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这是对她的严峻考验!
    这该死的突发状况!

    兰芷芯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处理,而节目也不能冷场和乱套,她只能凭着自己的直觉来做。

    陶老师迅速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一句话,给兰芷芯看的,在指导她怎么做,叫她安慰两句就挂电话,别管这个事了。

    别管?那万一这个听众真的要自杀怎么办?听对方这么激动,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啊。

    可这种麻烦事,谁都不会傻到愿意摊上,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别管!

    但是,兰芷芯却没有完全按照陶老师说的去做,她心底有个声音不允许她对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视若无睹!

    与此同时,所有在收听者节目的人全都惊了,想不到还有这种突发状况,有人闹自杀闹到这地步了,主持人会怎么做?会袖手旁观吗?

    亚撒简直是要抓狂了,兰芷芯是她心爱的女人,可怎么找个工作就如此不顺利呢,不是眼看着要12点了么,那个要自杀的女人半路杀出来,这是要害多少人呢!

    “女士,《每天爱你多一些》已经在播放中了,请问您是在什么地方收听这首歌呢?是在您自己的车里吗?”兰芷芯尽量平稳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在闲话家常。

    那女人此刻也是一片混乱,只想要发泄情绪,满腔痛苦无人知的滋味太难受了,可现在起码还有个电台主持人在跟她说话,因此,她也不设防,哽咽地说:“是,我在车里……我要开到海边去……”

    去海边自杀……她先前说过了。

    兰芷芯没有照她说的做,反而是在跟那个女人聊起来。

    陶老师气不打一处来,脸色十分难看,咬着牙,身子都有点发抖的……没想到兰芷芯这么不听话,这不是在自找麻烦吗?现在应该做什么?就是应该掐掉对方的电话!

    “金晨!”陶老师愤怒了,在跟金晨打手势,用唇语在说:“咔掉,咔掉!”

    是的,唯有现在咔掉这位听众的电话才是符合工作程序的。

    兰芷芯一边和那女人聊着,表面上不动声色,她注意到了陶老师和金晨的动作,立刻抬手阻止,焦急地冲陶老师摇头,眼神中带着乞求,拉住了陶老师的袖子,另一只手在极速书写着:“我们不能看着她死,那是一条命!”

    “这不是我们应该管的事,我们管不了!”陶老师差点就喊出声了,压抑着,可心里是万分焦躁的。

    “不!我不同意!”兰芷芯又迅速写下这几个字。嘴里还在说话分散那位女听众的注意力。

    三人就这么僵持着,听众们不可能知道电台播音室里发生了什么,那个女听众还在电话里喋喋不休地诉苦,边说边哭,说着自己老公有多渣,多垃圾多可恨,说自己不想活了,只想以死来报复。

    陶老师此刻真是快气炸了,这情况已经脱离了预期的轨道,兰芷芯还不听话照做,可这是她招进来的人,她要是早知道兰芷芯如此有想法有主张,她说不定就不会招了。

    兰芷芯也意识到情况太糟糕,陶老师生气是情有可原的。

    “求求您,我们一起救救这个女人吧!报警,追踪她的车!”兰芷芯再次在纸上写下,神情更是格外痛惜,但眼中的坚决更浓了。

    她是主持人,她也有权利做决定,并且,控制台还在她旁边呢,金晨就站在这里,她要阻止金晨的动作,势必两人会发生一点摩擦,可能声音就传去了,每个听众都会听到这里的异常情况,那将会更糟糕!

    时间紧迫,陶老师也是没辙了,对于兰芷芯自作主张,她现在没时间去计较,事情已经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这种情况,节目不能出漏子,却还要顾着那个要自杀的女人,只能大家都赌一把,通力合作,齐心协力了。

    “好!”陶老师用嘴型说出这个字,这一秒,她只觉得自己内心深处那沉寂多年的热血又在开始沸腾了。这是要临到五十岁了还跟年轻人一起疯狂一把么?

    有了陶老师和金晨的支持,兰芷芯有点底气了,赶紧地又将精力集中在那个闹自杀的女人身上。

    对方还在哭着嚷着,诉说自己悲惨的婚姻。殊不知这令人意外的事件,已经引起了听众们的强烈反响。有的人认为这是节目在故意找人来作秀,觉得是在演戏,认为根本没人要自杀。

    而另外一部分听众抱着相信的态度,真心为这个要自杀的女人感到着急,同时也奇怪,为什么节目还在继续,还能听到那女人的声音?遇到这种事,电台完全可以将这通电话掐断,为何还要继续播?

    是的,按照行业里的规矩和惯例,当然可以掐断电话,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要自杀,节目这边都没有任何责任,但是……兰芷芯是新来的,行业里那些惯有的做法,她还不了解,被赶鸭子上架般的接手了这个节目,出现了意外状况,兰芷芯这个新手便开始脱离了陶老师的指导,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去做事。

    她是个成熟的女人,但成熟不代表对生命也麻木和漠视。她冷静得外表下是一颗不曾轻易展露人前的热心。

    听众们被这件事的发生勾起了好奇心,都在等着看主持人怎么处理了,有人已经在摇头叹息,为这新来的主持人感到惋惜……如果今晚那女人真出事了,主持人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因为如果早点掐断电话,啥都不用管,但现在明摆着是要管这件事,结果就会跟主持人挂上钩,就算她没有做错什么,要是人死了,也会有蛮不讲理的人将责任推到女主持身上。

    这件事,是对兰芷芯严峻的考验。

    “女士……您喜欢听老歌吧?这首《每天爱你多一些》已经播完了,可是今天我们节目会给听众们一个小小的惊喜,您是第六个打进电话来的人,这个数字就是本节目今天的幸运听众号,所以接下来还将为您送上另一首张学友的经典老歌《情网》……”兰芷芯柔和温润的嗓音像是有魔力似的,加上她刻意营造的惊喜气氛,果然,那女人竟然停止了哭声。

    “什么?幸运听众?我是幸运听众?我这么倒霉,怎么可能幸运?”女人不信自己真是幸运听众,但又有点隐隐的期盼。这是一个孤独和痛苦到极点的人内心一点触动。

    “当然了,在您之前的听众都是只有点播一首歌的机会,但是您除了点歌,还有我们栏目为您送上的歌曲,如果你还想点歌也可以,只要告诉我歌名就行了。”兰芷芯在故意拖延时间,她看到陶老师已经出去打电话报警了。

    现在是高科技时代,要追踪一个正在打手机的开车的人,只要警方动作够快,那不是难事。这女人也没想到兰芷芯他们会报警,一心只想抒发自己想死的情绪。

    “情网……我也喜欢这首歌,先放着吧,我想想再点一首什么歌。”女人的注意力稍微被分散,可车子还在向着她的目的地开,想死的念头并没有打消。

    兰芷芯暗暗捏了把汗,在放音乐的同时也会跟女人聊上几句,东一搭西一搭的,实际上是想套那女人的话。

    播音室里的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这电台发生的事情已经被迅速传开了。

    传播速度惊人,那些听众只要在社交网络上随便发一两句话就能招来更多的人加入。而在这个浮躁的时代,猎奇心理的人们太多了,一听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大部分都会有想来现场听一听的念头。

    这可好,原本是一档冷清的电台节目,一下子在最后这20分钟里听众竟增加了两倍!不得不感叹,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但兰芷芯却没心思顾及这些,她现在只想尽量挽救这个悲惨的女人。

    “女士,您刚刚说要去海边,正好您也喜欢听张学友的歌,他有一首翻唱的听海,现在送给您,那是最恰当不过了。白沙湾是全市最美丽的海滩,女士您要是现在到了那里然后再听着我们送给您的《听海》,我想那一定是一番难忘的感受……”兰芷芯就像是根本没听到女人说自杀的事,当是在对着一个普通的听众,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不去刺激这女人,有意绕开话题,但却在话中留下陷阱,套女人的话!

    果然,这女人下意识地冲口而出:“我又不是去白沙湾海滩,我是去它旁边的新梅港……那是我老公以前向我求婚的地方,我要死在那里……”

    又来了……

    可兰芷芯听到这话,包括陶老师和金晨,全都精神一振!

    新梅港!原来她要去新梅港!知道了目的地,警察就可以直接过去了,省了许多功夫,这女人只要中途不出意外,那她到了新梅港,想死都死不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