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见到妈妈了
    谁都想不到卡伊娜会突然发脾气推嫣嫣,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哎哟……”嫣嫣这小身板被推下了她坐的椅子,但幸好没有摔到地上,而是倒在了亚撒这堵肉墙。

    “卡伊娜!”亚撒低吼,怒视着卡伊娜,眉毛倒竖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吓人。

    小柠檬更是气愤,从椅子上下来站到地上,用力拉扯了卡伊娜一把,然后站在嫣嫣面前护着她,表情严肃地瞪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金灿灿的小女孩:“卡伊娜,不准你欺负嫣嫣!”

    小柠檬不发火的时候就是萌娃一个,但要真惹毛了他,这小家伙的架势就拿出来了,像是一头小狮子,还不忘要保护嫣嫣。

    卡伊娜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看着亚撒,再望望小柠檬,然后嘴巴一扁,哭喊着奔向了莎约……

    “他们好凶……呜呜呜,好凶……我要告诉我爸爸……”卡伊娜抱着莎约哭个不停,她感到很伤心,自己不过是推了那个“讨厌”的小朋友一把,为什么亚撒伯伯和小柠檬就要凶她呢?平时她可以皇宫里的小霸王,人人都疼爱她,可是现在,她感觉自己的“地位”被一个新来的小朋友威胁到了。

    这可真是……分明是小孩子耍脾气蛮横在先,现在却表现得比谁都委屈。被推了的嫣嫣还没哭还没说委屈呢。

    莎约僵在原地,眼下这情况叫人如何是好?她的心是向卡伊娜的,可亚撒是王储,他的女儿就是公主,她总不能教训公主吧?

    卡伊娜这可怜兮兮的哭声,听起来确实有些让人心疼。亚撒暗叹一声,刚才的不快也随之消失了。卡伊娜只是个孩子,他是成年人,若连这一点容忍度量都没有,那他都会鄙视自己了。

    晏季匀没出声,只是向亚撒投来一个默契的目光,然后说了句:“堵,不如疏。”

    亚撒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垂眸看着嫣嫣,见她并没有被吓到,更没有要哭的迹象,不由得也有点好奇了,这孩子居然一点都不闹?

    她受了委屈,她才是应该有话语权的那个,可她却跟个没事的人一样,重新坐到椅子上,捧着那一杯布丁,继续用勺子往嘴里喂,睁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瞄着卡伊娜。

    这感觉就像是反了,好像受欺负的不是嫣嫣自己而是卡伊娜。

    卡伊娜还在哭,嫣嫣却若无其事。

    亚撒按下心头的诧异,轻轻拍拍孩子的脑袋,欣慰地笑笑,转身走向了卡伊娜。

    莎约以为亚撒要教训卡伊娜,当即紧张起来,搂着卡伊娜护在怀中,略显戒备地说:“您不会真的要打算惩罚卡伊娜吧,她还这么小,不懂事,您……”

    亚撒没搭理莎约,只是亲切和蔼地为卡伊娜擦去泪水,温柔地说:“卡伊娜,嫣嫣她是你的亲人,是伯伯的女儿,是你的姐姐,今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和姐姐,还有小柠檬,你们都可以一起玩,没有人会丢下你的。所以你不要把姐姐当敌人好吗?你们可以成为好伙伴的……乖,不哭了,过去吃点东西,有你喜欢吃的玉露糕。”

    亚撒温和的态度,确实是有效的,卡伊娜听了立刻就止住了哭声,揉着眼睛,怔怔地望着亚撒,抽噎着说:“伯伯说的是真的吗?小柠檬不会不理我?我们还可以一起玩?”

    亚撒嘴角抽了抽,而晏季匀也是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小家伙才七岁呢,就这么招女生喜欢了?

    晏季匀佯装没看见亚撒的眼神,低头在小柠檬耳边说着什么。

    “呵呵……卡伊娜,你听伯伯说,只要你乖一点,只要你不再像刚才那样乱发脾气,皇宫里所有的小朋友都会愿意跟你玩的。”

    卡伊娜还是有些心虚,瞄着小柠檬那边,小手搅着衣角,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小孩子这点心思,大人岂能不懂?

    晏季匀戳了戳小柠檬的肩膀,朝卡伊娜那边噜噜嘴,意思是示意小柠檬说话。

    小柠檬像个小大人似的两臂抱胸,瞅着卡伊娜,清脆的童声说:“是啊,只要你不乱发脾气,我们会跟你一起玩的。”

    这话当然是晏季匀教孩子说的。小孩子个个都很敏感,特别是在闹矛盾时,如果大人不加以正确的引导,更会导致孩子之间的关系僵硬。

    卡伊娜听小柠檬这么说,她才真正放心了,扁着嘴,不说话,可是没有再哭了。

    莎约一直皱着眉头盯着嫣嫣,她能看出来,这个长得精致漂亮的小女孩十分受亚撒的重视,跟小柠檬关系还很要好。今后皇宫里多了这么一位小公主,将会发生些什么事,没人能预料……

    卡伊娜很被莎约带走了,这屋子里又安静下来。嫣嫣继续吃着布丁,跟小柠檬交谈,好像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似的。

    不仅是亚撒,就连晏季匀都不禁惊讶,嫣嫣的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强?换做其他小孩遇到被人欺负,不会这样淡定的,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亚撒心情有些复杂,也有几分歉疚,他是卡伊娜的长辈,理当爱护幼小,可他也是嫣嫣的爸爸,他不免有些担心以后嫣嫣在皇宫里会不会再遇到不懂事的孩子对她不友善?

    望着眼前这肉乎乎的小脸蛋,亚撒好奇地问:“宝贝,告诉爸爸,为什么你没哭没闹?刚才卡伊娜推你,你不生气吗?”

    嫣嫣嘴里含着布丁,小声嘟哝:“推一下算什么,以前我在乡下被小朋友欺负时,我们还打架呢……好疼……刚才她推我,却不疼……”

    闻言,晏季匀和亚撒都愣住了,嫣嫣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刚才卡伊娜推那一下,比起她以前被欺负的程度简直太小菜了,所以她根本无所谓。

    这要是放在一个大人身上的经历,或许还觉得没什么,可嫣嫣只是个五岁多的孩子啊。晏季匀和亚撒不由得已经联想到嫣嫣以前被人欺负时是怎样的可怜和令人心疼。

    嫣嫣虽然现在是公主了,被捧在手掌心里宝贝着,可她跟皇宫里那些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孩子一比,她以前所受的罪,是很多人都想不到的。

    才来到这个世界几年,便已经尝到过什么叫痛苦了。亚撒只觉得喉咙发紧,心脏抽搐,默默地搂着嫣嫣的肩膀,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让孩子吃苦。他会加倍地爱孩子,全心全意地照顾,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的宝贝!

    卡伊娜和莎约刚走不久,赫淑娴和博西就来了。

    博西没见过嫣嫣,这是急切地想见自己的孙女,知道嫣嫣在亚撒这里,立刻坐不住了。

    又是陌生的面孔……

    尽管博西十分慈爱亲切,可嫣嫣还是很难接受这样一个陌生人是自己的爷爷。本来被带到这里已经是很让孩子伤心了,心灵脆弱,一时间哪里装得下那么多东西。

    尤其是,博西跟赫淑娴一起来,赫淑娴是奶奶,博西是爷爷,而赫淑娴是导致嫣嫣和兰芷芯骨肉分离的主导者,嫣嫣嘴里的“坏人”,自然就将博西也划分到“坏人”的范围里了。

    亚撒的奶奶欣特也来了,见到嫣嫣,欣特高兴得合不拢嘴,精神振奋,欢喜得很。

    欣特是嫣嫣的曾祖母。一下子嫣嫣就多了三个亲人,这对她来说是比较难以消化的。跟这家人根本就不亲,没有一起生活过相处过,要想融入到一块儿,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欣特祖母还好些,头发花白,面目慈祥,嫣嫣至少不讨厌她。可赫淑娴和博西在嫣嫣面前的分值,那就堪忧了。

    赫淑娴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也不着急,想着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改善跟嫣嫣之间的关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皇宫里这小范围之内知道嫣嫣的存在。

    亚撒已经考虑到这点了,吩咐人准备,打算过几天就邀请一些亲戚参加家宴。这样做也是有个好处,那就是……嫣嫣在皇宫里,人们知道她的身份了,至少见到这孩子就会有所顾忌,说话做事都要注意点,不能伤害孩子。

    这一晚,是嫣嫣来到皇宫的第一个晚上,也是最艰难的时刻。平时都跟妈妈一起睡惯了,现在突然分开,孩子无法适应,即使有小柠檬陪伴,她还是心情不美丽,想念妈妈太甚,两只眼睛一直都是红红的。

    亚撒不顾自己有病在身,寸步不离地守着嫣嫣。他住的宫殿距离嫣嫣住的很近,这样方便他跟孩子亲近。

    给孩子洗澡,这对没有经验的奶爸来说,是一件相当考验的事情。

    嫣嫣坐在一个圆形的宽大的浴缸里,圆润的小身子有一半泡在水里……这可不是一般的水,享受的可是牛奶浴,上边还漂浮着一层还有新采下的花瓣。看上去美美的,真像通话故事里的画面。

    可是,嫣嫣却并不开心,她想念妈妈……

    孩子低着头,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氤氲着雾气,红红的眼眶包裹着泪水,小嘴嘟得老高,闷闷不乐。

    她在皇宫里享受的一切都是特级待遇,可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孩子不去想妈妈呀。不管这个地方怎样豪华漂亮,没有妈妈在身边,仿佛一切的美丽都打了折扣,蒙上了阴影。

    亚撒穿着长衣长袖在为嫣嫣洗澡,开始有些手忙脚乱的,有点紧张,但看到嫣嫣脸上没有笑容,他的紧张又被心疼所代替了。

    孩子娇柔的肌肤比花瓣还要细嫩,亚撒都忍不住阵阵心悸,好像自己面对的是一件绝世珍宝,稍不小心就怕磕着碰着。他都不敢用力给孩子撮澡,只能轻轻的,生怕一用力会把孩子弄疼。

    这精致白嫩的小人儿就是他的骨肉,他做梦都想的宝贝,是他血脉的延续,是他和兰芷芯的混合体缩小版。

    这么跟孩子零距离,亚撒激动的心情直到现在都难以平复,沉浸在做父亲的喜悦里,一点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形象,围着孩子团团转,做鬼脸讲笑话扮各种搞笑的动物……总之,一切能逗孩子开心的方法他都想尝试。

    “哎……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什么债,这辈子我才落得个奶爸的命……”嘴上这么说,可那双灿亮的眼眸却是在笑,流露出浓浓的*溺,动作很是轻柔。

    在知道嫣嫣是他的孩子之前,他可没想过自己这双手有一天还能这样轻轻的,如呵护至宝般地为小孩子洗澡,难以置信自己可以做到这样的耐心,这样的温柔,说是在伺候孩子,可他却在当中获得了一份暖暖的亲情,他,甘之如饴……

    一边洗一边讲笑话,可嫣嫣就是不笑,绷着小脸,看上去很失落。

    亚撒很无奈,终于结束了洗澡之后,给嫣嫣穿上粉红色的卡通睡衣,接下来他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哄孩子睡觉。

    嫣嫣的房间是经过特别布置的,充满童趣而又富有大自然的气息,睡在这样的地方,原本该是很舒适的,可嫣嫣躺在chuang上的时候却是一副木然的表情。

    这太让人揪心了。亚撒感到十分挫败,不得不出动杀手锏……小柠檬。

    实在没辙,只能将小柠檬请来,跟嫣嫣一块儿睡。

    小伙伴睡在一起,这是很多人都有过的经历,是值得回味的美好童真。

    小柠檬也是刚洗完澡,香喷喷的一身,躺在嫣嫣身边,两个孩子唧唧咕咕聊着,亚撒就在旁边眼巴巴地望……心里那个捉急啊,孩子你们还是快点睡觉吧,你们不睡,我都睡不着。

    亚撒今天可算是初步体验到了一点点照顾孩子的滋味,确实有些累人的,但他不会觉得厌烦,他只有开心和满足。

    亚撒为嫣嫣牵着被子,温柔地说:“还不困吗?”

    嫣嫣摇摇头,纯净的大眼里露出失落,喃喃地嘀咕:“没有妈妈讲故事……”

    呃?讲故事?这……太高难度了吧?亚撒顿时有点头大。他可从来没给小孩子将过故事哄人入睡,这突然间去哪里找故事素材?

    难道兰芷芯都是会在嫣嫣睡前将故事哄孩子?亚撒又一次感觉自己不如兰芷芯的地方了。看来,怎样照顾孩子,他需要学习的还多着呢。

    小柠檬咯咯地笑,也附和了一句:“亚撒叔叔讲故事吧。”

    被子里的两个小人儿就这样凝望着他,直把这堪称脸皮巨厚的男人给瞧得脸热。

    两个小宝贝蛋这么殷切的期盼,他如果不将故事,那会很扫兴,也会很没面子的。

    喜欢在睡前听故事,这是大多数小孩的习惯。亚撒之前没准备,现在想去临时找点段子来,可又感觉太仓促……

    “那就……讲个你们没听过的故事!”亚撒得意地说着,自己也钻到chuang上去,跟孩子们一起盖同一张被子……这样显得亲近点嘛。

    “你们听的都是童话故事,最多也就大闹天宫之类的,我今天给你们讲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听着啊,来了!”亚撒为了逼真,连表情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神神秘秘的。

    总算是成功地勾起了嫣嫣和小柠檬的一点兴趣,亚撒感觉压力山大。他将的其实是他以前出去旅行时见到和经历的趣事,被他这么添油加醋夸张的讲出来,再搞些魔幻色彩,顿时就能美化自己高大的形象,在故事里,他简直就是个无所不能的英雄,就差穿上超人的衣服飞天了……

    但是,亚撒的心思也没白费,由于嫣嫣和小柠檬都没听过他讲的故事,这初次听还是会感觉有些新奇的,时不时还会发出笑声。

    亚撒看见自己的心肝宝贝终于笑了,他心里那个感慨呀,总算松了口气。

    这讲故事吧,亚撒还能算80分。将两个小家伙逗乐了,他也是有本事。可是,故事讲完之后就傻眼儿了……两个孩子还在眼巴巴看着他,像是一点都没困意。

    “你们……怎么还不想睡觉吗?连我都想睡了,你们居然还……”亚撒苦着脸,伸手轻轻捏了捏嫣嫣的小脸蛋,心疼又无奈。

    “我睡不着,我要跟妈妈视频……我要妈妈……”嫣嫣嘴巴一扁,眼眶又红了。

    亚撒见状,紧张地说:“别哭……马上就视频,马上……”

    视频……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给耽搁了呢?如果早点让嫣嫣跟兰芷芯视频,说不定这小不点儿早就睡着了。

    很快,视频就接通了,屏幕上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这个时候,兰芷芯也孤枕难眠,想孩子都快想得发疯了,所以在接到这视频时,她的激动可想而知。

    “妈妈!”嫣嫣捧着平板电脑,急切地呼唤妈妈的名字,豆大的泪珠噗噗噗往下掉。

    兰芷芯看见孩子哭,心都要碎了,可她不能哭,极力忍着眼泪,努力让自己保持笑容。因为她知道,如果她也哭,孩子只会更伤心。

    “宝贝……你在那里还好吗?妈妈好想你……宝贝……”兰芷芯对着电脑屏幕痴痴地说,声音略带哽咽。

    “呜呜呜……嫣嫣也好想妈妈……呜呜……”嫣嫣委屈地哭诉,哭成个泪人儿,太让人心疼了。

    亚撒的心情也是格外矛盾。一方面,他也激动,可更多的是痛心……看到兰芷芯的脸色那么苍白,眼睛也是肿的,还有黑眼圈,他就知道,她准是到现在都没休息过。她的心有多伤多痛?他虽能体会,却因相隔太远而无法给予最实际的安慰。如果现在能在她身边,他一定会将她拥入怀中……

    亚撒抱着嫣嫣,将这可怜的小身子圈在怀里,这样兰芷芯能在镜头里看到他和孩子。嫣嫣的哭声渐渐小了,见到妈妈,她还是高兴居多的。

    亚撒的目光变得很温柔,蕴含着浓浓的深情缱绻:“芷芯……苦了你了。”

    轻轻柔柔几个字,落在兰芷芯耳朵里却是让她浑身一颤……她的苦,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知道,但亚撒一定是要知道的。这一刻,她冰冷的心总算是有了一丝温度。

    “你……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兰芷芯略显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哭了很久很久一样。

    亚撒又是一阵心疼,蓝眸里折射.出疼惜的光芒:“我已经没有大碍了,医生说再休息几天就行。”

    “嫣嫣……你有没有听爸爸的话?有没有乖乖的?”

    嫣嫣撅着小嘴嘟哝:“我乖一点,那是不是妈妈就能快点来皇宫接我?”

    “……”

    亚撒和兰芷芯同时语塞,互相对望着,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可大人的世界太多这样那样的复杂,没人能真正的达到随心所欲,始终要顾及到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嫣嫣放心,爸爸说过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让你见到妈妈的。”亚撒这话是在对嫣嫣说,也是在对兰芷芯。

    果然,兰芷芯惊喜地直起了身子,紧张地问:“真的吗?亚撒你说的可是真话?”

    “当然了,过段时间就是继任仪式,我会想办法让你过来的,具体的细节我还要再布置一下。你记住,要像昨天在车里跟我道别那样,振作一点,千万要保重自己,还有,最重要的是,你要坚定地爱我,相信我,不能趁我不在的时候被那个nike给拐跑了,否则,哼哼!”亚撒说着说着就流露出他的霸道了,最爱的占有,没得商量,他的女人只能完全属于他。

    兰芷芯忍不住发笑,沉痛的心情消散了很多,只沉浸在眼前这一刻的温馨中。

    “你呀,别说得nike那么不堪,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我的身心都是你一个人的,他……我们只能是朋友。”兰芷芯心里也甜甜的,亚撒对她的爱和紧张,即使相隔这么远也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在感情上这么霸道的姿态。

    亚撒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nike确实是一个劲敌,但终究兰芷芯才是关键人物,只要她坚定不移,nike也插不进来。

    亚撒的心情轻松多了,笑得很灿烂,美滋滋的。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兰芷芯忽地想了一件事,美目瞪着亚撒。

    “嗯?”

    兰芷芯愤愤地指着屏幕:“好啊,原来昨天在车里,你是在装睡?我说的话你全都听见了?”

    兰芷芯现在才反应过来,不禁涨红了脸……当时说的那些话太直白太露骨了,简直就是爱的宣言啊,她以前可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那么奔放,可现在知道了,原来亚撒这家伙当时全都听见了,她怎能不羞愤。

    亚撒得瑟了挑眉,桃花眼闪烁着异彩:“放心吧亲爱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说你爱我,说你今后就是我的妻子,不管相隔多远,你都不会放弃我……噢,太感人了……”

    “你……不准说了,可恶!要知道你当时会听到,我才不会说呢!”兰芷芯满脸通红,只觉得耳根发烫,那些话直到现在还在她脑海里回响。

    “嘿嘿,时光不会倒流,你已经说了,我也已经听见,总之,你别想抵赖,你这辈子都是属于我的,你是我老婆,虽然暂时没结婚证,可你表白的时候不可说了么,以后我退位了,我们可以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登记结婚。你不愧是我的真命天女啊,对我很了解,我之前还说即使没有结婚证,我们也能相爱过一生,可我现在想想,世事无绝对,不宜过早下结论了。只要我们够坚持,够坚决,说不准以后会发生什么,也许有一天,我们国家的人民能认可一个平民王后呢……”亚撒晶亮的瞳眸里有着希冀的光泽,他的话,也更加说明兰芷芯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平民王后?兰芷芯一愣,脑子里有那么几秒的混乱和震撼,但很快就平复下来,淡淡地笑着说:“亚撒,那些太渺茫的希望,我暂时不想,我现在就只想好好规划一下我的未来。既然嫣嫣在你那里,我相信你会尽全力保护她,我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了。我想自己做点事情,但还没想好是要进职场还是做其他……”

    亚撒欣慰地笑了,冲着屏幕抛来一个飞吻:“太好了,你能振作就好,我本来还担心你会被打击得一蹶不振,现在看来,我果然当初就没看错你,你是个不会被轻易打垮的女人!”

    嫣嫣嘻嘻一笑,骄傲地说:“我妈妈是女王,嘻嘻……”

    “对,你妈妈是我们的女王,一辈子都是!”亚撒对着屏幕弯腰,做出行礼的样子,十分逗趣。

    兰芷芯被嫣嫣和亚撒逗得乐呵了,感觉就像是笼罩在头顶上的乌云散开,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

    嫣嫣的情绪在逐渐好转,还不忘向妈妈汇报亚撒今天做的事……

    “妈妈,他刚才讲的故事没有妈妈讲的好听……他好笨啊。”嫣嫣说着还瞄了亚撒一下。

    亚撒顿时囧了……这是被自己的孩子鄙视了吗?还没人说过他笨呢。

    “嘿嘿,芷芯,我那是没准备,没经验,第一次给孩子讲故事……下次我会讲得更好的。”亚撒可不想兰芷芯觉得他没用,说着还低头对怀里的小人儿咧咧嘴:“宝贝,你是我和你妈妈的小孩,你都这么聪明,我怎么可能笨呢,明天,等明天晚上一定给你讲个精彩的故事,就这么说定了!”

    嫣嫣扁嘴,表示对他这“精彩”二字有怀疑啊。

    愉快的视频通话,是这一家三口目前能做到的最好的慰藉,但亚撒和嫣嫣都没提今天卡伊娜推人的事。嫣嫣不是个爱告状的小孩,她也不小气,早就将那件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小柠檬也会加入到这聊天中,卖萌逗趣十分可爱。兰芷芯很欣慰小柠檬能在皇宫里,就算是暂时的也好,至少能陪伴嫣嫣一些日子。

    一家三口都舍不得结束这次视频通话,聊到很晚,直到嫣嫣的眼皮在打架,熬不住沉沉睡去了……这孩子一天都没睡觉,早该休息了,可因为想妈妈,迟迟不能入睡,现在可好,问题解决了。

    小柠檬早就进入梦乡了,睡在嫣嫣身边,两个小人儿并排着,像是通话里的王子公主,恬静纯美。

    亚撒这初级奶爸总算能消停了,倒在一边疲倦地睡去,临睡前还不忘对着电脑屏幕亲几口,说点肉麻的情话。他也是需要治愈的,而今晚,这视频通话就等于抚慰了他焦躁的内心。有了爱情的滋润,他连睡觉都是带着笑意入睡的。

    兰芷芯还没睡,结束视频之后还对着电脑屏幕良久,回味着刚才的感觉。

    很奇妙,两个人明明是相隔万里,可那浓情蜜意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还感觉更加深了。心里满满都是他,他说的每句话都像蜜糖似的,是她心底的阳光,照得她暖烘烘的。她想象自己在对着屏幕的每一刻都是上扬着嘴角,胸膛里犹如塞进了棉花一般柔软……

    这就是爱到深处的感觉吗?这是nike无法给予她的,也是她除了在亚撒身上,之外体会不到的。

    虽然相隔那么远,可这恋爱的滋味那么浓,甚至兰芷芯觉得,比之前两人见面时还更融洽,亲切。思念变得透明,她能感受到他也在想着她。

    最美好的感动莫过于此,心贴心的温暖,你坚定地知道,你在想念他时,他也在想你。这就是两情相悦的美妙。

    兰芷芯缓缓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脑海里,亚撒和嫣嫣的身影在不断闪现。

    爱情有了寄托,人生目标有了方向,兰芷芯会变得更加自信,她骨子里那些压抑已久的东西也会逐渐显露出来。

    兰芷芯不知道,此时此刻,她房门外站着一个穿睡袍的男人……是nike。他这两天都住在这里,因为不放心兰芷芯一个人,怕她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

    Nike显然是刚洗完澡,穿着睡袍,头发还有点湿。这种时候他会自然流露出一种慵懒的美,俊秀的面容在月光下被镀上一层淡淡的诱.人光晕。只是,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怅然之色……失恋的男人,当然不好过了。

    就在昨天,亚撒和嫣嫣离开之后,兰芷芯已经向nike说明了她的决定。对nike来说,这就意味着他失恋了。

    用尽全力去追,结果却是这样令人遗憾,nike 的伤心痛苦,不会写在脸上,他会找个地方静静的自己去消化掉。

    可是,感情这东西不是说断就断,用了心的人,放手时,也需要时间去治愈伤口。

    伫立良久,nike再三犹豫,还是敲响了兰芷芯的门。

    兰芷芯有些诧异,这都深夜了,他还没睡?

    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nike熟悉的面容。

    “nike,还没睡?”

    “来看看你,然后准备睡觉。”nike的目光里依旧是难掩几分柔情,尽管他已经在刻意收起来了。

    Nike嘴角噙着一波苦笑:“芷芯,你明天走了之后,我们还能见面吗?”

    兰芷芯微微一愕……nike的神色语气都说明一件事——他还没有放下她。或许,他需要的是时间。

    对于这个男人,兰芷芯有很深的歉疚,可她知道,自己没办法三心两意,既然决定了要跟亚撒风雨同舟,她就再也不能有其他念头。

    “nike,如果你不会讨厌我,那我们以后当然可以见面。你对我的照顾,你为我做的每件事,我都铭记在心。不管以后怎样,你都是我最好的男性朋友。”兰芷芯真诚的目光闪动,美目在月色中显得格外亮堂。

    Nike知道,她已经彻底想通了,他不需要担心她会走入思维的死胡同,不用担心她会伤心过度了。这样……很好。

    “芷芯,你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还没有。我先回去再计划吧……很想念父母,是该回去看看了,这些日子,他们也挺担心我和嫣嫣的。”兰芷芯说起父母,自然就有些鼻头发酸,时常想起父母在乡下思念她和嫣嫣时,该是怎样的一番心痛啊。

    没错,兰芷芯决定要去的地方就是……回到c市。那里是她的根,同时也是一个很发达繁荣的城市。不管是进职场还是自主创业,c市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她的人生将会翻开新的一页,她不会再寂寂无闻地过下去了。她想要拼尽全力去搏一搏,看看究竟有没有能耐成就属于自己的稳固的事业。

    30岁的女人又怎样,未婚妈咪又如何?她骨子里不服输的精神彻底释放出来,她要活出最灿烂精彩的自己,为孩子,为亚撒,为她这不平凡的人生!【9千字,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