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工作,又回来了
    这么突然被人抓着手一个劲地感谢,兰芷芯惊诧,下意识地看向陶老师,带着询问的目光。

    陶老师冲兰芷芯点点头,投来鼓励的眼神,一边还解释道:“这位秦女士昨晚被警察在新梅港拦下之后,警察联络到了她的丈夫……夫妻俩半年没见了。”

    说到这,陶老师瞄了旁边的男子一眼。

    这个穿着一身名牌戴着价值几十万的手表头发梳得油光水滑的男人就是秦女士的老公——海明扬。

    秦女士回头瞪着自己的老公,没好气地说:“还不快点过来谢谢我的救命恩人,愣着干什么!”

    海明扬尴尬地走过来,看上去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冲着兰芷芯讪讪地笑着:“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我老婆,昨天……一时想不开,想自杀,她开车去新梅港的时候还想着给你们节目打电话,要不是因为这样,可能……可能我现在已经见不到她了。心姐姐,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真的,特别感谢你。”

    这一番话,发自肺腑,也挺真诚,可一个眼见着比自己还大的男人像个小学生似的在说话,兰芷芯就怎么都感觉有点别扭。

    “这位……先生,你对我的感谢,我已经收到了,只是……恕我冒昧地问一下,你这是真的回家了还是打算回来瞅一眼你太太然后又离开?”兰芷芯清澈的美目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凝重,此刻心情颇为复杂,并没有因对方的感谢而得意忘形,她关心的是这对夫妻今后会怎样?

    “这……”海明扬难为情地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停给自己的老婆递眼色。

    毕竟是老夫老妻了,秦女士懂得丈夫的意思,赶紧地说:“心姐姐,我们今天来,不只是感谢你昨天救了我一命,最重要的是,你还挽救了我们这个破碎的家庭,我……我真的太感谢你了,我没想到自己无意中打到电台的电话会改变了我绝望的生活,让我和我老公的婚姻起死回生……”

    兰芷芯更懵,这是不是有点夸张啊?说她救了人一命,这很好理解,可要说到挽救破碎家庭,昨天的事真有着效果?兰芷芯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了,绝美的容颜上明显露出不解之色。

    海明扬走过来拉住了老婆的另一只手,忏悔地说:“心姐姐,我老婆说得没错……其实我和我老婆都是今夜星辰这个节目的听众,我们以前感情很好,可自从我有了*之后,一切都变了。我不想回家,半年前开始,我跟外边的女人住在一起,对家里不闻不问,鬼迷心窍了……昨晚,我有准时收听节目,我听到了我老婆打电话给你们电台,刚开始我也以为是她在开玩笑,我不认为她会脆弱到去自杀,可是我越听下去就越紧张,最后她被警察拦截在了新梅港,我才意识到她不是在开玩笑,她是真的绝望到想死……当时我就坐不住了,我才发觉自己不可以失去老婆,她更不能死……我这次回家,再也不会离开了,我已经跟外边的女人断绝了关系,今后不会再做对不起我老婆的事。”

    男人这即是在向兰芷芯解释,也是在对自己的老婆再一次地宣誓和承诺,只是,这一次,承诺的份量无比的重,也格外真诚。

    若不是失去过怎么懂得谁才是自己心底不可失去的真爱?男人险些失去他的妻子,现在想想都后怕,那种恐惧也彻底唤醒了他沉睡的爱,对老婆的感情复苏了,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回家。

    听完这些,秦女士已是泪湿了双眼,接着补充道:“要不是心姐姐昨晚一直都没挂断我的电话,我想我可能真的冲进海里了。我当时在车上一心想死,我很绝望,但是心姐姐她一直在跟我说话,在播放那些让人勾起回忆的经典老歌,我当时没留意,现在想起来,就是心姐姐在拖延时间,为的是让警察有足够的时间去救我……现在我老公回来了,我们的家又完整了。心姐姐,我们给你送来了一幅锦旗,还有,为了感谢你,我老公说,会赞助你们的节目,另外还会跟你们签一年的广告合约……我知道说这些东西有点俗了,可心姐姐,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一定要收下……”

    听到这,兰芷芯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这,这可如何是好?对方如此满满的谢意,如此真诚,可她已经被开除了,她要怎么告知?

    兰芷芯有点为难,脸上的笑意略显僵硬了。她内心是挺热乎的,因为感受到了这对夫妻的诚意,还有她也为这破镜重圆的两口子而感到高兴,但她如果隐瞒自己已经被开除的事,那不就成了变相的欺骗了吗?对方是因为她,才会来赞助,才会签广告合约的。

    “秦女士……海先生……其实我已经,已经不是……”

    兰芷芯还没说出最后那几个字,只见那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台长已经及时冲了过来,一把握住海明扬的手,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

    “呵呵呵呵……海先生真是太豪爽了,心姐姐一定会再接再厉的,哈哈哈……”台长说得很自然,就好像突然得了健忘症一样,忘记了兰芷芯已经被他开除了么?

    兰芷芯和陶老师不禁愕然,互相对望一眼,同时都蹙起了眉头,忽然就明白了台长的用意——为了拉到赞助和这份广告合约,所以台长突然改变主意了,不开除兰芷芯了,并且还故意隐瞒这件事不让秦女士和她先生知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换句话说,就是兰芷芯的工作,因为秦女士夫妇的出现,保住了,台长不会开除她了。

    明白了这一点,兰芷芯不但没立刻眉开眼笑,反而是冷冷地瞟着台长……老歼巨猾的家伙,见风使舵就这么快,昨晚不是在电话里那么斩钉截铁地说要开除她么?还说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现在怎么就变脸这么快?

    秦女士和老公可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很想用行动感谢一下兰芷芯,听到台长那么说,他们也听不出有何不妥。

    “心姐姐,明天的节目,还有以后的节目,我每次都会收听的,闷的时候我就打电话去你节目点歌,跟你说说话,你可别嫌我啰嗦啊,呵呵呵……”

    兰芷芯只能微笑着点头了,因为台长还在一个劲地递眼色呢,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更不能让这金主跑了。

    “海先生,合约的事,我们去那边谈,可好?”台长说话温柔极了,彬彬有礼的,还真看不出他这张面皮下的丑陋嘴脸。

    海先生被台长拉去旁边谈业务了,秦女士就拉着兰芷芯聊啊聊,感谢的话说了无数遍,兰芷芯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可对方这么热情,她若是走掉,就显得太失礼了。

    “秦女士,你们要将一年的广告给我们电台节目,请问一下,你和你先生是在哪里高就呢?”这是兰芷芯好奇的一个问题。一般的小公司是不会来一个冷清的节目签一年广告合约的,因为费用并不低,且广告效果说不定还很不理想呢。

    秦女士闻言,略显惭愧地说:“我们是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在本市还算小有名气……昨天的事,已经有媒体说想要采访我,不过都被我拒绝了。我老公是澜奇钟表公司的董事长。”

    秦女士说这话一点都没有要炫耀的意思,可兰芷芯却愣住了。

    “澜奇?好像不只是做钟表吧?”兰芷芯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似乎听过这个品牌的包包和珠宝类。

    “是的,澜奇最开始只做钟表,最近几年也发展了包包和珠宝,心姐姐你听过澜奇?”

    “听过……原来是这个澜奇,在本市可不只是小有名气啊,秦女士你真是太谦虚了。”

    “哎,外人面前可以光鲜一下,可心姐姐你千万不要觉得拘束,我们就像昨晚那样聊天就好。”这秦女士还真是挺亲和的。

    兰芷芯也想不到自己无意中挽救的这个女人居然是“澜奇”的董事长夫人。

    “澜奇”是国内有名的奢侈品品牌,不仅专业做钟表,在包包和珠宝这两大品牌中都是佼佼者,其品质据说是能与国际大牌媲美了。

    看看台长笑得那么谄媚,从未有这样国内顶级的奢侈品品牌来电台打广告的,台长就像是捡到了金娃娃一样,现在,就算兰芷芯要走,他也不会同意了,那等于送走了财神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