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怎么解决?结婚!
    轻轻的,房间门被晏锥关上了,而他也没有离开。他就那么静静地站着,望着眼前的一家三口,冷冽的眼神带着刺骨的寒意,嘴角的嘲弄与不屑,如同是在观看一出三岁小孩的戏码。

    他不会在这种时候走人,因为知道即使走了也于事无补,既然洛家的人来了,势必今天是要发生一些不愉快。

    洛凯旋拽着晏锥的那只手已经被他甩开,洛凯旋见晏锥没走,也不再拉着他,但这浑身的怒火却是不加掩饰地窜出来。

    “晏锥,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我女儿!珊珊还是干净身子,你怎么可以把她毁了?你……”洛凯旋激愤不已,说话都在抖,情绪太激动了。

    洛琪珊的母亲更是红了眼:“我家珊珊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一定是你趁她喝醉了就对她……对她……”

    “用强”二字,这女人说不出口,喉咙已经哽咽了。

    误会,天大的误会!

    但在晏锥眼中,洛家的人就是故意的,是一家三口串谋了这一出闹剧,目的?洛凯旋一直都巴望着他能当洛家真正的女婿!

    一阵一阵的骂声和斥责,密密麻麻将晏锥包围了,可他却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神越发寒冷,整个人的气势宛如一座冰雕。

    洛琪珊也在看着晏锥,她能读懂他这眼神的含义,只怕又是以为她和家人串通一气让他背黑锅?

    洛琪珊的心脏在不断收紧,堆积起满满苦涩的汁液……她也不知道为何父母会突然冲进来,她也震惊,可这些,她怎么跟晏锥解释?说破了嘴他都不会信的。

    好一会儿,晏锥终于是发出一丝低沉的嗤笑:“你们说够了吗?处心积虑的安排,演戏,你们真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什么?本来我是想着息事宁人,可既然你们要这么做,想要把黑锅扣在我头上,我也不会受冤枉,不如,报警,让警察来调查处理。”

    晏锥怎么可能任由自己被冤枉,昨晚的事,他还一肚子的憋屈气愤没处发,现在洛家还要想使诈?这么急着赶来,不是事先预谋的又是什么?

    其实这到是晏锥误会了,洛凯旋和夫人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知道昨晚洛琪珊喝白酒了,两口子不放心,怕出事,所以一大早就往这里赶,可没想到见到的却是房间地板上凌乱的衣衫,还有女儿一脸悲戚狼狈……当然在第一时间就认定是晏锥强了洛琪珊。

    “冤枉?你居然说冤枉你?”洛凯旋气得脸红脖子粗,怒不可遏,之前与晏锥之间的和平相处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女儿……分明就是你欺辱了她,还不承认?珊珊从小到大都很乖,在私生活方面从不放纵,唯一的男朋友只有梵狄可都没有发生过关系。珊珊洁身自好,可是你……你却侮辱了她,你简直不是人,你是……”

    “洛凯旋!”晏锥一声低吼,打断了洛凯旋,凛冽的眼神横过来:“你何必惺惺作态?昨天你们父女通电话,我当时也在,你们的对话我听得清楚,分明是你利用这青峰度假村是洛家的产业,安排我跟她一个房间,不就是为了发生这样的事吗?现在到好,装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不觉得恶心么?”

    洛凯旋一愣,随即更加愤怒“放屁!是我安排你们在一个房间,那是因为我一直以为你这个人还不错,是值得珊珊托付终身的男人,我和你爷爷一致认为该利用这次的机会让你们之间增进感情,希望能互相产生好感,所以才会把你们安排在一个房间,可没让你去欺负珊珊啊!我知道珊珊不会这么随便,而你爷爷也说你是个正人君子,说你一定不会趁机欺负珊珊,我们才会这样安排,但没想到,你……你竟然……”

    “什么正人君子,我们都看错你了!你……你是个下流无耻的混账!”洛琪珊的母亲含泪怒视着晏锥。

    “堂堂商会主席,炎月的董事长,晏家的继承人,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你却还这么理直气壮,半点愧疚之意都没有,还提着行李打算就这么溜了丢下珊珊一人在这里?枉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是珊珊的良人,我真是瞎了眼!”洛凯旋目眦欲裂,激愤到了极点,竟然举起了一只手臂冲着晏锥挥去。

    但这一巴掌是不可能打到晏锥的,他一抬手就稳稳钳住了洛凯旋,但他也因此而更加深了对这家人的厌恶愤恨。

    “你们都别说了!”洛琪珊嘶哑的声音在喊,饱含着痛苦,目光直视着晏锥,身子不断在颤抖,呼吸紊乱,赤红的双眸里噙着晶莹一片,有着几分凄美的决然:“不关晏锥的事,爸,妈妈……你们错怪他了。昨晚,是我喝醉了发酒疯,我用他的领带将他绑住,然后把他给……不是他欺负我,是我欺负了他,我喝醉了,当时根本不能自控,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爸妈,如果你们不想女儿羞愤死去,你们就别再责怪晏锥,让他走吧,昨晚的事,是我对不起他……”

    安静……令人窒息的寂静,只听见压抑的呼吸声。

    洛凯旋和老婆已经被洛琪珊这番话给彻底震住了,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晏锥面不改色,只是那双墨眸里快速闪过一丝丝诧异……万万想不到洛琪珊居然会这么说,这又是为何?难道真的错怪她了?这件事不是她跟她父母串通的?

    这些念头在晏锥心底稍纵即逝,很快就被抹杀掉,他暗暗冷笑,这恐怕是洛琪珊一时感觉太羞愧,所以才会临时改变主意吧,实际上这洛家人原本的计划就是要这样,只是洛琪珊见我也不是软柿子,怕事情闹大,怕我真的报警,所以才装出一副坦白的样子。呵呵……这女人的心机不是一般的深!

    看来,晏锥对洛琪珊的误解是越来越深了……

    洛凯旋走到洛琪珊身边,痛惜地看着女儿,哆嗦的嘴唇里迟迟没发出声音,心痛不已。

    “珊珊,这是真的吗?你说昨晚……是你……不……珊珊,你怎么可能那么做?你喝醉了顶多是摔点东西,不会对男人……”洛琪珊的母亲不肯相信,但女儿已经这么说了,她还能怎样?

    洛凯旋同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家女儿强了晏锥,而不是晏锥强了她?这么说,是他们错怪了晏锥?事实上,洛家才是理亏的一边?

    洛凯旋和老婆就算是意识到这一点,那抱歉的话也无法对晏锥说得出口。

    洛琪珊惨白的脸颊上一片凄凉,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掉落,倔犟地点头:“是……爸妈,你们没听错,我也没说错,是我……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不关晏锥的事。”

    洛琪珊感受到了心如刀割的滋味,当着父母和晏锥,承认这件事,需要多大的勇气?她本可以什么都不说的,只要她不说,晏锥就百口莫辩。但她做不到,她无法看着晏锥背黑锅。

    洛琪珊虽是富豪之女,但她并不嚣张骄横,她为人光明磊落,敢爱敢恨,她内心是光明而正义的,她无法允许自己看着有人受冤。

    所以,即使坦诚昨晚的事,会很伤自尊心,可她还是说了。她觉得如果自己不说出来,今后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只可惜,这一切,晏锥不知情,在他看来,就算洛琪珊交代了,洛凯旋夫妇不再骂他了,但这一家人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没了。

    但晏锥也并非一点触动都没有。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的经过,确实,开始是洛琪珊很粗暴,偷袭他,将他绑住,可后来她的初.次被破的时候,他如果什么都不做,结果又会怎样?他当时也是被气昏了头才会用那样激烈的方式报复她,但这又何尝不是她自找的?事情的起因本就是她强了他,至于后来……

    晏锥越想越觉得复杂,头疼,干脆不再想了。冷冷地看了洛家的人一眼,嗤笑着说:“没我的事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晏锥便转身再次将房门打开,而洛凯旋夫妇只能眼睁睁看他走了……

    但意外,总是层出不穷的。

    这一次,晏锥打开房门,却是脸色又变了……

    “爷爷?”

    眼前这头发花白身体清瘦的老人,可不正是晏鸿章么?

    晏鸿章在门口站了多久?最少几分钟了。

    此刻,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尽是凝重,饱经沧桑的双眸仿佛能洞穿一切。

    “进去。”晏鸿章苍老的声音里含着不容反驳的威严。

    爷爷来了,晏锥的心情沉重,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一向对爷爷很孝顺,尊重,现在又怎么走?

    看来,今天的事情远比他想象的复杂得多。

    “晏老爷子……”洛凯旋也想不到晏鸿章会来,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洛琪珊的手还攥着被子,苍白的下唇被她咬得快出血了,一颗心早就坠向谷底……今天还要多丢人啊?还嫌不够么?现在晏鸿章也来了,她又要再将昨晚的事情说一遍,这等于是又在伤口上撒一把盐!

    可是,错在她,一切的后果只有自己承担。

    晏鸿章虽然年逾80高龄,气势已不再是当年的强烈,但依旧有着一种不可冒犯的威严,轻轻往那一坐,淡淡的目光扫过洛家三人,神情无喜无悲,如古井不波,最后视线落在洛琪珊身上……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洛琪珊心头一颤,没等其他人开口,她已经简单地将昨晚的经过说了。又一次,她往自己心上撒盐,这痛楚的滋味,就是对她昨晚的惩罚么?

    晏鸿章听了,默不作声,紧紧皱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洛凯旋夫妇也是老脸涨红,面面相觑,但不知晏鸿章会是什么想法,他们也没开口。

    晏锥俊美的脸部线条绷得很紧,抿着唇,静观其变。说实话,他也无法揣测爷爷会怎么说,怎么做。

    晏鸿章是因为早上接到洛凯旋的电话,说自己疏忽了,昨天忘记告诉晏锥不能让洛琪珊喝白酒,因为洛琪珊喝了白酒之后会失控。所以,很少出门的晏鸿章也坐不住了,非要亲自来看看才行。

    但老爷子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比他想象的劲爆多了。

    老人那双仿佛黑洞般的眼睛里闪烁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像在犹豫着什么,表情是越发严肃了。

    洛凯旋和老婆都在低声安慰着洛琪珊,询问她身体的情况,同时也在留意晏鸿章,就看这老爷子想怎么解决这次事件。是就此各不相干呢还是他洛家要对晏家做出什么补偿?

    谁都不知道晏鸿章此刻在想什么,他看洛琪珊竟是越看越顺眼了。首先,这孩子很诚实,勇敢,在他进来之后立刻就向他坦白了昨晚的事情。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何等的艰难,需要多大的勇气?可想而知她的品格不错。

    还有,晏鸿章活了大半个世纪,他的智慧,远超常人,即使只听到这些,他也能想象得出在他来之前,或许这里发生过什么不愉快?说不定洛凯旋夫妇最开始还误会了晏锥……

    老爷子不愧是老爷子,看待事情相当犀利。

    可眼下,这问题还真棘手。昨晚虽是洛琪珊的过错,强了晏锥,不论如何也是有些不应该,但她也不是有意的,喝醉了,只怕是自己都想不到会吃这么大的亏,不禁伤害了晏锥,更是伤了自己。

    昨天晏鸿章打电话给晏锥时曾提醒过,洛琪珊是冰清玉洁的女孩子,目的就是在告诉晏锥不要乱来。他对自己的孙儿有信心,相信即使是与洛琪珊同处一室,但晏锥也会尊重洛琪珊,不会乱来。

    原本是这样的没错,可人算不如天算,晏锥哪里知道洛琪珊喝醉了会做出那种事?如若不然,就算她脱.光了躺在他面前,他也能保证自己不会染指她……但被人强,那就另当别论。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这房间里的压抑的气息令人喘不过气来。

    好半晌,晏鸿章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哎……这件事,不能怪珊珊,也不能怪晏锥,其实,说到底,是你们做父母的,和我这个做爷爷的,我们都有错。为了撮合珊珊和晏锥,我们私下商量着将两个孩子的房间安排在一起,原本只是希望两人能通过相处,产生好感,这样慢慢地就不会排斥对方,甚至可以交往了。我们都是太心急,以至于用错了方法,事到如今,不要责备孩子们,我们才是最该反省的。”晏鸿章语重心长,神色柔和了许多,双目之间也含着慈爱。

    晏鸿章德高望重,他都能这样放低姿态承认错误,洛凯旋和老婆还能有什么反驳的吗?

    晏鸿章一把年纪了还能有如此的气度,他们自愧不如,纷纷低下头,等于是在承认错误了。

    洛琪珊和晏锥的眼神在无意中交错了一秒,随即晏锥冷冷别过头去不再看她。只是,她眼神里的歉意和悲戚,钻进他心底,竟让他冷硬的心有着一丝丝微微的颤动……

    “但是……”晏鸿章说到这里,神色忽然又变得严肃起来:“我们晏家的男人不是没有担当的,出了这种事,珊珊冰清玉洁,不管起因如何最终的结果是她在晏锥这里失掉了身子,既然如此,如果你们洛家愿意,就将珊珊嫁到晏家来,晏家一定会善待她,不让她受委屈。你们看,这样如何?”

    晏鸿章那个年代的人,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思想,认为既然洛琪珊和晏锥发生了那种事,她又是初.次,那么理当晏锥娶她。

    这话一出,不仅是晏锥,就连洛家三口都惊呆了,想不到晏鸿章居然会这样处理?

    晏锥冷眸里倏地迸出两道精光直刺向洛琪珊,那森森的寒气,即使隔着几米的距离也能让洛琪珊不由自主地感到冷……【今天又是8千字,最近更新都很多,亲们的月票就在客户端投几张吧,也给千千一点码字的动力,别让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