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兰芷芯初临皇宫
    这是兰芷芯第二次主持节目,过程挺顺利的,最重要的听众点歌环节也没遇到意外的事情或是听众的刁难,是一片和谐的气氛。尤其是在听到别人对自己的肯定时,兰芷芯有种精神上的满足,让她感觉这小小的播音室竟是如此的温暖。

    其中两位打电话进来的听众还在这短暂的通话中向兰芷芯讲诉心事,虽然只是短短几句,但却能听出对方的无助和渴望有人听自己倾诉的心情,就像是将兰芷芯当成了是知心朋友。而兰芷芯很自然地应对着,适当地给听众安慰的话语,同时也不会耽误节目的进度,还能让听众感觉这个主持人很有亲和力。

    这个现象引起了陶老师的注意,一边看着兰芷芯主持,陶老师心里隐约有一些新的东西在形成。

    不仅是这样,那位备受听众们关注的秦女士也再次打电话来,将自己的感谢之情大大方方的表达,让每个听众都听得清清楚楚,并且还特意点播了一首歌给“心姐姐”。

    秦女士在电话里也透露了一句,自己的老公回家了,一切的痛苦已过去。对此,听众们更是觉得“今夜星辰”的心姐姐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救了人,连带着秦女士的婚姻也被挽救了,这……这可以说是功德无量吗?

    一切都是因心姐姐的善念而发生的戏剧变化,在听众们的心目中,这种变化被无限扩大了,自动在潜意识里就会觉得心姐姐简直就是福星一枚啊。

    最后一位打进电话来的是一个好听的男声,略显低沉但富有浑厚的质感,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他说话有一点独特的口音……这男人是谁?当然就是不打通电话誓不罢休的亚撒了。

    前晚没打进来,亚撒不甘心,今天终于被他挤进来了,不容易啊。

    “我想点一首歌给我最爱的女人,虽然现在我和她分隔两地,但是我的心放在她的胸口,从未离开过。《爱你一万年》这首歌就是我最想最她说的话。”这男声极尽温柔动听,可让一些女性听众不由得在脑子产生幻想了。

    亚撒没有说兰芷芯的名字,可只要知道这两人故事的都会知道他点歌给谁了。实在有点难以置信,亚撒这从不听电台的人,居然也会做这么细腻的事情,还挺浪漫的。

    兰芷芯嘴角掩饰不住笑意,心里甜滋滋的,可她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毕竟有听众们在呢,她会把这份难言的激动和喜悦藏在心底,一会儿下班之后跟亚撒打电话,到时候,悄悄话怎么说都行。

    有人欢喜有人愁,亚撒这声音,卢洁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此刻,卢洁莹的两只手攥得好紧,因为太过气愤,却又不得不压抑着,她的指甲都嵌进了肉里而不自知。

    亚撒,竟然是亚撒!卢洁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现场看兰芷芯主持就遇到亚撒打电话来点歌,他的声音,那么温柔,饱含深情……曾经,这声音也在她耳边萦绕着,曾经,这男人也给予过她极致的*爱。可是,他说,*不等于爱,他在知道她不是六年前的女人,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一次了。

    这让卢洁莹又爱又恨的声音,她怎么能保持淡定?

    嫉恨的目光死死盯着兰芷芯,卢洁莹心里早就诅咒了千百遍。

    而兰芷芯却像是对此毫无所觉,依旧将精力集中在工作上,但其实她并非真的麻木,她知道卢洁莹此刻恨不得喝她的血!卢洁莹的眼神犹如淬毒的刀子落在兰芷芯身上,耳边只剩下亚撒的声音在回旋,那样甜蜜温柔的声音却不是对着她说的……

    节目在12点准时结束,兰芷芯放下头上的耳机,整个人也松了口气……还好今天没有出差错,听众们也都很好。这让她心里还是有些成就感的,因为起码自己已经被听众接受了。

    金晨兴奋地站在门口,一脸的喜悦:“陶老师,心姐姐,刚才节目的收听率比平时多了三倍!虽然比前晚有一点下降,但却是今年最好的一次了。”

    陶老师一听,果然眉开眼笑,欣慰地说:“好啊,这说明听众们对心姐姐是认可的,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好。这叫……好人有好报,心姐姐无意中救了人一命,却没想到会引来这样的效果,真是可喜可贺啊!”

    兰芷芯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可她心里却确实高兴,节目有起色,这让对工作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陶老师,金晨,这事儿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前晚你们也参与了救人的,报警电话还是你们打的呢,还有,这一期节目的策划,你们可都是主力,现在的一点小成绩,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我一个人可不敢居功。”兰芷芯巧笑倩兮,恬静而又知性的美,使得她这笑容仿佛满月般温良美好。

    陶老师这又发觉了兰芷芯身上一个优点了——谦逊。

    一个新手主持人,刚上线几天就有这样不俗的成绩,确实是值得骄傲的,但兰芷芯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她很冷静,理智,不狂妄自大,即使面对铺天盖地的表扬之词,她也能镇定如常,不会失去重心。

    可就在人家为今晚的工作顺利完成而欣喜时,总有人在旁边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卢洁莹不屑地哼哼,讥笑道:“兰芷芯,你还真是够聪明,前晚的事,你敢说你当时就没想着自己可以利用那个闹自杀的女人而引起关注?现在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呵呵,恭喜你,你如愿以偿了,这心机,我真比不过你呢。”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兰芷芯事先就是有意要利用秦女士的事件打开自己的知名度,在她接到那点歌电话时就盘算好了。

    什么叫含血喷人,这就是典型!

    卢洁莹如此污蔑兰芷芯,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兰芷芯有多高尚,她总认为兰芷芯是在利用秦女士,她绝不会甘愿承认兰芷芯的品格好。

    兰芷芯倏地蹙眉,一记冷眼横过来,但她还没开口。金晨这小伙子首先按捺不住了……

    “卢洁莹你胡说什么!你凭什么污蔑心姐姐?只有你这种内心狭隘的人才会用这么可耻的眼光看人!”金晨平时一副书卷气,可这生气的时候还是有点凶的,一点不给卢洁莹面子,直接呛声。

    陶老师的脸色也很难看,愠怒地说:“我们组历来都是很团结的,组员在工作上都很齐心,你虽然是实习主持,可也算是我们组的一员,所以,别再说些讽刺挖苦的话,更不要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影响到工作上的配合,否则,就算上边领导同意,我也不会同意你从实习转正。要当我们节目组的主持人,最重要的就是团结!”

    卢洁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陶老师这么严肃的样子,她心里是一万个不服气,但她也不是傻子,自己还要靠陶老师教导主持的工作,不能一下子将人得罪死了,不然她还怎么能学到东西,怎么去跟兰芷芯竞争?

    卢洁莹也不愧是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很能忍。当即呵呵地一笑,没有跟陶老师顶嘴,只是瞪了金晨一眼……这个年轻男人该不会是对兰芷芯有那种意思吧?不然怎么会这样维护她?

    这卢洁莹的思想还真不是一般的龌龊。

    兰芷芯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睥睨着卢洁莹,淡淡地说:“要论心机,你我都很清楚到底谁才是能手。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你要说我是在利用秦女士,我也不想辩解,因为……有的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解释什么。”

    兰芷芯这话可是等于在打卢洁莹的脸啊,对方立刻脸就绿了,气得咬牙切齿:“兰芷芯,你别得意,咱们走着瞧,看你能拽到什么时候!”

    说完,卢洁莹愤然摔门而去……她一秒都不想待,一肚子的气憋着等着在台长面前发泄去。

    兰芷芯望着卢洁莹消失的门口,不禁摇头暗叹:“真是个不可理喻无可救药的女人,自甘*不说,还要秀自己的素质下限。”

    卢洁莹的存在并没有影响到兰芷芯的心情,随她怎么说去。

    兰芷芯看重的是自己现在这样的工作状态,有积极性,有热情,有新鲜感,有被听众们理解支持的幸福感……这些,是比金钱还要可贵的东西。她心里也在默默地祈祷着“今夜星辰”能够真正的起死回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兰芷芯更加努力地工作,全身心都投入进去,每一次在主持完节目之后她都会学到一些不同的经验,都有不同的感受。加上陶老师悉心的教导,毫不吝啬的传授各种专业知识,包括自己工作多年的宝贵经验,全都灌输给了兰芷芯。

    这是一代老媒体人对新媒体人的传承,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更多的是一种精神,责任。

    兰芷芯在飞速成长,展现出了她骨子里潜藏的天赋,每每都能令陶老师惊叹,这就是活生生的人才啊!甚至,在兰芷芯身上,陶老师看到了更深更多的东西,或许,将来有一天,兰芷芯远不止当一个电台节目的主持人,她兴许会有更大更远的发展前景。

    卢洁莹也没闲着,学东西还挺认真的。尽管知道这组里没人对她有好感,可她不在乎这些,她只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超越兰芷芯。

    陶老师到也没有藏私,该教什么还都交给卢洁莹。这不是陶老师脑子有问题,而是她对兰芷芯有足够的信心。她相信,即使卢洁莹和兰芷芯学到东西一样多,可出来的效果一定会是不同的。

    以陶老师的专业眼光看,兰芷芯就是适合干这一行,天生就该吃这饭碗,至于卢洁莹,单论天份,或许并不比兰芷芯差多少,但一个主持人要想得到大众的认可,不仅仅是在主持节目上,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人格魅力,必须具有,才可能去征服那些陌生的人群,让素未谋面的人也因你而触动。

    卢洁莹有这样深邃的人格魅力吗?对此,陶老师心里有数。等到卢洁莹真正上线实习一下,看看效果就知道了。那也将是对台长的一个交代。

    时间过得很快,兰芷芯每天都很忙碌,但她的精神是饱满的。工作上,她有目标和寄托,感情上,她盼着跟亚撒和嫣嫣重聚的日子。

    有一点事实是……兰芷芯没有孩子在身边牵绊着,她能放开手去工作,全部的投入进去,得到的效果当然是惊人的。

    这些天,秦女士时常会来点歌,每次还都会跟兰芷芯聊上几句。渐渐的也有人跟秦女士一样,除了点歌就会向兰芷芯说心事。

    “心姐姐”可不是白叫的,那是真的善解人意,能了解你那颗孤独寂寞冷的心。

    这种现象是陶老师早就预见的,同时也针对这个现象专门延长了听众点歌的环节的时间……每位听众都会多60秒的电话在线时间,以便于跟心姐姐聊天。

    这聊天的内容可谓是千奇百怪,有人倾诉心事,有人讲讲自己遇到的搞笑的事情,有人还咨询心姐姐关于情感方面的问题,有人吐糟身边某些奇葩的人和事,有人纯粹就是为了找人说说话而已……

    这些听众当中,大部分是女人,女人之间有共鸣有相通的话题,因此兰芷芯对应起来也不会显得吃力,回答流畅,还是不是迸出一些她自己的语言,可谓是妙语连珠。

    这没有一点阅历的故事的女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听众的年龄段跨度大,十几岁的,几十岁的,都有。要跟这些人聊得来,聊得对方满意,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就连陶老师都不得不佩服兰芷芯阅历丰富,见识多广。

    这都是好的现象,是节目慢慢在回升的标志。兰芷芯这个知心姐姐的形象逐渐地就在人们心目中扩大,加深。

    有时一连几天都接到同一个听众的电话,就像是习惯了要跟兰芷芯聊聊才会黯然睡去……这种人背后有着怎样的心情和生活经历,兰芷芯不知道,但至少她能感到对方那种渴望倾诉的孤独。

    工作的时间越长,兰芷芯越觉得在如今这浮华的世界里,今夜星辰节目的存在就是一缕潺潺的温泉,能滋润着某些人干涸的内心世界,让他们空洞的心找点一点点依托。

    这些感受会让兰芷芯越来越喜爱自己的工作,并以此为骄傲……因为她在人们寂寞无依的时候充当了萤火虫的角色。哪怕只一点点微弱光亮,她也短暂地照亮了一些人的黑暗。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在台长一再催促下,卢洁莹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单独主持机会。这还是因为兰芷芯要请假三天。至于去哪里,当然是文莱了。

    本来刚工作不久,请假是很危险的,可台长这回很爽快,亲自对兰芷芯说准她的假期。

    兰芷芯盼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她因为下班很晚,回到家太累,所以很容易就睡着了,不然她一定会失眠的。

    一通前往的还有梵狄和水玉柔,兰芷芯就跟着一块儿踏上了去文莱的班机。

    水玉柔是邵擎的老婆,她进皇宫当然是很容易,梵狄也是亚撒邀请来的,直接就能进。可兰芷芯要进去,就有些棘手了,不能以正常的渠道,必须采取迂回战术。

    水玉柔特意穿了一身定制的文莱传统服饰。水蓝色长裙将她姣好的身材包裹住,从脖子到脚背都遮得严严实实的,还梳了一个文莱女人常见的发型,额头戴了一串宝石珠链,使得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看起来更加高贵典雅。

    邵擎在文莱是大功臣,是有爵位的人,他的老婆自然身份不低了,所以嘛,带个人进去贴身伺候也是在情理中。

    于是,在皇宫守卫者门口,能看到水玉柔和梵狄一起,旁边还有一个穿着深紫色衣服皮肤黝黑的女人。

    皇家护卫队的士兵非常尽责,对每个进入皇宫的人都会严加搜查,即使是亚撒批准进入,也不例外。

    水玉柔正一脸的不悦,略显不耐地说:“这是我的贴身助理,跟着我多年了,一直都在我身边伺候,她怎么就不能进去了?”

    士兵露出为难之色,却还是很坚决:“不在邀请之列,不能进去。”

    水玉柔眸光一狠,梵狄及时向她递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冲动。

    水玉柔只能咽下这股不悦,心里琢磨着该立刻给邵擎一个电话。

    或许这夫妻间还真是心有灵犀,就在水玉柔刚想打电话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她老公!

    “玉柔!”

    “老公!”

    夫妻俩惊喜地抱在了一起,士兵看着这一幕,脸色略有点僵……邵擎是皇家护卫队的副指挥呀。

    有了邵擎交代,士兵再也不能阻拦了,水玉柔就带着“助理”一起进了皇宫。这“助理”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后的兰芷芯!【今天8千字,求客户端的双倍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