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火烧的夜晚
    晏锥几乎失声呼痛,但是却又有一种致命的刺激感传来,让他全身禁不住颤抖,冷汗直冒,可他还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忍了下来。

    实际上晏锥之前是还没来得及穿上小内就被偷袭了,而洛琪珊直接冲过去按住他,还坐在了他身上……他尽管极力压制却也挡不住本能的反应,刚刚她发现了“好玩的东西”,正是晏锥最宝贵的**。

    晏锥全身都僵硬了,脖子以下不敢动,生怕洛琪珊一个发狂会将他废掉,那他这辈子就别想再有后代了。而他的一张脸,全都憋成了酱紫色。

    “该死的女人……你,放开……”晏锥狠厉的眼神充满了戾气,前所未有的愤怒,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字,竟染上了阴森的气息。

    洛琪珊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只是低头盯着他某处,露出好奇与困惑,嘴里喃喃说:“这个……好奇怪……”

    洛琪珊是医生,对于人体,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对于此刻手中握住的,她并不陌生,但是……洛琪珊却没有过跟男人那个的经历,只因为,从小家教极度严格,加上她天生有种近乎偏执的狂傲,有一个会被很多人笑话的梦想——她要将自己的初次,交给心爱的老公。她心里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纯真的一面,再配上她的骄傲,以至于到现在都只有唯一一次交往的经历就是跟梵狄。也就是说,她还是冰清玉洁的身子。

    再者,喝了白酒之后的洛琪珊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做出平时她绝对不会做的事情,就好像是将禁锢在灵魂深处的东西释放了出来,对于任何新鲜的事物,她都可能想去探一探。这时候的洛琪珊只是一个随意抒发情绪的孩子,为所欲为。

    晏锥此刻是羞愤到了极点,今晚发生的事,是他一生的耻辱,最可恶的是,他现在更不能惹怒了洛琪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虽然还没结婚,可他却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子,他将来还要生儿育女的,可不能被眼前这个神经病女人给毁了!

    晏锥僵硬的脸部终于牵动了一下,尽量放柔了声音轻轻地说:“洛琪珊,你冷静点,你知道吗,你这样会伤到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恩将仇报,快把你的手拿开……那不是你该碰的东西。”

    晏锥的声音在不自觉的颤抖,心里在不停咒骂着洛琪珊,但他能保持着现在的镇定,已经算是相当难得了,若换成其他人,只怕是会吓得尖叫,更会触怒洛琪珊。

    果然,晏锥这么轻言细语的说话,洛琪珊的情绪暂时没有波动,但却还没放开,莹白的脸蛋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唔……这个我知道是什么了……”洛琪珊此刻意识混乱,她依旧记得很多事,记得自己是谁,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理智和清醒,她完全放松了,肆无忌惮,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危险,更不会计算对晏锥和对她自己的伤害。

    晏锥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洛琪珊手上的力道是比刚才小了些,可她不放手啊……晏锥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呢,这样是对他的折磨。即痛,可又有几分难以言喻的舒爽感传来。痛并快乐着,他要留意洛琪珊,还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来抵抗那种最原始的感觉。他不能让自己*在这个女人的手中,就算他许久未曾碰过女人,可也不会任由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不该有的念头。

    窘迫的晏锥强忍着想骂人的冲动,小心翼翼地跟洛琪珊周旋:“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是什么,那就该放手……放了我,有话我们慢慢说,不要这么粗暴,你是女人啊,你不是暴徒,你文明一点……”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心里晏锥已经将洛琪珊列入“极度危险人物”。

    洛琪珊迷茫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黑白分明的眸子转了转,光华流转,闪动着狡黠。

    “嘻嘻……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个……好好玩的。”洛琪珊说话有气无力,因为喝太多了,可她这样软绵绵的声音带着别样的娇媚,在此刻异常*的场景下,显得有些勾人。

    晏锥嘴角在抽搐:“这个……一点不好玩,你要玩的话,把我放了,我带你去外边玩,随你怎么玩。”

    晏锥从未这么憋屈过,真是虎落平阳啊,话说人都有疏忽的时候,这叫什么,一物降一物。

    可现在的洛琪珊,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来揣度,可惜晏锥不知道。

    “嘻嘻……不要玩别的,就玩这个,我看过电影,我知道怎么玩……”洛琪珊又露出天真的笑容,但看在晏锥眼中,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什么?你……你……竟然……”晏锥脸都要冲血了,红得发黑,洛琪珊这是想要做什么?

    接下来,洛琪珊在晏锥惊愕的目光中,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身上的障碍物去了。

    晏锥只觉得心脏处砰砰砰猛跳了几下……她要怎么玩?怎么玩也不用这样拼吧?

    洛琪珊妖娆的娇躯刺激着晏锥的视觉,让他有那么两秒的恍惚,但洛琪珊依旧将他压制得死死的,他感觉自己的腿都快要断了……因为喝了酒的她,好重。

    人类的本能趋势,洛琪珊现场为晏锥演绎了她所谓的玩是怎样的惊人。

    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啊,观摩过某电影大片呢。

    洛琪珊还在笑着,不知道自己在玩火,兴奋地看着晏锥……

    “你……不要乱来……洛琪珊,你敢强……你这是刑事罪,你知道吗?你真的疯了!”晏锥又惊又怒,不敢相信自己今晚要栽在洛琪珊手里,被一个女人用强……

    天啊,不……不可以!

    “洛琪珊,你滚开!”晏锥终于不再假意隐忍,爆发出一阵愤怒的低吼,但同时,洛琪珊也感觉到他很讨厌她这么做。

    他越是讨厌,她越要做,谁让他那么可恶的?

    她就像是在跟小伙伴玩游戏,不知凶险,大脑都快当机了……

    “你……”晏锥忽地全身一阵战栗,在他惊怒的目光中,洛琪珊笑嘻嘻地与他合二为一。

    轰!晏锥的大脑出现一瞬间的空白,而洛琪珊也因为陌生的痛意而皱起了眉头,似乎很不满,这怎么不太好玩?

    但酒精的作用太强大了,喝了一斤半白酒,能清醒才怪。即使疼痛也很快消失,她对于疼痛的感知迅速减退,剩下的就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奇异的刺激感。

    晏锥僵直的身子如遭雷击,有什么东西破了?那声音在他脑子里无限放大……她,居然完璧?可是,现在却已经不是了,在三秒之前还是的……这认知,击碎了他仅剩的一点理智也在顷刻间瓦解,没有怜惜,只有深深份愤怒!

    “这个玩火**的女人,发酒疯的女人,既然你要玩,我会让你后悔今晚对我所做的一切!”晏锥心里在狂吼。

    “唔……”洛琪珊苦着脸,两只手还抓着晏锥的肩膀,埋怨道:“不好玩啊……”

    “呵,现在知道不好玩了,洛琪珊,太迟了!你竟敢侮辱我,你会为此付出代价!”晏锥狠厉的声音里含着几分残忍和嗜血,眼神变得异常光亮,燃烧着熊熊火焰。

    下一秒,洛琪珊的身子开始剧烈摇晃……晏锥发狠了,既然自己阴沟里翻船,既然是她先侮辱他,可就别怪他无情!

    暴怒下的晏锥,犹如狂风过境,横扫一切,吞噬着眼前这刚刚盛开的花朵,一丝鲜血从流到她脚跟,她紧紧皱着眉,但却唤不起晏锥丝毫的同情了。

    一向脾气温和的晏锥,被洛琪珊激起了潜伏在血液里的狠劲,近乎疯狂地掠夺,阴沉地仿佛诅咒:“这都是你咎由自取,活该你痛!”

    然而,洛琪珊情况却不是像晏锥所想的那般痛苦,因为她喝多了,对疼痛的感知并不敏感,反而有了原始的某种奇异陌生的感觉,似乎身子变得热热的,不由自主地竟然从唇边溢出一声羞人的呢喃。

    晏锥想要用这样的粗暴的方式教训洛琪珊,可这样也等于在玩火,无法抑制的欢愉在侵蚀他的意志,他已经渐渐失控,原是想要惩罚这个女人,现在却变成自己受罪,身体里被唤起了汹涌的渴望……

    人心最难测,谁能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神差鬼使,完全脱离了预期和掌控。【一万字,大家中秋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