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一家三口的团聚
    静谧的房间犹如梦幻的童话世界,散发着淡淡香气的金丝楠木chuang被一片绿色包围着,头顶是月亮星辰的图案,就像是置身在森林里美妙的夜晚。

    半透明的蚊帐里,睡着一个可爱的小身影,纷嫩晶莹的小脸蛋好似天使般纯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呼吸均匀,时不时还会动动小嘴吸一下手指。

    小公主在睡觉,可她有踢被子的习惯,现在正露出了她肉肉的小肚子,仰躺着,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小公主蹬了一下小腿儿,但却没有醒来,翻个身,继续睡……

    Chuang前一个痴痴的身影看着这一切,心都融化了,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就好像世界都停止在这一刻。

    “唔……”嫣嫣嘴里发出一声含糊的嘟哝,睫毛眨了眨,缓缓睁开了眼睛。

    混沌的意识还没复苏,嫣嫣看到面前的人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没醒来。软绵绵的,这孩子打个哈欠,揉着自己的眼睛,呆呆地望着。

    可是,当眼前的人忽地凑近了,对着她温柔地笑,低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爱怜地说:“宝贝,妈妈来了。”

    这熟悉的呼唤,这动听如天籁的声音,让嫣嫣一下子呆住了,下一秒,这小不点儿猛地钻进了妈妈的怀里……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嫣嫣重复着叫了好多次才停下,实在太开心太激动了。

    兰芷芯隐忍多时的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来,而嫣嫣也是哇哇大哭。这些这日以来,对妈妈的想念一直憋在心里,尽管有亚撒,有小柠檬,有晏季匀,他们都在陪伴着她,可是,无论如何,妈妈的爱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

    母女俩尽情的哭着,这是喜悦的眼泪,是在宣泄那些分开的日子里所受的痛苦。

    幸好侍女们都被邵擎支开了,不然这动静可真不小。

    “呜呜呜……妈妈……我好想你啊……妈妈……呜呜呜……妈妈这么久不来……”嫣嫣的哭诉,好委屈,她这心里其实一直都在念着为什么妈妈还不出现呢。现在能窝在妈妈怀里,像从前一样,这就是她最大的快乐和幸福了。

    孩子的依赖,嘤嘤的哭声,让兰芷芯心如刀绞,想到自己这些日子怎么苦苦熬过来的,嫣嫣还小,她又是怎样度过每个想妈妈的夜晚?

    即使见到了,也还是这般的心痛不已……

    好一阵子,哭声才渐渐小了。兰芷芯一边安抚着嫣嫣,一边为她穿衣服。

    虽然不知道手里这衣服是什么牌子,可摸在手里的质感却是相当好的,如肌肤般柔滑细腻,可想而知必定也是很贵的了。

    再打量打量这卧室,充满了童趣和童话的色彩,玩具都堆积得如小山那么高,还有嫣嫣睡的这张chuang,竟然有股好闻的清香味,瞧这木质,多半就是传说中昂贵的金丝楠木了。

    从这些都可以看出亚撒对嫣嫣的重视,这孩子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小公主了!

    “宝贝,不哭了,看你眼睛都红了……”

    “妈妈的眼睛也是红的,妈妈也不要哭了。”嫣嫣一抹眼角,搂着兰芷芯的脖子心疼的说。

    这贴心的小人儿啊,总是会让兰芷芯感到温暖,这么小就知道心疼妈妈,怎不让人更加疼爱呢。

    兰芷芯擦干眼泪,笑着捏捏嫣嫣的小鼻子,眼里的悲戚散去,闪烁着黑亮的光芒:“晚上都睡得好吗,妈妈不在的时候,你爸爸有没有每晚讲故事给你听?”

    嫣嫣嘟哝着小嘴说:“他有讲故事,还有……还有每天晚上是他带着我和小柠檬睡觉的,白天小柠檬不睡这里,他说让我睡醒了去找他,今天我们要种花。

    兰芷芯听嫣嫣这么说,放心了一些,看来亚撒还是对孩子很负责,知道孩子一到晚上就是最想念妈妈的时刻,所以,他每晚讲故事也是有些难为他了。只是,听嫣嫣这口气,还是称呼“他,”而不是喊的“爸爸”,这点到是让兰芷芯暗暗有点担忧,看样子嫣嫣还没完全接受亚撒吗?还不肯喊爸爸,这可如何是好。

    嫣嫣接下来又向兰芷芯汇报了这段时间生活在皇宫里的情况,包括亚撒的一些事情,也都说给兰芷芯听。

    别看这小不点儿才五岁多,可这心思机灵着呢,平时和小柠檬一起都有偷偷留意亚撒身边有没有可疑的女人出现……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这“可疑”就是跟亚撒太过亲密的女人,那会让孩子有种危机感,好像妈妈的地位要被抢走似的。

    “妈妈……有个叫莎约的女人总是爱去找爸爸,还经常给爸爸送东西去,我都看见好几次了……哼哼……”嫣嫣撅着小嘴,鼓着腮,哼哧哼哧的小模样太可爱了。

    兰芷芯心里微微一颤,随即问道:“那个女人长得漂亮吗?”

    嫣嫣立刻摇头:“不漂亮,是个大胖子。”

    “噗……”兰芷芯忍不住发笑,嫣嫣的表情太有趣了,回答好干脆。

    这要是莎约在场的话,一定会气得半死。她其实不胖,只是身材比一般女人高大一点,而兰芷芯是典型的东方女人的身材,窈窕纤美,所以嫣嫣拿两者相比,就会觉得莎约是胖子。

    “那你爸爸每次看到这个莎约,是什么反应?”

    嫣嫣歪着脑袋想了想,咬着手指做出思考状……

    “呃……我记得前天那个莎约给他送了一个很好看的瓶子,是酒,他好像很开心,两个人在屋子里待了很久才出来,不知道在里边做什么。”嫣嫣小声嘟哝,纯净无辜的大眼眨动,露出不解的神色。

    听到这里,兰芷芯愣住了……莎约是什么人?怎么能这样随意进出皇宫见到亚撒?并且还跟亚撒单独相处“很久”?

    这到不是兰芷芯小心眼儿,但凡是听到这种事情,谁都会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

    可怜的亚撒不知道嫣嫣在向妈妈打“小报告”呢,此时此刻,他正跟一群大臣们在为明天的继任仪式做最后的程序确认。

    繁琐的过程,亚撒需要一遍一遍地反复铭记,到时候是一点差错都不能有。因此今天他还要忙碌到晚上才能消停。

    亚撒的心早就飞去了嫣嫣哪儿,他知道这个时间,兰芷芯该到了,可无奈,他还脱不开身去见她。

    继任仪式上宣读的就职宣言,洋洋洒洒几大页纸呢,亚撒必须背下来。这才是重点。如果到时候说着说着卡壳了,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也不允许出现那样的失误。

    礼仪,服装,仪仗队,各种程序都可以由专人辅助完成,唯有这就职宣言只能靠亚撒自己了,没人帮得了。

    继任仪式除了现场的人能亲眼看到,还会通过电视直播在文莱的各家各户,更有外媒也会在场……这可是全世界都能看到的,容不得半点马虎啊。

    亚撒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他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不喜欢受到万众瞩目,不喜欢给君主这俩字给束缚了。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身为皇室成员,前任国王亲自定下的王储人选,他的行为不仅是关系到个人,更是关系到皇室,国家。

    即便是内心极度不情愿,他都必须要硬着头皮上。

    亚撒以前在打理集团公司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果断和魄力,现在管理国家大事,他也是表现出了这方面出色的才能。每天打起精神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却还是在努力地投入,力求做到最好。

    亚撒在国事上的大决心大手腕,在这段时间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和发挥。皇室中有异心的人已经被清除,一部分大臣的任命有变动,但还是在确保核心领导层平稳过渡的情况下进行。

    外有境外势力在虎视眈眈,亚撒的铁血手段却在明确地告诉那些人,他绝不会给人有机可趁,文莱绝不会在他手里回到曾经那被某国控制的惨剧。

    亚撒的心情复杂,坐在一堆大臣面前,他垂着眼帘,脑子里思绪万千,没一刻安宁过。

    越到临近继任的日子,他就越是感到无形的压力,坐立不安。可这种情绪他却不可以在大臣们面前表现出来。他能展现出来的必须是镇定从容大气的一面,可谁知道他此刻最想的就是远离这皇宫,带着孩子和兰芷芯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到一个不会被大臣们找到不会被人认得的地方……

    亚撒时不时揉揉发疼的太阳穴,从早上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快吃晚饭了,忙碌的一天还没结束,皇宫里也充斥着紧张的气氛,不到继任仪式结束,是不会消失的。

    直到暮色降临,大臣们才散去了,亚撒的耳根子终于清静些。

    但他还不能马上离开,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与哈吉哥哥视频通话。

    明天就是继任仪式,远在国外治病的哈吉当然也不放心了,时时刻刻都惦记着自己的国家,惦记着这个弟弟。

    宽大的屏幕上,出现了哈吉的身影,只一眼,亚撒便感觉鼻子发酸……

    哈吉躺在一片洁白的病房中,看上去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眼眶也凹陷了,脸色更是惨白异常。原本是正值壮年的哈吉,此刻看着就像是个五十岁的人一样。

    “哥……”亚撒沙哑的声音略显哽咽,但还是尽量露出笑容,不让哥哥看出他的心酸。

    哈吉笑了,目光温和,如一个慈祥的长者,语重心长地说:“亚撒,苦了你了,明天就是继任仪式……说实话,你有没有怪哥哥把王储的位置交给你?”

    亚撒心里泛堵,可他却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我从来没有怪过哥哥。”

    哈吉的眼神又暗淡了一分,叹息道:“你不怪我,可我这心里却一直都在自责。若不是我把王储的重任交到你身上,你现在或许还能在中国跟你的女人和孩子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亚撒坚定的目光直视着屏幕,跨步上前一步,露出他招牌式的灿烂笑容:“哥,你为国家操劳到病倒,现在也是该我担起重任的时候了,我不能总是自私地让哥哥承担一切,我也是男人,是皇室的一员,我有义务有责任的。所以哥哥不要自责……那女人,既然是我的人,她会等我的,至于孩子,我更不会让我的小公主受委屈。其实……哥哥,今天她已经到皇宫了,是我让她来的,哥哥不会认为我太冲动吧?”

    哈吉惊愕,确实很震撼,想不到弟弟比他想象中更加富有冒险精神……明天就是继任仪式,那个叫兰芷芯的女人此刻进宫,必须是暗中进行的,不能明目张胆,否则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借此大做文章,那将会影响到明天的继任仪式。

    可哈吉却没有责备亚撒,他深深地知道。两地相思是多么痛苦煎熬。以亚撒的性格,这段时间能在皇宫里待着,尽心尽责地处理国事,这已经是很难得了,何必再对他苛求呢?

    “既然如此,弟弟你要小心为妙,在这个女人被皇室和民众接受之前,别让她暴露了,好好保护她和嫣嫣……你去吧,我也要休息了,真累……”哈吉说着已经是软软地缩回了被单里,像是经过了剧烈运动般吃力了。

    亚撒又是一阵心痛,嘱咐哥哥要多保重,之后关闭了视频,心情还是沉重的。

    收拾收拾情绪,他该去嫣嫣那里了。

    两处地方隔得很近,几分钟就到。

    亚撒轻手轻脚地靠近了门口,通过那透明的落地窗,他看到里边有一大一小身影……那是他魂牵梦萦的女人啊!

    亚撒不由得心跳加快,摒住了呼吸,莫名紧张起来。她会激动地跑来抱着他吗?她是胖了还是瘦了?她是热情如火还是冷静如水?

    这些问题都自动浮现在亚撒心头,不知不觉就变得踌躇起来……期待已久的见面会是什么感觉呢?为何他此刻心跳这么的不受控制,呼吸也紊乱了,像个初涉情场的青涩小伙一样。

    亚撒没有急着进去,走到这里见到人了,他痴痴地望着窗户里的人影,只觉得心里像被一股暖流包围着。兰芷芯将嫣嫣抱在怀里,母女俩很亲热,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嫣嫣清脆的笑声隐约传来,时而还将小脑袋靠在妈妈肩膀上撒娇。

    虽然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可亚撒的心是暖的,从她们的表情看出,两人都很愉快。特别是嫣嫣,这孩子自从来到皇宫之后,今天应该是笑得最开心的时候。

    巨大的喜悦和甜蜜在亚撒心尖上蔓延,深浓的思念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她就在眼前,再也不是梦境,再也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的活人出现了!

    亚撒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俊脸带着欣然的笑意,抬手推开了这扇门……门内,有他的心肝宝贝,有他灵魂的寄托,心灵的归属……

    亚撒轻轻走过去,站在兰芷芯和嫣嫣身后,忽地伸出双手,将这一大一小身子全搂进自己怀里!

    “啊……”

    “唔……”

    兰芷芯和嫣嫣同时惊叫,当看到是亚撒时,母女俩竟然是同样的表情,都睁大的眼睛瞪着他。

    咦?情况不妙?怎么感觉没预期中的热情呢?

    亚撒不由得心头咯噔一下,但他还是凑上去亲了嫣嫣一口,然后再冲着兰芷芯笑着说:“亲爱的,终于等到你了……”

    说着就要去亲,可兰芷芯却巧妙地躲开了他的狼嘴,站起身来,闪到一边。

    “哎呀,你还跑?害羞吗?来来来,别羞涩,这儿没别人,我们一家三口怎么亲热都行!”亚撒急切地张开双臂,眼看就要将兰芷芯抱个满怀,可她又及时闪开了。

    这下,亚撒不淡定了,佯装黑脸地盯着兰芷芯:“怎么了,还不让亲啊?”

    兰芷芯不搭理他,转身将嫣嫣牵起,不咸不淡地说:“你又不缺女人,干嘛这么猴急……那个莎约今天没进宫见你么,天还没黑你就来了,你舍得来呀?呵呵……”

    这话……亚撒一听,顿时呆住了,下意识地看向嫣嫣,却见那小不点儿正幸灾乐祸地笑着。【这章5千字,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