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吃避孕药
    后怕……此时此刻,晏锥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后怕。刚才那一幕,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他摸到爷爷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时候,那种恐惧感,前所未有。

    他知道爷爷的心脏是动过手术的,可最近两三年爷爷的身体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稳定,谁想到会突发危险,差点就送命了。

    晏鸿章躺在地上,清瘦布满皱纹的脸异常苍白,嘴唇更是毫无半点血色,刚恢复心跳,呼吸还很微弱,说话也说不出来,吃力地睁着眼睛,浑浊的眼神,看上起实在令人担忧和心疼。

    洛琪珊也是额头上冒出了细汗,说实话,她虽然是医生,但不可能医生就敢保证自己能救活心脏骤停的病人,这种突发状况十分危险,只有一半的机率能救活,好在晏鸿章命大,否则,洛琪珊都不敢去想那后果会是怎样的残酷。

    晏锥蹲在爷爷身边,眼睛都红了,低声呢喃着:“爷爷,你没事就好……”

    洛琪珊蹙着眉头,强忍着身下某处传来的疼痛,淡淡地说:“先把老爷子扶起来吧,但是着不算完全脱险了,必须送去医院做了检查才能确定。”

    晏锥心里一紧……这么说,爷爷还是有可能会再发生危险?

    晏锥刚平复一点的心又再次提了起来,担忧地说:“救护车……这里是郊外,估计救护车没那么快来。”

    “没错,这确实是个问题,但老爷子的情况不能耽搁。这样吧,我点打个电话问问。”洛琪珊说着就向母亲递个眼色,示意母亲将手机给她。

    这个时候,洛琪珊和晏锥之间的隔阂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晏鸿章身上,其他的事暂时不提。

    果然,洛琪珊打电话去问,得知医院还没来得及派车。

    “不要等了,晏锥,你马上开车送老爷子去医院……老爷子有主治医生吗?”

    “有,杜泽涛。”

    “杜院长?嗯……行。”

    “……”

    晏鸿章被送去医院了,洛凯旋夫妇没有跟去,但是洛琪珊却放心不下。

    洛琪珊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晏锥黑着脸回头看着这个女人:“你跟来做什么?刚才你救了我爷爷,谢了,不过,你就不用跟去医院了。”

    晏锥的态度明显就是在告诉洛琪珊他不想与她再有任何牵扯。

    洛琪珊心里微微泛起一丝酸疼,但却倔犟地抬着头:“你放心,我不是要缠着你,只是因为你爷爷犯病,多多少少还是跟我有点关系,是我们的事情让你爷爷情绪激动,所以才会犯病。我去医院,等着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然后我会走的。”

    这女人还真是犟脾气。

    晏锥不再说话,默默地开车。

    车里很安静,洛琪珊坐在后边也不吭声,软软地靠在座椅后背,头发散乱着,脸色苍白,眉头一直紧紧皱着眉松开过,双眼也闭着,很没精神,与先前在急救病人的时候比起来就显得有些萎靡了。

    晏锥从内后视镜里能看到洛琪珊半边脸颊,她这样子看着有点脆弱,尤其是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脸,竟给人一种淡淡的怅然之感,无助,落寞……

    晏锥别开了视线,暗暗自嘲,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无助和落寞这种词汇用在她身上合适么?

    就算是真的,又关他何事?

    晏鸿章也是闭着眼睛,但好在情况没有变得更糟糕,他像是睡着了。

    晏锥心里一直搁着一句话,几番欲言又止,似是又不想被爷爷听了去,只好憋着。

    一路沉闷,直到到了医院,杜泽涛已经接到晏锥的电话,在门口等着将晏鸿章接进去。

    洛琪珊和晏锥跟在后边,杜泽涛询问了老爷子发病时的情况,听到是洛琪珊救了人,不禁大加赞叹,说洛琪珊的急救措施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杜泽涛带晏鸿章进去做检查了,晏锥和洛琪珊就守在外边等。

    这里的走道上很安静,来往的人很少,这下,晏锥可以不用再憋着了。

    洛琪珊似是早就知道晏锥要说什么,在他开口之前,她已经在凝视着他了。

    “晏锥,你放心,我知道你反对这门婚事,我回家会跟我父母做思想工作。总之,只要我不答应,他们也拿我没办法。”洛琪珊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她的心会有点不舒服,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晏锥依旧紧抿着唇,只是,他也有一丝迷惑了,怎么洛琪珊像是真的没有跟她父母串通一气吗?难道她真如表面这么光明磊落?

    她救了爷爷,这一点,晏锥是记在心里,如果说一点都没触动,那是骗人的。尽管他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在洛琪珊的急救下,爷爷恢复心跳,那一刻的巨大惊喜和震撼,足够让晏锥心里对洛琪珊的厌恶淡去七分了。可他就是一想起昨晚自己被强了,还有今天被逼婚,他潜意识里就有种抗拒。

    晏锥轻轻勾了勾唇角,不咸不淡地说:“你们家的两位,只怕没那么容易被说服吧。”

    洛琪珊脸一热……确实,今天父母的种种行为,连她都感到太诧异太意外,难以理解,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双亲啊。

    洛琪珊咬咬牙,清眸里闪烁着坚定:“不管怎么样,我会说服他们的。”

    晏锥靠在椅子上,似是很疲惫,懒得再说话了,闭目养神,静静等着晏鸿章出来。

    这时,传来一个悦耳而又急切的男声……

    “弟弟,爷爷怎么样了?”晏季匀匆匆赶来,一脸的焦急。

    晏锥指了指前边那道门:“杜医生在给爷爷做检查。”

    晏季匀见洛琪珊也在,不由得愣了愣,随即打个招呼,坐在晏锥身边,用手肘碰了碰晏锥:“怎么回事?说说看?”

    话是在对晏锥说,但晏季匀犀利的眼神却是落在洛琪珊身上……她看上去似乎有些憔悴,跟前几次见到时的状态大不一样啊。

    晏季匀这么精明的人,一来就感觉出气氛不对劲了。

    洛琪珊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心里暗暗叫苦……不是吧,晏锥该不会把昨晚的事老老实实告诉晏季匀?这事,一传十,十传百,那么,她会成为全城的笑话吧。

    偷偷瞄着晏锥,看他什么反应。但是,洛琪珊失望了,晏锥的神情根本没有明显的情绪,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洛琪珊只能安慰自己……说就说吧,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晏锥要四处宣扬,她也只能认命。

    “哥……这件事,是我不好,我惹爷爷生气了……爷爷突发心脏骤停,是洛琪珊救了爷爷。”晏锥从嘴里憋出这么几句,便不再多说,俊美的容颜尽是一片自责和沉重。

    晏季匀察言观色,看看晏锥,再看看洛琪珊,隐约也猜到三分。但见晏锥似是不愿多言,他也聪明地不再多问,但他可以肯定,这事怕是跟洛琪珊有些关联。

    晏锥当然不会说了,好意思说么?说自己被喝醉酒的洛琪珊偷袭了,然后……然后被强了……再然后……

    这是晏锥的耻辱,他只想这件事能快点过去,在哥哥面前老实交代?他丢不起这个脸。

    晏季匀尽管发现了一点异常,却还是不动声色,只是打量着洛琪珊,关切地问“洛小姐,多谢你救了我爷爷,不过……你脸色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洛琪珊心里一暖,连忙摇头:“没……我没事,可能因为没吃早饭,所以……”

    “没吃早饭?”晏季匀剑眉一蹙,站起来,拍拍晏锥的肩膀:“你也没吃吧?我去买。”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晏大哥,还是我去买吧。”

    “别客气,你在这坐着就行,我很快回来。”晏季匀冲洛琪珊笑笑,礼貌而又温暖。

    “谢谢晏大哥,你真好。”

    这话,晏季匀听着是受用,可旁边某男听着就感觉有点不是滋味儿,嗤笑一声:“左一声晏大哥右一声晏大哥,叫得这么亲热,你们有这么熟吗?我跟不过是跟你客套罢了,你还真当回事。”

    晏季匀出去买早餐了,听不到,可洛琪珊就纳闷儿了,晏锥这话怎么听着有点酸儿?

    “他是比我大,我叫一声晏大哥又怎么了?哦……你也比我大,可我才不会叫你‘哥’,你嫉妒啊?”

    晏锥横过来一记白眼,说了句时下流行的话:“你有病就要吃药,别放弃治疗。”

    “你……”洛琪珊气得咬牙,这男人,非要惹她才行吗?

    洛琪珊没精神跟他吵,昨晚被折腾得够呛,到现在都还疼,浑身都不舒服,加上肚子饿,实在难受,索性不理这个男人了,安心等着她的早餐。

    很快晏季匀就买好早餐回来,豆浆油条,好吃又暖和,最合适现在这天气了。

    “我最喜欢吃豆浆油条了,谢谢晏大哥!”洛琪珊顿时有了力气,接过就开吃。

    晏季匀哑然失笑,这洛琪珊前几次见面的印象都是挺高冷的,现在他却发现这个年轻的女孩子身上也有着几分可爱,眼神清澈,笑起来的时候那眼睛像是会说话。

    “珊珊……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晏季匀像个慈祥的长辈似的看着洛琪珊。

    洛琪珊嘴里含着油条,使劲点点头:“不介意……我爸妈都叫我珊珊。”

    晏季匀瞄了一眼晏锥,见他没啥反应,晏季匀深邃的眸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珊珊,这次多亏你救了我爷爷,吃点豆浆油条怎么行,改天,到我家,我亲自下厨款待你……下周星期六吧,我让司机去接你。”

    这么亲切的态度,洛琪珊瞬间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多了一位哥哥,这心里暖洋洋的,不由得再想想晏锥……哼哼,晏季匀可比晏锥亲切多了!

    “那就……谢谢晏大哥,下周我会去的。”洛琪珊爽快地答应。

    晏锥虽然一直没说话,但心里在腹诽啊:不就是吃个饭,你至于高兴得脸都笑烂了?

    早餐吃完,杜泽涛也出来了。

    “杜叔叔!”晏季匀第一个迎了上去。

    “杜院长!”洛琪珊也紧张地望着。

    晏锥更急:“杜叔叔,我爷爷没事吧?”

    杜泽涛微微点头:“老爷子的情况目前看来是没有明显的问题,但还需要入院观察两天才行。还有,今天在老爷子晕倒之前,发生什么事了?跟谁吵架了吗?”

    闻言,晏锥胸口一窒,自责地说:“也不是吵架……是我惹爷爷生气了。”

    “原来是这样……”杜泽涛略显严肃地说:“你们千万要注意,老爷子不能受刺激,以前就动过手术,虽然这两年情况基本稳定,可毕竟是80几岁的人了……尽量地顺着他一点,你们都是孝顺孩子,懂我的意思吧?”

    晏锥苦着脸,点点头,晏季匀也是连说明白。

    洛琪珊到是松了口气……晏鸿章没事就好,否则她会寝食难安的。

    事情告一段落,洛琪珊也该回家了,她早已经是疲倦不堪,身上也很不舒服,回家需要洗个澡才行。

    可晏季匀却让晏锥送她,摆明是故意的。

    晏锥也没推辞,好歹她也是爷爷的救命恩人,看在这份儿上,他就送一送。

    洛琪珊软弱无力地靠在副驾驶的位置,眼睛看着窗外,默不作声,直到经过一间药店……

    “等等,停一下!”洛琪珊忽地出声了。

    晏锥不耐地瞟她一下,停车了。

    “我去买药,等我两分钟。”洛琪珊说完就打开车门出去了,也没说买什么药。

    她很快回来,不仅拿着药,还拿着一瓶水。

    晏锥对于她买什么药,其实不关心,但他无意中瞄了瞄那盒子……

    紧急避.孕药?

    晏锥愣住了……却见洛琪珊很干脆地拆开盒子,打开瓶盖,很干脆的将药吞了下去。

    她的表情很平静,就好像这根本小事一桩,可谁都不知道,洛琪珊此时此刻内心有多凄凉和痛苦。她自己就是医生,她对于这种药的认识比一般人更加深刻,她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吃这种药的一天……曾经,她一直都幻想着,要留着第一次给自己的老公,然后,她也不用避.孕,怀上孩子了,老公肯定很开心的,她也喜欢孩子……

    但是,现在,她却要吃这种对女人的身体有极大副作用的药。但她不能不吃,因为……假设真的怀上了,她也只能当未婚妈妈,晏锥是不可能会承认这个孩子的,那将是个杯具。

    “这个女人很理智”晏锥心里冒出这么一句话,对于洛琪珊的行为,他认为是应该的,但又有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

    想必她也不想有麻烦?可如果她不吃药,假设真怀上,洛家不是更有理由将女儿嫁到晏家吗?

    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晏锥越发看不懂了,可他觉得,或许,她也不在乎这么做吧。

    而他不知道的是,洛琪珊心里已经泪流成河了……或许不吃药的话,真的会有一个生命在她肚子里发芽,但她却亲手扼杀了这个可能,她柔软的心怎么会不疼?

    晏锥继续开车,洛琪珊依旧看着窗外,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一点侧脸的轮廓。

    她这样沉默寡言,安静而脆弱,这不禁让晏锥还有些不习惯。以前她都是很爱跟他斗嘴的,两人每次见面都会唇枪舌战,可今天,她最多的就是沉默。

    究竟是谁伤了谁?无从去追究了。

    到了洛琪珊的家门口,她很洒脱地下车了,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声:“谢谢你送我回来。”

    晏锥没说话,但他却看见副驾驶的座位边缘处有一点水痕……嗯?这是怎么弄的?

    晏锥抬眸望着洛琪珊的背影,想到她先前一直侧身对着窗外,难道是……她哭了?可他一点都没听到任何声音,她在默默流泪吗?

    不知怎的,晏锥的心也在揪紧,望着那个避.孕药的盒子,只觉得上边的字格外刺眼……【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