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喝了红酒不会再出事吗?
    异国他乡的夜晚,其实跟在家里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不同,只因为心爱的人就在身边。

    富丽堂皇的宫殿充满了喜庆的色彩,窗外一轮高悬的明月正当空,繁星点点围绕着,璀璨的夜空浩瀚无边,为这新婚的夜晚平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望着这辽阔的星空,人的心也变得格外恬静,舍不得就这样入睡,不做点什么留下纪念的话,似乎太浪费这夜色了。

    亚撒今晚果真是享受到了一直都渴望着的某种待遇,兰芷芯的温柔,让他又惊又喜,心都融化在这一刻的美妙中……爱极了她这张粉红的小嘴,深深地亲吻着,流连不已。

    “唔……亲爱的,你太棒了,现在该我好好疼爱你了……”亚撒低哑的声音饱含着情.欲,一路沿着兰芷芯的下巴,颈脖,锁骨……往下蜿蜒而去,惹得她不停地轻颤着。

    虽说是老夫老妻了,可今天不同于往日,这么具有纪念价值的夜晚,两人的热情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涨,不多时,空气里便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她和他的激.情会将这个夜晚燃烧,心和灵魂都将随着身体一起熔化。

    痴痴缠缠,浓情蜜意缱绻难分,尽情挥洒着浓浓的爱意,畅快淋漓地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时光……

    亚撒和兰芷芯将会在皇宫里住一段时间才走,兰芷芯还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而亚撒也依旧要打理在中国的公司,这么一来,嫣嫣也不用被困在这皇宫里,她可以在外边跟爸爸妈妈一起生活,接受与宫廷里不同的教育。

    这一家三口在历经波折之后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在这新婚的夜晚,每一分甜蜜都变得格外珍贵。

    曾经,她痛苦过,迷茫过,煎熬过,挣扎过,而他也在最开始错过了她,将自己的*爱寄托在了卢洁莹身上。但缘份这东西很奇妙,兜兜转转几番迂回,终究还是让他遇到了兰芷芯,并且有了不同寻常的交集,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就走进了他的心……一旦心动了便再也难以自拔,压抑不了那份真挚的感情。

    嫣嫣,是兰芷芯和亚撒之间感情的纽带,这孩子的存在,让两个大人越发感觉离不开对方,只有牢牢地捆绑在一起,生命才是完整的。

    而嫣嫣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需要父爱母爱,在父母的呵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

    也许,亚撒和兰芷芯以后还会有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孩子,但无论如何,嫣嫣都会是他们的宝贝,没人能夺走他们对嫣嫣的疼爱。

    嫣嫣还小,不太明白什么是身份,更不懂自己在皇室中的地位,她只知道跟爸爸妈妈一起就是最开心的。或许,将来,嫣嫣也需要在皇室里接受教育,或许会像皇室其他的孩子那样被送去国外读书,但不管怎样,她不是个骄纵的孩子,在她身上,能看到许多纯洁的美好,她是上天赐予给兰芷芯亚撒最好的礼物。

    =======呆萌分割线=======

    秋季的夕阳美得令人心醉,特别是在这悠闲的周末,如果能坐在自家花园里欣赏美景,再搂着*谈谈惬意的人生,这意境太好,只想想就感觉浑身舒畅。

    此刻的晏少,正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身边还有一个胖乎乎的孕妇在转悠。夕阳虽美,但又怎及得上现实人生中的真实之美?

    “啵儿……”水菡在晏少俊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鼓励:“老公,你现在做菜越来越厉害了,这道油焖大虾闻着好香啊!”

    晏季匀穿着居家服,还有围裙,看上去少了几分高高在上的贵气,多了几分儒雅的气息,还有家庭主男的温润和煦。听水菡这么说,晏季匀不由得莞尔:“你呀,知道我这几个月为什么厨艺大增吗,那还不是因为家中有个孕妇,我舍不得她累着,所以就只能我经常下厨了,这厨艺能不进步吗?”

    “嘻嘻……”水菡晶亮的大眼眨呀眨,讨好地说:“家里有佣人,可你还是要自己下厨,这说明你爱我嘛,我懂的!”

    “知道就好,算你有良心。”

    “嘿嘿,老公我给你擦汗啊……”水菡拿着手帕在晏少额头上抹,实际上也没什么汗,只是这夫妻俩的感情太好,真正的如胶似漆啊。

    “哇……油焖大虾!”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随即,小柠檬窜进来了。

    “得……又一个馋嘴猫来了。你们两个,一大一小吃货,不要这么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快点把菜拿出去。”晏少说话的时候都是带着*溺的。

    “嘿嘿,让我来端!”小柠檬脆生生对答应着,果真乖巧地将菜端出去。

    这孩子还知道心疼妈妈,知道妈妈大着肚子,连端菜这种事都不让妈妈做了。

    水菡现在就跟家里的女王似的,享受超级待遇,每天都保持着愉快的心情等着生宝宝,这小日子过得相当的滋润。

    今天是要招待洛琪珊,晏季匀亲自下厨做了些菜,还开了一瓶82年的红酒等着,另外还有一个精美的大盒子摆在桌上,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

    六点半,是时候该到了。

    但比洛琪珊更先到的是晏锥。

    晏锥是从公司赶来的。虽然今天是周末,但他还有公事处理,忙到现在才下班。

    “晏锥,你刚才没看到洛琪珊吗?这时间她也该到了。”晏季匀走过来拍着晏锥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问。

    晏锥一听洛琪珊的名字就敏感,无奈地说:“哥……你是为了答谢她那天救了爷爷,所以才叫她来吃饭,可是没必要叫上我吧。”

    晏季匀没好气地瞪着晏锥:“你小子,你难道不是爷爷的孙儿?要感谢也该我们兄弟俩一起。大老爷们儿,大气一点,人家救了爷爷是事实,我们摆一桌家宴谢她,理所当然。”

    晏锥扁扁嘴:“我那天下午在水库还救了她一命。”

    “你小子,算得这么清楚做什么,忘记了你昨天答应了爷爷什么事?一会儿洛琪珊来了,你好好跟人家说。现在,过去,坐下等吃饭!”

    “……”

    晏锥看见水菡在冲着他笑,并且笑得很有些深意,不由得俊脸一热……

    “有什么话直说,干嘛这样看着我笑,这样我会感觉背脊发凉。”晏锥佯装严肃地说。

    水菡因怀孕的关系又变成婴儿肥了,笑起来脸更圆润,像个大苹果:“晏锥,听说洛琪珊人很不错,你一会儿说话注意点,可别惹恼了人家不高兴。”

    晏锥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她人不错?水菡……大嫂,你太不了解情况了,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她……”

    说到这,晏锥停下了,尴尬地埋头喝水。

    果然,水菡哈哈大笑起来:“你还不好意思呢?其实那晚的事,你哥已经告诉我了,我到是觉得洛琪珊挺威武的,不愧是外科女医生,胆子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哈哈哈,太有趣了……”

    “什么?你们都知道了?”晏锥脸绿了,瞬间有种想暴走的冲动!

    “兄弟!”晏季匀一把拽住晏锥,十分同情地说:“是爷爷告诉我的,我一不小心就告诉了水菡……都是一家人,放心,我们不会取笑你的。”

    “你们……你们还说不笑?已经笑得这么猖狂了!”晏锥的脸色从红变成酱紫,实在太丢脸了!

    晏季匀很努力地忍着笑:“兄弟,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太在意了,不就是被一个大美女占便宜了么,都是成年人,不要太往心里去,看开点……”

    晏锥郁闷透了,深深地感觉眼前这两口子很不靠谱,这件事,他们能保密么?能保证不传出去吗?只怕是难了。

    就在这时,佣人恭敬的声音传来……

    “先生太太,洛小姐到了。”

    餐桌上的人应声回头,只觉得眼前一亮……

    洛琪珊稍经打扮就如此令人惊艳,果真是个美人胚子。

    高订印花长袖套裙,浅蓝色的底子上点缀着几支梅花图案,清新淡雅,韵味独特。脖子上挂着一根珍珠钻石项链,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衬托出了她华美而又冷傲的气质。

    她的头发盘在脑后,几缕青丝慵懒地垂在耳际,一对闪亮硕大的珍珠耳环跟项链是成套的,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好像在发光。

    洛琪珊像是没看到晏锥,淡然大方地说:“晏大哥,晏大嫂,我迟到了三分钟,抱歉。”

    “哪里哪里,时间刚刚好……呵呵,刚刚好,快来坐!”晏季匀和水菡都起身招呼,水菡还故意戳了一下晏锥的胳膊,可这男人就是坐着不动。

    洛琪珊落落大方,将一只古色古香的盒子拿出来,脆生生地说:“初次拜访,一点小礼物,晏大哥晏大嫂可别可别嫌弃啊。”

    “这……珊珊,你太客气了。”

    “珊珊……下次记得,只空着手来就行了。”

    “好。”洛琪珊也干脆,心情还是不错的,因为晏季匀和水菡待客热情亲切,无形中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水菡当然还叫介绍一下家里的小宝贝了。洛琪珊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小柠檬,一下子就被这小萌娃给吸引了注意力,而小柠檬嘴巴甜,直接喊洛琪珊为美女阿姨,更是让洛琪珊心花怒放。

    晏锥到是安静,一边坐着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感觉有点不是滋味?洛琪珊只是个外人,他才是跟大哥大嫂一家人呢,可现在却好像他才是外人?

    这个晏锥啊,谁让你不合群呢,洛琪珊一出现,他就冷冰冰的不说话,自己先把自己给晾在一边了。

    但话又说回来,他暗暗打量洛琪珊……这女人今晚似乎比前几次看起来更有那么一点韵味?是他的错觉吗?这身衣服很适合她,也凸显出了她姣好的身材。

    身材……晏锥不知怎的一下子脑子就不听使唤了,蓦地想起了那晚在度假村的事。他还记得洛琪珊那惹火的身材是怎样的令人喷血。

    这失神只有几秒,晏锥便狠狠掐自己的腿,暗骂该死,在想什么呢,居然还在回味那夜?可恶,他怎么可以忘记耻辱!

    “晏锥,在发什么呆,来,喝点酒!”晏季匀说着已经将红酒倒进了晏锥的杯子里。

    晏锥伸手去拿酒杯时,忽地想起一件事.

    “慢着!洛琪珊,你确定你能喝?喝了会醉吗?”晏锥在笑,可这笑意里却是含着冷,言下之意指的什么,已经很明确了。

    洛琪珊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嫣然一笑,绝美的容颜绽放出一朵芙蓉花:“晏董,你放心,这红酒,我喝了不会有问题的。”

    嗯?晏锥心里一抽……她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她上次喝白酒之后做的事情不是借酒装疯,而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但这念头只是稍纵即逝,晏锥也不会想到洛琪珊喝白酒之后是犯病。

    “咳咳……这红酒喝一点没事的,今天这日子,不喝点酒怎么行,你说是吧,弟弟?”晏季匀给晏锥打眼色。

    可晏锥明显没懂,不由得纳闷:“哥,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晏季匀和水菡一听,面面相觑,然后都笑了。

    “你呀,忙得连这个都忘记了,今天是你国历生日!”

    “是啊,我们还买了生日蛋糕,就知道你会忘。”

    “……”

    “生日?”晏锥略显尴尬,确实,自己都忘记了。难怪哥哥会喊他今天来吃饭,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你今天生日,国历的,先在这里过一下,下个月就是你农历生日,到时候家里还会给你好好庆祝庆祝。”

    “哎呀,别说了,来干杯!”水菡举着杯子,笑米米地招呼着。她不喝酒,杯子里是果汁。

    “弟弟,生日快乐,干杯!”

    “干杯!”

    洛琪珊也弱弱地说着干杯,心里却在琢磨了……原来是为了跟晏锥过生日?晏大哥是故意的吗?故意选在这天邀请她来吃饭?

    不过,晏锥这人还真马虎,连自己生日都忘记。

    晏锥心里百感交集,大哥和水菡对自己真好,还给他买了生日蛋糕,难怪今天大哥要将他叫过来。

    “来来来,吹蜡烛,先吹了再吃饭!”晏季匀将蛋糕盒子打开,里边是一个五彩缤纷的水果蛋糕,上边写着晏锥的名字以及“生日快乐”的字样。

    晏锥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眼睛还有点发酸……自己忘记生日,但亲人记得,并且会在他不经意的时候给予惊喜,这是一份满满的感动。

    插上蜡烛,就该到晏锥许愿的时候了。

    小柠檬这孩子机灵着呢,连忙跑到旁边去把灯关了。

    “叔叔要记得先许愿再吹蜡烛!”小柠檬不忘提醒晏锥。

    生日快乐歌响起,中英文版的都来了,夹杂的孩童稚嫩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美妙动人。

    盈盈烛光中,晏锥无意中看到洛琪珊也在跟着唱生日歌,她的表情十分认真而诚恳,微笑凝望着烛火,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晏锥呆了呆,刚好洛琪珊发现有人在看她,她也下意识地抬眸,撞到晏锥的眼神,四目相接,两人同时都愣了一下,晏锥立刻闭上眼……

    “弟弟,好好许个愿!”晏季匀在提醒,可这含义,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懂。

    晏锥双手合十,默默在心里说着一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话。

    许完愿,吹蜡烛,大家一起“呼……”,蜡烛熄灭,灯光亮起,小柠檬这孩子好奇地拉着晏锥的袖子问:“叔叔,你许的什么愿呢?”

    “儿子,许愿暂时不能说的,乖,别问叔叔了。”水菡爱怜地揉揉小柠檬的头发。

    晏季匀一边夹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依我看,弟弟应该许愿快点找个好老婆结婚生娃!”

    此话一出,晏锥和洛琪珊竟然都不由自主地望着对方……囧了,大哥这话分明就是在暗示什么,谁听不出来呢!【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