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今晚,可别怪我!
    见过倒霉的,可没见过像眼前这男人这样极度倒霉的……船上的两个男子也惊呆了,看着晏锥因为想救洛琪珊却反被拖下水,在水里死命挣扎而洛琪珊因为太惊吓,只能抱着晏锥的脖子喊救命,却不知道她这么做等于是加重的晏锥的负担,同时也让自己嘴里呛到水。

    晏锥会游泳,所以他不会这么惊慌,可洛琪珊拽着他脖子啊……

    “该死的女人,放手!”晏锥愠怒地低吼,两只脚还在不停地划动,另外他的两只手也护着洛琪珊,她才不会往更深的地方沉下去。

    “不放……我不会游泳啊,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洛琪珊抖得厉害,全身跟冰棍儿似的,神志都不太清醒了。

    晏锥一边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托住洛琪珊,一边还要向亭子的位置游动,嘴里却是狠狠地说:“谁说会死?有我在,怎么可能死?亭子这么近,你想死都难!”

    晏锥气归气,但这是一条命,他不可能真的丢下她不管,死拖硬拽着将她往亭子边靠去。还好,落水的地方本来就在亭子面前,晏锥很快就到了。

    洛琪珊惊魂未定,这才知道,晏锥原来叫她放手不是要丢弃她,而是想让她别用力拽他脖子,那样他太费劲了。

    直到此刻,船上那两个员工才有了动作,先前洛琪珊在喊救命时,他们是没有跳下去的……这水库里的水太深并且很冷,这是秋天,跳进水里那该有多难受?

    这俩男人也不是什么热血青年,既然看到晏锥会水,洛琪珊死不了,那也就不会跳下去了,现在两人游到亭子边上,他们才开始动手将晏锥和洛琪珊拉上来。

    一场虚惊,有惊无险,幸好洛琪珊安然无恙,晏锥也没事,只是两人浑身湿透,太冷了……

    洛琪珊心里一股一股火苗在冒,瑟瑟发抖的身子缩成一团,怒视着那两位员工:“你们……你们竟然只知道在船上看着,你们还是不是男人啊?万一他也不会游泳怎么办?难道你们就看着我和他沉下去吗?”

    那两个男人互相望了一眼,尴尬地笑笑,也没多说什么,指指度假村住宿的方向:“你们还是快回去洗澡换衣服吧,不然要感冒了,这里可没医生。”

    岔开话题,这是解决尴尬的最佳办法。

    洛琪珊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责备了,仔细想想,人心不古,别人救不救,她责怪有何用?

    这时的晏锥已经站起来,收拾起他的东西,头也不回地往岸边走去。他也是浑身湿透,可此刻,在洛琪珊的视线中,晏锥的身影却莫名的清晰且高大起来。

    尽管不愿承认,但事实却是——他救了她。

    回想起刚才的惊险,她在一脚踩空时,晏锥就在那一霎间伸出了手,只不过因为他脚下的青苔滑了,他才会随她一起掉下水。算起来,是她连累了他,可他却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就这样走掉了?

    洛琪珊瑟缩着身子跟在后边,走在这条水上长廊上,望着晏锥的背影,她的心情难免有些复杂……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刚才发生的事,他完全可以责骂她,但他却不吭声,他的心胸真有那么大度吗?

    想不到让她一时产生好奇的男人竟会是晏锥,所以在她下船时,看到晏锥才会那么震惊,以至于没看脚下,才会踩空了……

    原来跟她一样喜欢听《天之痕》曲子的人,是晏锥。在只看到背影时,她的心分明微微颤动了一下,再后来,被他救了,她在最恐惧的时刻却听到他说:“有我在,你怎么可能会死!”

    那怒吼,现在想起来竟感觉格外的可爱,也是当时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不知为何听到他这么说之后,她就坚定地相信自己会没事的。

    兴许,晏锥这个人就是会给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吧?

    站在莲蓬头下,洛琪珊任由温热的水冲洗着身体,脑子里却还在回想着那一幕,心底的悸动和震撼,久久没有散去。

    仿佛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逐渐发酵。洛琪珊不禁又在记忆里搜索自己与晏锥之间发生的种种,思路无比清晰,越想越是觉得……好像跟这个男人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缘份?

    前一次在晏少的店铺开业典礼时,她也遇到晏锥了,当时她很狼狈,裙子被勾破,是晏锥为她拿了一条新裙子……后来又一次在梵狄的婚礼上,她被一个女人奚落讽刺,是晏锥及时出现帮她解围的。本来对他有点点好感的,结果都被他的冷嘲热讽给打压下去了,所以,她才会在他动手术住院时故意在他面前得瑟一下……

    洛琪珊自己都忍不住发笑,她和晏锥之间的接触还真是每次都很特别,想忘记都难。

    这个男人总给她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她看不透他的眼神,更揣测不到他的内心,可今天发生的事,让洛琪珊对晏锥的兴趣勾了起来,突然有点想知道他有怎样的过去,像他那样的男人,有过怎样的情史?他又是怎样坐到今天董事长的位置?

    才不过三十出头就已经大有作为了,可他居然还是单身?这人,还真有值得她去挖掘的地方呢。

    洛琪珊不知不觉在开始脑补了,晏锥的身影在她脑海里正在被放大……放大……

    而她不知道晏锥之所以在起来之后一言不发地走人,不是因为他真的不生气,而是因为……他觉得,女人还是远离为好。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将他拖下水的,这不是天生八字不和么?

    回到度假村住处,洛琪珊这才在前台拿了房卡。原本那张房卡放在包包里,落水的时候跟着也掉了。

    洛琪珊现在只想立刻泡在热水里,浑身抖得厉害,也没去留神服务员在给房卡时那种异常的神情,拿了就匆匆闪人。

    服务员也关心地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忙,见她全身湿透,有些紧张。但洛琪珊此刻只需要热水,回到房间就有了。

    哆哆嗦嗦走上楼,洛琪珊在打开房间门那一刻,重重地打个喷嚏,关上门,直接冲向浴室……

    可就在她的手摸到浴室的门柄时,门却从里边倏地开了,一个刚出浴的男人惊悚地望着突然出现的洛琪珊,仿佛看到了怪物一样。

    一秒钟极致的静默,随即便响起男人的怒吼女人的惊呼……

    晏锥瞬间用手里的浴巾遮住了那要命的某处,可他仍然是怒不可遏……刚才洛琪珊一定全都看到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晏锥,你怎么在我房间?”洛琪珊惊诧,故作镇定的她死死盯着晏锥,可她眼底还是有一丝慌乱……刚才她看到什么了?居然看到了刚洗澡出来的晏锥?

    洛琪珊在问出这句话之后人就在出神,那是因为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前几秒钟看见的那一幕足以令人喷血的劲爆画面……说实话,以洛琪珊作为医生的角度来看,晏锥的体型,还挺标准的。

    晏锥此刻脸色都成酱紫了,额头上青筋暴跳,浴巾依然裹住腰腹以下的关键部位,见洛琪珊这出神的表情,不用问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晏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视着洛琪珊:“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还有,我警告你,不准脑补你刚才看到的,你最好立刻停止臆想!”

    晏锥的愤怒,将洛琪珊的注意力拉回来……瞧他一脸愤愤不平,像是被欺负了的良家,第一次见晏锥这么窘迫的样子,洛琪珊忽然觉得好像没那么冷了。

    “这是我的房间,房卡在这里!”洛琪珊亮出自己的房卡,以表示自己没走错。

    晏锥也指着门背后插房卡的地方:“你自己看,2011,我也没走错,这就是我的房间!”

    “我也是2011!这是我的房间!柜子里还有我的包!”洛琪珊不甘示弱地冲晏锥说,手指着电视柜。

    晏锥不信,冲过去打开电视柜一看……果然,里边有个黑色的旅行包,不是他的。他的东西都放在衣柜里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房间会变成她的?搞什么?

    洛琪珊实在受不了身上的寒气了,从水里出来一直走到这里,她已经冷得快撑不住了,她自己就是医生,深知现在必须立刻用热水洗澡,否则她一定会感冒。

    “阿嚏——!”洛琪珊又打个喷嚏,急忙往浴室走……

    “先不管了,我要洗澡,好冷!”洛琪珊迅速地抓起电视柜下边的黑包包,在晏锥来不及阻止时,冲进了浴室。

    “你……”晏锥望着已经关上的浴室门,感觉一股子火苗直往脑上窜。

    这是典型的鹊巢鸠占?他才是房间的主人啊!

    自己的领地闯进了外人,心里怎么会舒坦得了,再加上先前刚出浴室时被她看光……晏锥只觉得一阵头疼,这个女人,动手术被他看了也就罢了,毕竟那是他急性阑尾炎,没办法的事,可今天又算什么?

    所以说,这个女人一定跟他八字不合,是专门来克他的。

    晏锥一边穿衣服还一边不停地往浴室的方向瞧,戒备之心很强了。

    晏锥感觉自己对洛琪珊已经有了阴影……连续两次被同一个女人看光,他能不心塞么?

    最让晏锥气愤的是,他打电话去总台询问,结果工作人员也是含糊其辞的回答说房间的安排就是这样,没有错。

    没错才怪!晏锥不听信这些解释,问另外还有没有房间,但是被告知,整个度假村都满了,因为刚刚好只够这次前来开会的人住。

    晏锥总觉得这不是巧合,怎么可能偏偏洛琪珊会跟他一个房间?并且,那不是标间双人chuang,而是一张大chuang房!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的晏锥,立刻把助理程瑞叫来,可也没问出个结果,程瑞订房间的时候就是将整个度假村包下,算好了人数的,但现在却出现这种事,程瑞也挺委屈的。

    晏锥纳闷儿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出错了?

    最棘手的问题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怎么办?

    晏锥冷着脸瞪着程瑞:“晚上我跟你挤一个房间。”

    程瑞苦着脸很憋屈地说:“对不起,老板……是您说允许我带家属来的,所以我就,把我老婆也带来了……”

    “……”

    晏锥顿时苦闷了,自己真说过这话?

    程瑞灰溜溜的走了,晏锥还黑着脸坐在椅子上,洛琪珊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一张阴沉到极点的脸。

    洛琪珊已经换好了一身干净舒爽的衣服,是休闲装,浅橘色的,穿在她身上很衬肤色,加上又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露味道,更是有种似有似无的诱.惑。

    洗完澡,洛琪珊整个人都清醒多了,一边用浴巾擦头发,一边欣赏着晏锥的黑脸,可想而知他此刻是多么的窝火。

    “我觉得……”洛琪珊在他身边的椅子坐下,露出思索的神情:“这事应该不是巧合,会不会有人故意的?”

    晏锥冷冷地横了她一眼,虽然心里是想着要远离这个女人,遇上她没好事,但她说的这个话,他也有同感,随即将自己询问前台的结果告诉了她。

    洛琪珊绷着脸,素净白希的脸颊上,黑亮的眸子转了转,然后向晏锥摊开手:“手机,借用一下。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的手机掉水里了。”

    晏锥漠然将手机递过去,但见这女人已经恢复了镇定,不由得在心底还是有几分诧异……她到好,落水的时候吓成那样,现在就像个没事儿的人,心理素质不错嘛。

    洛琪珊确实是给父亲打电话,一接通,她便直截了当地问:“爸爸,您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跟晏锥一个房间?”

    电话那端的人显然也被问住了,一时间没了声音。

    晏锥听洛琪珊这说话,微微一惊,随即也竖起耳朵听。

    “珊珊,你怎么会用晏锥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呀?”洛凯旋这语气听起来分明是欣喜的成分居多。

    “爸,我今天掉水里了,是晏锥救了我,您现在别岔开话题,您回答我,我为什么会跟晏锥一个房间啊?是不是您安排的?”洛琪珊压抑着心头那一抹愠怒,虽然是自己的父亲,可这做法,暗地里的手段,她也不敢苟同。

    洛凯旋讪讪地笑着说:“哎呀,我女儿就是聪明,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只能承认了。不过,你也要体谅当父母的心情嘛,你跟晏锥,外人都以为你们是夫妻,这件事也是因为那天你临时拉他当新郎……哎,总之,你和晏锥就不能好好相处发展一下吗?晏老爷子也同意我这么做的,所以别以为只有你老爸我才是这心思,明白了吗?哦对了,你落水被晏锥救起来,你没事吧?”

    洛琪珊又惊又怒,果真是老爸的安排!最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晏老爷子也同意这么做?

    洛琪珊愤愤地说:“我没事,还活着呢!原来您叫我来参加这个会,目的就是这个?难怪您硬是要我来!”

    洛凯旋在电话里又安抚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知道洛琪珊现在和晏锥在一块儿,洛凯旋心里很踏实,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了。

    “晏锥,你刚才听到了吧,这房间的事,是我爸安排的。其实这度假村,也是我们洛家旗下酒店业之一,但对于安排房间的事,我事先是真的不知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告诉你了……还有,你爷爷是跟我爸爸串通好的,所以,现在你爷爷也应该知道我们在同一个房间了。”

    晏锥的脸色越发深沉了,比碳还黑,冷眼睥睨着洛琪珊,他不确定这女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真的事先不知情?

    “呵呵……我凭什么相信你事先不知情?谁又知道是不是你跟你家人联合起来的手段?因为从商业上讲,我们两家若真能联姻,似乎好处还真不少。若从私情来讲,我被你拉了去当临时新郎,那件事外界都知道,以为我们是夫妻,所以你也觉得干脆就假戏真做嫁给我,这样你比较有面子?”晏锥冷若冰霜的语气,话中带刺。

    洛琪珊的自尊心被伤到了,原本还想好好感谢一下晏锥,可那些话,此刻都被硬生生梗在了喉咙。她也有自己的骄傲,这样被晏锥毫不掩饰地讽刺,她心底无端涌起一股淡淡的疼痛,只几秒便消失,但却是真实存在过的。

    眼底闪过一丝倔犟,洛琪珊扁扁嘴:“随你怎么想了,我懒得再解释。”

    就这样,原本该是一番好言好语的感激,却演变成冷冰冰的气氛,洛琪珊毕竟也还是个女人,尽管她本人其实是不屑玩小手段的,可不代表她就没有一颗敏感的心。她因为梵狄的那件事,心里的伤痛还在,现在晏锥表现得就好像是生怕被她沾上似的,她感觉自己是真被这个男人嫌弃,再想想自己曾经在婚礼上被放鸽子,心里越发拔凉拔凉的……难道我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

    气氛陷入僵局时,晏锥的手机响了,是晏鸿章打来的。

    晏锥心情有些沉,接起来,果真听到爷爷说的话就跟洛琪珊的父亲说的大约一致。只不过晏老爷子更加强势些。

    “晏锥,这次去参加会议的各个公司代表,很多人都知道上次你跟洛琪珊在凯旋大酒店的婚宴,虽然当时不知道你怎么会心软帮助洛琪珊挽回面子,可事情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既然这样,你们就要承担起责任。外界以为晏洛两家联姻,暂时还不是澄清的时候,所以现在你如果不跟洛琪珊一个房间,必定会惹来更多闲言闲语,这对我们两家都没好处。”晏老爷子沧桑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喘,毕竟年纪大了,多说会儿话还略显吃力。

    晏锥心里那个憋闷啊,仿佛乌云盖顶,可他也不甘愿就这样与洛琪珊同处一室。

    “爷爷,我觉得可以利用这次开会,向外界澄清一下我跟洛琪珊其实不是夫妻……”

    “不行!”晏老爷子坚决地打断了晏锥:“我说过了,这种事,已经不是你们私下商量好就能解决的,这关系到两个家族和公司的声誉,怎么能儿戏?在我和洛凯旋还没想到合适的解决方法之前,你和洛琪珊都不可以擅自做主。就这样吧,晚上好好照顾洛琪珊,人家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你可不能怠慢。”

    晏锥无语了,爷爷已经挂电话,可最后那两句,让晏锥深深地感到不屑……洛琪珊,冰清玉洁?爷爷这什么意思?怎么扯到这块儿了?她是不是冰清玉洁,关他何事?

    被爷爷下了死命令,晏锥一肚子的火气憋着,就算他再怎么能忍,此刻也是心情糟糕。

    斜睨着洛琪珊那张无辜的脸,晏锥不确定她真的不知情吗?

    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了?

    “呵呵……洛琪珊,看来今晚我们只能挤一个房间了,既然你家里和我家里都在极力撮合,我们今晚就了他们一个心愿,一起睡……”晏锥岑冷的口吻变得更沉了:“但是,我睡chuang,你睡地板。还有,半夜不准爬到我chuang上来,不准对我有半点不规矩的行为。”

    洛琪珊怔怔地望着晏锥,白.皙如瓷的脸蛋上泛起了红晕……不是害羞,是给气的!

    岂有此理,她睡地板?有没有搞错!还叫她不准对他有不规矩的行为?说得好像她真是个花痴女?怎么他不是应该很有绅士风度地让她睡chuang吗?到底哪个他才是真实的一面?

    晏锥!

    洛琪珊愤懑地瞪着他:“你还是不是男人?有没有点绅士风度啊?叫我睡地板?”

    晏锥像是看不见洛琪珊有多生气,淡淡地说:“绅士风度?我不是没有,只不过,不是对谁都会用的。让你睡地板已经是仁慈了,别不知足。”

    洛琪珊真想在此刻摔门而去,但她骨子里的傲气不允许她这么做。就这样走了,等于是逃兵,因为会议都还没开始,洛家的人却缺席,这让外界怎么猜测?

    天生的骄傲和倔强,以及家族的荣誉感,让洛琪珊硬是忍下这口气,愤怒转为嗤笑:“好啊,不管怎样我们今晚是注定要一起睡了。不过你最好一晚上都睁着眼别睡着,否则,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一时色.心顿起,忍不住把你给吃干抹净了,哈哈哈……”

    洛琪珊这是故意要气晏锥的,果然就见他这张赏心悦目的俊脸在抽搐,洛琪珊心里笑得更欢了……这男人怎么这么好玩?好像还挺纯情似的,这么经不起女人说笑吗?

    洛琪珊不知道,晏锥还真是跟女人接触不多,除了之前的沈云姿和水菡,他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女朋友。邓嘉瑜是他前妻,可两人从未有过实质的关系,平时更是冷淡相处,所以,对于女人,晏锥并非外界想象的那样。

    “洛琪珊,你要是晚上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定会把你踹下去!”晏锥咬牙切齿地丢下这句话,再也不想在这儿待了,抓起手机,愤然离去。

    洛琪珊望着房门口,脸上的笑意渐渐冷却了下来,只有心底一丝凉意在浸透……是不是自己真的有那么差劲?为何晏锥对她没有半点动心的迹象?难道是因为她曾被男人在婚礼上放鸽子,所以晏锥嫌弃她吗?

    其实仔细想来,他这个人并不坏,几次帮了她,还救了她,可怎么两人总是不能好好相处呢?真是个呆头鹅,难道看不出来她是故意开玩笑的么?她怎么可能真的半夜起来对他怎样。

    心里无缘无故多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惆怅,洛琪珊还在想着自己今天在船上听到的那首歌……当时的情景,那美妙的意境,深深地印在脑子里,只是回忆那个男人的背影,就会觉得无限美好,可一想到是晏锥,想到晏锥对她的态度,她的心会有一点点微微的酸。

    洛琪珊不喜欢自己有这种低落的情绪,很快就会调整过来。收拾好自己之后,她就下楼去自由活动了,会议是在晚饭的时候开,下午的时间,大家都可以四处玩玩,打麻将的有,斗地主的有,水库边垂钓的也有。这里确实是个休闲好去处。

    度假村里时不时传来些欢声笑语,人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块儿玩,可洛琪珊对这些人真不熟,只记得有的是在电视或杂志上见过的,有的是在大凯旋见过,可大多数她都叫不出名字。只有几个长辈因为跟她父亲有来往,所以她见到也会打招呼。

    平时洛琪珊都不关心财经方面的消息,也不爱参加上流社会的交际圈子,但认识她的人不少,因为她是洛家的千金,就算有的人她不认识,别人也认识她。

    洛琪珊站在一处水池边看鱼,手里拿着一瓶饮料,优哉游哉的,她是刻意避开人群,懒理其他,只想独自享受清闲一刻。

    但她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个发光体,即使不化妆,不刻意打扮,她依旧是光彩照人的。

    有男人朝这边过来了,跟一位中年妇女一起。

    “琪珊!”女人挥手打招呼。

    洛琪珊一愕,礼貌地抬手示意:“林太太好!”

    她记得,这女人是某公司总裁的老婆,也是总经理,两口子经常在大凯旋吃饭。

    林阿姨身边有一位长相平平但浑身上下皆是名牌的年轻男人。

    走进了,林太太冲洛琪珊亲切地笑笑,介绍说:“琪珊,这位是蓝宇公司总裁的公子,蓝泽辉。刚从国外回来,你们年龄也相当,认识认识。”

    这位叫蓝泽辉的男人礼貌地伸出手,一双眼睛火辣辣的盯着洛琪珊。

    出于礼貌,洛琪珊平静地伸出手,与他轻轻一触就缩回去了。

    交际圈里就是这么简单,谁介绍谁认识,不稀奇,很常见,许多关系就是这么看似平淡的开始而建立起来的。

    这蓝泽辉早就留意到洛琪珊了,恰好林太太是相熟的,他表示自己很想结识洛琪珊,就这样搭上线。

    直到晚饭的时候,林太太都一直拉着洛琪珊一起,显得分外热情,而这个仰慕洛琪珊的男人当然也在了。

    吃饭就是开会,开会就是吃饭,两不误。

    在晏锥的掌控下,这顿饭的气氛还是不错的,和谐热闹,有的虽是竞争对手,可还互相举杯送盏,至少维持了表面的和平。有的也是小联盟,聚在一起就更欢腾了。

    晏锥早有准备,知道今天自己或许逃不过一醉,在吃饭之前便喝了一点口服液预防着。

    三张桌子容纳了六十个人,男的居多,女的偏少,像洛琪珊这样年轻漂亮的美人更是独有这一支,因此,她即使坐在角落里,也会显得引人注目。

    不少人都来向晏锥敬酒,交际场上的话免不了说些,但也有人眼尖地留意到晏锥的私人问题。

    这不,当大家吃吃喝喝正高兴时,一位前来敬酒的男人指着角落里的洛琪珊说:“晏董,那不是尊夫人吗?怎么她不跟你坐一块儿?”

    这话,听到的人不少,晏锥顿时有种被雷劈的感觉!该死的,就知道会有人这么问!

    晏锥冷眼扫过去,倏地眯起了黑眸……他看到一个男人正用手搭在洛琪珊的肩膀上,表情,用晏锥的话来说,那叫“猥琐”。

    现场顿时陷入一种奇怪的氛围中,许多人都在看着晏锥和洛琪珊……外界认为两家联姻,可现在是什么情况?晏锥居然允许自己的老婆当着众人的面,跟别的男人勾肩搭背?这还能忍?

    其实洛琪珊在蓝泽辉的手刚搭上她时,她就反感地想要闪开,可男人脸皮厚,手跟着不放,硬是搁在她肩膀,她这才抬手,很不给面子地挣脱开那只讨厌的大手,冷眼瞅了瞅男人,眼神里带着警告。

    但为时已晚,当洛琪珊发现现场不对劲时,她也愣住了……怎么回事?大家都盯着她做什么?

    众目睽睽,晏锥再不发话,那在别人眼中,他就会变成个窝囊废了。

    压下心头的火气,晏锥冲洛琪珊投来一个浅笑:“老婆,过来这边坐!”

    洛琪珊浑身一个激灵,但立刻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晏锥这是逼不得已,在这些人如此异样的目光中,他必须要假装成是她的老公才行,否则,晏家和洛家都会颜面无光。

    洛琪珊在这方面跟晏锥的配合是相当默契,立马站起来,笑盈盈地走到晏锥身边,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甜甜地喊了一声:“老公,你悠着点儿,可别和太醉,不然晚上可怎么办……”

    这娇声软语,尤其是最后那句,太惹人遐想了,在座都是过来人,立刻心领神会地笑了,那个敬酒的人也改口道:“晏董,既然尊夫人这么爱护你,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喝太多,这样吧,这杯酒,我敬你夫人!”

    这……洛琪珊愕然,但酒杯已经送到跟前了。

    洛琪珊对白酒简直是深恶痛绝,平时绝不喝白酒,闻到那味道都会反胃,此刻,她皱着眉头,迟迟没伸手去接。

    晏锥面不改色,可那只钳在洛琪珊腰上的大手却紧了又紧,下一秒,洛琪珊便已经接过酒杯,强忍着胃部的翻腾,一仰脖子喝了下去,但心里却在呐喊:“晏锥,都怪你!我最讨厌喝白酒了!晚上你可别怪我!”

    可怜的晏锥不知道,洛琪珊酒量其实挺好,但弱点是不能喝白酒,一沾白酒,她就控制不住,自己会做什么事也不知道……这一晚,只怕是晏锥难熬的*了。【9千字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