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应该离开他和孩子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兰芷芯还没来得及反应,连嫣嫣的衣角都没碰到,孩子已经被赫淑娴的手下抱起,霎时,这屋子里便被孩子的尖叫声填满了。

    “啊——放开我!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坏人放开我!啊——!!妈妈……妈妈——!!”嫣嫣带着哭腔的喊声,狠狠地撕扯着兰芷芯。

    “嫣嫣!你们放开我女儿!”兰芷芯嘶吼着,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想要夺回嫣嫣,可是她如何能敌得过这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呢,根本无法接近嫣嫣。

    Nike也怒了,这里是他的家,现在却闯进一群人将嫣嫣抢走,这种事简直太恐怖了!

    “你们是什么人?放下孩子,否则我就报警!”nike扶着兰芷芯摇摇欲坠的身子,心疼又焦急。

    “报警?”赫淑娴冷哼一声:“你该问问兰芷芯会不会愿意你报警?”

    果然,兰芷芯惊慌地拉着nike,一个劲摇头:“不不不……不能报警,这是亚撒的母亲……”

    当然不可以报警,亚撒的身份太惊人了,嫣嫣是他的女儿,关系重大,报警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兰芷芯想都不敢想……关键还在于,报警只怕也无法夺回孩子了。

    兰芷芯两眼喷火,如同一头快要发狂的母狮子,整个人都充斥着暴怒的气息,死死瞪着赫淑娴,愤恨地说:“你太卑鄙了!嫣嫣是我女儿,亚撒也说过不会抢走嫣嫣的,你为什么要做得这样绝?”

    怒吼声,孩子的哭喊声,保镖的呵斥声……全都混杂在一起,硬是将几乎晕过去的亚撒又被激起了一点清醒,强撑着软绵绵的身体,想要从保镖手中挣脱……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答应过会让我自己处理嫣嫣的事……妈,你这是陷我于不义……”亚撒此刻正是很虚弱的时候,额头上浸着冷汗,脸色比纸还白,说话更是吃力。

    如果可以,亚撒恨不得马上去将嫣嫣抢过来,但是胃痛在折磨着他,连腰都直不起,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似的。

    赫淑娴面无表情,只是眼底闪过一丝痛惜,随即心一横,冷冷地吩咐:“陈志刚,把大人小孩子都带走,去车上先让医生给亚撒检查,我稍后就到。”

    “是!”陈志刚干脆应着,偷瞄了兰芷芯一眼……愧疚又无奈地摇摇头,意思是表示歉意,还有就是示意兰芷芯别再挣扎了,没用的,事情已成定局。

    “不要……呜呜呜……我要妈妈……妈妈……”嫣嫣在保镖手上奋力挣扎,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哭,声音异常响亮。

    兰芷芯差点当场昏厥过去,强烈的恐惧和绝望袭来,拼命往门口冲去!

    “嫣嫣!嫣嫣!不要抢走我的孩子……不要……我的孩子!啊——!”撕心裂肺的惨叫,高亢而尖锐,声声震动着人的耳膜,听着太催心肝了。

    可是,几个彪形大汉将兰芷芯和nike拦住,nike想要冲过阻碍,却险些被推倒……这些保镖都是从文莱皇宫护卫队里挑选出来的精英,普通人根本没有力量与之抗衡。

    “太过分了!就算你是亚撒的母亲又怎样,你拆散兰芷芯和嫣嫣母女,等于是要了兰芷芯的命!你也是女人,你也是一个母亲,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nike怒斥赫淑娴,激愤不已。

    然而,无论怎么吼怎么骂,都无法改变嫣嫣被带走的事实。亚撒在被人扶着往后退时,已经是气得浑身战栗,加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糟糕,竟然晕了过去,嘴角还溢出一缕细细的血丝……

    在亚撒失去知觉之前,他满脑子都是嫣嫣和兰芷芯的哭喊声,定格在他的脑海,镌刻在他的灵魂。

    眼睁睁看着嫣嫣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兰芷芯疯狂地怒吼,像只拼命想冲出牢笼的母狮。

    骨肉分离,这比杀了她还难受,她怎能不发疯!

    太激烈的挣扎和嘶吼,使得兰芷芯的力气很快被耗尽,双眼赤红,头发散乱,像看仇人一般盯着眼前的赫淑娴,兰芷芯嘶哑的喉咙里发出犹如诅咒的低吼:“你会有报应的!”

    对于这一切,赫淑娴依旧是异常冷静,不会因为被骂而失去她的理智。她的脸色更加岑冷,精细的妆容之下,是一颗坚若磐石的心。

    转眼这屋子里就只剩下三个人了,赫淑娴冷眼看着那几乎哭得晕倒的兰芷芯,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你哭了吗?我可没多少时间耽搁,如果哭够了就听我说说为什么要带走嫣嫣的理由。”

    处于极度悲愤中的兰芷芯,意识已经濒临崩溃了。失去嫣嫣是对她致命的打击,她现在连正常的思考问题都困难,只有满腔的痛苦和愤怒还有那该死的无力感!

    旁观者清,还是nike稍微清醒一点,心疼地扶着兰芷芯在沙发上坐下,抬眸看着赫淑娴,不屑地说:“你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吗?”

    “借口?”赫淑娴倨傲地嗤笑:“我不需要对你们找借口,我要说的都是事实。”

    话到这里,赫淑娴犀利的眼神终于是稍微缓和一点,眼底还流露出叹息的神色。

    “兰芷芯,你冷静想想,你真的适合再带着嫣嫣一起生活吗?你想得太简单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是你最大的敌人,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某些企图得到嫣嫣的人!就在前不久,亚撒被人威胁,要他让出王储的位置,而对方用来威胁亚撒的筹码就是你和嫣嫣……你们当然不会知道了,暗中有狙击手埋伏在附近,用狙击枪对着这边,只要一开枪,你和嫣嫣就会……死。这件事,亚撒一定没告诉你。”赫淑娴说起这个话题,心情更加沉重了,眼中的狠色也多了几分。

    这番话,太让人震惊了。兰芷芯原本是听不进去赫淑娴的说辞,可当听到这些,她满腔的愤怒瞬间收缩,然后再砰——一下爆开!

    “你说什么?赫淑娴,你是在故意吓唬人吗?”兰芷芯的哭声止住了,可身体里新一轮的恐惧却越发高涨!

    难以置信这是真的,无法想象会有狙击手盯上嫣嫣。兰芷芯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脚底窜起一股寒气直透背脊。

    Nike惊骇地望着赫淑娴,他想从这女人的表情里看出几分真假。

    赫淑娴眼中精光一闪,凌厉的气势更烈:“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不信可以马上打电话问晏季匀,他很清楚整件事是怎么发生的。皇宫里,亚撒经历了差点被人夺权和杀害的危机,被人用孩子的命威胁,这些事,他都不会告诉你,因为他……或许真的太在乎你了,不想将那些灰暗的东西传递给你,不想让你担心。亚撒是我儿子,我太了解他了,他是不会狠心拆散你和嫣嫣的,所以我来了,我必须要带走嫣嫣!现在亚撒的身份比从前还要更加敏感,明里暗里搞阴谋的人都会想要抓住他的软肋……嫣嫣很容易成为那些人的目标。兰芷芯,你别以为你那些朋友就能保住嫣嫣,某些势力不是你们想象得到的,他们无孔不入,手段残忍,如果嫣嫣落在那些人手里,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嫣嫣只有在文莱皇宫里才是安全的,你如果爱嫣嫣,就该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兰芷芯本该是最愤怒的那一个,可现在,她却哑口无言了,耳边嗡嗡作响,一颗心坠向了无底的深渊……她不是傻子,当然很清楚,假如赫淑娴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确实,她保护不了嫣嫣了,她就算是死了都无法保证孩子的平安。

    有人想利用嫣嫣牵制亚撒,威胁亚撒……这种事,对于兰芷芯来说,以前并非没有想到,只是当时还会抱着一丝侥幸,可如今,才知道,这个世界哪有所谓的侥幸?歼诈残忍的人太多太多,为了权势,有的人可以把灵魂出卖给魔鬼……

    嫣嫣在她身边,不会安全。而回到文莱皇宫,嫣嫣就会被保护得很好。这两者之间,兰芷芯会选择哪一种?

    兰芷芯痛苦难当,破碎的心在哭泣,在滴血。赫淑娴接着又说了:“亚撒为了你和嫣嫣,瞒着大臣们,偷偷溜出皇宫,而你不知道的是,他最近因为疲劳过度,早就被医生警告过要注意身体。陈志刚前两天就向我汇报过,亚撒有胃出血症状,我和他父亲都劝他回去,可他执意要多留几天,现在身体熬不住了……兰芷芯,你到现在还没清醒吗?这一切都在告诉一个事实——你跟亚撒和嫣嫣分开,让这父女俩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地方,才是你对他们对伟大的爱。”【今天又是9千字!客户端现在投月票会翻倍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