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原来亚撒有孩子了?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与亚撒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重逢,可卢洁莹怎么都想不到,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

    来不及做出想要的表情,她只有惊愕地望着亚撒,还有那浓浓的说不出的心痛。

    “你……你……”卢洁莹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千头万绪涌上来堵住了喉咙。

    亚撒只是微微一诧异就恢复常态,淡淡地说:“好久不见。”

    冷淡,疏离,还有陌生感。这就是卢洁莹从亚撒这一句“好久不见”中读出来的含义。

    台长见自己被冷落了,有点不悦,更多的是好奇:“怎么你们居然认识?”

    认识?岂止是认识!

    卢洁莹的眼里只有亚撒,颤动着嘴唇说:“我们……可以单独聊聊吗?”

    亚撒现在对卢洁莹已经没有感觉了,就像是见到一个普通的熟人一般,既然如此,有什么不可以聊的?

    “OK。”

    台长就纳闷儿了,这是故人叙旧吗?没他的份儿。

    台长有点嫉妒地看了看亚撒,又用警告的目光瞪了一眼卢洁莹,至于两人要去哪里谈,他就管不着了。

    这栋大楼的顶层有一个尖塔,上边空空的,没有桌子和椅子,但很适合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这里眺望城市的夜景,透过封闭式的玻璃,能看到许多本市的标志建筑,

    这是晚上,很清静,浪漫,适合聊天。

    只不过此刻的气氛有些僵硬,卢洁莹好半晌都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一脸沉郁地望着玻璃外的夜景,闪烁的霓虹,梦幻的灯影,编织成一幅缤纷的画卷,只是她却没有欣赏的心思。

    卢洁莹想来想去,满脑子都是先前偷听到的那些话,让她疯狂的嫉妒。

    “你跟兰芷芯已经结婚了吗?刚才你在台长面前还说她是你老婆。”卢洁莹红红的双眼盯着亚撒,手已经攥得很紧了。

    亚撒闻言,眉头皱起,很干脆地说:“我和她,下个月就要登记结婚,现在她手上戴的那枚戒指就是我的承诺,对我来说,她早就已经是我老婆了。”

    亚撒没有隐瞒,因为觉得不需要隐瞒。

    这答案,对卢洁莹来说又是一种打击,可这也是她自找的。

    “呵呵……恭喜你,终于舍得结婚了。”卢洁莹这话可一点听不出是恭喜,酸溜溜的,带刺。

    亚撒能看穿几分卢洁莹的心事,可他能做的不是安慰,而是实事求是地告诉她,这样才能让她清醒地认识。

    “遇到我爱的女人,想要共度一生,我当然会想结婚的。卢洁莹,你以前欺骗我,这件事,我已经不计较了,过去就算了吧,也希望你能早日从泥沼中走出来,别再这么继续糟.蹋自己了。”亚撒说得很诚恳,但卢洁莹能不能听进去就不知道了。

    卢洁莹怔怔地站着不再说话,兴许是有种无力感,兴许是无地自容,兴许是愤怒或是后悔……

    亚撒看看时间,冲着卢洁莹挥挥手,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今天是特意来台里的,一是为了跟台长谈判,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接兰芷芯回家。

    前几次他都是12点准时来接,今天来得早些,节目马上要开播了。

    但今晚的节目中,原本有卢洁莹参加主持的环节,她却没有出现,不过兰芷芯一个人也是完全没问题的,还更得心应手。只是她不知道卢洁莹怎么了,刚才还在的,后来给陶老师发个短信说今晚的节目她不主持了。

    这是亚撒第一次亲眼看着兰芷芯主持节目,站在播音室外边从透明的玻璃窗能看到里边一举一动。

    亚撒在静静地欣赏着兰芷芯主持时的样子,他的嘴角一直都是微微上扬着的,眼底还有着一抹骄傲和自豪的神色。

    兰芷芯在里边时不时也望一望,与亚撒之间眼神的交流很有默契,带着彼此才知道的温暖和喜悦。

    节目结束之后,兰芷芯和亚撒相拥着走出这大楼,路边已经有车在候着了。

    女人娇小纤细的身子跟男人的高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又是如此的般配,绝佳的气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在心底为这对情侣赞叹。

    那辆黑色的豪车忽然开了,蹦出来一个洋娃娃般可爱的小女孩儿,手里还拿着一朵花,纷嫩的小脸上绽放出纯净的笑容,比这夜空的光华还要灿烂。

    亚撒轻轻一抱就将这小天使抱在了怀里,然后小女孩将手中的一朵鲜花献给了兰芷芯。

    这一幕,让躲在角落的卢洁莹惊呆了……亚撒怀里的小女孩是谁?隐隐约约,卢洁莹仿佛听到小女孩在叫“爸爸妈妈”。

    犹如一道雷电劈过,卢洁莹呆若木鸡……那小女孩,竟然是……是亚撒和兰芷芯的孩子?

    太震撼,太不可思议了!卢洁莹在震惊的同时,心也彻底碎成灰烬。

    还有什么可奢望的?原来亚撒和兰芷芯有小孩,一家三口看起来那么幸福,谁能去拆撒?

    只一想就能猜到,小女孩一定是六年前的那*留下的结晶。

    卢洁莹突然觉得自己真蠢,原来早在六年前她就注定是个输家了。兰芷芯和亚撒才是命中注定的那一对,不管她多么不愿意承认,事实就是这么残忍。

    卢洁莹远远地望着亚撒和兰芷芯离去,站在原地久久没动,她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失去了目标……不想跟兰芷芯再争下去了,这电台的主持工作,她明天就辞掉。

    不再看到兰芷芯,不再见到任何与亚撒有关联的人,或许她才能走出那一段迷雾沼泽。

    车子里,亚撒和兰芷芯正逗着嫣嫣呢,这小不点儿今天精神好,刚被陈志刚从水菡家接出来,却还没有睡意,坐在爸爸妈妈中间,嘟着小嘴儿瞅着亚撒:“人家小柠檬说,干爹会跳骑马舞,可你不会跳……”

    亚撒嘴角抽了抽:“你这是啥意思?嫌弃老爸?”

    “哼哼……小柠檬说,干爹跳骑马舞可好玩儿了。”嫣嫣小声嘟哝,那晶亮的蓝眸子里分明写着她的期待。

    兰芷芯憋着笑,且看亚撒怎么回答了,她是知道嫣嫣现在在想什么。

    亚撒感觉被这母女俩盯得心头发毛,最终不确定地问:“你们……你们不会这么残忍吧?先说好,我可不干,坚决不干!”

    亚撒这是领悟出来了,这母女俩的眼神就是在说:你也去学骑马舞吧。

    但兰芷芯和嫣嫣还是用一种十分真诚而又充满希冀的目光专注地看着他……亚撒感觉压力山大呀。

    坐在前边开车的陈志刚可是憋坏了,想笑不敢笑,脸都憋红了……亚撒可是亲王,还是前任国王呢,现在却要沦落到学跳舞来逗孩子开心么?这说出去都没人信,要不是亲眼看到听到,陈志刚也不信。

    可事实就是……

    亚撒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还是被融化了,不得不苦着脸答应下来,可心里还在腹诽呢……晏少你跳啥不好,偏要跳骑马舞?跳交际舞我就会,骑马舞……只能现学!

    不管怎样还是嫣嫣胜利了,小不点儿高兴地缩在妈妈怀里,得意地看着亚撒,嘴里还哼哼着儿歌,心情大好的样子,而兰芷芯就温柔地抱着嫣嫣,满足而安静的表情,恬淡,祥和……这气氛也能感染亚撒,让他的心变得更加安宁,坚定。

    眼前这母女的笑容,不就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的目标吗?能让她们永远这样美美的笑着,是他身为男人的责任,也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

    心有所感,亚撒靠近了兰芷芯,顺手将她和孩子都搂在怀里,柔和的目光饱含着似水温柔:“下个月就登记结婚了,你蜜月假期,台里批准了吗?”

    “嗯,准了。”

    “那就好……不过因为工作关系,所以蜜月的时间也有限,不然我们可以多玩几个地方的,现在却只有几天的时间。”亚撒有点无奈地叹息,很是不甘心啊。

    兰芷芯听出亚撒的委屈了,不由得心里一软,脸颊在他下巴蹭了蹭,柔声说:“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出去旅游,等台里再招一个男主持,我就有空余时间了。”

    “嗯,这还差不多……还有,拍婚纱照,下星期周六。”

    “知道了,你说了三遍了……”

    “……”

    亚撒轻轻捏一捏嫣嫣的小脸蛋,笑米米地说:“宝贝儿,想不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照相啊?”

    嫣嫣可是一秒都没犹豫,响亮地回答:“想!”

    “过几天我们就去拍……我和你.妈妈的婚纱照,我们的全家福。”

    兰芷芯心里涌起一股幸福的喜悦,这一天,终于是到了,她也要穿着婚纱跟心爱的男人留下宝贵的纪念,最难得的是,嫣嫣参与了这个过程。

    梦想过有一天要当个美美的新娘,现在,这个梦变成现实了,这滋味比梦还要甜……兰芷芯缓缓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穿着婚纱和亚撒穿礼服,中间嫣嫣穿着公主裙,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画面,可以想象到时候最抢镜的或许不是新娘新郎,而是嫣嫣小肉墩儿……【今天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