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节目中的突发意外
    寂静的夜里,这富有磁性的女声就像是一片轻柔的羽毛在你心上拨着,悦耳动听并且具有极高的辨识度,这是很难得的一种音质,是天生的,经过这几天陶老师魔鬼般的训练,让兰芷芯的声音特质发挥了出来,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了很明显的提升,俨然有主持人的范儿了。

    新鲜的声音,新鲜的感觉,让那些听惯了姚嫚声音的老听众们有了新的期待,不知道这位新主持怎么样呢?

    电台节目的主持,声音是第一敲门砖。只要能拿捏好说话的技术,加上声音好听,就能撬开听众那一道心门,让人接受。

    这一点来说,兰芷芯做到了。节目开始不到十分钟,不少听众已经能接受这个新的声音。

    此时此刻,水菡和童菲也都守着在听兰芷芯的节目,心里那个激动可想而知。以前从未想过能通过电台听到兰芷芯如此动人的声音。平时没有特别感觉,因为大家都太熟悉了,对于彼此说话的声音没有太去在意。但现在听过电台播放出来的感觉就不同了。加深了质感,凸显了磁性,就像是在暖洋洋的午后坐在闲适的露天咖啡厅喝着一杯香浓的摩卡……没错,一个好的声音会具有一种神奇的特质,那就是——画面感。

    水菡已经闭上了眼睛在仔细聆听,她是坐在电脑面前的,因为她除了听,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通过网络,将声音传输到遥远的文莱去,让亚撒和嫣嫣也能听到。

    电脑开着视频,麦克风面前摆放着收音机,兰芷芯的声音从收音机里缓缓流淌出来,再透过水菡的电脑麦克风传到另一端……

    实际上,不只是亚撒和嫣嫣在听,还有晏季匀和小柠檬也不会错过。四个人正听得津津有味,一脸的惊喜。

    亚撒的心情十分复杂,在此之前,谁会想到兰芷芯能有此机遇?

    命运太奇妙,处处都存在着惊喜和意外,每天都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让你的人生峰回路转。

    在为兰芷芯感到开心的同时,亚撒也在受着煎熬。每听到她说话,思念就会加深一分……苦苦思念却又无法立刻见到,这种痛苦的折磨,他从回到皇宫时就从未停止过。

    嫣嫣和小柠檬两个小萌娃已经洗好澡了,浑身香喷喷的坐在电脑面前,聚精会神地听着。

    嫣嫣最近虽然已经不像最开始来的第一天那么伤心欲绝,可孩子的心始终是脆弱的。想妈妈,这个念头一直都存在着没有消失,即使有时笑米米的,可只要一想到妈妈,这小肉墩儿纯净的眼眸就会蒙上一层雾气。

    嫣嫣靠在亚撒身边,软软的,脸蛋上小嘴巴扁着,眼睛也有点发红,情绪低落,可怜兮兮的,让人心疼。孩子又在想妈妈了……

    “今夜星辰”这档电台音乐节目里会为听众介绍一些最近流行的好听的歌曲,各种风格都会有,古今中外的音乐都会涉及到,还会向听众传达音乐赛事的榜单,另外还有听众点播的环节。

    刚结束的一个国内音乐榜单排名出来了,兰芷芯开始是照着稿子念的。陶老师就站在她旁边,比她还紧张,生怕她万一出差错……

    兰芷芯也不是不紧张,只不过她现在心里想的竟是自己的孩子和亚撒。她知道,虽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可是,关心她爱着她的人,还在守着听节目,包括她的父母,闺蜜,亚撒以及嫣嫣。

    这是她的第一次声音秀,她不允许自己出错。为了准备今天的节目,她除了在电台被陶老师训练,她自己在家每天都只有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硬逼着自己练,念稿子念了无数遍,倒背如流了。这样,出错的机率就会更少。

    熟能生巧,兰芷芯用行动印证了这句话。她现在手里虽然拿着稿纸,可眼睛却没有在低头看,因为太熟悉了,她只需要像跟朋友聊天一样地自然而然地说话,稿纸反而会影响到她。

    陶老师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兰芷芯居然不看稿子?

    陶老师急啊,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可她也不能说话不能影响到兰芷芯,只能干着急地瞪着,为兰芷芯捏了把汗。

    兰芷芯在想什么?嘴里在说着,可心里想到的是亚撒和孩子……

    嫣嫣那张肉乎乎粉嘟嘟的小脸一直在兰芷芯脑海里浮现,那就是她力量的源泉。她潜意识里最渴望的就是能通过电波,通过声音,让孩子听到她,感受到她,并且知道她现在正努力积极地生活工作着。她相信自己只要充满了正能量,哪怕孩子在万里之外也能感受到。

    而这些,都需要她具有优良的表现才能实现。

    仿佛是本能一样,稿子上的字句,她一字不差的说出来了。不仅是音乐榜单上歌曲的名字,还有获奖歌手的名字以及歌曲创作背景,她都能一一流畅地讲述。

    亲情,母爱,真是世间最伟大的能源,让兰芷芯这个第一次当主持的人竟然能如此镇定。因为在想到孩子的时候,她的心会很平静而幸福,紧张的情绪自然就消失无踪了,她就像是在跟听众们闲话家常,语气怡然自得,有时还会不经意地发出一点轻笑,更是让人感到一阵轻松,好像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就在她温柔迷人的嗓音里,在她魅力无穷的轻笑中,悄然远离。

    前边这些环节都是正常的,效果还不错,比预想中的要好,也很让陶老师惊喜。可接下来才是最担心的地方,到了听众点歌的环节。只希望不要遇到听众刻意刁难……

    虽然这档音乐节目收听的人比以前少了,但有句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今夜星辰”节目即使再怎么不济,可一到了听众点歌时间,那热线就会特别拥挤,不是那么容易打进来的。

    时间已到了11点,夜深了,可这个繁华的城市却还没有停歇,睡不着的人很多,空虚寂寞冷的人也不少。特别是一些孤孤单单的男女,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种时候能听到一个如仙乐般动听的女声从电台里传出来,这至少能驱走一点空气中浓厚的寂寞因子,至少让自己的孤单不再那么狼狈。

    水菡和童菲,亚撒,包括远在H国出差的小颖,都巴望着这11点时间到,同时在拨打着“今夜星辰”的热线,但是,很可惜,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打进去了。

    第一个被接通的听众是一位声音粗狂的男子,说想为自己的老婆点一首歌。因为他是开夜车的司机,晚上能陪老婆的时间太少,心里感觉有些愧疚,所以想点一首歌给自己的老婆听。

    平凡的人有平凡的爱情,但丝毫不缺美感和感动。兰芷芯在听到这司机说完这些之后,她的心已经莫名的在发热,不由自主地就被触动了,真心为这司机和他老婆而感动。

    “主持人,俺是农民出身,可俺老婆以前是大学生,嘿嘿,俺知道老婆一直都喜欢音乐,喜欢听歌,俺是个大老粗,不知道要点什么样的歌适合送给我老婆,主持人,你给推荐一首吧,谢谢啦。”司机憨厚地笑笑。

    但司机可不知道自己这话,让播音室里的陶老师再次陷入紧张中,焦急地看着兰芷芯……

    这是因为,大多数时候听众点歌都是打进来电话的听众自己有目标歌曲了,只需要主持人按照听众的要求播放即可,再附上几句祝福的话。但现在这情况,是听众让主持人推荐一首歌,这对于熟手来说根本不算事儿,可兰芷芯是新手啊,新得不能再新了,第一天上线就遇到这样的听众。对方兴许也不是故意,可能真没有想到点什么歌,相信主持人能推荐好歌……但他不知道这主持人是第一天上线,要在这么突然的状况下推荐出一首合适的歌,这确实是有难度的。

    陶老师傻眼儿了,金晨站在播音室外边也急得团团转,而兰芷芯脸上的笑意也变得僵硬,这是百分百现场播音,如果出现冷场,那将是致命的失误!

    关键时刻由不得兰芷芯发呆,她必须在几秒的时间里解决这情况。

    这是对主持人的考验,她推荐的歌同时也代表着她的品位以及她自身的音乐资源量,如果她平时听的歌不够多,那至少要在少量歌曲中迅速想到一首适合的歌!

    兰芷芯僵硬的笑容持续了两秒,立刻以淡淡的轻笑加上一番队司机的赞美之词来为自己争取了时间,同时在脑子里翻着她知道的音乐……

    “这位先生,心姐姐为您和您的太太挑选了一首英文经典老歌,来自席琳迪翁的I Surrender,这首歌的中文翻译歌曲是有一位台湾著名歌手演唱的‘没离开过’,希望您的太太会喜欢,也祝福你们的爱情能像这首歌唱的一样……”兰芷芯话音一落,随之,优美动听的音乐声便响起了。

    I Surrender?陶老师在愣神之际,这首歌已经在播放了,而她脸上也绽放出了欣慰的笑容,冲着兰芷芯竖起了大拇指,意思是:干得好!

    兰芷芯点点头,深深地呼吸着,松了口气,缓缓将脑袋上耳机放了下来……在播放歌曲时,主持人是有一点时间可以活动的,说话也不会被广播出去。

    陶老师激动地拉住兰芷芯的手,焦急地说:“刚才可紧张死我了,我真担心你应付不来,真是的,也不知道是你好运还是坏运,刚一开就遇到这么棘手的听众,让你推荐歌曲……”

    陶老师的关心,让兰芷芯心里一暖,微微笑着:“没事,还好我一下子想到了这首英文歌,希望那位司机的老婆不会觉得我选得不好。”

    “好,当然好了!”陶老师毫不吝啬的夸赞,看向兰芷芯的目光越发灼热,这个新人的应变能力不错。

    “说说你为什么会选这首歌的?”陶老师不由得好奇。

    兰芷芯狭长的美目流转着炫目的异彩,思索着说:“那司机说他老婆以前是大学生吧,所以我想,既然对方是有一定学历的人,又喜欢音乐,想必对英文歌也是会有一些接触的,而这首歌是欧美流行歌曲中的经典情歌之一,歌词也很符合一对恩爱的男女,我当时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想太多,脑子里浮现出这一首歌,就用上了。”

    “嗯……很好,很好……”陶老师赞许地点头,直到此刻,她的心情才稍微没那么紧张了,希望兰芷芯接下来的表现会稳定,那节目就算是顺利完成了。

    兰芷芯也这么想的……刚刚遇到一个要她推荐歌曲的听众,这确实有些意外,是对她的一种考验,她想啊,接下来应该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吧,能顺顺利利的就好。祈祷吧……

    愿望是好的,可是不到节目的最后一分钟,谁也不知道今晚会怎样。

    远在文莱皇宫的亚撒,此刻可要抓狂了,居然不是自己打进去的第一个电话,这……这货心里就跟猫爪子在挠一样。

    继续打!

    亚撒拿着电话就不放,准备在第一首歌结束时一举冲进热线去。

    晏季匀在旁边看着只觉得好笑,这货今天缺少点运气啊,没打进去电话,怕是很郁闷吧。

    “喂,亚撒,你要是打进电话去了,打算点一首什么歌?”晏季匀忍不住想陶侃一下。

    亚撒闻言,两道眉毛得意的一掀,像是早就想好了:“我要点一首《爱你一万年》,这是我对芷芯的心声啊!”

    “这……这都多老的歌了,你会唱这首歌吗?”

    “不会唱。但是我喜欢这个歌名啊,你不觉得这个歌名如果点给女人听,相当于告白,那会让女人很感动的吧?”

    “嗯,希望你能成功打进热线。”晏季匀也只有祝福亚撒了,能不能打进去还得靠运气。

    一首歌完毕,马上进去第二首的点播时间了,可是,亚撒依旧没能如愿,还是没打进去电话。

    电台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女声,晏季匀和小柠檬都同时一振……

    “是妈妈!妈妈打进电话去了!”小柠檬高兴地笑着,拉着爸爸的手摇晃,兴奋着呢。

    晏季匀感受到旁边某男的目光有些凌厉,扭头一看,是亚撒正黑着脸望着他。

    晏季匀耸耸肩,十分同情地说:“这不能怪我老婆啊,她也想去点歌,当然要打电话了,你们都同时在打,谁让你运气差点的,你瞪我也没用,下首歌你再努力吧。”

    亚撒也是无奈,他怎么就总是差一点运气呢,水菡都打进去点歌了,他还被晾着。

    水菡的声音较之兰芷芯要甜美一些,在电台节目中跟自己的闺蜜说话,这感觉真新鲜刺激。

    “我想为我老公和儿子点一首歌,希望他们能早点回家来,我……我和肚子里的宝宝都在盼着他们……”这温柔似水的声音,是一个女人对丈夫和孩子的思念,是爱的表达,是深情的呼唤。

    晏季匀和小柠檬都默不作声了,静静地听着,一大一小的身影依偎着,灯光下,这两张酷似的脸仿佛被笼罩上了一丝惆怅。

    相隔万里,如何能不思念?晏季匀对水菡的爱是到骨子里去了,天知道他在这皇宫里的每天每夜是多么难熬。小柠檬也才七岁而已,他以前都没有跟妈妈分开这么远这么久,他只是没有在大家面前哭,可他对妈妈的想念却是一刻没有停止过。

    小柠檬缩在晏季匀怀里,小脑袋窝在爸爸的胸膛,肩膀一抽一抽的,闷闷的声音很低,显然这小家伙忍不住哭了,想妈妈,好想好想。

    晏季匀默默无声地抚摸着孩子的背脊,用他的大手传递给孩子温暖和鼓励。他心里也难受,可他明白现在不是走的时候,重任在身,不得不继续留在这里,过段时间亚撒的继任仪式之后,他就会带着孩子回家去了。

    亚撒看到小柠檬和晏季匀的样子,知道是他们在想念水菡,亚撒心里堵得慌……

    “晏少,你带小柠檬先走吧,别让水菡再等下去了,她一定很想念你们,我打赌她现在在哭。”

    晏季匀高大的身子微微一颤,眼底闪过一抹疼惜,随即无奈地摇头:“不,现在还不能走。既然答应过你哥哥,我就不能食言。再熬一阵子就好了,半个多月之后,你继任仪式结束,我就可以放下你哥哥交给的护卫队副指挥这个担子,跟我岳父还有孩子,回家去。”

    “你……哎……”亚撒知道晏季匀的脾气,做事不会半途而废的,并且是个相当有原则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晏季匀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他会坚持到底。

    有这样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亚撒觉得自己这辈子还是挺值得的。

    兄弟之间无须多言语,一切尽在一个眼神的交流便足矣。

    接下来又是几个听众打电话去点歌了,转眼时间已经到了11点40分,还有20分钟就要结束这次节目,兰芷芯他们都感到胜利在望了,一颗心总算是能放回肚子里。

    这时,电话接通,传来了一个哽咽的女声,顿时,兰芷芯和陶老师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我想点一首歌,是我老公以前跟我求婚的时候唱给我听的……《每天爱你多一些》。我想再……再最后听一次……”这女人说话断断续续的,像是已经控制不住情绪随时都要哭晕一样。

    兰芷芯只觉得心头一紧,掠过一丝慌乱,什么意思?这女人居然说是最后听一次?难道说……

    兰芷芯感到不妙,而陶老师也紧张地冲她打眼色,意思是让她要小心应付,这女人不正常。

    “这位女士,我们马上会为您送上这首《每天爱你多一些》,祝福您和您的先生……”兰芷芯话还没说完,只听电话那边,女人已经激动地尖叫起来。

    “祝福个屁!我都说了是最后一次听这个首歌,你还说祝福?你知道吗,我老公在外边有女人了,他已经半年不回家,我受不了了,我要去他曾经跟我求婚的地方自杀,要让他一辈子都活在噩梦里不得安宁,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女人情绪指控,哭嚷着,那边还传来汽车声,显然她是在马路上。

    “完蛋了!”陶老师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这也太倒霉了吧?节目都快结束了却还遇到一个说要自杀的女人来点歌?这……这种事是电台主持人最忌讳最可怕的,谁摊上这种事都是一片乌云盖顶!

    兰芷芯心头狂跳,情急之下,脑子一片空白,此刻,所有的工作程序以及稿子,流程,她都想不起来了,耳边只有那女人悲惨的哭泣声。

    【求月票!亲们在客户端投月票是三倍哦!这章6千字,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