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就嫁给晏锥吧
    在浴缸里泡了很久,脸上全是一片水汽,浑身软绵绵的不想动,好像整个人都被水浸透了。如果可以,洛琪珊真希望时间能停顿下来,就这样一个人,不理那些纷纷扰扰。

    往往看似坚强的女人都有无比脆弱的一面,只是她们习惯了掩饰自己,倔犟地伪装自己,即使流泪也不会让某些人看到,宁愿躲起来独自承受。

    洛琪珊的眼睛又红又肿,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二次哭得这样伤心和放肆。在自己房间的浴室中,尽情地挥洒眼泪,让所有的不痛快都从身体里流走,一如昨夜残留在体内的属于他的东西。

    就算在如今这开放的年代,也并非是每个女人都早早地将自己交给男人了,也会有例外,会有极少数的女人犹如信仰一般守护着自己的贞.洁,洛琪珊就是其中一个。

    从一出生开始就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公主,接受的是洛家严格的家教,从上幼儿园开始就没少过保镖在身侧,一直到小学高中出国留学,洛家对她的保护都是全方位的,就算是要跟男同学出去吃个饭,暗地里都会有保镖跟着,更别说跟哪个男生开.房了,那是不会被允许的。

    虽然保护得有些离谱,可也是情有可原。她是洛凯旋唯一的孩子,是洛家唯一的继承人,而她母亲在生下她之后便被医生确诊为不能再生育了。可想而知洛琪珊的存在是怎样的宝贵,父母怎能不紧张地保护着。

    洛琪珊本身傲娇,从不轻易看上某个男人,加上洛家对她从小到大近乎过份的安全保护,使得她还保持着完璧之身,可是,这小心翼翼保护的珍宝,却在昨夜,稀里糊涂就失去了,她内心的失落和悲伤,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

    哭到喉咙沙哑,洛琪珊终于是渐渐安静了下来,空洞的眼神很暗淡,精神状态差,一张脸更是惨白得吓人。

    这样狼狈的洛琪珊,她不会被别人看到,所以她把自己关起来,尽情释放悲伤,然后,在人前,她依旧还是原来的样子。

    颓废,消沉,*……这些词汇是不存在于洛琪珊的人生字典里。或许跟从小生活的环境和接受的教育有关系,养成了她倔犟坚强的个性,不允许自己被负面情绪过多的缠绕,哪怕遇到艰难的事情,她也会有强大无匹的意志力去克服。

    一个小时之后,洛琪珊已经好端端地出现在阳台,一脸淡然轻松,还吩咐佣人做一份她最爱吃的甜品。

    洛家别墅,市值几亿的房子,占地千平,外观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出色,但里边的装潢设施却是格外雍容奢华,就像是古代大官的府邸一般。雕梁画栋,楼台亭阁,颇有诗情画意的古韵,也有一些现代化设施融合在一起,精巧而大气。

    洛琪珊悠闲地坐在卧室外的阳台上,有一张秋千吊椅,绿色的蔓藤散布在周围,令人犹如置身在美丽的森林中。

    受伤的时候,家,就是一处疗伤的地方。此刻,洛琪珊只想安静地等待阴霾的心情过去。

    静谧的空气中飘散着优美动听的音乐声,正是肖邦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洛琪珊闭着眼睛在欣赏,吊椅轻轻地晃着,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嘴里吃着佣人刚做好的甜品,很香……

    洛琪珊就是刻意营造出悠闲惬意的气氛,尽量让自己放松,让身体里那些负面情绪排解出来。

    这是一个很有生活品质的女人,是一个懂得如何善待自己的女人。这些不是娇生惯养的结果,而是在这些年成长的过程中洛琪珊在经历各种灰色的磨砺之后,渐渐琢磨出来的一个心得——女人,首先要懂得爱惜自己。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能自暴自弃。只有善待自己,才有资格得到别人的爱。

    只是,这无人打扰的时刻,维持的时间不长,洛凯旋来了。

    洛凯旋坐在凳子上,一脸慈爱地说:“珊珊……今天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菜啊?”

    沉默了好几秒,洛琪珊才睁开了眼睛……

    “爸,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洛琪珊不答反问,表情很平静。

    洛凯旋一愣……女儿怎的如此淡定?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难道她不伤心不难过吗?发生了昨天那种事,她怎么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恢复常态?

    洛凯旋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女儿了。

    “珊珊,爸爸当然有话跟你说了,你……发生了那种事,爸妈都担心你的身体,你妈妈已经在厨房做菜了,说要给你炖个鸡汤……”

    “谢谢爸妈,我没事,我很好。”洛琪珊淡淡地应着,眼中没有波澜,看上去真是云淡风轻了。

    但身为父亲,洛凯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到这般淡然的。

    “女儿啊,今天晏鸿章说的那件事,我跟你妈回家后又商量了一下,我们都觉得,你真是应该听晏老爷子的话,别固执了,嫁给晏锥,你不会受委屈的,晏老爷子说过会善待你,况且,你救了人,晏锥总不会不懂知恩图报吧,他也不会难为你的。”洛凯旋那双小小的绿豆眼里充满了疼惜,语重心长。

    可洛琪珊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秀美的眉毛紧紧蹙着:“爸,我说过不嫁给晏锥的,您不要再劝我了,我心意已决。”

    “你……你这孩子!”洛凯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眼底还藏着一丝沉重。

    “当真不嫁?”

    “不嫁。”

    “你讨厌晏锥?可……可昨晚的事,是你先……”

    “爸爸,我不讨厌他,我对他,仍然是感激的,因为昨天下午在水库里,是他救了我。但虽然这样,我却不希望与他之间的婚事是在他被勉强的情况下促成,他会觉得被我们家算计了,他不会心甘情愿娶我的。”

    “哎……”洛凯旋一声叹息:“女儿啊,你身在豪门,难道还不知道,豪门当中,有几桩婚事是当事人完全心甘情愿的?只要不讨厌就行,感情这东西是可以在婚后培养的嘛。晏锥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即是炎月的董事长,又是商会主席,年纪轻轻却大有作为,是个难得的人才,况且,他长得也很帅啊,爸爸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就是这么固执呢?”

    洛琪珊心里苦笑,她真的固执吗?或许吧,可她自己也是有原则的人,如果晏锥不是表现出那么厌恶她,或许她会考虑嫁,但每每想到他冷冰冰带着嫌恶的眼神,她就什么心思都没了。

    “爸爸,人各有志,我只能说对不起您和妈妈的期望了。”洛琪珊脸上写着抱歉,但眼神却是很坚定清澈。

    洛凯旋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似是在思索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好一会儿才严肃地说:“珊珊,事到如今,爸爸不得不告诉你一些关于公司的事情……其实,早在半年前,公司就已经出现了问题,我们花大笔资金买的一块地,准备筹建新的酒店,但是,酒店到现在还迟迟未动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嗯?没动工?”洛琪珊心头一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洛凯旋苦笑道:“公司,其实并非真的像表面这么风光,这半年,公司出现严重亏损,因为那块地,是当时的地王,公司下了血本,可是……公司在海外的投资失败了,触礁了,亏损严重,哪里还有钱修建酒店啊?那块地价格太高,一时也卖不出,如果不建酒店,公司更是血本无归雪上加霜。这么大的危机,爸爸没告诉你,是不想你担心,但现在,公司不但没有好转,情况还更糟糕了,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撑,恶性循环下去,公司就……就……”

    “什么?爸……这是真的吗?”洛琪珊脸色煞白,终于是露出惊慌的神色。

    洛凯旋有气无力地说:“这一切都是真的,并非爸爸在危言耸听。女儿,我们洛家现在急需要有人支援,没有庞大的资金注入,公司说不定真的会……会垮的!洛家的基业难道就这么毁了,你忍心么?现在,能帮助我们的,就只有晏家了,以晏家雄厚的财力,一定可以帮我们度过难关。可人家凭什么无辜无故帮我们?女儿,为了洛家,为了公司,你……你就嫁给晏锥吧!爸爸求你了!”

    说着,洛凯旋已经矮下身子,单腿跪了下去……

    洛琪珊慌忙拦住了洛凯旋,她的心都碎了乱了,她怎么能父亲对自己下跪?【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