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女人,你别动手动脚的!
    手术室里,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医生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正在聚精会神地做手术,虽然这里边的医护人员全都是清一色戴口罩,可这个女人的气质和目光却是显得那样的与众不同。

    清澈高远,冷静稳重却又有着几分轻松自在,那薄薄的闪着冷光的手术刀在她手里变得十分听话,而她在面对这样的场面连眼都不会眨一下,就跟在自家切菜似的……

    轻而易举,简单快捷,晏锥那发炎的阑尾就被洛琪珊给切除了。

    整个动作干净利落,对她来说不过是驾轻就熟的手术了……曾经梵狄也是在洛琪珊手中切除的阑尾,现在轮到晏锥。

    阑尾是小手术,但晏锥还要在医院住着观察三天才能出去。

    晏锥醒来后就望着天花板发了一阵呆,然后意识回笼,再撩起自己的衣服看一看……果真伤口还在呢,这不是梦,是真的他因为急性阑尾炎而住院了。

    晏锥想起了自己在晕过去之前看到了洛琪珊正拿着手术刀对着他,当时她得意的表情,让晏锥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女人,不能太得瑟……”晏锥心里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想到手术是洛琪珊做的,那也就是说,他浑身上下都被她看光了?

    一想到这,晏锥激灵灵打个寒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就阑尾犯了,怎么就犯在她手上了呢?

    晏锥心情不美丽,靠在枕头上软绵绵的……对于因手术而被洛琪珊看光的事情,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

    “该死的女人……外科医生多数都是男人,我怎么会这么倒霉遇到一个女的外科医生?”晏锥暗暗咬牙,有点愤然。

    如果是跟洛琪珊从未认识,晏锥或许没这么强烈的心理反应,可就是因为两人之前认识,并且还有过某些特殊的交集,所以,现在晏锥都觉得不想再见到洛琪珊了……最好别见,否则,那也太……丢人了。

    想法是好,可人家洛琪珊不一定答应呢。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一位年轻美貌的护士推车进来,后边跟着的就是晏锥最不想见到的人……洛琪珊。

    晏锥原本苍白的脸色瞬间变成酱紫,沉沉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白大褂带着挑衅笑意的女人。

    洛琪珊是来例行检查的,看看晏锥有没有出现术后并发症。她穿着医生袍的样子其实很美,优雅干练,但她闪亮的目光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让人不由得感叹,年轻真好。

    可晏锥没心情欣赏啊,他只感到耳根有点发烫,尤其是在洛琪珊这么“专注”的眼神里,他有种被透视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洛琪珊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一只手蓦地伸进了晏锥的被单……

    “你干什么!”晏锥冷漠的语气里带着愠怒,一把就抓住了洛琪珊的手。

    洛琪珊双眉一皱:“你这是什么眼神?好像你是良家妇女我是恶霸要*你?我是医生,负责检查你的术后恢复情况,你别跟个刺猬似的,放手,乖乖让我检查。”

    听到这“乖乖”二字,晏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脸色更黑了,但他也没办法,术后伤口还在疼着,医生来检查是应该的。

    不甘心地放开了洛琪珊,晏锥戒备的眼神还没松懈,紧紧盯着她,瞧这女人要做什么。

    阑尾的伤口所为位置有些敏感,洛琪珊却还故意将晏锥的裤腰往下扒一点,看着他紧张得浑身僵硬,那样子像是遇到了洪水猛兽一般,洛琪珊忽然感觉心情大好……这男人多高傲啊,原来他对女人的接近如此敏感。

    “喂,你的手别乱碰,别动手动脚的!”晏锥羞愤地低吼,伸手将洛琪珊的手挡开。

    洛琪珊看着晏锥红红的耳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地说:“晏董,你怎么……脸红了?我有这么恐怖吗?你至于吓成这样?”

    晏锥嗤笑,毫不客气地说:“你这是在检查吗?你分明就是趁机占便宜揩油!拿开你的手!”

    晏锥确实不至于被吓到,而是他反感被女人这样触碰着,并且还是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这男人对自己的身体有种强烈的保护意识。

    洛琪珊扁扁嘴,一点都没有脸红的意思……身为女外科医生,并且还是那种特别优秀的,从国外权威机构毕业归来的她,晏锥这几句话还不能让她脸热。

    “大男人,干嘛这么小气?我给你检查,这是对你负责任,你不想吃苦头就配合点!”洛琪珊不咸不淡地说着,顺带飘来一个略带警告的目光。

    晏锥一愣……这就是所谓的虎落平原被犬欺么?他现在是病人,她是医生,似乎,不配合的话,吃亏的还是他。

    洛琪珊只是想逗逗晏锥而已,并非真的想揩油,不过,当她再一次地看到晏锥这健美的身板时,也不由自主地赞叹:“哎呀……这腰,好精壮,这皮肤,啧啧,比女人还光滑……这小腹,结实平坦……这……”

    晏锥实在受不了被洛琪珊这么“调.戏”,愤愤地说:“够了!你再这样犯花痴,大不了我立刻转院!”

    花痴?

    洛琪珊抬眸看着晏锥,发现这男人还真不是说笑的,他是认真的。

    “我花痴?你没搞错吧?我花痴?”洛琪珊不服气地梗着脖子:“不过就是你的身体健美一些罢了,欣赏欣赏而已,你还真以为我会为你着迷?别臭美了,就算我要犯花痴也不会对着你犯。”

    像洛琪珊这样坦言欣赏他健美的身体,这还是晏锥第一次遇到女人如此大胆地对他说。他是该感觉荣幸还是嫌恶呢?

    “呵呵……那真是多谢洛医生了,麻烦拿开你的手,检查完了就出去,我要休息。”晏锥面无表情,不假辞色。

    洛琪珊是女医生,还是个公认的美女医生,可晏锥就像是根本看不到她的美,还急着催她走,不得不说,他难道眼睛有毛病?住院多无聊啊,能有个美女医生经常来探望,不是件美事么?

    洛琪珊嫣然一笑,漫不经心地说:“你还害羞啊?呵呵……手术的时候,该看的我都看得差不多了……”

    “洛琪珊!”晏锥咬牙挤出她的名字,额头上青筋暴跳,瞬间有种想凑人的冲动。

    这个女人是故意惹怒他吧?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着晏锥那张柔美淡然的俊脸上露出这样强烈的愤怒,洛琪珊一下子很有成就感……成功刺激到他了。

    洛琪珊哼着小曲儿就出去了,显然她来此的目的达到,可晏锥就囧了……这女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动手术被看光的事,她随口就能说出来,那要是以后两人在其他场合遇到,她该不会以此来作为炫耀的资本吧?

    想到这,晏锥又是一阵头疼……

    在晏锥看来,自己阑尾手术遇到洛琪珊,那是件很不幸的事情,但晏锥的母亲沈蓉和爷爷晏鸿章却是另一种看法。

    这两位长辈一直都希望晏锥能早点结婚生子,心目中的人选就是洛琪珊了,可无奈两个孩子似乎真缺点缘份,总是走不到一块儿去,这也让两位长辈十分纠结。正好,这回晏锥急性阑尾炎,是洛琪珊为他动的手术,这也算是另一种特别的亲密接触吧?

    希望晏锥在住院的这几天里能跟洛琪珊亲近亲近就好了。

    然而,对外界来说,一直都误以为晏家和洛家联姻了,在人们眼里,洛琪珊和晏锥是夫妻。

    这个美丽的误会是双方家长一直极力维持的,似乎都不愿意向公众宣布真相,当中的用意自然是打着为家族的旗号实际上为了有一天晏锥和洛琪珊之间能成为事实。

    洛琪珊自从梵狄那件事之后,外界怎么传,她也不在乎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有的说她脚踏两船,有的说她行为不端,有的说她仗着家里有钱就玩弄男人感情……

    各种流言蜚语,洛琪珊懒得去理会,依旧照常过她的生活,只不过,她知道自己不会轻易对男人动心了。

    晏锥也很清楚,洛琪珊无论哪方面的条件都还不错,如果是两人在另一种场合另一种环境相遇,也说不定有火花发生,可晏锥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家里撮合,不想再像上一次婚姻那样被勉强。因此,家里越是要撮合他和洛琪珊,他潜意识里就越是会对这个女人产生抵触。

    在晏锥住院这几天里,前来探望的人不多,这还是因为晏家封锁了消息,只有少数至亲好友才知晓。

    这也算是晏锥长期以来对自己的一次放假,不用忙碌地工作,公司有人看着,他暂时还可以休养一下。

    晏季匀和水菡来得最多,梵狄和杜橙他们来过,兰芷芯也来过一次……她太忙了,能抽空来看望也算是有心的。

    晏锥在住院期间也每晚准时收听兰芷芯主持的节目,渐渐的竟也觉得电台其实挺不错,尤其是这档音乐节目是很适合在晚上聆听的。

    节目里播放的歌曲都有来由,主持人都会讲解歌曲是怎样诞生的,有过怎样的荣誉。听着优美的旋律进入梦乡,感觉很舒服。

    可每次在晚上十点钟开播的节目,主持人是很辛苦的,到家睡觉都是一点多了。

    但兰芷芯没有怨言,她喜欢这份工作,已经融入到工作中,习惯了这样的作息时间。

    她习惯,可有人也会抗议的……

    亚撒觉得兰芷芯总是这样熬夜的话,对身体不好,于是,这男人强烈要求节目要改变播出时间,提前到九点到十点半、这不仅是提前了,还少掉了半小时。

    其实这个播出时间的问题,兰芷芯也不是没考虑过,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建议没被采纳。现在亚撒又提出来了,说一定不会允许她长期这么下去,必须改变节目播出时间,否则这主持人就别做了。

    听似霸道,但却是亚撒对兰芷芯爱的表现。是真正的为她身体着想,才可能会这样的坚决。

    更改节目播出时间,这事儿可大可小,但归根到底是要台里领导批示才行。

    如今“今夜星辰”的听众有明显增多,这是一个好现象,可要说到改时间,台里迟迟不同意。

    兰芷芯现在做主持也就是因为兴趣,她开的那个女人俱乐部生意红火,根本不愁没钱赚,可为了那些喜爱她的听众们,她还是会继续主持下去。

    卢洁莹这女人还真能缠,赖在这儿就不走,现在她的主持工作也没有超越兰芷芯,只是台长为了平衡听众的意见,又加上考虑到不得罪广告大客户,只能让卢洁莹和兰芷芯一起主持……但不是节目的全部,只是中间一个环节会有卢洁莹出现。

    卢洁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为了什么,明知道在这方面自己很难超过兰芷芯了,可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干嘛?

    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来,兴许就是一股可悲的执念在作祟而已。她不甘心处处地方不如兰芷芯,不甘心被比下去……

    这天晚上,在节目开播之前,台长竟然来了,不过也只是在播音室转一圈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很稀奇。台长平时这时候早该在家休息睡觉的,可今天却破天荒的来台里?

    卢洁莹问台长,台长也不说是什么事,显得神神秘秘的,这就更加勾起了卢洁莹的好奇。

    她仗着自己跟台长有那层关系,大着胆子去了台长的办公室,她想看看这老男人到底搞什么呢?有什么事瞒着她吗?

    台长此刻在办公室里接待一位贵宾,一脸亲切和蔼慈善的表情,一点看不出这是只老歼巨猾的狐狸。

    台长习惯性地摸着自己下巴上那颗痣,眼底掠过一丝算计:“你也知道,这更改节目时间,关系到台里其他节目的分配问题,也不是只有今夜星辰这一个电台组,这一改,恐怕其他组的也跟着起哄……”

    坐在台长对面的男人一直保持着淡然的表情不变,修长的腿交叠,坐姿优雅而又带一丝痞气,尤其是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好像一面镜子能将你的内心世界映照出来,无所遁形。

    只有亚撒才能将东西方人的特点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即使坐着什么都不做,他也会是一幅绝世的名画。

    “台长,事在人为,规矩是人定的,当然也可以由人来改。实话说了吧,我不希望我老婆因为长期熬夜而拖垮身体,我们不缺钱,她当主持也就图个自己爱好,否则她就算只经营女人俱乐部,已经足够了。可你们节目是因为她,才有了起死回生的局面,不然早就关闭了不是吗?总之一句话,条件你可以提,但我的条件就是,你们要么就改节目时间,要么就我老婆辞职。”亚撒独特的口音说出来的中文,低沉浑厚,却又有着一股隐隐的威严,这是上位者才能具有的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气势。

    台长微微一愕,心头颤了颤,不由得暗暗冷笑:口气真大啊!

    可嘴上还是保持着惯有的温和,笑着说:“现在听众们都已经习惯兰芷芯主持了,如果她辞职,那这节目可怎么办啊?这样吧,你就说说你能为我们台做点什么?如果可行,我会考虑的。”

    这老狐狸,又将问题抛给了亚撒。并且从他的话里可以看出,实际上他对卢洁莹的主持水平心知肚明,如果兰芷芯离开,卢洁莹根本撑不住节目。

    换做以前,台长也不重视,但现在今夜星辰在电台节目中又红了起来,他必须要另眼相看了。

    亚撒暗骂一声老狐狸,嘴角勾着倨傲的笑,缓缓地说:“我代表恒悦集团,可以跟你们再签一年的广告合约。除此之外,我看你这广电大楼里有些办公室也陈旧了,恒悦可以免费给你们翻新再装修一次。”

    听到这里,台长终于不淡定了,眼光倏地亮了……心里此刻只有三个字:“财神爷”!

    没错,又一位财神爷来了!

    要知道,随意几处办公室重新装修那笔费用都很可观的,台里迟迟不肯做这个事,就是舍不得花钱,但其实还是巴不得能有更好的地方办公呢。

    这可不是一般几十万能搞定的,大大小小这些陈旧的办公室加起来那装修费该是多少?台长想想就感觉今晚的月亮真是太美了!

    什么叫财大气粗,亚撒这就是典型。为了不让兰芷芯熬夜,但又不忍心她失去自己喜欢的工作,他只能用钱来砸,这不,把台长砸晕就好办事了。

    事情就这样简单地解决了,台长送亚撒出来时还点头哈腰称兄道弟的,俨然一幅很熟的样子。

    站在这门口的女人惊讶地看着台长和亚撒走出来,她在外边偷听很久了。

    “卢洁莹,你怎么在这里?”台长不悦地质问。

    可卢洁莹没看他,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亚撒身上了,人的魂儿都像是飞走一般,呆呆地望着亚撒……【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