的脸颊挂着冷笑。

    “别叫我伯母,我可受不起!”这话,她又是用国语说的,只是稍显生硬。

    对方如此不客气,兰芷芯不由得蹙了蹙眉头,美目闪过一丝淡淡的恼色,却还是隐忍着,礼貌地说:“您请坐,我给您倒杯茶。”

    倪母往椅子上一坐,手叉着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不必了,你好好回答我的话就行。”

    这女人皮肤黑嘴又大,鼻子还比较扁平,可气势也挺凌厉的,高高在上的架势,一脸嫌恶之色,好像兰芷芯是闯入这里的外星人一样。

    “我问你,你跟我儿子是什么关系?来这儿多久了?你是怎么跟我儿子认识的?这房子是我儿子买下来的,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一连串的问题,句句都带刺,伤人。

    兰芷芯忍着心头那一股火苗,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别那么僵硬,毕竟这是nike的母亲,她也确实是借住在这里,当然底气比较弱了。

    明显的,倪母对于儿子金屋藏娇的事,十分反感和排斥。尽管兰芷芯美丽大方又有礼貌,可倪母是不会对她有好感的。

    “我跟nike是朋友,在这儿住进来没多久,将来也不会住很久的。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请见谅。”兰芷芯说得很委婉,但并不卑微,目光直视着倪母,不卑不亢。

    “呵呵……不会住多久?”倪母不屑地扁嘴,冷哼,白眼一翻:“难怪我儿子最近不对劲,总是往这边跑,开始我还觉得没什么,可巧的是,这附近也住着我一个熟人,告诉我说,我儿子这房子里住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儿,我就奇怪了,我儿子什么时候学人家金屋藏娇,原来,藏的还是个大陆人!”

    兰芷芯的一只手攥紧了,心里窝火……对方如果仅仅只是看不起她,她还可以看在nike的面子上隐忍着,可现在是人家一而再再而三地轻视,甚至还对大陆人嗤之以鼻,这就让兰芷芯有些憋不住了……

    “这位……阿姨,大陆和香港还不都是属于中国么,难道还要分三六九等?还有,我要纠正一下您的一个错误,nike不是金屋藏娇,我只是他的朋友。”

    兰芷芯的这番话,让倪母有点诧异,想不到兰芷芯还会“顶嘴”,一点都不害怕?倪母在家中可是一只母老虎,全家人都得让她三分,可现在兰芷芯却不会一味地忍让着她,这就让她有种很不服气的感觉。

    倪母牛铃似的眼睛一瞪:“年轻人,懂不懂尊重长辈啊?好歹我也比你年长一些,况且,你住的是我儿子的房子,你在我面前有什么资格大声说话?”

    兰芷芯气得想大笑,这就是nike的母亲么,nike那么绅士,可他的母亲却像个泼妇,这谈话是没法儿继续下去了,越说越来气。

    想送客,可这女人不好打发……

    “你叫什么名字?”倪母终于想起问兰芷芯名字了。

    “兰芷芯,兰花的兰,草字头那个芷,锁芯的芯。”兰芷芯回答得很详细,耐着性子。

    倪母倨傲地抬着下巴,一边打量兰芷芯,一边不客气地说:“你别以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我儿子的脾气我太了解了,他把你安顿在这里,一定是对你有点意思,否则,不会把他喜欢的地方让给你住。这房子,连他哥哥想来渡假住几天,他都还不同意呢,可你却可以住在这儿……实话说了吧,是不是看上我们家的钱?没错,我们倪家确实有些财力,但我们家是不会同意nike娶个有孩子的女人回来当老婆的。大家都是女人,我就这么提醒你一下,免得你稀里糊涂的……泥足深陷。”

    怪腔怪调的语气,加上一通令人反胃的话,实在让人很难压下心头的火啊,要不是因为她是nike的母亲,兰芷芯一定会拿着扫帚将她赶走!

    可兰芷芯此刻有些走神,不知道想到什么了……

    此情此景,有些似曾相识,记忆里,曾经赫淑娴也登门跟她说过一番类似的话。当时那种心酸和愤怒,那种自尊被人踩踏的感觉,犹如在昨天一般。

    而现在的兰芷芯,比那时更加愤慨……她原以为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没想到就这么被打破了。怎么这世界上就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人呢,她从不想攀龙附凤,可总是会有人污蔑她,还真以为普通人的尊严就是可以随意践踏的吗?

    愤怒,忍无可忍的时候无需须再忍!

    兰芷芯蹭地一下站起来,清冷的眸子睥睨着倪母,凌厉的眼神含着怒意:“我尊重你是nike的母亲,所以才听你说这么多话,但不代表你就可以随便侮辱我的人格。像你这样的人,满脑子都是想着人家会怀着企图接近你儿子吧?幸好nike跟你不一样,他是个有风度的人,光明磊落的人,跟他做朋友,我很开心,不过我想,既然清静的日子结束了,我也是时候离开。请你转告nike,我会尽快搬走。这样,你满意了吗?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

    最后那俩字,兰芷芯的声音铿锵有力,毫不掩饰内心的愤怒……都到这份上了,无需掩饰,因为眼前的女人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兰芷芯越忍让,她越会觉得好欺负。

    果然,倪母气得脸都青了,愤愤地站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可她没有再继续纠缠……听到兰芷芯说会尽快搬走,她算是达到目的了,没必要闹下去,如果惹恼了儿子,会影响到母子关系。

    兰芷芯不是软弱,她说会搬走,只是因为觉得这里不会再安宁了。Nike的母亲来了一回就有可能来二回……

    倪母才刚走一会儿,还不到三分钟,兰芷芯就听到外面隐约传来骂声,像是从巷子尽头传来的?

    兰芷芯没听错,这骂声就是nike的母亲……她刚出去看到自己的车子轮胎居然被人放了气……

    “哪个混蛋王八蛋该死的竟敢戳我的轮胎!气死我了——!混蛋,有种给我滚出来——!”尖锐的吼声怒发冲冠,可就是周围半个人影都没有,她去哪里找?这儿又没监控设备……

    某个角落里,探出一个男人的身子,瞄了这边一眼,然后又缩回去,捂着嘴笑得快抽筋了……“哈哈哈……活该,谁让你欺负我女人的?戳你轮胎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男人在碎碎念,蓝色的瞳眸光彩潋滟,怀着期待和思念,悄悄地往另一条小路绕过去……【今天又是一万字,乃们忍心不投月票吗?在手机安卓和苹果客户端投月票现在是翻倍,月底一变三,请大家在客户端投吧,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