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孩子,终于还是被带走
    亚撒心里很不是个滋味,难受得要命,明明孩子就在眼前,可是却不肯叫他一声爸爸,这就代表了还没接受他,怎不叫人抓狂?

    嫣嫣转过头,小鼻子哼哧哼哧的,扁扁嘴说:“你好笨啊,我都已经五岁半了你才知道我你的小孩……好笨……”

    这……亚撒囧了,被自己的宝贝女儿说笨,偏偏还无从解释,两眼瞪得老大,就跟喉咙塞了个鸡蛋似的。

    看到安逸撒吃瘪,兰芷芯的心情一下就转阴为晴,哈哈哈地笑起来,一边亲嫣嫣一边直夸说得好,看着亚撒这人神共愤的脸被气成猪肝色,兰芷芯只觉得他要成功收服嫣嫣的心,恐怕不易啊。

    亚撒苦着脸,面色有些苍白,深呼吸口气,压着心里的怒火,好,他忍,谁让他确实没有参与到嫣嫣这几年的生命呢。

    脸上憋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亚撒凑近了嫣嫣:“宝贝……爸爸以前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错过了很多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以后我会弥补的,我会加倍疼爱你和你妈妈……”

    可嫣嫣不是这么好哄的,澄澈的蓝眸滴溜溜转了转,摇摇头:“”

    兰芷芯心情大好,嫣嫣这孩子太贴心了,真是解气呀!

    “嫣嫣,你真是妈妈的好宝贝,小心肝儿,妈妈最爱你了……”母女俩在亚撒面前大秀亲热,抱着亲,亲了抱,看得亚撒牙痒痒,嫉妒得要命,明明这是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搞得他象个局外人一样,他此刻真想高声呐喊:大的小的都是他的!

    亚撒呵呵地笑,眸光一暗,猛地将兰芷芯和嫣嫣抱在怀里,厚着脸皮去亲两人的脸……

    “啊……啊……”兰芷芯惊叫,愤愤地挣脱开他的魔掌,动作神速。

    嫣嫣到是没什么反应,还觉得挺好玩,其实她也好想被爸爸抱抱亲亲,可是她心里也有些放不开。毕竟,从怪叔叔的身份一下子转变成她的爸爸,她还没这么快完全接受。

    “嫣嫣我们走……吃西瓜去咯。”兰芷芯美目眨动,抱着嫣嫣从他身边经过。

    亚撒确实憋得难受,要发疯了,他是多渴望嫣嫣能象和兰芷芯那样与他亲近,可是看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应该说,要和这母女俩增进感情,象真正的一家人那样,其过程,还是艰辛的。

    “亚撒,小孩子很敏感,你如果想要嫣嫣接受你,你就要拿点耐心出来。”兰芷芯进厨房的时候,又丢来这句话。

    亚撒沉默地点点头,他也知道今天这样就算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了,至少嫣嫣没有太过排斥他,至少知道他是她爸爸了,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亚撒和兰芷芯都没察觉门口有一个修长的身影已经伫立良久,他手里还捧着一束刚采来的野花。

    是nike。他的神色有些落寞,眉宇间似是锁着一股隐隐的怅然之色。

    “你怎么进来了?你来就多了?”亚撒斜睨着nike,脸色已经恢复到常态。

    Nike迎上亚撒的目光,淡淡地说:“这房子是我买下的,我有钥匙,自由进出。”

    “……”

    确实,人家说的是事实,他是房子的主人,什么时候来,似乎真不是个问题。

    Nike将手中的野花插在花瓶里,正好兰芷芯也带着嫣嫣从厨房里出来了,还端着一个果盘,里边是切好的西瓜。

    “nike来了……”兰芷芯微微一愕,注意到了花瓶里的野花。

    Nike在看到兰芷芯时,闪亮的黑瞳会变得十分柔和:“我摘了些花,你看看喜不喜欢。”

    这花一看就是在后边那山坡上采的……花店里买的话那是自动送上门,可这自己亲手去采摘的,就就显得更有心思了,更真诚。

    “很漂亮……谢谢nike……来,快过来吃西瓜吧,刚切的。”

    “好……”nike走过去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瞄了亚撒一下,因为兰芷芯只招呼了他过去吃西瓜,却没有叫亚撒。

    其实亚撒哪里用得着别人招呼,他已经大刺刺地坐在了沙发上,正好在兰芷芯身边的位置。

    亚撒心里酸溜溜的,因为nike送的花,还有兰芷芯没叫他过来吃习惯,但他也不会表现出来,若无其事地拿起一块西瓜就啃,自在得很,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当看到嫣嫣是怎么吃西瓜时,亚撒顿时乐了……

    “哎哟宝贝儿,你吃西瓜的样子太萌了!”亚撒充满溺*的眼神凝视着嫣嫣,心都快融化了。

    嫣嫣吃的不是切成片的西瓜,她是捧着一个大西瓜的二分之一在用勺子挖来吃,她喜欢这样的吃法,虽然每次都吃不完,可是感觉很好玩,而兰芷芯每次都会将嫣嫣吃不完的部分消灭掉。

    嫣嫣嘴里含着西瓜,晃悠着两只小腿儿,灵动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调皮:“你要吃吗?”

    嗯?

    亚撒一听,心花怒放,欢欢喜喜地凑过去……嫣嫣用勺子挖了一块西瓜的肉,喂到亚撒嘴边去,可是,她就那么晃了一下就把手缩回去,直接喂自己嘴巴里了,然后咯咯咯咯地笑……

    被耍了……亚撒尴尬地撇嘴,眼里的*溺一点没少,伸手揉揉嫣嫣的小脑袋:“你这小机灵,知道逗人了。”

    嫣嫣皱了皱小鼻子,冲着亚撒做个鬼脸,继续吃她的西瓜。

    西瓜又红又甜,口感甚佳,可亚撒却咬了两口就扔进垃圾桶,然后起身往厨房去了……嘴边还挂着一缕红色,像是西瓜汁。

    没人留意到亚撒的异常,以为他只是去厨房洗手了,直到nike和兰芷芯也进去……

    亚撒高大的身躯依靠在洗手池的位置,弯着腰,手捂着胃部,脸色惨白。

    “亚撒你怎么了?”兰芷芯惊慌地扶住亚撒,心头骤然绷紧,突突突地猛跳。

    Nike也蹙起了眉头,仔细打量着亚撒,他看起来很痛苦,不像是装的。

    “亚撒……”

    Nike也跟着心情沉重起来,亚撒虽然是情敌,可他还至于会希望对方病倒。

    “胃病犯了……”亚撒轻飘飘地说。

    胃病犯了?真这么简单?

    Nike瞥见洗手池里残留着一抹红色液体,那似乎不像是西瓜汁,更像是……血。

    “亚撒你刚才吐血了?”nike狐疑地问。

    “什么?吐血?”兰芷芯的声音不由得拔高,带着颤抖,顺着nike的目光望洗手池里望去……果然,一抹刺眼的红色!

    心里涌起一股恐惧,兰芷芯紧紧拽着亚撒的胳膊,急切地问:“你是吐血了吗?是不是啊?”

    亚撒额头上冒出冷汗,艰难地发出声音:“我……手机在口袋里……打电话给陈志刚……叫保镖……”

    胃病?

    兰芷芯暗叫糟糕,她是亲眼见过亚撒犯胃病的,他还为此住过院呢,没想到这怎么突然就犯了,上次住院都没治好吗?

    兰芷芯慌了,赶紧地去摸亚撒的裤子口袋。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你撑着点!”兰芷芯的声音在发抖,心痛加慌乱,想起以前亚撒犯病时的样子,她还心有余悸。

    打通了陈志刚的电话,原来他就在这周围带着保镖一起负责保护亚撒的安全,立刻就会赶来。

    可兰芷芯却无法平静了,望着那触目惊心的红,她只觉得心脏在剧烈狂跳,难以抑制的心痛和恐惧。

    “怎么会吐血的……亚撒,你别吓我,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亚撒摆摆手,摇头,勉力睁着眼睛,使劲让自己嘴角扯出一丝笑意:“别担心,顶多是胃出血……”

    只是这笑容太惨淡了,兰芷芯忍不住喉头发紧:“还顶多胃出血?我怎么能不担心,你都吐血了……”

    Nike见状,心里有点酸涩,却还是凝重地说:“我们先扶他出去躺一下吧。”

    兰芷芯和nike一人一边扶着亚撒……真重,还好有nike在。

    嫣嫣本来还在悠闲地吃着西瓜,可是当看到亚撒被扶着出来,一脸惨白,痛苦的表情,可把嫣嫣给吓到了。

    孩子怔怔地望着亚撒,纯净的蓝眸里满是惊恐……刚才他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妈妈……他……他怎么了?”

    “他……身体不舒服。”兰芷芯刚一说完,只听外门传来急切的敲门声,还有陈志刚的喊声。

    兰芷芯连忙出去,开门的一瞬间,涌进来几个魁梧的身影,但还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中年女人……

    “你……赫……”兰芷芯惊愕,万万想不到赫淑娴居然会跟亚撒的保镖们一起进来了。

    赫淑娴现在哪里时间理会其他,愠怒地一推兰芷芯:“让开!”

    赫淑娴带领着一群保镖冲了进去,就像是强势的入侵者。

    “把人带走!还有……这个小的,一起带走!”赫淑娴冷冷地发号施令,威严的眼神中充满了决然的气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