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暴力女很虐啊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病例都不是大家所熟知的,就比如洛琪珊这种心里疾病,她若是不说,谁会知道?尽管有几年在国外治疗的过程,可也没能根除,始终心理阴影没有完全去掉,她一受到白酒那种刺激,喝醉之后就身不由己了,并且第二天脑子里可能只剩下零散的片段,如果没人告知,她或许都想不起自己昨晚干了什么。

    此刻晏锥正在浴室里洗澡。爱干净的男人是不会让自己一身酒味睡觉的,哪怕下午洗过了,可还是要再洗一次才行。

    晏锥虽然也喝了些,可他只是微醺,算不上醉,意识还是比洛琪珊清醒。

    从浴室里出来,晏锥还是只裹着一条浴巾在腰间。他认为洛琪珊已经醉过去,下意识的就不会再防范了,所以只围浴巾就出来……

    洛琪珊睡在地上的身体一动不动,两眼紧闭,晏锥经过她身边时,更是连正眼都懒得去瞧。站在衣柜前边,准备穿上小内睡觉。

    然而,就在这时,蓦地,晏锥眼角的余光似乎瞄到旁边有点动静?晏锥倏然一转头,看向洛琪珊,却见她还是睡得像死猪般沉寂。

    “嗯……是我太敏感了,她哪里还会有动静,醉成这样,真是不自量力,谁让你喝那么多的,我不会护着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少喝点?”晏锥心里念叨了几句,只是,他也不由得皱眉,她喝得这么醉,这房间里的酒味怕是一时难以消散了。

    晏锥从衣柜拿出自己的小内,黑色的。这男人身材健美,常年健身,比例匀称,线条优美,确实是堪比顶级男模那般出色,再加上他这精致柔美如诗如画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就仿佛是一尊精美的艺术品。但他清澈明朗的眼神以及淡然如水的气质,使得他身上没有半点脂粉气,不妖艳,也不会显得娘。他就像……一幅出自名师的水彩画,行云流水,韵味悠长,自有一股风雅与斑斓。

    曾有女人说晏锥长得像某国外男星金范,但晏锥却连金范是谁都不知,因为他不看那种类型的电视剧。

    此时此刻,这样一具足以令女人喷血男子身躯曝露在空气中,灯光下散发着极致的诱.惑力……

    晏锥的手刚拿起自己的小内,便陡然间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还没来得及穿上,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却见洛琪珊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正笑米米地看着他。

    “该死的女人!”晏锥肺都气炸了!她什么时候醒的?

    晏锥在盛怒之下忙不迭地穿上小内,可是,就在他急于完成这个关键的动作时,洛琪珊却有了可趁之机!

    说时迟那时快,洛琪珊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很敏捷,一下子窜起来冲向晏锥,并将他重重一推!

    晏锥由于只顾穿小内了,失去防守,一个不小心竟然被洛琪珊得手,踉跄后退跌坐在椅子上!

    “可恶的男人!”洛琪珊抱怨地嚷着,直冲上来按住晏锥。

    这一刻,洛琪珊的力气大大超越了平常,连男人都难以与她抗衡,加上晏锥是被偷袭的,实在太倒霉了,被洛琪珊坐在他身上而他竟然无法挣脱。出自本能的自卫,两手伸出来企图将身上这沉重的躯体推开,然而他一时忘记了,她是女人啊!

    这可好,晏锥的两只手这么一伸,不偏不倚落在了她胸前……

    “嘶……”空气中响起了晏锥倒抽凉气的声音,这一秒,全世界都安静了。

    洛琪珊呆呆地低头望着男人放在她胸前某处的两只手,她赤红的眼神里露出一丝丝懵懂和迷茫,还有几分羞恼。

    而晏锥也呆住了……他发誓自己绝不是故意的!

    手中传来的异样触感,激起了他身为男人的某些自然反应,喉结一阵滚动,一丝心悸在掠过。

    晏锥是男人,并非神仙,他若是此刻能当作自己触到的是一马平川般冷静,那他一定是某方面有严重问题。可他是正常男人。因此,难免出现几秒钟的呆滞。

    就在这紧急的当口,在晏锥即将收回手之前那一秒,他的两只手腕上突然多出了一根领带!

    “你敢!”晏锥一声低吼,但已经太迟了,狂躁症发作的洛琪珊,纵然还不是重症患者,但暴力倾向已经足够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吃个大亏!

    力气和速度都是超越平常数倍,一举将晏锥的手腕捆绑!

    “嘻嘻嘻……咯咯……”洛琪珊开心地笑着,仿佛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可怜的晏锥,使出全身力气都无法脱离领带的禁锢。

    最让他抓狂的是,这领带……不是他晚上吃饭的时候佩戴在脖子上的吗?先前被他丢在沙发上……

    “洛琪珊,你是在找死吗?”晏锥彻底怒了,恨不得将这女人一脚踹开!

    可是,他踹不开……他居然被绑住了,领带的结牢牢抓在洛琪珊手里,她还在笑!

    “你疯了吗?放开我!”晏锥压抑着声音,尽管气得七窍生烟了,但他还能理智地控制着不惊动隔壁。

    洛琪珊亮晶晶的眼神变得很纯净,灿烂又无害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拽着领带在晏锥眼前晃悠:“我抓住你了,我要惩罚你,谁让你那么可恶……”

    晏锥胸口一股血气翻滚,双眼如刀般戳在洛琪珊身上:“我怎么可恶了?你忘记下午是谁救了你?现在跟我发什么酒疯?我警告你,不要玩火**!”

    “救了我?”洛琪珊一愣,乌溜溜的大眼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蹙着秀眉说:“下午你是救了我,我记得啊……我还记得你在亭子里放了一首歌……单机游戏天之痕的主题歌……唔……我好喜欢那个歌,我想上去亭子问问你,是在哪里下载的钢琴版。可是……可是我掉进水里了,好冷……”

    洛琪珊可怜巴巴的,像个无辜的孩子,哪里像是个暴力女?可这表情看下晏锥眼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股股火苗往脑门儿窜!要不是因为被洛琪珊压制住,他一定会将这个女人扔出去!

    “我救了你,你却这么对我?你……”晏锥忽然停住了,因为他发觉洛琪珊有点不对劲。

    终于是发觉了!

    她的眼神有些涣散,还带着一点迷茫,她说话的神态语气跟平时兼职判若两人。此刻她天真的样子很像个纯真的少女,但她的行为却是相当暴力,为什么会这样?

    晏锥心头一惊,脚底窜起一缕寒气。

    该不会真的神经错乱了?发酒疯也不至于这样吧?晏锥那个憋屈啊……洛琪珊一点都不胖,但这力气在喝酒之后怎么这样离谱?反应力更是惊人,居然将他绑了,这……太丢脸太无法接受了!

    晏锥强压下心头的暴怒,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观察着洛琪珊,狐疑地问:“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已经烂醉如泥,怎么会起来了?”

    洛琪珊扁扁嘴,像小孩子那般鼓着腮,哼哼地说:“我没有喝醉啊,我只是感觉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我记得……下午你说……我和我父亲串谋,哼,你冤枉我!我根本知道我爸爸会把我跟你安排在一个房间。我本来很感激你救了我,我想跟你说谢谢……想跟你成为朋友的,可是你却冤枉我。我最受不了就是被人冤枉。还有……在我和梵狄的婚宴上,他跑了,我找你临时充当我的新郎,可是你事后看见我在天台,以为我要自杀,你居然说让我改天再死,怕我当时死了会影响炎月的股价……呜呜,你太可恶的,你怎么可以枉顾一个人的性命呢?”

    洛琪珊愤懑地表情像极了一个正在向家长诉苦的孩子,连声音都显得比平时更稚嫩了。

    晏锥只觉得心跳在加速……原来洛琪珊是心里有怨气,才会在酒后对他发难。但她现在说的话是真的吗?她真没有跟洛凯旋串通一气?事先她真对房间的事情不知情?

    这么说,因为她受冤枉了,还因为以前他说过让她生气的话,现在就报复?

    晏锥的脸色越发阴沉了,就算她被冤枉了,就算有怨气,也不至于要绑着他吧?

    堂堂一个董事长,一个大男人,被女人绑了,这……这让他尊严何在?

    晏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柔和一点……因为他意识到,此刻的洛琪珊情绪已经变异,若他再惹恼她,形势会更加不利。他不能硬碰硬,只能假装服软……

    “洛琪珊,你听我说,其实都是误会……”晏锥还还没说完,洛琪珊已经将领带的一端绑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咦……这是什么?”

    在晏锥的震怒中,一声怒吼还没出口,洛琪珊却好像发现了新鲜的玩具,玉手往晏锥的身下一探,那里早已经因她的压制而蓄势待发了,洛琪珊感觉自己像握住了烙铁……【还有一章加更会比较晚,亲们可以明天来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