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醉后一吻
    在某些方面,晏锥和洛琪珊还是很有默契的,比如现在,两人就装作什么都没听懂,埋头喝酒吃菜。

    “晏大哥,你的手艺真不错,这些菜可都能比得上大厨了。”洛琪珊毫不吝啬的夸赞。

    晏季匀谦虚地说:“珊珊,你们家可是在吃的方面太精通了,我这点手艺拿出来,勉强算过关就不错。”

    这话是说对了一半,洛凯旋是厨师协会的名誉会长。

    “晏大哥,你是在说我们家都是吃货吗?”洛琪珊美目流转,竟有几分俏皮,在开起玩笑来了。

    “哈哈,能当个资深吃货也是福气呢!”水菡笑盈盈地看着洛琪珊:“你不像有的千金小姐那么忌口,你吃得自在,这就是福气啊,我认识几个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但她们都不能随心所欲的吃,严格控制体重,就怕一不小心长肥,可我看你应该是那种不用忌口也不会担心长胖的吧,这就叫口福啊。”

    听水菡这么一说,晏锥这才留意到洛琪珊吃饭果然是一点都不做作,很自然,想吃什么就动筷子,鸡鸭鱼肉样样都不忌,确实比某些假装斯文的千金小姐显得

    洛琪珊略显自豪地说:“是啊,晏大嫂,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是在吃的方面挺幸运的,体质关系,所以我不用那么痛苦地去控制饮食,吃什么都不会发胖。也幸好是这样,不然,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可就没口福了。”

    “说得对,所以啊,你们多吃点,可别辜负我今天忙活了一阵,来来来,油焖大虾!”晏季匀说着就给洛琪珊夹了一只肥美的大虾,当然也没忘记给晏锥夹菜。

    这顿饭的气氛总体来说还是和谐友好的,晏季匀两口子待客热情亲切,弥补了晏锥对洛琪珊冷冰冰的态度。

    由于都喝了酒,晏季匀让晏锥也别开车了,坐出租车送洛琪珊回家。

    本来晏季匀是可以叫司机开车送的,但出于某些原因的考虑,他没有这么做,他是在故意为晏锥和洛琪珊制造相处的机会。

    兴许是因为今天生日,兴许是因为多喝了几杯红酒,所以晏锥后来也慢慢的放松了一些,脸色不像最开始绷得那么紧,并且,他居然没有拒绝送洛琪珊回家。

    洛琪珊喝酒之后有些微醺,如玉般的肌肤隐隐泛红,看上去多了几分淡淡妩媚的气息。在告辞了晏季匀夫妇之后,洛琪珊就跟晏锥一起往外边大马路上走去。

    可没走几步,洛琪珊就放缓了脚步,斜睨着晏锥,微微眯起她迷人的大眼,懒懒地说:“现在只有我跟你,你也不用勉强自己说要送我了……你……走吧,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晏锥本来沉默着,一听这话,嗤笑说:“还真以为我是为了送你?我只不过是有点事跟你说。”

    嗯?

    洛琪珊停下了脚步,正好,两人已经走到马路拐角处,路灯有些昏暗,周围也比较安静,淡淡黄色的灯光笼罩在她身上,增添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洛琪珊慵懒地往后一靠,倚在电桩上,软软地说:“有什么事,你直说了吧。”

    这语气……洛琪珊自己都惊讶,怎么说出来这般软绵绵的,可不是她的风格啊,兴许是跟喝了酒有关系吧。

    实际上确实有三分醉意了,但洛琪珊也不想在晏锥面前表现出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其实是有些头晕的。

    因为酒精的关系,晏锥脑子里的某根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了下来。看着洛琪珊这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魅惑,他竟然又神差鬼使地想到了那*……

    “洛琪珊……”晏锥低喃着她的名字,蓦地靠近了她,手撑在电桩上,低头凝视着她……

    洛琪珊轻轻一颤,本能地感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此刻的晏锥看起来怎么就像个轻.佻的流.氓?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子气息让她莫名地心跳加速,想要退缩,却又觉得那样显得很没用,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迎接他的目光。

    “你……你有话就说,没必要靠这么近吧?”洛琪珊瞪大了眼睛,似乎酒劲都被逼散了一点。

    晏锥俊美无俦的容颜在灯光下被渲染得有点邪魅,唇角弯起的弧度张扬出迷人的性.感,这与他平时的稳重温润是不同的另一种风情,就像是一尊勾人心魄的邪神……

    “洛琪珊,我们……我们结婚吧。”晏锥轻飘飘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淡淡的酒气让人有种眩晕的感觉。

    洛琪珊瞬间呆住了,怀疑自己听错,更怀疑晏锥是喝醉了在说胡话。

    “你……你喝醉了,你看清楚我是谁。洛琪珊没发觉自己在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呼吸变得有些发紧,起伏的胸脯显示出她此刻的紧张。”

    晏锥嘴角的笑意越发地深了,这么近距离地看着洛琪珊,才发现她脸红的样子其实很有点……可爱,使得他居然勾起了想要逗她的念头。

    “嗯,我没喝醉,我看得很清楚,你是洛琪珊,是洛凯旋的女儿……”晏锥如梦呓般低喃,另一只手竟轻轻撩起了她耳畔的发丝缠绕在指尖拨弄玩耍。

    洛琪珊只觉得半边身子都在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看她有时胆子大,可在男女之间某些事情上,她只是一个菜鸟,不过平时伪装得很好而已。

    晏锥这是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现得这么不规矩,洛琪珊就傻眼儿了,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不但说胡话,还做出这么……这么轻.佻的举动。

    “晏锥,你确定没喝醉?没喝醉你怎么会胡说八道?你那么讨厌我,怎么会跟我结婚?”洛琪珊也是在尽量稳住自己,有点犯晕,可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示弱。

    “没错,我是讨厌你,但这跟结婚没有冲突……呵呵,你我都是出身在这种家庭里,难道还不知道,所谓的婚姻,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就是工具而已。不过,现在,婚姻不是让晏家更强大的工具,而是让我完成爷爷心愿的工具。”晏锥的语气里含着几分无奈和惋惜,还有几分不甘。

    他的呼吸带着丝丝酒气拂过她的脸颊,搅乱了她的思绪,让她在震惊之余更加凌乱了。

    洛琪珊虽然喝了些酒,但她还不至于脑子愚钝,听晏锥这话,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是在开玩笑,不是醉话,是真的,他真的要跟她结婚,原因就在于晏老爷子。

    洛琪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本来想立刻反驳,但耳边响起了父亲那天对她说的话,洛家的处境,公司的处境……犹如两座大山压着她。

    说实话,洛琪珊对晏锥的印象已经改观了不少,经过在水库里那一番纠葛,她心里悄悄地印上了晏锥这个人的影子,但这个秘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如果晏锥是心甘情愿娶她,她或许会开心的,可是,对方不过是为了完成爷爷的心愿……

    倔犟如洛琪珊,此刻心里有股难以言喻的火苗在窜:“晏锥,你凭什么这么自负?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

    凭什么?

    晏锥微微一愣,随即将指尖那一缕发丝凑到鼻子面前闻了闻,漫不经心地说:“难道你敢说你对我没有一点动心?洛琪珊,别自欺欺人了,那晚你借酒装疯,就算是事先有目的,但你毕竟是个处,如果不是对我有那么点意思,你会做出那些事吗?”

    洛琪珊惊愕了,原来,晏锥以为她是喜欢上了他了,所以那晚才会故意借酒装疯?

    “不,不是这样的,我因为喝了白酒之后会犯病,所以……”

    “不要再狡辩了,你就承认喜欢我,又不会少块肉?现在我让你们洛家如愿以偿,我答应娶你,这还不够吗?”晏锥哪里会信洛琪珊的话,却不知她说的都是真的。

    洛琪珊囧了,满脸绯红,倔犟地皱眉:“晏锥,你少自恋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一只猪一只狗一只猫,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

    “嗯?还嘴硬?”晏锥轻扬的尾音,预示着这个男人被激怒了,倔犟的因子也被激活了。

    下一秒,晏锥那只手已经紧紧攥住了洛琪珊的腰肢,将她强行拥在怀里,在她惊骇的目光中,他的唇,压在了她红润的小嘴上!

    女人,我就不信还真征服不了你,不说实话是吧?爷就吻到你说为止!【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