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楼上正上演着温情的一幕,人家nike满怀期待地对兰芷芯发起了感情攻势,兰芷芯还被惊得一脸愕然,没来得及回答半个字就听到敲门声和亚撒急切的声音。

    是亚撒?真的是亚撒?这声音,简直就是从天而降,怎么可能是他呢?他不是该在文莱皇宫吗?

    兰芷芯猛地跑到阳台边,探出头往下边一看……果然,那男人的身影,那张脸,就算化成灰她都不会忘记!

    亚撒看到兰芷芯了,顿时浑身充满了力量,高喊着她的名字。

    Nike现在是又尴尬又气愤,就算是涵养再好的人也会忍不住恼怒……兰芷芯现在是单身,他怎么就不能追她了?亚撒突然冒出来,嚷着喊他放开兰芷芯的手,这话听着谁能淡定呢。

    公平竞争,他也是有资格的,却被亚撒的出现全都搅乱了。

    “芷芯,你……”nike隐忍着怒气,很想问兰芷芯会不会去开门,可是,下一秒,已经听到楼下传来嫣嫣稚嫩的声音……

    “是谁在外边……”嫣嫣好奇地打开了门。因为听到亚撒嚷了,这小家伙像猴子似的跳下去开门。

    亚撒猛地窜进来,一见到嫣嫣就激动不已,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啵儿一下亲在嫣嫣的脸颊。

    “哎呀……”嫣嫣皱起了眉头,小手还在刚刚被亲过的脸蛋上抹了一下,撅着小嘴说:“怪叔叔,你怎么会来了?”

    一听怪叔叔三个字,亚撒顿时炸毛,两眼一瞪:“我才不是怪叔叔,我是你……”

    “爸爸”二字,亚撒硬生生咽下去了。尽管现在他很激奋,可还是存在着一部分理智的。这认爹的事,还需要缓和一下。

    “怪叔叔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嫣嫣在亚撒怀里挣扎,她不习惯被亚撒抱着。

    亚撒心里一疼……孩子的抗拒,让他又清醒了几分。意识到不能操之过急了,那会吓到孩子。

    亚撒万分不舍地将嫣嫣放在地上,这孩子一溜烟儿就跑进去了,还回头冲亚撒做个鬼脸,调皮的样子十分逗趣。

    兰芷芯和nike已经从楼下下来,嫣嫣投进妈妈的怀里,可那双亮晶晶的大眼还在打量着亚撒。

    兰芷芯清澈的眸子似嗔似怒地瞪着亚撒:“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亚撒这话一出口就后悔自己语气太生硬,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而已。

    兰芷芯狭长的美目微微眯了眯,狐疑地说:“你是不是上午就来了?一直都躲起来偷窥我?”

    总算是想到这点了,原来她不是错觉,是真的有人在偷偷摸摸窥视她。这个人就是亚撒。

    亚撒俊脸上露出痞笑,不承认也不否认:“这么久不见了,你就一点都不想我?起码也该招呼一下我嘛,来者是客。”

    话是这么说,可这货已经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顺势翘起了二郎腿,哪里像是客人,分明就没把自己当外人看待。

    要说兰芷芯一点都不惊喜么,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她还不至于被冲昏了头,理智告诉她,她现在是要努力斩断情丝而不是再次陷进去。

    Nike站在兰芷芯身后,对于亚撒的出现,他虽然愠怒,但他还是给兰芷芯面子,没直接发作,而是想看兰芷芯怎么处理。

    兰芷芯的态度才是nike最在乎的,其他人和事,都不重要。

    兰芷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此时此刻脑子好像有些混乱,顾不了那么多,伸手挽住了nike的胳膊,直视着亚撒说:“你来是想看看我过得怎么样吗?谢谢关心,我过得很好,nike很照顾我……刚才你的出现,打扰到我们了。”

    云淡风轻的一席话,掩盖了她的心痛和无奈,佯装不懂亚撒此举的意义,微笑着,若无其事的表情,其实内心已经在滴血了。

    但兰芷芯说得没错,如果不是亚撒冒出来,至少她和nike之间不会被打断,说不定她真会答应nike的。毕竟,对于女人来说,有一个安全又温暖的家,才是最重要的,可望不可即的梦,始终只幻想,不能过日子。要想有个正常的家庭,nike就是兰芷芯目前最合适的选择。

    亚撒脸一僵,两只眼睛像喷火似的盯着兰芷芯的手……他心里又酸又疼,真想不顾一切冲上去将她抢过来!

    可是,亚撒没有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任由心痛在肆虐,折磨着他。

    亚撒这段时间以来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尊重兰芷芯。

    既然爱她,重视她,就应该尊重她,不能像对待一个*物似的对她。她不是卢洁莹,她是一个有主见有思想有独立意识有胆魄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想要赢得她的心,不能太蛮横了,她需要尊重。

    亚撒的拳头攥得紧紧的,脸上表情一阵青一阵白,硬是忍住了没上去揍人,强忍怒火:“兰芷芯,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跟nike在一起?你决定了吗?我就问你这一句,你决定了没有?”

    不知是因为太气愤还是太伤心,亚撒的声音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下来的,这种心痛的滋味像钝器在割着心脏,太难受了。

    Nike没说话,他似乎能明白兰芷芯的想法,此刻她挽着他的手,就是想让亚撒知道她已经决定要斩断那段感情了。不管兰芷芯是出于什么考虑,不管她对亚撒还有没有情,nike都决心要试一试,看看自己与兰芷芯的缘份究竟有多少,就能能走到哪里?

    只要她愿意,哪怕是她现在还没有完全忘记亚撒,他也愿意跟她在一起,确定关系……这个女人,他真的不想失去。

    兰芷芯眼底闪过一抹痛色,她很想昧着良心说“是”,但在看到亚撒这含着悲伤的眼神时,她又说不出来了。话到嘴边就堵住,心里的难过,一点都不比亚撒少。

    “亚撒,我跟nike之间,还没确定什么,但是,至少我确定了我跟你不会再有感情上的瓜葛。你有你的生活和你的责任,而我只想和嫣嫣一起像平凡人那样生活。谢谢你来看我们,请你……离开吧。”兰芷芯轻飘飘的声音充满了苦涩,就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心痛得连呼吸都感到窒闷。

    屋子里的空气变得稀薄起来,令人有种高原缺氧的感觉。

    亚撒看着兰芷芯这么冷静淡定,看着她挽着nike的手那么亲昵,她说的每个字都是钢针扎在他心上……忽地,亚撒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这里做什么?来受罪的吗?

    原以为来了就能感动她,然后得到她的谅解和她的心,然后认回女儿,可没想到,兰芷芯却说她已经决定要跟他从此再无瓜葛,这不是等于在拿刀子捅他么?

    他排除万难,顶着多少压力才能暂时离开皇宫,满以为她会高兴得抱住他,可结果却是这样的凄惨。

    Nike可算是见识到了兰芷芯的意志力有多强悍了……好歹亚撒也是一个国家的王储,但兰芷芯却能这样坚决果断地要跟亚撒划清界限,这份胆量和决心,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Nike又一次地觉得自己对兰芷芯的喜欢是很有眼光的。这样一个敢作敢当爱憎分明的女人,他庆幸自己遇上了。这世上恐怕没几个女人能抵挡住一个王储的感情攻势吧,兰芷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亚撒也有底线的,被兰芷芯这样对待,他那颗骄傲的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和打击,这是男人难以容忍的。

    亚撒缓缓站起来,一双蓝眸死死盯着兰芷芯,一眨不眨,痛惜的眼神饱含着浓烈的愤怒,转瞬却冷冷地笑了:“你赶我走?很好……兰芷芯,你真够本事,是我小看你了,是我低估了女人的心,原来比男人还要无情。”

    无情……她真的无情么?

    兰芷芯没有反驳,咬着下唇,用疼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亚撒狠狠地看了nike一眼,再转向嫣嫣时,那眼神变得无比温柔,饱含着眷恋和爱。但他始终没有走上去做点什么,一步一步往后退,退出客厅,退出院子的大门。

    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兰芷芯好一会儿才浑身一软,跌坐在沙发上,隐忍多时的泪水顺着眼角无声地滑落……她不得不用绝情来赶走他。他是一国王储,他和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再纠缠下去,两人都只会更痛苦。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她装作绝情,把他气走了,以后他会恨她,慢慢的就会淡化对她的感情了,那时候他的日子才会好过吧……

    人是走了,可她的心也跟着走了,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