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急救,看洛琪珊大显身手
    可怕的沉默,除了晏鸿章之外,其他人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而晏锥更是攥紧了拳头,冷眸中狂卷的怒意如实质般戳向洛琪珊,仿佛在说:“这就是你们的最终目的?”

    洛琪珊惊悚的眼眸里露出痛苦之色,她哪里会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这不是更加深了晏锥对她的误解吗?最忌讳的就是被人冤枉,更不能接受晏锥对她的误解。

    洛凯旋和妻子互相交换着眼色,虽然很震惊,但又带着一点隐约的喜色。

    晏鸿章知道自己说的话会造成什么震荡,可老爷子依旧面带微笑,等着眼前的人消化。

    洛琪珊没有多想,只凭着一股倔犟,抬眸看着晏鸿章:“我不同意。”

    简单几个字,却是让晏锥精冷的瞳孔倏地缩了缩……有点意外洛琪珊会这么说。

    “珊珊……”洛凯旋略带责备和心疼的眼神看着女儿:“晏老爷子这是体恤你,你别这么不懂事。”

    洛琪珊的母亲两眼红红,露出深深的疼惜,语重心长地说:“是啊,女儿,事到如今,晏老爷子说的解决办法也不错啊。咱们洛家向来是比较传统的,你跟晏锥都已经……已经……如果你们结婚,双方都不必再为这件事烦心了,有什么不好?况且,外界都还以为你们是夫妻呢,现在只不过是将这件事变成事实。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家族联姻,是很正常的,我和你爸爸都觉得晏老爷子的提议很好,你就不要犟了。”

    洛琪珊虽然在对父母说话,但她的眼睛是盯着晏锥的,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黑,她就知道,父母的态度已经让晏锥愤怒了。

    “爸,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以前不是说好了不会让我像其他家族里的人那么去联姻吗?你们答应过我的,说我可以跟自己爱的人结婚,可是现在你们却食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昨晚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怪我自己,怨不得别人。如果因为这件事就要我嫁到晏家,这……这太荒唐了。”洛琪珊惨白的脸颊微微泛红,情绪有些激动,可在说这个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里发酸,因为她知道,即使她说不嫁,晏锥对她的印象也不会好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现在这个年代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胡说八大,女孩子的贞.洁,那怎么能是小事?”

    “以前我们是说过可以让你自由恋爱,但那是以前,不是现在!洛家和晏家如果能联姻,这是天大的好事,你和晏锥……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也该体谅体谅晏老爷子的心情,老人家盼着能抱曾孙!”洛凯旋义正言辞的,脸不红心不跳,像是忘记了先前还骂晏锥呢。

    闻言,晏锥只觉得好笑,冷冷地说:“抱曾孙,我哥已经有个儿子了,我嫂子还怀着二胎……这抱曾孙的事,我爷爷早就实现愿望了。”

    “这……”洛凯旋尴尬地笑笑:“我的意思是说老爷子很希望能早一点看到你也成家立室,早生贵子。”

    “哼!这算是逼婚吗?我不愿意。”晏锥也表态了,心里很是愤然,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就是母亲爱极力撮合,他根本就不爱邓嘉瑜。他哪里还会任由自己的第二次婚姻再被摆布?

    晏鸿章面色一沉,凌厉的目光锁住晏锥:“你不愿意?昨晚的事,不管是什么原因,事实就是你小子占了便宜!你不想娶,就是不负责任,晏家的男人,岂是不义之徒?”

    爷爷一顶帽子扣下来,让晏锥顿时感觉被噎住了。也有这是什么年代的思想?他是年轻人,不是七老八十,这个年代难道男人女人发生了那种事就一定要结婚吗?这也太牵强了!

    道理是这样的,但老人家是从旧时代过来的人,难免有代沟啊。

    晏鸿章因晏锥的态度而感到气愤,终于是有些激动了:“在我们那个年代,别说是发生这种事了,就算看一下女人的身子都不行!何况,人家女孩子原本冰清玉洁的,被你给夺走了身子,你不负责任谁负责?晏家是付不起责吗?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可不管晏鸿章怎么说,晏锥的决心也很大,不是他不孝,而是在这件事上他不想让步。

    “爷爷,恕我不能答应您。”晏锥隐忍着心头乱窜的火苗,沉沉地说。

    “你……你这是要陷晏家于不义吗?还有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是要让爷爷到了进棺材那一天还看不到你结婚生子吗?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晏鸿章重重地一拍桌子,随即脸色一变,露出痛苦之色,捂着胸口。

    “老爷子!”洛凯旋眼尖,立刻发现晏鸿章不对劲,赶紧地跑过来。

    “爷爷……”晏锥也慌了,一个箭步跨上去扶着爷爷,但是,这老人家的病说来就来,几个呼吸之间已经昏厥过去。

    “糟糕……珊珊,快叫救护车!”洛凯旋吓到了,手忙脚乱的就要弯腰去抱晏鸿章。

    “你们都不要动他!”洛琪珊焦急的喊声传来,她也立刻穿起了衣服,忙不迭冲过来。

    “让开,我来看看。爸,你打120.”洛琪珊说着已经蹲下了身子,检查着晏鸿章的情况。

    这时,晏锥的手恰好放在晏鸿章的心脏处,瞬间脸色大变:“没心跳了!”

    “什么?”洛凯旋差点给吓晕过去。

    只有洛琪珊这个的那个医生的还保持着一丝镇定,临危不乱。

    洛琪珊趴在晏鸿章胸口听了听,再撑开一下他的眼皮看看,然后急匆匆地说:“心脏骤停,我要给病人急救,你们帮我将他平放到地上!”

    “放chuang上不更好吗?”洛琪珊的母亲说了句。

    “不行,必须在硬的地方,地上,快点!”洛琪珊边说边动手,此刻的她就像是个女战士指挥官。

    晏锥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跟洛琪珊配合,将晏鸿章放到了地上。

    洛琪珊熟练地进行急救,对晏鸿章的心脏部位连续叩击三次,然后人工呼吸,胸外按压……

    一边做着急救一边说:“心脏骤停很危险,很多病人都是因为没能在病发的前4分钟里做有效的急救而丧命。”

    有效的急救?晏锥暗暗在想,他都不知道怎样的急救才算是有效的,恰当的,幸好,幸好洛琪珊在。

    晏锥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呼吸都窒闷了……爷爷心脏骤停,还有救吗?

    “爷爷,您千万不要有事……都怪我,不该跟您顶嘴,不该惹您生气……爷爷……一定要活过来,不可以有事啊……爷爷!”晏锥心里在狂喊,万分自责,心痛。

    洛凯旋夫妇也是格外紧张,心里七上八下的。心脏骤停,太可怕了,这能不能急救过来还是个问题呢,万一……万一救不过来?

    洛琪珊也没把握能否救活晏鸿章,心脏骤停一旦发生,前四分钟就是最佳急救时间,但能不能救活,并非一定的,这也要看病人的身体状况。

    洛琪珊该做的都做了,反应很迅速,没有耽搁急救时间,剩下的就看晏鸿章的命了。

    这一刻,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洛琪珊身上,晏锥死死盯着她的侧脸,看她这样认真而又凝重的表情,不知怎么,一下子他心里对她的厌恶居然少了几分。

    “有心跳了!”洛琪珊大叫一声,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真的吗?哎呀,女儿,你太棒了!”洛凯旋激动地拍着洛琪珊的肩膀,一双眼睛还不忘瞄着晏锥的反应。

    晏锥心头重重地抽搐一下,就像是从地狱走了一遭回来,悬着的心猛然落下来了。

    “爷爷……爷爷……”晏锥急切的唤着晏鸿章的名字,不知不觉喉咙有一丝哽咽了。

    惊险,不是亲身经历刚才那短短几分钟,根本无法体会到一个生命即将逝去的恐惧和被挽救之后的狂喜。两种极端的情绪冲击,让晏锥也禁不住差点落泪。

    幸好爷爷没事,天知道他在爷爷心脏骤停那一下,心里是多么的恐慌,就怕爷爷再也醒不来……

    这一刻,晏锥才深深地体会到,爷爷先前说的某些话,不是危言耸听,爷爷是真的年纪大了,随时都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就好比刚才那危险的一幕,假如没有洛琪珊这个专业医生的急救,后果不堪设想。【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