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原来是有人害她丢了工作?
    寂静,淹没了先前的喜悦,三人都没有说话,表情僵硬,含着愤怒与不甘。

    陶老师气得发抖,因为台长做得太过分了,她认为兰芷芯虽然不是个“听话”的主持人,但却是一个有良心的主持人,怎么就被台长给开除了?

    只要不是瞎子聋子都该知道今晚的事情对于节目来说未必是坏事,起码听众的反响不错,兰芷芯也没有出现失误,完成了这次主持工作,凭什么要开除?

    台长的说法未免有些强词夺理,陶老师万万想不到,她熟悉的台长居然会做出这样堪称过份甚至脑残的决定,至于么,就这样开除一个有潜力的员工,这是台里的损失,更是对兰芷芯尊严的践踏。

    陶老师平时挺斯文的,可现在却正骂着台长是混蛋,还说明天一定要找台长理论去。

    金晨也是为兰芷芯抱不平,愤慨地碎碎念着,说台长是老糊涂了才会做出这么不近人情的决定。

    即使兰芷芯的做法有违行业规则,就算是搞了个人英雄主义那又怎样?事实就是她挽救了一条生命,这是大家有耳共听的。

    “陶老师,我支持您,明天咱们一起找台长去!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兰姐呢,难道那些所谓的规定还比人命更重要吗?”

    “没错,台长也不知道这次是为什么反应会过于激烈了,按照常规来讲,他顶多也就是批评几句完事,一定是他还没想明白,脑子卡住了吧,明天非要找他理论不可!”陶老师愤懑地咬牙,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她可不是那种软软的马屁精,她的耿直脾气是在台里出了名的,她真敢找台长去,不是吹嘘的。

    相比起陶老师和金晨的激动,兰芷芯这当事人却要平静多了。

    一开始听到台长说的话,兰芷芯也很愤怒,甚至差点冲着电话骂人。可她这些年在职场里也不是白混的,起码知道什么时候该硬,什么时候该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与人发生冲突的,更何况是大老板呢,没必要去跟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争论什么,因为即使争论,即使道理在你这边,也是没用的。权大一级压死人,这就是现实。

    再说了,她只是试用期,老总说开除她,那简直根本不算事儿。

    兰芷芯感激地看看陶老师和金晨,神情淡定地说:“谢谢了,有你们知道我,支持我,我已经很庆幸了,不是吗?今晚的体验,将会是我一生中难忘得到回忆。你们也别为了我而去得罪台长,我只是刚来试用,还不是正式员工,台长要开除我,其实不需要理由的。不过我觉得惋惜的是,大家一起工作,刚建立起了一点默契就要分开了,是有些可惜。”

    仅仅只是可惜而已,她并没有激愤得跳起来。这就是一个成熟稳重豁达的女人所具备的从容吗?

    陶老师不由得呆了呆,随即自嘲地笑了:“兰芷芯啊,看来我的度量还不如你,如果换做是我受到这么不公平的待遇,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你的胸襟真让我不得不佩服。”

    “陶老师,该说佩服的是我,先前我主持的时候没有听您的安排,自作主张,连累您被台长骂,真对不起……”兰芷芯歉意的眼神流露出自责。

    “不,你没有错,是我们行业里的某些潜规则太不像话了,我还自认是个认真做节目的人,认为自己至少对工作很虔诚,但实际上我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影响,差点丧失了媒体人的良心。我们不只是做节目而已,我们是媒体,应当发挥我们的影响力,身为表率,明确自己的社会责任,否则,我们就不配当个媒体人。是你让我再次找回了当初的初衷,我应该感谢你。”陶老师这番话发自肺腑,眼眶微微有点湿润,是感触,也是对兰芷芯的不舍。

    台长在电话里那般坚决,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兰芷芯离开似乎已成定局。

    “兰姐……”金晨清秀的一张脸皱得紧紧的,眉宇间尽是哀怨。

    陶老师和金晨这样,让兰芷芯感受到了一种团队的团结和温暖,虽然才一起工作几天,可彼此都挺合拍的,相处得也很融洽,这是最珍贵的一点,值得她回味的愉快经历。

    “无缘再跟你们一起工作了,但我们还是朋友啊,有空出来吃饭喝茶,我请客。”兰芷芯爽朗地说着,笑意淡淡,一点都看不出是刚丢工作的人。

    这份胸怀,确实让人自叹不如,也越发显示出了兰芷芯的个人魅力。

    尽管陶老师和金晨都说会去为兰芷芯讨个公道,会去见台长为她说情,可兰芷芯却觉得不用了,感激这两位,但却不想因为自己而给人添麻烦。最关键是,兰芷芯是个有傲骨的人,台长这么说开除就开除,激起了她骨子里的傲气。

    有些时候,尊严这东西虽然不能当饭吃,可兰芷芯还是想要保留一下。因此,她不会去抗争什么,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

    兰芷芯只觉得人生无常,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的变化,人能掌握的事情太少太少了。先前还在庆祝呢,现在却被开除,这落差还不是一般的大。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本市郊外一处度假村里,其中一个房间住的客人就是刚才那位可恶的台长。

    这是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略显清瘦的中年人,大约五十来岁,下巴有一颗褐色的痣,正躺在chuang上搂着一位穿薄纱睡衣的美女,讨好地笑道:“宝贝儿,听见了吗,我已经照你的意思做了,那个叫兰芷芯的不会来上班了。呵呵……那你答应我的事……今晚……我们是不是就可以……”

    女人妩媚地一笑,勾魂眼冲着台长放电,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台长的胸膛,故意在上边敏感处划着圈圈,极尽诱.惑,娇嗲地说:“她是开除了,但你……能保证让我上那个节目当主持吗?我可不是专业人士,你们台里的人要是到时候反对,你怎么办?会不会也很快把我刷下来?”

    这声音,娇媚,温柔,听得台长骨头都快酥了,直勾勾地看着美女雪白的颈脖下那诱.人的沟壑,色迷迷地吞了吞口水,眼睛都在喷火了:“莹莹,我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那样对你呢,我说让你去当今夜星辰的主持人,你就放心大胆地去……我一定会支持你的……不过现在嘛,你也得先支持我一下,我忍不住了……莹莹……”

    台长颤抖地呼唤一声,一个翻身就将女人娇柔的身躯按下,急切地在她身上亲吻着,好像是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而他只顾着美.色当前了,满脑子都被欲.望所填满,一心只想品尝这年轻青春的身体,哪里还会去注意这女人眼里的异样。

    她任由这个年龄跟她父亲差不多大的男人抱着自己,忍着恶心的感觉被他亲吻着,她笑得很妖娆,可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她在冷笑,在得意,在幸灾乐祸,有种胜利者的优越感……

    “兰芷芯……呵呵,想不到你也混得不怎么样嘛,还以为亚撒会怎么捧着你呢,原来你也还是要回到这里靠自己上班挣钱。不过你运气不好,遇到了我,看来,这辈子我们俩注定是冤家对头啊……这回,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女人内心的台词极富戏剧性,居然是跟兰芷芯有关的。

    没错,这个跟台长勾搭上的女人就是卢洁莹!

    如今的卢洁莹比以前更打扮得精致了,褪去了几分纯美的气息,多了些妖艳,也比以前更加不爱惜自己了,竟然心甘情愿地当起有钱人的情.妇。这台长不过是她勾搭的对象之一,她现在只爱钱,只想从男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说拜拜。她渴望着有一天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了,也能跻身有钱人的圈子,再也不用给人当情.妇了。

    这卢洁莹的心理已经扭曲,可不正是这时代里拜金女的代表么?可悲可叹,一个美貌如花的年轻女子就被物质和虚荣心所捆绑了,不可自拔。

    为什么卢洁莹会抢走兰芷芯的主持人位置,这还得从她离开了亚撒之后说起……

    那时的卢洁莹确实伤心了一阵子,拿着兰芷芯的哥哥兰大庆分给她的两百万,她在本市买了一套房子,然后出去旅游一圈,疯狂购物,再然后,钱花光了,她只能重新回到模特儿的圈子里接一些走秀的活儿。

    卢洁莹的助理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跟卢洁莹是一丘之貉,成天就想着怎么为卢洁莹寻找有钱的主儿,让她傍上去。助理用心良苦,有一次还真费了心,为卢洁莹搞到一张私人聚会的邀请卡。

    这样的聚会在有钱人的圈子里很常见,卢洁莹去了之后见到的一群富豪,而跟她一样的前去钓凯子的女人也不少。卢洁莹就在那次聚会上认识了现在这位台长,投怀送抱加上欲擒故纵,愣是将台长勾到手。到现在为止,台长在她身上花的钱不少,可还没有发生关系。

    正因为还没得到她的全部,所以台长才心急,才会将她当宝一样供起来,满足她的要求,只为今晚这一刻。

    是卢洁莹主动提出要来这里的,而她承诺了只要台长换掉兰芷芯,她就会将自己全部奉献给他。这台长也是鬼迷心窍了,果真在“今夜星辰”的节目结束之后就立刻打电话去将兰芷芯他们臭骂了一顿,然后再说将她开除了。

    也就是说,就算今晚没有那个闹自杀的女人,兰芷芯就算将节目完成得再怎么完美,她都是会被开除的,只不过,恰好有了闹自杀的女人,台长可以有借口说兰芷芯不守规定,擅作主张,搞个人英雄主义给台里带来舆.论危机,等等这些话,都是扯淡,唯一的目的就是将兰芷芯赶走,让卢洁莹上去。

    卢洁莹为什么会知道兰芷芯当主持了?这事要归于兰芷芯那个没良心的哥哥。兰大庆从父母那里知道了关于兰芷芯回来的消息,也知道父母今晚要收听兰芷芯主持的节目,他和卢洁莹是狼狈为歼的,所以卢洁莹就事先知道了,便约台长今晚来度假村共度春.宵。

    但卢洁莹真懂主持吗?

    这个……别说,还真懂一点,并且有那么一点经验。

    在卢洁莹当模特儿之前曾在网络上的视频社区里当过主播,当时在那小圈子里还有点名气。她也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台长,今天还特意带来了她以前在视频网站当女主播的视频记录,虽然是一小段,但可以看出她确实有些门道,主持得还不错。如果经过专业人士给她培训一下,她是可以在主持行业上纲上线的。

    可“今夜星辰”只是一个过气的电台节目,卢洁莹能看得上?

    本来是看不上,但就因为兰芷芯去当了主持人,而卢洁莹又刚好勾搭上了台长,她不从中使坏,她能舒坦么?哪怕是个过气的节目,她也要去争一争。只要能整到兰芷芯,卢洁莹就开心了,害兰芷芯丢了工作,卢洁莹自己替补上去,她想想等兰芷芯听到她在主持的那一天,会是怎样的心情?

    报复,来自于那女人早已畸形的嫉妒心。

    房间里传来隐约的申吟,两个白花花的身子正在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龌龊地算计了一个无辜的女人……【8千字。最近经常加更,可月票涨得好慢,让人心拔凉拔凉的,这样真的好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