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结婚,再也不分开!
    一个冷静理智的人之所以能保持镇定,那不是真的代表她修炼到心如止水了,那一定是因为没出现让她激动的事情,可是此刻,兰芷芯真的无法淡定了,浑身僵硬地站在办公室门口,一只手下意识地捂着嘴,就怕自己会惊叫出声。

    与亚撒上一次见面是他在成为国王之后第一次访华时,两人在机场外的房车上相聚,连吃饭都是在车子里……其他的时间,兰芷芯只能从新闻报道中得到关于亚撒的一点消息,还有就是他在百忙中抽空和她视频,有时打打电话。

    昨晚睡觉前还通话三分钟,他说自己在国外,跟一群官员和大使在一起的,怎么现在却会出现在这里?

    不不不……一定是她太想念亚撒,所以才会觉得这个背影像他,实际上根本不是他?

    可是这也太像了,兰芷芯无法想象,那个一国之王怎会在恒悦公司的总裁办公室?这太不可思议了!

    兰芷芯深深地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跳,但无可抑制的是鼻头在发酸……只是一个背影,已经勾起了她内心深处排山倒海的思念。

    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了,可是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才能见一面,这种煎熬和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爱有多深,思念就有多浓,痛苦便有多厚。

    兰芷芯手里攥着的是一份初稿,特意拿过来给恒悦总裁过目的,也是下星期的现场采访直播当中的内容。

    她本该是公事公办,可现在她的心思都被扰乱了,难以平静。

    就这么怔怔地望了好一会儿,兰芷芯才收回了心神,自嘲地暗笑:“干嘛这么敏感呢,别忘了这是来工作的,不要让工作的对象看到你这样魂不守舍的样子,要拿出专业的精神。”

    兰芷芯勉强集中注意力,淡淡地开口说:“您好,我可以进来吗?”

    再一次礼貌地询问,那个像极了亚撒的身影,这才缓缓转过来……

    尽管兰芷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在看到这张陌生的面孔时,心里仍然忍不住一阵失落和失望……真的不是亚撒。

    这男人五官长相显然不是中国人,轮廓深邃,鼻子略显长,眼睛是琥珀色的,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兰芷芯:“怎么?见我不是亚撒,所以很失望?呵呵……听说你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电台主持人,可你现在的表情和反应,不得不让我怀疑你的工作专业程度啊。”

    这男人,语不惊人死不休,居然一语道破了兰芷芯的心事。

    兰芷芯惊愕,对方居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这太奇怪了,分明这个人她没见过,为何竟知道她和亚撒之间的事情?要知道,亚撒将她和嫣嫣保护得很好,至今她们未在媒体被公开出来,所以还能保持着相对平静的生活,但眼前这男人是什么情况?是不是知道得太多?

    尽管心里诸多疑问,但兰芷芯还是迅速恢复了常态,清冷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人:“穆总,刚才是我失态了,请见谅,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这个姓穆的男人见兰芷芯已经恢复镇定,不由得眼底掠过一丝赞许之色,但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玩味地说:“主持人,为什么避开我的问题呢?难道谈起他撒,让你如此紧张吗?我现在坐的位置,曾经就是亚撒的位子,而你,据说以前当过他的助理,对于公司,你也该很熟悉了,亚撒身为你的前任上司,难道你不想回忆一下?”

    兰芷芯细长的眉毛倏地皱起……这男人是故意的!没错,她确定,他就是故意的。他知道得不少,想用亚撒的话题来扰乱她吗?亦或是对方根本就对这次见面没有诚意?所以才偏离了本该有的主题。

    隐忍着没发作,这是出于对客户的尊重和礼貌,也是兰芷芯个人修养和素质的体现。即使对方刻意想要看她表现异常的样子,那么,她就越不会让对方如愿。

    兰芷芯脸上带着优雅的浅笑,职业而又淡定:“呵呵……穆总,你说笑了。既然你也知道亚撒这个人,自然也应该知道他现在不负责”打理公司,而他现在在做什么,想必你也有所了解吧。不知道你跟亚撒是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将公事谈妥了之后再聊聊其他的吧。”

    不愧是兰芷芯啊,果然定力是够深厚的。亚撒是她的软肋,是她的心结,而她却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为所动,始终以公事为重,这份意志力,让穆总暗暗佩服。

    “好吧,我也不打岔了,我们开始吧。不过……”说到这里,穆总微微偏了一下头,目光瞄了一眼角落那道门。

    “不过,我实在没时间跟你谈,那里……”穆总指指那道门,神情淡然地说:“里边有人会负责跟你谈的,我现在有要紧事,不奉陪了。”

    这男人说完,根本不给兰芷芯反应的时间,直接走向了办公室的门。

    这……这也太过分了点吧?

    “你……”兰芷芯愠怒地望着男人的背影,但对方脚步匆忙,早就消失在了转角。

    兰芷芯纵然涵养再好,也禁不住被对方傲慢无礼的态度给刺激到了。

    早就预约好了这个时候见面的,她要见的是总裁不是其他人,采访对象也是总裁,可这个人居然跑了?

    不想接受采访就直说,干嘛这样耍人,太不尊重人了!

    兰芷芯气愤,转身就要离去,可是又忍不住瞥一眼那道门……她知道那里是一个休息室,以前亚撒在的时候,她进去过一次。

    真的就这么走掉吗?两手空空回去,就等于是没有完成工作。

    兰芷芯气归气,可她也在想,穆总叫她跟谁谈呢?门里边是谁?难道是总裁的秘书?助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期的采访目标任务已锁定在恒悦集团,兰芷芯才不会这么退而求其次。如果实在无法跟穆总面对面谈,那要不要见一见穆总指定的人?至少先接触一下看看什么情况,否则这一期的任务就泡汤了。

    尽力而为。这也是兰芷芯的工作态度。

    有点不甘心地走到门前,抬手敲门,里边没动静。

    兰芷芯窝火,该不会是又被人耍了?实际上这儿根本没人?

    兰芷芯愣神之际,只见这道门倏地开了,一只男人的大手伸出来将她猛地拖进去,她的惊叫声还未喊出来,双唇已经被人封住,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灌进来!

    “放开我!”兰芷芯的嘴被堵,只有在心里狂喊,惊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这狂暴的男人却丝毫不停,反而吻得更深了,加强了力道,就像是要她给吞了似的。

    房间里很黑,窗帘被拉上还故意不开灯,这是个陷阱!

    兰芷芯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但为时已晚,她已经被按在了沙发上……

    不甘受辱,兰芷芯狠狠一咬牙……顿时一股血腥味就在彼此唇齿间蔓延开来。为了反抗,她咬了对方的舌头。

    “嘶……哎哟,好狠的心啊……”男人吃痛地哀嚎,这语气里竟然还带着几分幽怨。

    “怎么……”兰芷芯惊呆了,这声音……这声音就算相隔再久远她都不可能忘记!

    “怎么是你?真的是你?”兰芷芯呆若木鸡,因为太惊喜了,所以一时间不敢确定,但她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男人的身躯又靠了过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只是这一次,他温柔了一些,不像刚才那么猛烈了。

    “你呀,把我弄出血了,你看怎么补偿我?”男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这时候还在讨价还价。

    “我……我……”兰芷芯颤颤巍巍地哆嗦着身子,因为太激动而不知所措,在昏暗的光线里,一双美目紧紧盯着眼前的模糊的俊脸,然后,一拳头打在他胸膛上……

    “你太可恶了!谁让你用这种方法出现的?只是咬你舌头已经算是轻的,我现在要……要揍你!太可恶了,居然耍我!”兰芷芯一边说一边使劲用力捶打着他结实的胸膛。

    一滴,又一滴,滚烫的泪水落在了男人的手臂,他高大威猛的身躯也是随之一颤,他没有躲闪,任由她捶打,他只是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温柔地低语:“我想给你个惊喜嘛……对不起,苦了你了,你用力打吧,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你咬答应我一件事……今天你要请假,不能去上班了。”

    兰芷芯的泪眼止不住地往下掉,但这却是喜悦的泪水,是相思之苦得到释放的惊喜。

    “你是今晚待一天又要走了?我们……”

    “不,不是一天,而是……”男人伸出手捧着她布满泪痕的脸,柔情似水地攫住了她的红唇,轻声呢喃:“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这句话,让兰芷芯彻底地脑子空白无法思考了。等待已久的这一天,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到来,让她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巨大的喜悦就这样降临。

    不用猜,让兰芷芯这样*恸哭的男人,只有亚撒!

    “真的吗?不骗我?真的再也不分开了?”兰芷芯嘴里含糊地溢出疑问,她是难以置信这一天真的来了,原以为要好几年才能实现的美梦突然就变成现实了,她怎能不狂喜?

    亚撒深情地拥吻,充满了浓浓的眷恋和爱意,趁她失神之际,他的大手已经不安分地占领了她的要塞……滚烫的火焰无声地燃烧,浓情蜜意化为一簇簇情火蔓延开来……他轻咬住她的耳垂,浑厚而又极致温柔的声线钻进耳膜:“是,我们都没有在做梦……是真的,这一次,再也不会分开了,我来找你了,你准备好迎接我了吗?”

    亚撒这一语双关,兰芷芯如何能听不出他的意图。可此刻,她不想束缚自己,因为……思念早就泛滥成河,唯有他才能将她治愈。

    兰芷芯一抹眼角的泪,噗嗤一下笑出声,搂着他强健的身躯,呵气如兰:“亲爱的,我早就准备好了……”

    这酥到骨子里的一句话,让亚撒隐忍的欲.望再也控制不住,如一匹脱缰的野马,狂野而又霸道地奔腾在这渴盼已久的沃土。

    这休息室里隐约有动人的喘气声传出,但外边办公室没人,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正爱意绵绵,比窗外的太阳还要火热刺激……

    直到一小时之后,暧.昧的声音才消停了下来。兰芷芯追问亚撒这是怎么回事,他才一一解释过。

    原来今天的一切都是亚撒安排的,那个姓穆的男人也是文莱皇室成员,只不过以前在中国留学,很少出现在皇室的聚会中。而亚撒的加冕礼上,这男人曾出现,但当时那么多人,兰芷芯即使见过也记不住的。

    姓穆的就是恒悦现任总裁,这是事实,他因为听亚撒说起过兰芷芯,闹着要见一见,看看是怎样的女人能俘虏亚撒表哥的心,所以才有了先前那一幕发生。而亚撒早就躲在休息室里,等着兰芷芯进去。

    这些都不足以让兰芷芯吃惊,最让她震撼的是……

    “亚撒,为什么这次可以不用分开呢?你是文莱的苏丹,难道国事都不理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了?”兰芷芯软软地靠在他怀里,被吃干抹净之后,她也没了力气,但此刻的幸福却是无与伦比的。

    亚撒轻轻握着那只在他胸前不安分的小手,疼惜地说:“其实很简单,我不想当苏丹了,所以让位,现在我是亲王,并且我哈吉哥哥下了命令,谁也不能强迫我娶妻,除非是我愿意。”

    “啊?”兰芷芯更惊愕了,这……这虽然让她欣喜若狂,但也太不可思议了。

    “是这样的,我哈吉哥哥的身体状况已经有了好转,在国外的治疗效果显著,现在已经可以正常生活了,前几天回到皇宫,我就对哥哥说,我要退位。说实话,我哥哥比我更适合当国王,我坐在那个位子上始终不自在,各种别扭。既然我哥哥身体康复了,我当然要把王位再还给哥哥。其实我哥也不太想当国王了,他只想潇洒快活地过下半生,所以我估计,不久之后我哥哥或许会将王位传给我老爸,然后等我哥哥的儿子长大之后,我老爸再将王位交出去……”亚撒俊脸上的表情十分轻松,不管那最高政权掌握在皇室的谁手里,总之不要再找他就行了。

    文莱就是世袭的君主制,最高政权始终都牢牢掌握在这个家族手中。

    听完亚撒的话,兰芷芯这才真正的放心了,也更加开心喜悦。原来亚撒真的肯放弃王位!这个念头,从前只是兰芷芯会想想的,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了,才发觉内心的激动远远不止这点。

    什么叫做“爱美人不爱江山?”亚撒就是现代版活生生的例子。自古以来没多少人能做得到,亚撒能在站到最高点时还能激流勇退,这份胸襟,举世难有。

    这个男人的爱,比山岳还重,比大海还要辽阔,比宝石还要透亮晶莹。

    兰芷芯紧紧抱着亚撒,粉红的脸蛋洋溢着幸福和满足:“我……我爱你……”

    这寻常的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是如此美妙,让他心头一阵阵悸动,甜到骨子里去了。

    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带着珍惜的味道说:“我爱你很久了……”

    此时此刻的浓情缱绻,已经深深地镌刻在彼此的灵魂,永不磨灭。

    兰芷芯水润的秋瞳里含着醉人的情意,柔声问 :“那你以后打算娶几个老婆呢?你哥哥虽然下命令让皇室的人不能强迫你娶妻,可没说限制你只能娶一个啊。按照你们那边的法律,你还是可以娶几个的,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别以为兰芷芯被男.色迷昏了头,听听这话,分明是问到点子上了,这才是她现在最应该过问的事情。

    “呃……这个嘛……”亚撒略显犹豫,蓝眸里露出思索之色。

    兰芷芯见状,顿时怒了,狠狠一把掐在他胳膊:“你还犹豫不决?你难道想娶第二个第三个老婆?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想当中国女人的丈夫,就必须一夫一妻,否则……”

    “哎哟,瞧着激动得快跳起来了?”亚撒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一脸灿笑。

    兰芷芯见到他眼中的戏谑,这才反应过来:“你……你刚才是故意逗我的?”

    “我只是稍微试探了一下你对我的紧张程度和占有欲,啧啧……没想到这么强烈,可见你这辈子是非我不可了。”这男人得瑟起来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兰芷芯娇嗔地瞪着他:“那又怎样?自己爱的男人,占有欲那是必须的,总之你记住,你只能有我一个老婆!”

    “这……也不是不行,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嘛……我们现在还没领证呢,你就这样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我吗?不担心皇室反对了?”

    果然,兰芷芯欣喜的脸色顿时垮下来……皇室的反对,是她的一块心病。

    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亚撒心疼,又再抱紧了一些,另一只手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

    “看看这是什么?”亚撒神秘的笑容里含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这是……”兰芷芯还真不知道,但是这样的东西金光灿灿,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是一枚勋章,由文莱苏丹亲自颁发的,只发给有功之臣,像邵擎,他就有一枚。现在,我哥哥再发一枚给你,你也就成了有功勋的人,在文莱,就凭这勋章,你就已经是高人一等了,不再是平民。”

    “什么?勋章?难怪呢,在你加冕仪式上,我也见过你胸前佩戴着这种东西,可我又没为你们国家做过贡献,怎么会颁发给我?”兰芷芯越发不解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亚撒的笑意更加浓烈,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口:“你怎么没贡献?我跟我哥说了,如果不是你出现,我就打算一辈子独身主义,正是因为有你,我才会愿意结婚,是你结束了一位亲王的单身生活,这是你的功劳之一,还有啊,你生了嫣嫣,更是大功一件。你知道吗,我哥哥可喜欢嫣嫣了,说嫣嫣将来一定会是皇室的荣耀,你是嫣嫣的妈妈,怎么不是大功臣?”

    好吧,兰芷芯承认,这样的两件功勋确实有点牵强,可既然是国王的意思,那她就收下了。

    亚撒见兰芷芯还没明白这勋章的含义,不由得笑出声,爱怜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女人,有了这勋章,你在文莱就不是平民了,你嫁给我,那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阻力和反对的声音,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去领结婚证了!”

    最后这句话,彻底惊到了兰芷芯,她拿着勋章的手已经僵住,随即颤抖不已……

    亚撒很满意自己的话所带来的震撼效果,看着兰芷芯红肿的眼眶里流下晶莹的泪滴,他的心却有开始疼起来。虽然知道这是她幸福的泪水。

    温热的大手捧起她的脸,轻轻地为她吻去泪痕,他没有劝她别哭,因为知道这个时刻是该让她好好发泄压抑在心底的情绪,所有的煎熬和痛苦,分离的折磨,都将远去了,与她,终于受到云开见月明!

    “哎,早知道一枚勋章就能解决问题,我早就发给你了……我哥哥以前也没说,不过现在也好,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我们的感情更坚固了,我觉得我很有信心,婚后我们会过得比现在还要幸福……当然了,最要紧的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不会再是私生子了。”亚撒自顾自的说着,没发现兰芷芯正好奇地看着他。

    “什么意思?第二个孩子?”

    “是啊,你看晏少都有二胎了,水菡过不了多久就快生了,我们怎能落后,赶紧地追上他们的脚步,咱们文莱可不嫌生孩子多,你就算生七八个都没问题!”亚撒讪讪地笑着,大手又伸进了她的**。

    兰芷芯羞愤地瞪他:“什么七八个,你当我是母猪啊?”

    “那打个折扣,四五个?”这货还在讨价还价。

    “不行,我才不要将来的人生都在孕期度过!”

    “好好好……你赢了……那,就三个?”这货还不死心地伸出三根指头。

    “我……我掐你!”兰芷芯的手刚动,人已经被按住了……男人强健的身子覆上来,将她的声音堵在喉咙,紧接着又是一室的春.意盎然,果真是在为追生儿努力不懈啊!

    两个在激烈缠.绵中的人,不知道外边办公室来了人……是先前那位姓穆的男人带着嫣嫣进来了。

    嫣嫣小肉墩儿穿着粉蓝色上衣,嫩黄色背带裤,粉嘟嘟的小模样萌态十足,正望着休息室的门呢。

    “叔叔……妈妈在里边怎么还不出来?”

    “这个……因为你爸爸在跟妈妈说话,所以……”

    “可这是什么声音啊?妈妈好像很难受,是他在欺负妈妈吗?”嫣嫣气呼呼地鼓着腮,一副很想冲进去的架势。

    男人一头黑线,赶紧地将嫣嫣抱起来往外走……他哪知道亚撒还没出来呢,这都快两个小时了,那家伙也太生猛了吧。

    就这样,兰芷芯被亚撒吃了个遍才从休息室出来见到了嫣嫣。

    母女俩不用说又是一阵抱头痛哭,亚撒在旁边也忍不住鼻酸,可他低估了嫣嫣这孩子的敏感,等哭完了就是“兴师问罪”的时候。

    “你!”嫣嫣白嫩的小手指指着亚撒,气呼呼地说:“你刚才是不是在里边欺负妈妈?哼哼!”

    坏了,什么情况?

    亚撒和兰芷芯同时看向穆总,后者只能无奈地摇头,解释说嫣嫣听到休息室里的异常的声音,以为兰芷芯正被亚撒欺负呢,孩子不知道那是大人在那个的声音。

    兰芷芯羞得满脸通红,没好气地白了亚撒一眼:“都怪你,现在可好了,怎么跟孩子解释?你看着办吧,孩子要是对你有不满了,想她叫你一声老爸,你还得继续”等到什么时候去?”

    对啊,这件事是亚撒的执念,到现在嫣嫣还没叫他“爸爸”,他做梦都想着呢。

    “宝贝……”亚撒紧张地蹲在嫣嫣面前,诱哄地说:“我绝对没欺负你.妈妈……实际上我跟你.妈妈,马上就要结婚了,她会穿上婚纱,成为最漂亮的新娘,到时候你就是咱们的花童,知道吗?”

    “结婚?”嫣嫣惊讶地张着小嘴,她虽然才五岁多,可也不是啥都不懂,结婚,这词儿她可是知道的。

    “是像干爹干妈那样吗?结婚了就永远都跟小柠檬在一起,三个人不分开是吗?那我跟妈妈也不会再分开了?”嫣嫣晶亮的蓝眸里尽是兴奋,一脸期待地望着亚撒。

    “对啊,宝贝你太聪明了!你看啊,我现在要跟你.妈妈结婚,之后我们一家人就再也不分开了,所以这都是我的功劳啊,你是不是该奖励我一下呢?如果我不跟你妈妈结婚,你就会被送回皇宫去……”这货故意夸张了一下,为了听孩子叫爸爸,他是豁出去了。

    兰芷芯和那位姓穆的男人不禁面面相觑……这亚撒太能忽悠了,但是,也理解他渴望的心情。

    兰芷芯果然是聪慧,见状,也凑在嫣嫣耳边柔声说:“宝贝,爸爸说得没错,因为爸爸要跟妈妈结婚了,所以我们一家人才可以一直都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我们是该奖励他一下,你就……叫他一声爸爸吧。”

    亚撒欣喜地冲兰芷芯点头……他的女人跟他真有默契啊!

    嫣嫣咬着小手指,嘟着粉粉的嘴巴,略显腼腆,小身子缩进妈妈怀里,然后又探出脑袋看了看亚撒,细声细气地喊了一声:“爸爸……”

    才刚喊完,这孩子就把头埋在兰芷芯颈脖……她不好意思呢。

    亚撒愣了愣,随即狂喜地大笑,心花怒放,恨不得一直听嫣嫣喊他都不腻。

    总算是如愿以偿了,亚撒感觉自己已经圆满,太幸福了。

    可穆总就十分纠结地看着亚撒:“难道你真不打算回来任总裁了吗?”

    “不了。”亚撒回答很干脆:“我当个副总就行,总裁是你的。好好干,我要陪我老婆孩子去世界各地旅游了,哈哈哈,我等这一天等太久了,所以,兄弟,辛苦你了,晚上我陪你多喝几杯算是慰劳你!”

    穆总咂咂嘴皮:“几杯酒就收买我了?哎……”

    “兄弟,体谅一下吧?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

    今晚是晏少为亚撒准备得接风酒,家宴,也是为亚撒兰芷芯这一对受尽煎熬才苦尽甘来的恋人,一个婚前的祝福。

    即是家宴,席上的当然就都是自己人了。水菡一家子,童菲一家子,还有晏锥……这些熟悉的面孔,让亚撒倍感亲切。感觉自己在清冷的天堂走了一遭又回来了,说得最多的感慨竟是——“还是人间好啊!”

    水菡的肚子已经月份不小了,当然不可以喝酒,童菲可以喝一些,女汉子的风采不减,杜橙和晏少这两个妻奴当然是乐呵呵的了,伺候老婆的活儿,不在话下,熟练得很呢。

    这都是成双成对的,就差晏锥一个人,形单影只。被在座的各位秀恩爱给刺激得不行,只能一口一口地喝着酒,还好穆总也是单身,两个男人还挺有共同语言的,坚持等到喜欢的女人才结婚,就凭这点也该多喝几杯。

    气氛很融洽,大家对亚撒更是赞不绝口。他为了跟兰芷芯长相厮守,宁愿放弃至高的权力和荣耀,这份洒脱和超然,举世罕见,确实值得每个人敬仰。

    眼看着晏少如今也是卸下家族重担,重点放在家庭,亚撒也是抛开肩膀上的担子,可以跟兰芷芯双宿双栖了,晏锥更是感慨,不知自己何时有清闲的一天?

    晚饭吃到一半,晏锥进去了洗手间就好半晌不出来,晏季匀不禁有点纳闷儿了,跟在后边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幸好晏锥没将洗手间的门反锁,因此晏季匀才能轻易进去。这一看,可把晏季匀给吓一跳。

    “弟弟,你怎么了?”晏季匀惊呼,伸手将晏锥扶着。

    晏锥痛苦的表情,脸色苍白,汗如雨下,吃力地指指自己的腹部右下方位置。

    “痛……”

    “你撑着,我马上叫救护车!”晏季匀也慌了,晏锥指的那个位置是阑尾吧?那很有可能是急性阑尾炎!

    人有旦夕祸福,晏锥平时身体好好的,可这阑尾是每个人都可能面临的问题,他只不过是恰好在这时候犯了。

    可怜的晏锥,好好一顿饭吃着吃着就进了医院……这确实有点令人同情。

    晏锥需要立刻动手术,在他被推进手术室之后,麻醉之前,他看到一个熟悉的女人脸孔出现在视线上方,让他痛得几乎昏厥的意识稍有清醒……

    “你……你……洛琪珊,怎么是你主刀……我……要换医生……”晏锥痛得汗流浃背了,可还是艰难地说出这断续的音节。

    洛琪珊一脸淡定,像是没听到似的,只是摇晃着手中明亮的手术刀,笑得十分灿烂:“呵呵……晏总,以前我没告诉过你吗?女人是不可以轻易得罪的,何况我还是个医生呢。终于你也落在我手里……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晏锥最后的意识就只停留在洛琪珊的笑声中,随后便两眼一黑……不知是痛晕过去还是被她气得背过去的……这叫啥?冤家路窄啊!【9千字,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还能猛烈点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